当前位置:帝道独尊 > 帝道独尊 > 第二百九十七章 转生池

第二百九十七章 转生池

    铁公鸡的话语,让爬到雷池中的苏炎都汗毛倒竖,猛的戒备。

    绝地?他们冒了这么大危险,甚至铁宝财蹲守在这里挖掘这么长时间,挖出来一个绝地?

    “你胡说什么?”

    苏炎不满,因为他没有发现任何危险,反而觉得雷池中充满了精粹的生命力量,这是一池子无价宝液,可以帮助苏炎完成一次大跃·进,踏入法相境界。

    池子很大,就仿若一个缩小版的池塘,可以容纳数十人修行。

    苏炎欲要遁入池中,吸收造化的时候,他的脸色猛变,铁公鸡和铁宝财未曾回应自己。

    他转过头,头皮差点炸开。

    铁公鸡和铁宝财像是化作了石雕,他们两个的身躯,都阴气森森的,充满一种不祥,一种死亡的气息。

    它们像是悄无声息的殒落在这里!

    苏炎发出大吼声,可是任由他怎么呼唤,铁宝财都像是没有听到苏炎的话。

    苏炎直接挥动手掌,抓着铁宝财的毛皮,想要将它抓过来,看一看到底发生了什么事情。

    可像是抓在一个空洞洞中空间上,入手冰冷的刺骨,充满了阴森的寒气,让苏炎都有一种冻裂肉身的趋势,他骇然失色,但是整体精血滚滚,复苏到最强状态,抵挡黑暗的力量!

    苏炎的肉身爆发到鼎盛时代,雷池都自主轰鸣,随着他体内翻腾的精血,打向高空的时刻,天地变了,像是沉坠到黑暗宇宙中!

    苏炎毛骨悚然,整个天地都漆黑如墨,生机不存,就像是一个死亡的宇宙,将他吞了进去。

    扑面而来的阴森气息,让苏炎有一种闯入地域中的感觉,这种气息太凶了,不适合活着的生物,像是适合死人居住。

    当苏炎抬起头,望向天的时刻。

    一副乌云滚滚的画面,阴气缭绕,雾霾阵阵。

    这天地充满了黑暗和恐怖,滚滚的黑雾垂落下来,即将淹没整个时空。

    苏炎看到铁宝财和铁公鸡他们像是两兄弟一样,在瑟瑟发抖,因为阴森的黑雾滚落下来,在吞噬它们,即将淹没它们的肉身。

    在这个过程中,铁宝财和铁公鸡奋力挣扎!

    首先铁公鸡的实力极强,银色肌体中,封存这一种古老的能量,在震荡,爆发!

    银色神光如若汪洋在起伏,仿若一个银色真龙炉子掀开了,吐出一道又一道光华,欲要打开黑暗,剥开阴雾!

    可是黑雾太诡谲,吞噬一些不应该存在世间的能量体。

    而且黑暗中,隐隐一只又一只模糊的大手,伸展下来,捏住了铁公鸡,要将这个捉走!

    “你奶奶的,敢抓你宝财大爷!”

    过程中,铁宝财的表现比铁公鸡威猛多了,而铁公鸡吓的在发抖,祭出所有底蕴要化解黑暗。

    可是铁宝财体内被涌出的能量,模糊而又神秘,它的潜能涌现到极致,一重重史前气息轰隆而来,仿若一个又一个小世界在这里显化!

    接连九个小世界,充满了滔天气息,每一个小世界中都站着一个模糊的身影。

    这是铁宝财的法相,它的妖帝印形态,像是藏着史前的神能,接憧而来,打的漫天黑雾簌簌颤抖,要被他的力量给掀开。

    只不过让苏炎骇然的是,黑雾中,伸出来模糊的手掌,拎着一根根黑色的锁链,舞动起来了,打的铁宝财散发的气息碎裂,这锁链仿佛锁住了小世界。

    “我该怎么帮你们!”

    苏炎浑身神光四射,他没有着急动手,保持冷静的心灵,现在铁宝财还没有被黑暗吞掉。

    可是任由苏炎的声音再大,铁宝财和铁公鸡都没有回应,似乎苏炎和他们并不在一个时空中。

    苏炎亲眼看到,铁宝财发出惨叫声,有黑色的锁链伸展下来,锁住了铁宝财,要将他拉到黑暗中!

    “住手!”

    苏炎仰天大吼,整体神光冲霄汉,整个肉身充满了至刚至霸气息,霸体术状态之下的苏炎,全面复苏,且向着目的地横渡,可目的地距离他像是隔了十万八千里,无论苏炎怎么去闯,始终都无法闯过去。

    “轰隆!”

    他肉身璀璨,体内怒血沸腾,背后腾起一条模糊的混沌汪洋!

    异象显化的时刻,苏炎发现黑雾隐隐在摇动,他竭尽所能打出去异象之力,他背后的混沌汪洋起伏的时刻,如同怒海席卷九天,洗刷天地,破灭一切不祥。

    巨响声炸开了,混沌汪洋扶摇而上,混沌中矗立着的一个又一个身影,仿若无上烙印,葬在混沌中,不显真身。

    “咔嚓!”

    混沌汪洋最终轰开了黑暗,苏炎冲了进去,抽出九星剑,对着黑雾的源头一顿狂劈!

    “你怎么会进来?”铁公鸡表现的非常震撼,这不应该是苏炎能闯进来的诡异格局。

    可他还是进来了,只不过任由苏炎怎么劈斩,黑雾都能豁免他的力量。

    这让苏炎惊悚了,他只能运转自身的法相,轰砸而上,一时间大浪卷天,固然苏炎的异象也属于虚幻,不真实的。

    可是他的异象可以克制黑雾,打的漫天黑雾炸开了!

    那些黑色的手臂,黑色的锁链,形似一种虚幻的物质,也跟着破碎。

    只不过黑暗破碎的瞬间,发出阴森的笑声,像是一个可怕的怪物睁开了阴冷的瞳孔,盯着苏炎。

    苏炎发毛,仿佛看到一个巨大的人脸,很狰狞,在俯视着他。

    苏炎背后混沌汪洋起伏,他努力睁开眼睛,想要看的更清晰一些,继而发现画面出现在雷池这里。

    “到底是怎么回事。”

    苏炎脸色难看,刚才他们像是闯入了一个神秘的世界中,遭遇一些神秘的敌人。

    它们两个损耗巨大,一个个摇摇欲坠,体内气息虚弱到了极致。

     “不好说.....”

    铁公鸡的眼睛透着一抹惊惧,甚至眼睛瞄上了铁宝财,它心颤不已,感觉这头生灵的来头太大了。

    苏炎脊背生寒,难道世间还有阴曹地府?

    “我不行了,我要沉眠....”

    铁公鸡像是被杀了一样,栽倒在雷池里面,银色肌体发光,吞吸雷池的雷液,只不过它的气息缓缓陷入沉眠中。

    铁宝财非常疲倦,精神不振,它摇着大圆脑袋,情况有些说不清楚,他们刚进来就莫名其妙出现在一个神秘时空中。

    它觉得有人在这里狩猎,想要灭绝它。

    “转生池。”

    苏炎皱眉,眸子巡视着转生池,这池子在古往,是不是一个特殊的地方?

    “转生,说的是再生?”

    苏炎也想不清楚,思付了一会,他心惊肉跳,奇门一脉的秘术修行的越高深,对于天地间的气息他有惊人的嗅觉。

    “有人在推算我!”

    苏炎脸色难看,他有残破宝鼎在手,对方难道还能推算到自己的下落?

    “不行我要突破,时间不多了!”

    苏炎咬牙,跳入转生池中,刚来到这里面,那如海的雷液精华,贯穿苏炎的肉身,让他有一种立刻转生,再活一世的感觉!

    这古池夺取天地造化,苏炎遁入这里面的时刻,初始经自主运转。

    这让他惊异,难道转生池和初始经有些关联?

    初始经运转的速度比寻常快了数倍,这也导致苏炎吞吸雷液精华的速度,非常的生猛。

    他体内亏损的精血,开始迅速强盛!

    甚至破碎的皮肉,在雷池精华的滋养之下,愈合的速度惊人,如同吃了大补药一般。

    苏炎倒吸凉气,这雷液精华实在是变态,让他的修行速度提升了一大截,这样他突破的速度也会更快!

    可即便是这样,他也花费了整整小半天,才恢复过来。

    这是因为在突破的过程中,人体衍生出来的法相力量,吸收了苏炎的人体宝藏,现在得到了补充。

    苏炎的精神饱满,精血呈鼎盛姿态。

    “不知道一天的时间,能不能让我完成突破。”

    苏炎盘坐在雷池中,像是小太阳在发光,吸纳雷液精华,这种神能直接可以使用, 促使着苏炎的宝体中,转化出更多的法相之力。

    “轰隆!”

    甚至他的宝体轰鸣,四肢百骸中,涌出一重重真龙气息!

    这是什么?这是真龙草和真龙之气的神能,上次冒险冲关,苏炎未曾一次性将这种神能给吸收干净,大部分药力还封存在五脏六腑中。

    现在它们爆发出来了,贯穿苏炎的肉身。

    一时间,苏炎的肉身炽热滔天,他的肉身仿若一个宇宙烘炉,点燃了精血之火!

    他的气息开始变强,觉醒出法相之力!

    一次全方位的蜕变,神力转化法相之力,开启的潜能越强,所需的底蕴就越是变态。

    “找到了!”

    这一天,北斗城中,漫天的紫气溃散,一只洞察世间的神灵眼睛也黯淡无光。

    紫霞圣女飘然而起,她圣洁出尘,体态修长,朦胧着光雨。

    整个北斗城中,都充满了令人压抑的气息。

    薛冠的官邸大门开启了,大批的人马带着杀念,持着战矛,冲了出去。

    这画面让关注的人悚然,这是找到了!

    “苏炎完了,薛冠找到他了!”

    “薛冠也就罢了,祖行也杀来了,他可是祖殿的绝代英杰,光一个祖行就绝非苏炎可以承受的。”

    “域外天骄会插手吗?有消息传来,北斗一脉非常重视这件事,如果域外天骄插手,那么就是和整个北斗一脉为敌!”

    “事关真龙巢穴造化,估计会有人暗中下手!”

    星空角显化的画面,让宇宙雄主都关注,现在的北斗天骄,今时不同往日了,如果他真的殒落,绝对是北斗一脉巨大的损失!
重磅推荐: