当前位置:帝道独尊 > 帝道独尊 > 第三百三十四章 神灵佩剑

第三百三十四章 神灵佩剑

    苏炎拎着仙铁棍,站在血泊中!

    他战体染血,却透出可怕的凶气,冲向四方!

    薛家主凄厉的声音太回旋在天地间,让人毛骨悚然的画面,薛家主被砸成一片血雾,尸骨无存。

    他死了不要紧,可是薛家主的亲子可是薛冠,已经踏入准道境的薛冠!

    这画面不得让他们发毛了,这是不死不休的结局啊,薛冠岂能善罢甘休。

    这画面都让外面观战的人呆滞,苏炎竟然斩杀薛家家主!

    这可是薛家的家主,杀了他,等于和薛家这个上古世家结下了不可化解的血仇!

    “苏炎!”

    蛮荒山林中,薛冠体内冲出来无边杀念,龙于凤腾空飞舞,缭绕着恐怖的大道气息,贯穿霄汉,都隐隐摇动了域外悬挂的星辰。

    老一辈的强者都悚然,现在的薛冠太惊人了,已经站在了准道境,那么他距离大道境还遥远吗?

    “咎由自取!”

    有人摇头,薛家主是何等人物?掌握一个古老世家的家主,竟然下手针对苏炎,甚至薛家出动了四位准道境的修士,可想而知薛家斩杀苏炎的决心!

    “噗!”

    薛家二长老的结局也好不到什么地方,苏炎祭出七星炉打来了,炉口中喷涌出的大道之力,让二长老如遭雷击,他被镇压住了,动弹不得!

    “老东西,送你上路!”

    羿袁浑身怒火熊熊,冲了上去,爆发太阳拳,打的被镇住的薛家二长老当空粉碎,炸成一片血雾!

    “天哪,薛家损失太惨重了,元气大伤!”

    很多人惊呼,接连四大准道境修士折损在这里,血溅长空,薛家等于倒塌了四个顶梁柱!

    这不得不让人心惊了,毕竟从法相境到准道境,如若鸿沟,损伤一个都是薛家不可承受之痛。

    而更多的人则是盯着苏炎掌握的仙铁棍,这东西到底属于什么领域的秘宝?有人见过此物,曾经在摇光城出现过,被一位神秘强者掌握。

    有人推测,苏炎背后存在一个可怕的势力,要不然他不会掌握仙兵残片的!

    苏炎已经筋疲力歇,接连复苏仙铁棍,这对他的损耗太严重了,他取出雷液吞咽,这东西当之无愧的造化雷液,蕴含的生命之力,将苏炎虚弱的战体迅速补充。

    苏炎飞速来到铁宝财面前,宝财的伤势太严重了,肥大的身躯都凹陷,被打的血肉模糊,都快辨认不出模样。

    羿袁的眼睛都红了,一颗强者之心在他心中扎根,疯狂的发芽!

    “薛家!”

    羿袁发出狰狞的嘶吼,拳头攥紧,冰冷的眸子扫向四周,对于羿袁来说,这个宇宙举世无亲,唯独苏炎和铁宝财他们三个从地球这颗土著星球横渡来到摇光星。

    可是这一次他们三位差点身殒,让羿袁的瞳孔发出可怕的凶气,此仇怎能不报!

    “宝财,坚持住!”

    苏炎的拳头紧握,他的元神力量飞速弥漫出来,探查宝财的伤势。

    铁宝财体内的生命气息衰弱到极致,但是还有一缕生命之火在燃烧,让苏炎松了口气,急忙取出雷液。

    成片雷液洒落下来,浇在铁宝财伤体上,它的残体发光,被雷液包裹的伤体,开始恢复生命力。

    看到这一幕,苏炎放下心,将铁宝财收到凤钗空间中!

    “我们要赶紧离开这里!”

    羿袁稳住心神,真的担心有宇宙雄主杀过来针对他们。

    他们两个向着核心大域深处疾奔,苏炎不断感悟北斗星的位置,他觉得很快就能来到目的地了。

    “你什么时候成为北斗一脉弟子了?还不如寻求北斗一脉的庇护。”羿袁静下心来问道,苏炎不是北斗一脉的天骄吗?

    闻言,苏炎一阵苦笑,竹月现在应该在闭关,说起来他根本不算北斗一脉的弟子,毕竟斩了雷宇光和祖行,两大超级势力怕不会善罢甘休。

    现在如果寻求北斗一脉的庇护,他担心局面会失控。

    “我担心的事情还是来了!”

    苏炎的脸色大变,他手中持着的血色大戟在轻微的颤鸣,这大戟自主发光,隐隐要脱离苏炎的手掌。

    “有强者留下的烙印!”

    羿袁变色,苏炎也看到,血色大戟中,藏着一道烙印,这让苏炎头皮发麻,根本没想到这里面有一道印记。

    “祖殿的人来了!”

    苏炎的速度更快了,同时浑身气息爆发,贯穿到血色大戟中,将这口神兵内部蕴含的烙印,给震成粉碎!

    刚做完这一切,银色通道区域,有一口血色剑胎浮现!

    这口剑胎粗大的如同一条山脉,剑体呈血红色,剑尖释放着绝世锋芒之气,抵在天穹之上,从沉眠中觉醒的时刻,天穹如同镜子一样碎裂了!

    “哧!”

    血芒照亮了北斗星核心大域,这口剑胎缠绕着混沌气,释放出神王般可怖的气流,出窍的时刻,都要斩掉域外群星!

    “天哪,难道是神灵在出手!”

    整个核心大域的修士都在发颤,准道境的修士都肌体欲裂!

    这口血色剑胎太犀利了,每一寸虚空都在颤抖,当他出窍的时刻,血色的剑芒,如同汪洋释放出来!

    “神器!”

    星元大怒,这是一口极其可怕的神器,充满了切裂星空的波动,这东西比神道兵还要可怕,乃是神灵的佩剑,一旦出窍,注定要伏尸百万!

    “啊!”

    距离银色通道较近的修士,齐刷刷的湮灭,这是血流长河的画面,出手的强者,可以说肆无忌惮!

    苏炎和羿袁都遍体生寒,这也太凶了,将万灵视作蝼蚁!

    难道真的是神灵出手?

    “轰隆!”

    核心大域抖动,所有人都看清楚,血色剑胎出窍,这口神器斩裂了大虚空,撕出来一条可怖的大裂缝!

    也就在这时,一个影子走出来,持着血色剑胎,钻入大裂缝中,他再一次显化的时刻,具体苏炎已经非常近了!

    “祖行竟然被你斩掉了!”

    这竟然是一个相对于年轻的强者,身穿血色长袍,拎着一口神灵的佩剑,高高在上的俯视着苏炎,道出的话,传遍大域,让千万生灵胆颤!

    毫无疑问,这一位定然是祖殿的强者,在追查祖行的死因。

    “苏炎完了,他惹上了祖殿,谁也救不了他!”有人惶恐,怕是北斗一脉都不敢招惹祖殿,这是真正无敌宇宙的巨头,在岁月长河中,一直称霸!

    天地颤抖,群山塌陷。

    这个血袍青年的威势太强大了,持着神灵的佩剑,遥指苏炎!

    苏炎浑身直冒冷汗,他们有一种粉碎的趋势,怕是根本不需要挥动神剑,这一位血袍男子,一根手指头都能将他们碾死!

    “你堂堂强者,针对我一个小辈!”苏炎怒声道。

    “呵呵!”

    血袍青年不屑于和苏炎对话,可还是解释道:“我不是来杀你的,一个祖行死了就死了,祖殿还不在乎!”

    清冷的声音,蕴含着的霸气言论,让人发毛。

    不过他的话还真不假,祖殿是何等可怕的巨头,各大势力闻风丧胆的存在,该族一代又一代,曾经走出过真正无敌天下的至尊,横推各大星空。

    “倒是你,竟然会惊动副殿主,固然祖行是副殿主其中一位亲子,可他也不会自降身份针对你,自有我祖殿的年轻至尊前来将你震杀!”

    血袍男子的眼中有冷色,很不屑,祖殿是何等势力?占据最强生命古星,年轻至尊恒古恒强,区区北斗星域,连最强生命古星都丢了,年轻一代的奇才,拿什么和祖殿抗衡?

    他也有些好奇道:“可是没想到,副殿主会下令,将你带来!”

    甚至他有些讶然的是,若不是因为副殿主有大事缠身,真身很可能会杀来,这说明苏炎牵扯到一些事情,让副殿主非常感兴趣。

    察觉到星元他们快来了,血袍男子挥动手掌,抵在天穹之巅,拍动下来,弥漫着滔天大道波动!

    “嗡!”

    苏炎发出一声怒喝,猛然将七星炉掷动出去!

    全面释放的七星炉,透出来的光芒,蕴含着无与伦比的大道之力,仿若一片宏伟的星海在显化,诵读不朽仙经,震动整个大域!

    七星炉中也沉浮着一个丰姿绝世的女子,释放出来的大道天力,震的他手掌洒血,让血袍青年的眸子遽然一缩,随即冷声道:“即便是你是北斗一脉老祖的亲子,也逃不出我祖殿的手掌心!”

    “快走!”

    苏炎和羿袁疯狂横渡,他觉得七星炉很难挡得住祖殿强者。

    “哧!”

    血袍男子已经挥动了手中的神灵佩剑,血芒千万缕,如同闪电一样,击穿茫茫大地,让宇宙众生如坠冰窟!

    这一剑太可怖,劈了过来!

    “铛铛!”

    七星炉都在颤抖,骤然是禁宝,可是七星炉还没有到了,和神器硬碰硬的程度!

    “杀!”

    血袍男子眼绽杀光,神灵佩剑被短暂阻拦之后,猛的炽烈,将整个七星炉都切割成两截。

    “天哪,禁宝被劈开了,这神器太惊人了!”

    看到这一幕的修士都难以置信,神灵佩剑都那么强,那么神灵到底有多强?

    血袍青年屹立高空,他神情傲然,俯览疆域,即便是这里是北斗星,苏炎是北斗天骄,他行事也肆无忌惮!

    从这里就能看出来,在宇宙中,祖殿到底有多么的可怕和强势!

    “轰隆!”

    天宇抖动,被一只大手袭击的扭曲不堪,透着灭世气机。

    血袍青年就站在这里,他都懒得移动,对付一个苏炎?血袍青年有绝对的自信,将他直接镇压带走!

    “尔敢!”

    星元像是一头老狮子在怒吼,他很想冲过去,驰援苏炎!

    这一段路对于星元来说,根本算不上遥远。

    可是他遭遇阻杀,暗中有雄主出手,拦截星元,不让他闯入银色通道中!

    这让星元狂怒,满头长发乱舞,固然他不知道苏炎到底是谁的弟子,可在北斗星域这里,即便是祖殿的副殿主来了,也休想将苏炎轻易带走!

    哪怕是一个普通弟子,在遭遇外域势力猎杀,贵为北斗一脉大长老,星元也不可能让他轻易得逞。

    但是星元短时间冲不过去,暗中出手的或者是薛家,也或许是韩晋,也或许是其余的人!

    总之有人不想让苏炎活下去,星元愤懑之极,意外来到太突然了,现在就算是掀开底蕴,北斗一脉坐关的大人物,也很难短时间杀来支援。

    现在星元,也只能眼睁睁看着血袍青年的手掌,挤满苍宇,遮掩了万里河山,对着苏炎进行残酷镇压!

    “太恐怖了,大道之下皆为蝼蚁,并非虚言。”有天骄都在叹息,那可是苏炎这位年轻霸主呀,现在毫无反抗之力。

    这片山林都在沉陷,大山一座接着一座倒塌了,地面都崩出乌黑大裂缝。

    这里距离银色通道已经很远了,可是茫茫山林颤抖,被极远处伸展过来的一只手,垂落下来的气流,都要震的开始炸开!

    苏炎呼吸困难,像是一头真龙扑了过来,让他们直欲解体!

    “能不能轰死他?”

    苏炎的胳膊伸展出来,眼中闪出杀气,这是他最终的底牌,他不知道龙图腾打出去能否震死血袍青年,苏炎也不知道震死了血袍青年,还有没有其余的敌人。

    “羿袁老师,我们有麻烦了!”

    冲了一段路,苏炎的脸色变了,因为他看到了雷域,北斗殿竟然沉在雷域中!

    这让他脸色难看,一旦闯进去很可能会死在这里,可若是再不进去, 那么等待他们的也是死亡!

    “这是什么地方?”羿袁发觉这里太凶了。

    苏炎猛的将铁宝财拎出来,交给羿袁。

    刚做完这一切,羿袁的脸色巨变,怒声道:“你干什么?”

    “对不住羿袁老师,我也不知道能不能活下来,他的目标是我,并不是你们!”

    “我不见得会死在这里,我肯定会活着回来!”

    苏炎的眼睛泛红,脚掌踏地,震出一大片虚空密纹,以缩地成寸,扭转了虚空,让羿袁和铁宝财离开了这里!

    刚做完这一切,血袍青年的手掌已然打开了,那可怕的气息苏炎承受不住!

    “死也就死我一个!”

    苏炎发出一声低吼,头也不回的,冲向了缭绕魔鬼雾的破碎雷域中!
重磅推荐: