当前位置:帝道独尊 > 帝道独尊 > 第三百一十七章 大道天炉!

第三百一十七章 大道天炉!

    而今北斗星的争霸比较惨烈了,根据往年开启的时间记载,北斗星距离解封也就这段时间了,到时候外界雄主杀进来,年轻一代在这里根本混不下去。

    “北斗一脉的弟子要倒霉了。”

    消息沸沸扬扬传出去,引起的震荡越来越大了,现在康元要针对苏炎,毕竟他和薛冠关系很好,而且康元的坐骑给苏炎一巴掌给打死了!

    倒是现在北斗星传来一场血腥风雨,令人震撼,人们隔了老远,还是可以感觉到残冷的杀念,这是一队骑兵,持着铮亮的杀剑,照耀的人灵魂颤抖。

    “杀!”

    滚滚的杀伐,传遍了上千里地,有人看到一条山脉都塌裂,无边乱石腾空,崩塌了云朵,震的苍宇巨颤!

    这一队骑兵的战力太恐怖,所向睥睨,一路横推过去,战力强盛到连天骄都悚然!

    “绝对是祖殿的精英,这一队骑兵修行强大, 皆是法相境巅峰的英杰!”

    “苏炎斩了祖行,没想到报复来的这么快,看来祖行在祖殿的地位很高,要不然不可能有一队骑兵,远征杀到这里!”

    “祖殿就是祖殿,实在是强势,在北斗星大开杀戒,明目张胆追杀北斗一脉弟子,摇光殿他们太惨了,开阳巨子都被打伤了,要不是因为有秘宝护体,很有可能性殒落!”

    这是一场突发事件,祖殿突然杀来了一队战力强大的骑兵,对北斗一脉下手,七大殿率先遭殃,逃亡的弟子都要骂娘,苏炎杀了祖行,可是他们以前和苏炎为敌。

    “看看,我早就说过,苏炎惹了大祸,现在祖殿已经杀来了,如何善了?”

    韩晋脸色铁青,因为死去的弟子,多数都在他麾下的人马,这让他的脸色难看到极点,怒声道:“这个苏炎,惹了这么大的祸,还有脸躲到北斗星塔闭关修炼?”

    星元的脸色阴沉,已经懒得和韩晋再说一句话了,现在祖殿来了这么多英杰,肯定是为了祖行的死而来,可是苏炎人现在在北斗星塔,根本没有办法通知他离开出关。

    在北斗星塔的道宫中,苏炎的闭关已经有一段时间了。

    他的宝体中,存在着惊人的潜能,大道宝液将苏炎滋养的,肉身晶莹,神霞四射,体内似乎有一轮天日在不断起伏,缭绕着无边神能!

    “嗡!”

    他在熬练一身的神力,大道天炉的修炼,已经到了至关重要地步。

    这段时间他的宝体,也被大道宝液滋养的,强大惊世,充满了阳刚之力,动辄都能爆发出,无与伦比的战斗力!

    甚至体内被挤压出来一些杂质,大道宝液的洗礼当真是惊人,苏炎的宝体无暇无垢,充满了真龙般旺盛的生命气象,潮汐一般的四溢。

    体内神力翻腾,他的宝体发光,照耀的整个道宫都灿烂夺目。

    “可以开始了!”

    察觉到现阶段的肉身强度,苏炎深吸口气,古池中有十几道大道之气,一条接着一条,如若大道真龙在虚空中流淌,每一条大道之气,都蕴含着大道之力。

    苏炎猛的张开嘴巴,将一道大道之气吞入腹中!

    “啊!”

    这一刻,苏炎浑身巨颤,都有一种被大道之气给撕裂的趋势,因为它蕴含的大道波动太恐怖了,充满了压塌天穹的气机,都要将苏炎的整个肉身要撕裂!

    这比昔日闪电群炼体,还要残酷!

    他的肉身都在弯曲,整个宝体要崩裂,毛孔都渗透出血液,痛苦很难承受,大道绝非苏炎现在可以轻易收服和炼化的。

    “给我炼化!”

    苏炎强忍着剧痛,观想大道天炉,整个宝体都封印了,仿若天炉诞生,初始经运转的时刻,他体内隆隆作响,状若海啸在轰鸣!

    这一道气,看似不强,实则蕴含大道的力量,伤人于无形,苏炎都感觉刚才吞下一口杀剑,要刺穿他的五脏,让他的气息迅速虚弱,肉身要被大道之气给压塌!

    在初始经的运转之下,大道之气在扭曲!

    大道天炉,拥有夺天地造化的功效,一呼一吸间,大道之气在扭曲的时刻,被挤压成一团炉火!

    “嗡!”

    苏炎的宝体颤抖,当炉火烧起来的时刻,竟然化作丝丝缕缕的大道光点,洒落在苏炎的肉身上。

    如同雨后春竹,苏炎衰败的气血,轰然之间强盛起来,他像是再一次沐浴大道光雨,整个宝体,都璀璨的如同天日在腾空!

    苏炎的肉身贪婪的吸收大道光雨,让他愕然的是,他的体质也在吸收,欲要借助大道之气,补全体质的缺陷!

    甚至还有一部分大道光雨,汇聚到苏炎的胸口出,汇聚到一个被无尽神芒笼罩的本命神通中!

    仅仅只有一小部分,给苏炎的肉身吸收,滋养战体。

    这完全不够分的,苏炎猛的吞下第二道大道之气。

    就这样,一道接着一道,被苏炎给吞入腹中,他不断承受痛苦,承受大道的劈斩,他一次又一次熬过来,气血时而衰败,时而鼎盛。

    在这个过程中,他像是在经历一次又一次浴火重生!

    因为每一次衰败的气血,在补充过来,恢复到巅峰状态的时刻,苏炎的宝体总是强盛一些!

    特别是他的体质,璀璨滔天,神圣气息挤满道宫。

    苏炎如若化作一位金色神祇,他的体质得到了补全,被挖掘出来的原始气力,再一次增强!

    吞下最后几道大道之气,苏炎的状态就好很多了,他也惋惜,大道之气太少了,要不然可以让他的体质补全的更多,不过能帮助他修炼成大道天炉就行。

    随着时间推移。

    苏炎的体魄逐步变了,充满了金属般的力感,这可是大道之气滋养肉身,从而导致苏炎的体质,蕴含着一种模糊的道蕴!

    当所有的大道之气炼化完毕的时刻!

    苏炎的宝体都可怖起来,他像是真的化作一个天炉,烧起来的时刻,那旺盛的精血,都有一种烧塌虚空的趋势!

    甚至他呼吸的时刻,四野轰鸣,起伏,虚空都在抖动!

    这是何等可怕的力量,当他的眸子睁开的瞬间,如若闪电划破长空!

    “轰隆!”

    苏炎整体气息猛震,大道天炉运转,肉壳如炉体,命泉如炉火,他举手抬足间,都有一种压塌天地的气势翻腾而出!

    强大!

    这是苏炎的第一感觉,大道天炉已然修成了,苏炎的初始经,也跨越了一个关卡,踏入了核心领域!

    不过只是初步修成,想要让大道天炉攀登大成领域,困难重重,可是现在苏炎演化出大道天炉,战力已经非同小可!

    “结束了!”

    苏炎站起来,眸子巡视着古池中的大道宝液,取出一个罐子,将其都收起来,这东西可以洗涤肉身,苏炎不会用来突破境界,未来说不定还有大用。

    “也不知道外面怎么样了?”

    苏炎推开了道宫大门,眼前画面一闪,消失在这片星空中。

    斗转星移的时间中,苏炎困惑,难道北斗星塔有人主导?

    他也想不通,北斗星塔毕竟是北斗一脉的重宝,说不定存在一些不为人知的目的。

    来到北斗星塔外面的时刻,苏炎讶然,这附近的人有不少,在他出来的时刻,这些人都望向他。

    “你就是苏炎!”

    大笑声传来了,苏炎巡视过去,便是看到一位发丝是赤色的年轻人走来,要摇晃着一柄赤色宝扇,一副文质彬彬的样子,走上来谦虚道:“久闻苏炎大名,今日一见,果真并不虚传。”

    “你是?”

    苏炎巡视着这个发丝赤色的年轻人,问道。

    “无名小卒,你不知道我也正常!”

    赤发男子轻笑道:“我是奉命,前来这里等待你,苏炎你能否在这里稍等片刻。”

    “你有事?”苏炎的眸子落在四方,感觉有些不对劲。

    “没什么大事,只是我家少主对苏炎慕名已久,马上会前来会一会你!”赤发男子笑道:“苏炎你若是没有急事,不妨在这里等待一时半会,你觉得如何?”

    苏炎离开了这里,内心有一种不祥的征兆。

    “苏炎兄弟,你怎么这么快就走了?”赤发男子连忙追上去笑道:“我说兄弟,有什么事这么焦急,吩咐我的手下去办就好了,我主人办完事情, 很快就来找你!”

    就在这时,附近出来了十几个年轻男子,目光盯着苏炎,似乎不怀好意。

    “师兄.....”

    忽然间,一声虚弱的声音传来,落在苏炎的耳中如若惊雷。

    他诡异的消失在原地,出现在人群之外,苏炎的脸色当即变了,他看到了左洋,浑身都是血液,躺在地上,都快昏迷过去。

    “谁干的!”

    苏炎的瞳孔散发着一缕杀念,掌心涌出旺盛生命气息,度入左洋体内,让左洋虚弱的生命力强了不少。

    还没有等到左洋开口的时刻,赤发男子他们带着人围了过来,里里外外封住了苏炎的去路,其中一个女子讥笑道:“没想到他还能出喘气,真是失策。”

    “我也意外,本想着给苏炎你一个惊喜,没想到他还活着!”

    赤发男子的脸上的笑容收敛,取而代之的一抹阴冷,盯着苏炎说道:“不过你不能离开这里,等我主上猎杀了那头自称兽神的牲口,会来主动找你的!”
重磅推荐: