当前位置:帝道独尊 > 帝道独尊 > 第二百八十七章 大杀四方

第二百八十七章 大杀四方

    “快看,苏炎竟然从极阴河里面爬出来了,他竟然还活着!”

    此言一出,附近盘坐修炼的各方修士,全部都站起来了。

    特别是一些域外天骄的追随者,都极为兴奋,苏炎可是拿走了真龙之气,还有三株真龙草,甚至薛冠丢失的准圣药,很可能也在苏炎的手中。

    如果能将其活捉,功劳都不敢想象!

    黑色水面,已经爬起来一个人。

    苏炎装模作样的,神情慌乱,四下乱瞄,作势要逃走!

    这一幕让铁公鸡鄙夷,四周要针对苏炎的修士虽然不少,可是真正上得了台面的,根本就没有,他做出这副姿态,看样子是想要引出更多的人动手。

    这一幕让围观的人眼睛都红了,别说夺走苏炎身上的宝库,拿走一株真龙草已经是撞大运了!

    “苏炎,你可真是走了狗屎运,还能活着爬出来,可真是风水轮流转,在极阴河里面的滋味不怎么好受吧?”

    薛冠的一个堂弟哈哈大笑起来,深知道极阴河下面非常凶险,死在这里面的高手已经不在少数。

    “不枉我们等了你这么久,你可终于出来了!”

    一群修士冲来了,皆是在大笑:“真是踏破铁鞋无觅处,得来全部费功夫。”

    有人祭出了杀剑,让这片区域的温度骤降。

    “苏炎,真龙草交出来,我现在就可以退出!”

    天鹏麾下一个追随者直接扑杀上去,这是一头巨禽,体型如云朵一般,探出大爪子要擒拿住苏炎。

    “苏炎是薛冠点名要活捉的人,谁都不能插手!”

    薛家修士震怒,大批的杀上去,要抢先将苏炎活捉。

    “我以为有什么高手,原来就你们这些人!”

    苏炎皱眉,本以为韩同守在这里,没想到只有一些实力平平的修士。

    “你什么意思?”

    有人眼神冰冷,苏炎的表情和语气,似乎瞧不起他们?这让他们肝火大动,这里少说也汇聚了上百高手,即便是苏炎在强,还能挡得住他们这些人联手不成!

    “没什么意思,谁先过来领死?”苏炎斜睨着这些人,呵斥道。

    “好你个苏炎!”

    薛冠的堂弟气得脸色铁青,指着苏炎怒吼道:“到了现在,还敢口出狂言,给我斩了这个孽障,不,将他活捉,万万不要伤他的性命!

    “杀啊!”

    此地沸腾,滚滚杀光喷薄,密布虚空,杀器一口接着一口破空砸去。

    动静很大,极阴河的河岸都涌现出黑色大浪。

    足有上百修士同时间出手,画面不要太壮观了,颇有一番镇压天地的威势荡漾而出!

    也有人观战的人心惊肉跳,出手的人太多了,多数都和苏炎有仇,还有一部分人准备浑水摸鱼,看一看能不能夺走一株真龙草!

    苏炎岿然不动,满头黑色长发疲倦,还算清秀的面孔上,溢出一缕寒光。

    有人惊异,苏炎未曾移动。

    但是有人看到天鹏麾下的巨禽,挥动的爪子在颤栗,像是抓在无坚不摧的神金上。

    这头巨禽遍体生寒,体内生出一抹恐惧,它是距离苏炎最近的,可以清晰的感觉到,这个人体内透出恐怖气流,似挤满了整个虚空,开始贯穿天穹。

    “真龙草我没有,倒是可以送你上路!”

    苏炎的手掌抬起来,掌心迅速放大,攥住了这头巨禽。

    “停手, 我是鹏族天骄手下!”

    巨禽悚然,它可是法相境三重天的生灵,可是一个照面给苏炎给活捉了,它在挣扎,可是攥住它身躯的手掌,简直如同神料铸成的,充满了让它窒息的能量。

    “啊!”

    它惨叫,被苏炎捏爆在虚空中,漫天都是血液染红。

    “嗡!”

    苏炎浑身发光,人体中荡漾着恐怖光焰,有一条巨大的龙形巨柱顺着他的天灵盖都喷吐出来,震荡出的能量涟漪,横扫四面八荒!

    “噗!”

    一时间天地震荡,成片袭杀而来的修士横飞出去,大口咳着血。

    有些修士当空解体,炸成一片劫灰。

    这是什么地方?这里可是真龙巢穴,几乎所有的人都被压制,可是苏炎掌握真龙秘术,根本不被真龙巢穴压制。

    “发生了什么事情!”

    有人呆滞,前方太惨烈了,也太突然了。

    到处都是断臂残肢,满地的碎骨和血液。

    “怎么会这样,他怎么会这么强!”

    许多活下来的恐惧,爬起来欲要逃走,甚至都有些不敢相信自己的眼睛。

    “既然来了,就都留下吧!”

    苏炎通体金光万丈,威势惊天,散发出贯穿天穹般的神力源泉,轰然间咆哮而出,挤满了这片真龙巢穴,让每一个人都胆颤,不敢相信这是现在的苏炎!

    “快走!”

    活下来恐惧,仓皇而逃,像是看到一位绝代天骄在爆发,要将他们都震杀。

    “咔嚓!”

    苏炎的大手再一次伸展上去,让偌大的真龙巢穴都在起伏,洒落下苍古龙威,仿佛一个天龙爪子从天而降,抓碎虚空!

    “咦?”铁公鸡诧异,挥着光秃秃的翅膀挠着头,随即在心里嘀咕:“这小子掌握真龙秘术,应该是真龙一脉的无上秘术秘术,要不然他不可能短时间将真龙爪掌握住!”

    大批逃亡的修士惨叫,被龙爪给撕裂了。

    “别杀我,我是薛冠的堂弟!”

    一个年轻人头皮发麻,脸色苍白,都吓破胆了,浑身汗毛根根竖立。

    “这个理由不充足!”

    苏炎来到近前,俯视着他像是一尊神王在这里发怒,虚空中都闪现出一头又一头真龙残影,画面充满了震撼感!

    他‘扑通’一下子跪下来,飞速磕着头,恐惧道:“别杀我,饶了我吧,我再也不敢了!”

    围观的人,有老一辈的咋舌:“至尊威,吓破了敌胆,这是至尊威势,现在的苏炎太强了,不知道他现在处于什么境界,是法相境三重天?还有多少?他的修行速度可真是一个奇迹,太生猛了。”

    “我观他体内的精血,似乎可以贯穿天穹,这实在是可怕,能做到这一步的,修行都在法相境六重天,可是苏炎本就肉身强大,估计在法相境二三重天!”

    有人评估,说着:“北斗天骄名不虚传,未来能否和薛冠争锋?”

    “难难难,差距七八个小境界,法相境每一个小境界,都需要长达数年的时间才能突破,这还算是快的,如果能给苏炎十年应该可以,可是薛冠怎么会给他十年?他都悟道了!”

    老一辈的暗中交流,他们很少参与争斗,来这里搜寻机遇,延年益寿。

    “没骨气,该杀!”

    苏炎瞪了他一眼,瞳孔中迸射出光束,像是犀利的杀剑一样,让他四分五裂。

    苏炎的眼眸巡视四周,他未曾借助星空战甲,已经在这里横扫了。

    九重天神通秘境,肉身和命泉皆是圆满,一旦复苏,同时间爆发,战力惊世骇俗,这里围攻他的人马折损,没有一个可以逃出去的。

    “我披上星空战甲,战力逼向法相境二三重天!”

    “如果在使用霸体术,估摸着勉勉强强可以发挥法相境六重天的实力吗?”

    “秘术终觉不是办法,必须要真实实力站在法相境才行!”

    苏炎想到这里,当机立断,横渡虚空,他想要出去!

    苏炎想要去转生池中脱变,一举突破,蛰伏一段时间肯定可以踏入法相境,到时候他谁也不惧了!

    “苏炎太淡定了,搜捕完这些殒落人的财宝,才离去!”

    有人皱眉道:“难道薛冠他们出现意外了?要不然苏炎根本没有时间搜捕他们的遗物。”

    话说到这里,紫霞仙子气得不清,一阵磨牙,抓狂,很想狠揍苏炎一顿。

    在她的面前,古殿碎裂,化成了劫灰!

    九阳神子哭丧着脸,言称他们被苏炎坑了,被困在古殿中有一段时间了,现在他们估摸着,苏炎应该逃走了!

    “可恶的小贼,还坑我说:怕被杀?杀你个大头鬼呀,气死老娘了,拿走了造化也不说分一分!”

    紫霞仙子气得咬牙,她的大眼溜溜转动,巡视着湮灭的古殿。

    她气恼,莹白的玉手捂着额头,嘟囔着:“被毁掉了,这下麻烦了,到底是谁某得局,和苏炎有什么关联?会不会和那头想要变成神凰的大公鸡有关联?”

    紫霞仙子猜测,愁眉苦脸地翻着废墟,想要找到一些蛛丝马迹,她很想了解一桩被掩盖的历史,北斗星崩塌的真实原因。

    真龙巢穴的外面,很不安静,有人冲出来,兴奋说道:“苏炎从极阴河里面跑上来了,估计现在正在被我族高手围猎,说不定用不到这里的杀局,就能毙掉苏炎!”

    此言一出,真龙巢古洞口,蛰伏的修士纷纷惋惜,他们等了很长时间了,可不想看到苏炎死亡的事件,而是想要亲手毙掉他。

    薛龙被杀掉,薛冠岂能善罢甘休?

    薛家在这里布置了后手,严防苏炎杀出来。

    “千万活着出来,我要撕了他!”

    韩同也在这里镇守通道,回想起往日的仇怨,不由得森然一笑:“让星元这个老东西好好看一看,到底谁才是北斗一脉年轻一代的王,是时候做个了断了,我韩同隐忍了上百年,岂能是纸糊的?呵呵,定会让你们全部都另眼相看。”

    “不!我理当亲自出击,斩杀此撩,如果和薛家联手斩了苏炎,到时候苏炎的命归谁,可不好说!”

    想到这里,韩同腾的一下子站起来,语气强势道:“来人,前方带路,随我动身将苏炎羁押归案,我北斗一脉流的血太多了,必须要用苏炎罪血祭奠他们的亡灵,今日我要为北斗一脉清理门户!”

    “好!”

    这一幕让韩晋甚为激动,外人都说韩同老了,现在看到韩同散发活力,干劲十足,禁不住大笑,很期待韩同大显神威,镇压了苏炎。
重磅推荐: