当前位置:帝道独尊 > 帝道独尊 > 第二百九十三章 九极阵

第二百九十三章 九极阵

    薛原景的话语传递出来,让附近围观的生灵,不由得冒出凉气,难道他们还有什么后手?

    “不对劲,我感觉到一种血腥气!”

    有老修士纷纷皱眉,有一种气机在染血的疆土上觉醒,原本这一片破碎的山地,染红了鲜血,到处都是断臂残肢,画面惨不忍睹!

    大杀阵仅剩下两门,可是这片染血的疆域,呈现出诡异的画面,所有的血液消失了!

    “不好!”

    苏炎的脸色骤变,猛的拔地而起,欲要腾跃而起,进入北斗城!

    “孽障,还不速速伏法!”

    薛原景冷冽的声音彻响的时刻,这个巨大的古洞,竟然层层塌陷了,从而导致北斗城的一角,猛的沉陷下去,烟尘漫天。

    这一刻,成片的殿堂都跟着摇颤,继而随着塌陷,导致这一条街道都沉下来了,崩出一个黑色大深渊!

    “好可怕的力量,薛家在祭出什么大杀器?竟然需要血祭的手段!”

    整个北斗城中的修士,都从头凉到脚,他们遥望源头区域,仿若看到一片血海在这里起伏,轰鸣!

    “绝世杀阵!”

    远方有些惊呼,他们在这里都感觉到杀伐的力量在运转,都要穿透他们的肉身,粉碎他们的生机!

    “轰!”

    源头方向,血海滔滔,滚滚而起,穿透云霄,最终它淹没了天穹!

    这一切都来的太突然了,整个北斗城都被染成了血色,凄美一片,如同一朵花在凋零!

    血光蔽日,天地间阴风滚滚!

    这动静相当的惊人,像是炼狱掀开了一角,透出来的波动,淹没苍宇,甚至都要冲到域外中,画面着实令人心颤,这等大杀阵许多修士都是头一次遇到!

    “好可怕的杀阵,这是什么级别的古阵?竟然让我不安!”

    有气息强大的生灵惶恐不安,看到沉陷的北斗城一角,血芒如海,冲向天穹,遮天蔽日!

    “轰!”

    这里爆发出山崩海啸之音,让万灵颤栗,直欲伏跪在地上发颤。

    星空角显化的画面都模糊了,各族强者都变色了,这是绝世凶阵掀开一角,吞掉了所有的血液,以血祭的手段,打开了绝世杀阵!

    “铿锵!”

    漫天都是血芒,人们看到一口又一口血色大旗,在血芒中浮现,一口接着一口大旗,古朴大气,透着惨烈波动,旗面舞动的时刻,天地皆颤!

    九口血色大旗,仿若九大神魔矗立,旗面猎猎作响,舞动起来,轻而易举都能拍碎山脉!

    “九极阵!”

    星空角显化的画面,让空奥都失色:“这是绝世杀阵,九极阵,薛家竟有这等底蕴!”

    “不错!”

    薛家主狞笑道:“九极阵,乃我薛家镇族至宝,为我薛家多次度过灭族灾祸,饮下过数位宇宙雄主的血,它为我薛家立下过汗马功劳!”

    “而今我薛家怒血燃烧,九极阵定不能无功而返!”薛家主低吼着,眼珠子泛红了,这是他们薛家最强的底蕴之一,现在暴漏出来了,要绝杀苏炎!

    “九极阵啊,薛家竟有此等底蕴!”

    一些雄主都变色了,这是一种名气很大的杀阵,传闻九极阵一旦炼成,根据级别,可以困杀同境界的修士!

    甚至有人将九极阵,称之为专杀天骄的铁血杀阵,年轻至尊都谈之变色!

    “薛家,你们在作死!”

    天穹之上涌出一阵又一阵巨吼,星元和韩晋的大战已经到了白热化,因为九极阵的出现,让星元勃然大怒:“我北斗一脉天骄若是有损,你们薛家也没有必要,在北斗星域立族了!”

    此言一出,薛家上下脸色非常的难看,薛家主怒吼道:“我族冠军在世,我们薛家怕你不成!”

    空奥皱眉,难道薛家有什么靠山?要不然他们绝不敢得罪北斗一脉!

    北斗一脉即便是内乱,可是瘦死的骆驼比马大,绝非薛家可以撼动的,甚至很可能灭掉整个薛家。

    现在九极阵已经运转了,这可是年轻至尊都闻之变色的杀阵,薛家掌握的这一套九极阵,很明显可以斩杀宇宙雄主!

    “杀!”

    星元狂怒,眼眸浮现出伏尸百万的画面,他体内的煞气太狂霸,此等雄主一怒,江河崩塌,堆尸如山,并不是一个梦!

    当然在北斗星这里,九极阵还发挥不出全盛状态,因为九极阵铭刻着大道天痕,北斗星可以压制大道。

    只不过九极阵现在也站在最强状态,九口血色大旗复苏的时刻,堪称九大法相境巅峰的修士在爆发,喷涌出滔天血芒,伴随着一道又一道可怕的闪电打下来了!

    “好恐怖的杀阵,苏炎还能活下来吗?”

    远方修士都人体欲裂,这是绝世大杀阵,一道道闪电劈落下来,血色的闪电,击穿虚空,打沉疆域,震耳欲聋!

    当九根血色大旗的旗面舞动起来,一挂又一挂血色天风浩荡而下,吹的大山都在无声无息湮灭!

    “轰隆隆!”

    狂风呼啸,伴随着血色闪电。

    北斗城回荡着惊雷音,杀阵区域声势滔天,气氛压抑的令人窒息。

    这就是九极阵演化而出,九根大旗锁住这方小世界,向着苏炎开始劈杀!

    苏炎都变了颜色,这是杀阵太强了,甚至炼制出来了杀阵器,他可以感觉到九极阵的神能,锁住了苏炎的肉身,任由他战力在强,也很难挣脱九极阵的封锁!

    “碰!”

    这天地间除了狂风和闪电引发的巨响,再去其他的声音了,九极阵的阵法空间,化作了毁灭之地!

    苏炎都被淹没,血色天风吹得他皮开肉绽,星空战甲都忽明忽暗。

    更有粗大的血色闪电打下来,让苏炎浑身颤抖,强横的肉身都要毁灭。

    “啊!”

    铁公鸡尖叫,爪子死死抓着苏炎的衣袖,发出杀猪般的声音:“快想办法杀出去,要不然我们都会殒落在九极阵中。”

    任由苏炎在强,构建的防御光罩在惊人。

    这漫天的杀光劈落下来,让杀阵空间都崩塌了,苏炎都要跟着毁灭。

    他咳着血,怒发冲冠,祭出星辰宝塔抵挡。

    可是四面八荒皆是无上杀伐打来,让星辰宝塔都差点被打飞,苏炎沐浴在闪电和狂风中,遭遇双重杀劫的震杀,整个人染红了血,如同在遭遇天地浩劫!

    “苏炎完了!”有人发出惋惜的声音:“可悲,可叹,一代天骄,殒落在九极阵中!”

    不少人都叹息,薛家的人得意的大笑,九极阵都搬出来了,他们就不信苏炎还能熬过去,此等大杀阵一旦掀开,注定要灭绝强敌,斩尽苏炎的生机!

    这杀光如同刀子,都要将苏炎撕开。

    这闪电如同巨山砸落,似乎都要镇住强龙。

    九极阵每一次运转,都有绝世杀伐垂落而下,淹没了苏炎,虚空都毁坏的很难愈合,化作一个大黑洞!

    “灭绝苏炎,毁灭吧!”

    薛原景在这里怒笑着:“我薛家的怒血已经点燃,苏炎,现在就是你献上性命的时刻!”

    “想杀我,就凭你们这种杂鱼,还不行!”

    苏炎的瞳孔怒睁,他浑身血迹斑斑,却震荡出可怕的凶光,都要破碎的肉身发光,璀璨炽烈,震荡出一阵又一阵恐怖气机!

    “九极阵之下,生灵涂炭,只是杀你苏炎一人,你应该感到自傲!”

    薛原景冷幽幽的说道:“任你法力滔天,战力无双,也逃不过此等杀劫!”

    他的话语刚落下,脸色有些不正常,这也包括四周紧张关注的修士,都发觉苏炎的情况有些不正常。

    苏炎被打出了滔天火气,肉身发光,底蕴都在燃烧,所有的天精石都耗的一干二净!

    他的命泉中,透出宏大诵经音,仿若诸神在这里诵读天经,每一个音节都蕴含着奇特的力量,贯穿苏炎的肉体,引动出他体内最强大的潜能!

    “苏炎在干什么?我怎么发觉,他体内有一种气息在觉醒,很可怕,通天彻地!”

    有老修士震惊,他们像是看到一头史前巨凶从沉眠中开始苏醒了,这是至强的潜能在燃烧,都要贯穿天穹的神力在蜕变!

    “快看,苏炎在吞吃真龙草!”

    一株又一株真龙草,仿若小真龙盘卧在苏炎手中。

    他张开嘴吞下去。

    这可不是一株,苏炎一共有四株真龙草,他一股脑吞下了整整三株!

    “我很心疼,这本该属于我族冠军,不过很快就能夺回来,等能抓到你,我要将你体内的精血熬练出来,炼制出一炉子真龙药!”

    薛原景笑着说着,眸子中尽是阴森,哈哈大笑:“我薛家怒血已然烧了起来,苏炎即便是你在强大, 你也逃不出九极阵的困杀!”

    九极阵的每一次运转,都要消耗大量的天精石,薛家花费的代价太沉重了!

    三株真龙草落入腹中,真的如同化作三头小真龙,在苏炎的肌体中流淌着,垂落下旺盛绝伦的生命精血,贯穿苏炎的整个肉身!

    苏炎要突破,强行冲关,踏入法相境,才能熬过此劫!

    仅仅只是真龙草?

    当然不可能,他又拿出来一道又一道真龙之气,吞入体内,增强他冲关的底蕴!

    “这孽障暴戾天物,浪费了这么多珍宝!”

    薛原景都怒了,真龙草也真龙之气都被苏炎吃掉了。

    “让他吃掉又能如何?不过是多承受一些炼狱之痛!”有薛家族老不以为然,冷冽道:“他已经是强弓之弩了,给他一个机会,让他多承受一些痛苦而亡!”

    “吼!”

    一声可怖的大吼突然间炸响了,无论是真龙草还是真龙之气,内蕴的神能都太强,让苏炎的整个肉壳都燃烧起来了,他体内的神力,从而导致开始转化,向着法相之力转化!

    每转化出一道法相之力,每一道神力就强盛一大截!

    法相之力,充满了通天彻地的神能。

    苏炎一旦踏入法相境,他的战力飙升数倍不止,甚至踏入法相境巅峰,那才是真正的可怕!
重磅推荐: