当前位置:帝道独尊 > 帝道独尊 > 第二百五十八章 吼动河山!

第二百五十八章 吼动河山!

    “坟墓?我的坟墓?开什么玩笑?”

    苏炎以缩地成寸从雷域中横渡出来,他没有贸然现身,而是蛰伏在虚空中,观望四周,不知道有没有埋伏在四周。

    这里围观了一些人,皆是在议论。

    他们禁不住叹息,回想起几个月前的北斗天骄,都咋舌,为苏炎感到惋惜,这样殒落太不值当了,毕竟这是属于夭折,苏炎还没有成长起来。

    就在苏炎聆听的时刻,听到坟墓‘二字’的时刻,他的脸黑了下来,谁给我立下的坟墓?

    他的目光落在一个破碎的坟墓上,内心一阵无语,有人给他立下了一个小坟.....

    “这是谁给我立下的坟墓?”

    苏炎在心里嘀咕,他从虚空中显化出来,站在小坟旁边,巡视着塌裂的小坟,非常的郁闷。

    随即苏炎听到周围的议论声,他的脸色有些不好看。

    “这算什么?和苏炎有关的人,现在都被针对,连小龙王都差点被薛冠给震杀,可见薛冠对他胞弟的宠爱程度,那可是小龙王啊!”

    “呵呵,星空王兽都惨败,在北斗经阁的时候它和苏炎联手夺走了霸体术,不得不说薛冠的强大程度,星空王兽和小龙王,皆是北斗星域的天骄,可惜啊,都挡不住薛冠的无上手段,域外天骄都接连被他击败,他无敌的威势,当真是势不可挡呀!”

    “是呀,冠军之名,用来形容薛冠太恰当不过!”

    薛冠的威势一天比一天惊人!

    毕竟他没有过一次败绩,这就是同代至尊的风采,现在连一批域外天骄都不敌,这足够说明未来的薛冠,有资格和域外至尊争霸,走上一条亿万生灵敬仰的至尊之路!

    踏上星空,争霸天下!

    这是何等成就,想一想都令人热血沸腾。

    “这些不算什么,据说苏炎当年从蛮荒山下来,还有一个人和苏炎关系匪浅,此人叫什么我还真不知道,不过他人出现在北斗星,遭遇薛家围猎。”

    “还有这种事情?看来薛家真够狠的,斩草除根啊,斩掉一切和苏炎有关的人物!”

    “小子,什么叫狠?”

    突然间,来了一群气息凶猛的修士,神态傲慢,一个女子盯着说话的青年呵斥道:“成王败寇,自古通理,他苏炎不行,死在征伐的路上,怪得了谁?要怪,呵呵,就怪他无知,是个废材!”

    四周的人噤若寒蝉,薛家来了十几个修士,气息强大,领头的有法相境修士!

    有人在心里冷笑,若是苏炎还活着,估计一巴掌都能拍死这个说他无知的薛家女人。

    现在因为北斗星的出现,从而导致北斗星域年轻一代,大批踏入了法相境,然而薛家的底蕴暴涨的是最快的,毕竟薛冠得到了大能传承,有强者断言未来的薛家会一飞冲天。

    “还有你!“

    薛非淋的脸色阴冷,这是一个女子,态度却非常恶劣,指着站在烂坟旁边的苏炎,怒喝道:“站在这里干什么?要不要我将烂坟重新堆起来,将你封在里面安享晚年呀!”

    薛家的人面色不善,因为这座坟的出现,让薛家族人肝火大动,没过多久就有薛家修士赶来,将这座坟给打烂,这是想让苏炎死不瞑目!

    “成王败寇,自古通理!”

    苏炎仰头,望着蔚蓝色的天空,他在心里呢喃着,他的瞳孔中,也蔓延着一缕冰冷的杀光。

    “我在与你说话,为何不答!”

    薛非淋的脸色缓缓的难看下来,狞声道:“我看你也想在里面睡一觉,来人,将他给我拿下,我倒要看一看,会不会又是苏炎的一些废物朋友!”

    薛家的修士逼来,薛非淋是刚踏入法相境的修士,在薛家的地位不小,他们从听从薛非淋的指派。

    “整个薛家除了薛冠,我看都是废物!”

    苏炎扭过头,双目望向薛非淋他们,语气清冷的开口:“你们在我眼中也不过如此!”

    “混账东西,你真是吃了豹子胆了,敢对我说出这种话出来,简直混账至极!”

    薛非淋的脸色瞬间难看,指着苏炎怒喝道:“立刻将他拿下,死活勿论,不,镇压了他,我先撕烂他的嘴,快去!”

    十几个修士逼了过来,冲向苏炎,皆是怒了。

    苏炎的话这些人很难承受,眸子中蔓延着狰狞杀光,纷纷杀向苏炎!

    围观的人心惊,不知道这个人是谁,竟然敢对薛家的人马这么言语,难道不知道薛冠杀出来的威势?整个北斗星汇聚的年轻一代天骄,谁与争锋呀!

    “一群废物,我都懒得动手!”

    在四周瞠目结舌的目光下,苏炎胸膛起伏的时刻,四野轰鸣,发出大响。

    他如同一座神炉在燃烧,炽烈滔天!

    他的精气神完全不同了,苏炎满头发丝乱舞,神威凛凛,仰天长啸的时刻,天地皆颤,群山崩塌。

    “怎么可能!”

    围观的人悚然,像是看到一尊神炉在燃烧,精血太旺盛和可怖了,简直呈滔天之势拔地而起,难道这是一位域外天骄不成?

    “轰!”

    苏炎威势惊天地,他动都未曾动,体内荡漾而出的精血光束,透体而出,太过于惊世,像是发生了大地震,让这方圆数里地都要沉陷下去!

    “滚!”

    苏炎怒吼,吼动河山,口吐金色波纹,像是化作了一道又一道闪电,劈向四方杀来的修士。

    “砰砰砰!”

    漫天都是血水,苏炎如同大魔王在这里嘶吼,一个接着一个薛家修士被吼死在半空中,炸成一片劫灰

    “啊!”

    就神通境九重天修士都恐惧,心脏都碎裂了,苏炎的吼声像是惊雷落地,像是山洪过境,让天地轰鸣,高空的云朵都碎裂了。

    九重天修士都崩开了,被苏炎活生生吼死在这里!

    围观的修士耳朵都要聋了,他们骇然,失色,腿脚发凉,这是何等英杰!

    甚至,刚才的吼声可并非针对他们的,可是苏炎的吼声,却让他们要粉碎,这是何等霸绝的姿态和风采!

    “你....你!”

    薛非淋胆颤心惊,脸上的跋扈神态荡然无存,取而代之的是一抹恐惧,她瑟瑟发抖,掉头就跑!

    “轰隆!”

    天地轰鸣,惊世神力席卷高空。

    苏炎迈步而来,一步接着一步,让这虚空都跟着摇动,层层虚空之力被扭转了,交织着繁奥规则密纹。

    任由薛非淋的速度再快,她也逃不出,准确的说,逃不出这方圆一丈!

    “缩地成寸!”

    四周的人哗然一片,这是缩地成寸修行到高深地步的体现,若是在可怕一些,苏炎踏步的时刻,将虚空挤压到一寸,硬生生将修士挤压致死!

    “苏炎,你是苏炎,你还活着!”

    薛非淋恐惧起了一身鸡皮疙瘩,她差点瘫痪在地上,怎么都不会想到,苏炎还活着!

    甚至他比几个月前强了一大截,体内精血滚滚,有滔天之势!

    他体如神炉,炽烈燃烧,当自身蔓延出来的精血之力,都让四周围观的人骇然,体内气血有干枯的趋势,要被苏炎被烧化。

    “好可怕的肉身,苏炎的肉身也太可怕了,他绝对踏入了法相境!”

    “天哪,他的修炼速度也太变态了,这才一年的时间,竟然飙升到了法相境,他到底是怎么修行的!”

    一年从神通境飙升到法相境,即使是苏炎掌握一万斤天精石,这也难如登天呀,这一年他不知道经历多少险恶,生死危险,一直在拿命来搏!

    “苏炎你想干什么?”

    薛非淋尖叫道:“我族冠军在世,谁与争锋?你不要自误!”

    “砰砰!”

    天地间回想着巨响,如天鼓敲动,沉闷雷音滚滚。

    苏炎每一次迈步,都透出恐怖气机,像是一尊蛮龙在这里横行!

    每一步震落在地上,地面崩出大裂缝,这是何等惊世的肉身,如同巨凶在这里踏步。

    “啊!”

    薛非淋痛不欲生,苏炎每一步踏出去,都有席卷霄汉的神能翻涌而来,让她浑身颤抖,肉身欲裂,心脏抽噎。

    她咳着血,惨不忍睹!

    “说,我朋友人在何处!”

    苏炎发问,声音宏大惊世,像是大钟敲动,在她耳中炸响了,让薛非淋惶恐,浑身发抖,无法抵挡苏炎的威势。

    无数次的生死历练,让苏炎体内多了一缕大凶之气,常人很难承受。

    “我不知道,他逃了,逃了.....”薛非淋恐惧开口,根本不敢隐瞒。

    “告诉我,薛家的资源地在哪里!”

    苏炎又在喝问,句句惊雷,震耳发聩,摄人魂魄。

    薛非淋被苏炎吓住了,问什么她就答什么,不敢说假话。

    因为有杀气不断席卷她到体内,让她痛不欲生,恨不得自己自毙掉!

    “饶了我吧....”薛非淋求饶,她还不想死,她才刚修炼到法相境,未来前途大好,可以追随世人敬仰的薛冠。

    “轰隆!”

    苏炎又是一脚踩下去,天地皆颤,一个巨大的金色脚掌浮现高空,踩踏而下,将薛非淋给踩炸成一片血雾!

    “成王败寇,自古通理!”

    苏炎仰头望着天穹,回味着这句话,他消失了,速度快的惊人,浑身荡漾着杀念,向着薛家资源地横渡。

    “我要大开杀戒,让羿袁老师知道我们无恙!”

    他的双目含着杀光,冲向薛家一个资源地,要血洗薛家年轻一辈!
重磅推荐: