当前位置:帝道独尊 > 帝道独尊 > 第二百三十七章 屠掉一大片

第二百三十七章 屠掉一大片

    铁宝财腾的一下子爬起来,抖了抖身上的毛发,它的伤势好转,一副生无可恋的模样,低垂着大圆脑袋,唉声叹息地出现在苏炎身旁。

    “呵呵,看来是准备好一同上路,准备葬在一起吗?”

    这一幕让薛云冥禁不住笑了起来,眼中有冰冷杀念,铁宝财洗劫过薛龙,这事情整个薛家都没有遗忘!

    九大法相境修士沉浮四周,皆是在冷笑,一副胜券在握的模样,甚至将虚空层层封印住,严防苏炎以缩地成寸再一次逃离。

    “完了,苏炎完了!”

    前来观战的修士,这一幕让他们皆是叹息:“如果苏炎真的殒落在这里,实在是太可惜了,毕竟他打开九大圣门,未来足以冲向巅峰,说不定真的可以成长北斗星域一脉的无敌天骄。”

    “有什么值得可惜的?九大圣门而已,我族冠军,不知道比他逆天多少倍,圣门也有强弱!”薛云冥语气森冷。

    “别给他废话了,直接强杀苏炎!”

    有人的眼底腾出杀念,让另外八大修士瞬间动了,他们体内的神能倾巢而出,仿佛千万重骇浪席卷而来!

    山林动荡,乱叶碎裂,无尽神能,向着苏炎和铁宝财冲刺而来,一时间景象壮观!

    就在漫天神能即将触碰到他们的时刻,开始被一层血光撕裂!

    “是祖行,他在干什么?”

    四周的人惊异,祖行从天而降,整体血光冲霄,他强大而又可怖,屹立在天地间,以自身的威势,硬生生将九大法相境修士给拦截住!

    这是何等的强大的手段,祖行可是法相境巅峰的强者,即便是小龙王他们,现在还没有修炼到这一步,顶天了法相境七八重天。

    “之前就说过了,你是我第一个要杀的目标!”

    祖行居高临下,神情冷酷,他俯视着苏炎,冷笑道:“你很不走运,偏偏招惹我。”

    薛云冥他们脸色难看,好不容易堵住了苏炎,现在祖行跑过来摘桃子,甚至连问都不问一问他们,将他们当成什么了?祖行是强大,可是他能有薛冠强大吗?

    “祖行,你这样!”薛云冥咬牙,开口说道:“有些.....”

    “轰!”

    祖行高高在上,他看都没看薛云冥一眼,背后忽然之间腾起血色大浪,卷动高空,蕴含着毁灭气机,这让他惶恐,有一种被血色大浪震死的感觉。

    “给你一个忠告,你没有资格和我对话,苏炎我要定了!”

    祖行冷冷说着,睥睨四方,傲然道:“有谁不服,尽管滚出来,我祖行不介意给你们更深刻的教训!”

    “太嚣张了!”

    围观的修士都脸色难看,这里可是北斗星域,祖行一个外来的天骄,根本不将北斗星域各大势力放在眼里。

    “祖行兄!”

    倏尔,一缕缕灼热气息席卷而来,要烧塌山林,让场中的修士如坠火炉。

    开阳巨子徒步走来,他的肌体仿若一颗太阳星,璀璨炽烈,光芒万丈,威势并不逊色祖行多少。

    “你要插手?”祖行的脸色阴沉。

    “不敢!”

    开阳巨子屹立在虚空中,眸子开阖间神光四射,说道:“但是苏炎身上的一万多斤天精石,乃是我北斗一脉太上长老拿出来的,还有他掌握的北斗经,也是我北斗一脉的!”

    “你想要说什么?”祖行阴森森说道:“想让我将苏炎让给你!”

    “元神交给我,尸体归你!”开阳巨子回应,他不可能让祖行将苏炎带走。

    “如果我不答应呢?”祖行笑了,笑容残酷而又阴森,传遍四方天地,让人不寒而栗。

    开阳巨子的脸色有些冷了,他在拖延时间,韩同他们应该快来了,到时候就由不得祖行不答应了。

    “你们说够了吧?”

    苏炎斜睨着这些人,摇头道:“可真够自负的,听你们的口气,这是吃定我了!”

    “闭嘴!”

    祖行冷冷的眸子扫了他一眼:“你还不值得我大动干戈,可是你的头颅我要定了,我还缺一个酒壶!”

    “本兽神看你还缺点好酒!”

    铁宝财呲牙道:“我这里有上好的兽神液,要不要撒泡尿,给你尝一尝?绝对纯天然!”

    四周的人一副活见鬼的样子,这都什么时候了,他们竟然还敢对祖行不敬?

    “轰隆!”

    祖行浑身杀光澎湃,瞳孔中血色闪电四射,他怒喝道:“孽畜,我现在改注意了,第一个要杀的人就是你!”

    “如此甚好!”开阳巨子直接向着苏炎逼来!

    “给我上,夺走苏炎的元神!”

    薛云冥他们不甘心,也跟着冲上去,一时间九大法相境修士都俯冲而来!

    “苏炎死定了!”

    周围尽是惋惜的声音,这是何等阵容,十几个法相境修士冲了过去,苏炎怎么可能活下来!

    “不对,我感觉到了不对劲!”

    赶过来观战的李清,脸色微变,突然间发现,这四野山林中,有一重重让他们惊悚的气息,正在酝酿!

    “这是!”

    即便是祖行都变色了,察觉到一缕气息在觉醒,让他都有些惊颤。

    “轰!”

    一声巨响炸开了,远方大地都跟着摇颤,如同大地震诞生,地壳都要移位,特别是不远处的地下河都崩塌了。

    “那是?”

    从远方赶来的修士纷纷震撼,有人起了一身鸡皮疙瘩,看到杀光冲霄汉,五大阵盘从沉眠中觉醒,有的缭绕神火,有的吐出剑芒,有人碧海卷天.....

    当五大阵盘组合在一起,百里地要大崩,方圆千里都被影响的在摇颤。

    “有大杀阵在启动!”有气息强大的生灵惊呼:“是谁布置的大杀阵,难道是苏炎?”

    “轰隆!”

    十方云朵都溃灭了,这大杀阵凶残的吓人,天穹都阴沉下来,五行杀阵运转的时刻,千万缕杀光倾覆而下,遮天蔽日,交织在一起,演化出五行绝杀之力!

    “这....这是五行杀阵!”

    一个老修士惊颤,他看出来阵盘的来历,甚至这五行杀阵中,加入了五种神料熔炼,一时间导致威能强大。

    “苏炎疯了!”

    有人看到,苏炎大袖一甩,扔出去足足一千斤天精石,这也导致五行杀阵散发的杀光,狂猛了一大截!

    “咔嚓!”

    虚空都崩开了,滔天神光冲向天穹,涌现着恐怖的地势,演化的格局,让此地汇聚成一个五行炉子,要炼化炉子修士!

    “啊!”

    一个修行最弱的法相境高手发出凄惨的叫声,他祭出的大杀器直接被从天而降的杀光念成粉碎,整个肉身被馈压的四分五裂,在五行杀阵的碾压之下,崩成一片血雾!

    “苏炎,啊!苏炎!”

    薛云冥竭斯底里的怒吼,遭遇了可怕的杀伐,漫天的杀光如海的垂落而下, 将其淹没,薛云冥恐惧,任由他的气息在强大,面对如此海量的五行之力,他很快就会毁灭!

    太惨了,这里变成一个炼狱。

    九大法相境修士很难熬得住,发出凄惨的声音,很快会被炼成劫灰!

    “我的妈呀,有三个法相境修士一个照面就被打死了!”

    围观的人从头凉到脚,这也太凶狠了,九大法相境修士是何等阵容!

    可是现在在五行杀阵中,岌岌可危,用不了多长时间肯定会被强杀在这里!

    即便是开阳巨子和祖行一个照面都遭遇泰山压顶般的攻伐,两大天骄浑身巨颤,很难熬得住五行杀阵的攻伐,那可是足足千斤天精石化作燃烧阵盘的底蕴,威能实在是惊人!

    “混账东西!”

    祖行怒吼,他身披血色战甲,炽盛滔天,还能勉强挡得住五行杀阵的攻伐!。

    “咚!”

    一口鼎从天而降,压塌虚空,缭绕着千万缕星河光芒,从天而降,砸向祖行!

    这可不是一击,成百上千的震落下来,一重比一重狂猛,每一击都有万钧之力,接连轰砸而下,虚空都化作一个大黑洞!

    “啊,给我滚出来!“

    祖行发出痛苦的声音,鼎足够强,甚至勾动五行的力量,每一击如同惊雷落地,裹挟着惊世力量,让他痛苦不堪,身披的血色甲胄都有碎裂危险。

    苏炎皱眉,这个祖行果真强大,想要困杀很难,很可能会失败!

    “啊!”

    随着五行杀阵持续爆发,喷薄着恐怖杀光,粉碎河山,割裂虚空!

    这一个又一个法相境修士惨死,炸开在虚空中。

    开阳巨子披头散发,千斤天精石支撑的五行杀阵,屠灭一切!

    他遭遇重创,大口咳血,可是瞳孔中尽是恐怖杀光,怒吼道:“苏炎,我要杀你一万次!”

    “杀我一万次?等你活下来再说吧!”

    苏炎神情冷漠,他也惋惜,杀不掉祖行,难道还杀不掉开阳巨子?即便是斩不掉他,苏炎也有把握将其打成重创,他可是花费了天大的代价,才捣鼓出来的五行杀阵。

    “苏炎,我族冠军绝不饶你!”薛云冥已然崩开了,炸成血雾,留下凄惨的声音。

    九大法相境修士,一个接着一个伏法,倒在血泊中,让四周的人瞠目结舌,这也太凶残了吧?九大法相境修士被毙掉了!

    “快看,开阳巨子难道要殒落在杀阵中?”

    有人看到开阳巨子的肉身都龟裂了,他咳着血,痛不欲生,这是五行杀伐,极难承受,千斤天精石燃烧的底蕴,谁能熬得住。

    “杀了他!”

    苏炎消失在原地,缩地成寸运转,横渡虚空,冲向开阳巨子!

    因为有五行杀阵的能量,从而导致开阳巨子还没有发现苏炎,他浑身都是血液,被千万重杀光不断劈杀,坚硬的太阳星体都在龟裂,怒吼道:“苏炎,我绝不饶你!”

    “你怎么不问一问我会不会饶了你?”

    苏炎猛的从虚空中钻出来,率先祭出本命鼎,砸向含怒而狂的开阳巨子!
重磅推荐: