当前位置:帝道独尊 > 帝道独尊 > 第二百九十二章 轰杀韩同

第二百九十二章 轰杀韩同

    “他怎么会有能力将杀阵力量掌握住!”

    “是呀,苏炎即便是奇门异士,可是掌握大杀阵是何等手段?他到底是怎么做到的?”

    人们感觉不可思议,这是什么秘术?竟然可以掌握杀阵之力。

    覆地印,乃奇门一脉的绝学,可汇聚地势,演化攻伐大术!

    掌握大杀阵的薛家长老失色了,这是什么秘术?可以控制地势的走向?杀阵固然借助了神料之力,可是也需要地势配合演化出杀伐大术。

    但是苏炎的表现太惊艳了,竟然掌握杀阵之力,演化出覆地印!

    十几座大杀阵之力,真的相当于一座巨山被苏炎打出来,他推动着,气息狂霸,如若一位战神,推动无边杀伐之力,演化出覆地印,轰击向韩同!

    “咔嚓!”

    韩同根本不可能逃出去,整个肉身都被锁住了,肉眼可见的,他的肌体在凹陷,骨头在崩裂,即将被覆地印给轰成残渣!

    “苏炎你给我住手,韩同乃北斗一脉大师兄,你若是杀了他,肯定会招惹上大祸的,北斗一脉绝对饶不了你,快住手!”

    有人发出恐惧的声音,韩同的身份毕竟不同,他的师尊可是韩晋。

    “啊!”

    韩同发出凄厉之声,浑身崩出血液,甚至凹陷的肉身都有森森白骨露出,在一寸接着一寸湮灭!

    覆地印之威太霸绝,以韩同的战力根本不可能挡住苏炎演化的杀伐大术。

    天骄都在这里发抖,让观战的人浑身冒冷汗,这是何等可怕的杀伐大术,苏炎站在特殊领域中,所运转的力量超出他们的认知!

    星空角显化的画面,让各族强者都沉默。

    特别是薛家上下头大,要是韩同真的这样殒落,很可能会牵连到薛家,毕竟大杀阵是他们布置出来的。

    “这孽障,胆敢针对北斗一脉大师兄,此人不除掉,天理难容!”韩晋发出竭斯底里的怒喝,眼睛都红了,目眦欲裂。

    即便是韩同活下来,未来也会断了修行路,这比杀了韩同还要痛苦。

    “苏炎,你敢杀我?北斗星域将没有你的活路!”韩同已经绝望了,他在威胁苏炎,希望他有所忌惮,从而收手。

    “堂堂北斗一脉的大师兄,整日在薛冠身旁打下手,北斗一脉的脸,都被你丢尽了!”

    “今日,我为北斗一脉清理门户,毙了你!”

    清冷的声音在这里彻响,震耳发聋。

    观战的人从头凉到脚,他们亲眼看到,韩同被碾压成一团劫灰,炸成一片粉碎,被苏炎被毙掉了!

    漫天都是血水,染红了虚空。

    “韩同!”

    韩晋发出狂吼声:“我的弟子,竟然被杀了,苏炎你这个孽障,啊!”

    天地轰鸣,日月无光,蛮荒大山一角都在颤栗,一条山脉都被吼碎,韩晋浑身杀意如天刀,涌现而出,都要打沉一个茫茫大域,宣泄心头之怒。

    “咎由自取!”

    星元的威势也无限强盛,他冷冽开口:“联合薛家,对付我北斗一脉天骄,对于自家兄弟,他可真行,一切都是他韩同咎由自取,韩晋你在这里叫唤什么?你弟子什么德行,你难道还不清楚吗?”

    “星元,我看看你这把老骨头,还有几分战力!”

    韩晋如癫似狂,曾经他对韩同寄予厚望,希望他可以继承星主大位,现在说什么都无用了,韩同已经殒落了,死在了苏炎手中!

    “尽管出手便是!”

    星元冷冷说道,腾跃向天穹,古铜色肌体发光,如同一头星空神狮,一声长啸域外的星斗都跟着摇颤,都有月亮被吼的簌簌颤抖。

    北斗一脉的大长老和太上长老,皆是权势滔天的宇宙雄主。

    而今他们在这里对峙,杀在了一起,这让一些家族叹息,北斗一脉有内乱趋势,如果没有站出来主持大局,力压群雄,那么北斗一脉距离分家也不远了。

    “轰隆!”

    真龙巢穴入口,这个被开辟出来的地下巨洞,骤然间摇颤起来!

    苏炎竭尽所能推动覆地印之力,演化出的惊世攻伐,仿佛在推动一个小世界,让十几座阵盘都在簌簌颤抖。

    甚至有大批人群在无尽能量波动的冲击之下,烟消云散,炸成一大片劫灰!

    “啊!”

    这里要变成一个人间炼狱,本就是针对苏炎布置下来的大杀局,现在反而被苏炎掌握,横推全场,打爆所有的杀阵!

    “我就不信,你可以掌握所有的杀阵之力,给我打出所有杀阵之力,轰杀苏炎!”

    薛家长老发出咆哮声,激活了所有的杀阵,甚至将杀阵的底蕴全部都引出来了!

    这是在自毁阵盘,花费的代价太高了,但是为了困住苏炎,不得不出此下策!

    一时间,十几座大杀阵发光,像是十几座烘炉在燃烧!

    令人心颤的画面,这个巨大的地下巨洞都崩裂了,衍生出的能量杀伐,震裂泥层,扶摇而来,如同千万口杀剑在横空,要毁灭一方世界。

    苏炎都变色了,覆地印失去了掌控,主要是苏炎没有将奇门一脉的地势之法,参悟到极致!

    那如海的杀光倾覆而下,一道又一道,淹没整个杀阵空间,十几个阵盘燃烧,都要发生碰撞,有将此地打沉的趋势!

    “铿锵!”

    苏炎拎着九星剑,岿然不惧。

    他发出一声长啸,九星剑爆发了,剑芒滚滚,如同一道道星河钻出来!

    无穷剑芒迸发,斩裂虚空,在释放到最强状态的时刻,剑芒中都有星斗显化,蕴含着屠灭一切的恐怖气流!

    苏炎冲了上去,持着的九星剑被他劈斩上去。

    就这样,一道又一道剑芒咆哮而出,仿若星河一样,刺得人眼睛很难睁开。

    “呵呵,苏炎你逃不掉的,这十几座大杀阵的力量,足以灭杀你!”

    薛家长老阴森森笑着,十几座大杀阵已经运转到最强状态,茫茫的杀气吞噬而下,即使是九星剑爆发的剑芒,也被绞成粉碎!

    绝世杀光覆盖而下,毁灭一切生命踪迹。

    “好可怕的杀阵,薛家花费了血本,苏炎能熬得过去吗?”

    “天知道,静观其变吧,我总感觉奇门一脉才是阵法的祖宗。”

    观战的人心驰目眩,杀阵覆盖之地,光华太灿烂,他们很难看清楚具体的过程。

    可是他们看到了剑气纵横,苏炎浑身发光,身披星空战甲,在杀伐之地横冲乱撞,想要杀出重围。

    “轰隆隆!”

    这里衍生了大杀劫,杀光如匹练,震裂了层层剑芒,漫天的杀伐都劈向了苏炎!

    即便是苏炎肉身强大,也遭遇可怕的冲击,他的嘴角都在溢血,整个身躯不断被杀气淹没,若不是因为星空战甲护体,他很难熬不过去!

    星空战甲内蕴的神能,在加速损耗,有一种耗尽的趋势。

    漫天的杀光垂落,覆盖了苏炎,这是无休无止的袭击,一重接着一重,无穷无尽的轰击苏炎!

    “苏炎被困住了!”

    有人惊呼道:“薛家多半要成功了,此等杀伐,天骄都扛不住,注定要饮恨!”

    “苏炎,乖乖伏法吧,不要在做这些无意义的挣扎!”

    每一座阵盘中,都有薛家族人掌握杀阵,他们正在用残冷的眼神盯着他,讥笑道:“要不然,你会耗尽,死的会非常惨,还不如磕头认错!”

    “杀!”

    苏炎的双目怒睁,被打出了真火,他浑身发光,站在鼎盛时代,在杀光如虹的世界中横冲!

    他腾空而起,扛着绝世杀局,过程中他皮开肉绽,宝体欲裂!

    “铮!”

    猛然间,苏炎挥动九星剑,这口古老的剑胎,剑体之上显化出九颗大星!

    “哧!”

    苏炎挥动九星剑,当一挂古老的星河逆流而出的时刻,崩塌了覆盖此地的杀伐一角,斩向其中一座大杀阵!

    “不好!”

    杀阵中的修士吓的瘫痪在地上,这一剑太犀利了,斩天裂地,有九颗大星沉浮,劈的这座杀阵盘炸开了,里面站着的薛家族人皆是炸成一片劫灰!

    “天哪,苏炎毁掉了一座大杀阵!”

    有人心绪激荡,说道:“奇门一脉就是奇门一脉,他看出了杀阵走向,攻击薄弱地带,打开了杀阵一角!”

    杀阵之力降低一截,苏炎的压力减弱不少,他在这里怒吼,瞳孔中杀光四射,再一次腾跃而起,劈向另一个方向,剑芒如同银河贯穿而上,打的这座大杀阵当空崩裂!

    一时间,这片区域血流长河。

    杀阵一座接着一座被毁掉,苏炎在这里纵横,挥动九星剑,斩掉了五座大杀阵!

    画面令人震撼,薛家损失惨重,根本困不住苏炎,反而被他斩掉了一大片!

    “杀!”

    这里大战激烈,薛家的修士都发了疯,在杀阵中祭出各种秘宝轰向苏炎。

    苏炎的气息依旧强盛,像是不知疲倦,剑芒所指之处,没有任何杀阵可以扛得住他的毁灭打击。

    因为苏炎已经看出了这些杀阵的来历,对准弱点,一个劲的猛攻!

    苏炎挥动九星剑,让大地崩裂,残尸飞去,他在这里横扫,不断以缩地成寸移形换位,杀出一个真空地带,十几座杀阵即将全部溃灭!

    “在薛家怒血洒满大地的时刻,就是你苏炎献上生命的时刻!”

    一直沉默的薛家长老,身穿黑袍,薛原景双目森冷,冷冷说道:“时辰已到,孽障还不速速伏法,魂归地域!”
重磅推荐: