当前位置:帝道独尊 > 帝道独尊 > 第三百五十六章 紫泰

第三百五十六章 紫泰

    紫秀宁带着苏炎离开这里,很快带着苏炎进入了一个密室中。

    看她小心翼翼的样子,苏炎就知道神秘骨书很重要,怕是连六长老都不知道神秘骨书到底是什么。

    “你可真是帮了我一个大忙,让我怎么感谢呢?”

    紫秀宁慵懒地躺在椅子上,丰满雪白的身段,曲线起伏,她的秋水眼眸荡漾着喜悦色彩,巡视着这几年变化很大的苏炎。

    苏炎身材挺拔,穿着一身白色长衫,浑身果然没有太强的气息,可是他呼吸间,体内隐隐有如渊的波动,悠远绵长!

    这是积累了惊世底蕴,未来可以一飞冲天!

    紫秀宁至今还意外,断然没有想到苏炎会拥有这么可怕的战力,天玄星域的星域至尊说杀就杀,如果不是因为魔鬼雾禁区,这一位绝对是这附近上百星域,成为一位炙热可热的年轻霸主!

    苏炎笑了笑:“秀宁小姐想要怎么感谢我?以身相许我或许可以考虑考虑。”

    闻言,紫秀宁对他翻了个大白眼,眼波流转间,风情万种,光艳逼人,吃吃一笑:“怎么小男人相中我了?我也可以考虑考虑,毕竟是一位潜能无限的小男人。”

    “为何加个小字,我可不小了。”

    苏炎的眼睛巡视着她曲线丰满的身姿,散发着诱惑的气息,他有些肆无忌惮的目光,让紫秀宁娇嗔一笑:“你的胆子可真不小,等你悟出大道,我倒是真的可以考虑考虑。”

    “悟道很难吗?”苏炎问道。

    “那是自然,历年历代,年轻一代的霸主,困在法相境的修士多到海里去了,即便是一些至尊体,也有倒霉的很难踏入大道境,即便是准道境距离大道境的差距也很大,我倒是没想到你现在连准道境的修士都能镇压。”

    “未来至于你能不能踏出这一步,还是一个未知数。”

    紫秀宁很清楚,苏炎独身一人,无依无靠,没有任何势力底蕴支撑,能走到这一步可以说是一个奇迹,但是未来的路越来越难走,想要和各大星域的年轻至尊争锋,真是太难了!

    毕竟十大巅峰星域,恒古恒强,年轻至尊一代比一代出色,更别说他们掌握洞天福地,顶尖道场,各类天地奇物,那些限量级的资源几乎都被他们垄断,想要从一条缝中冲起来?几乎是一件不可能的逆天之事。

    紫秀宁红唇鲜艳,她明媚妖娆,说道:“这次你的惹的祸可不小,祖殿对你可是非常上心的呀,我倒是非常好奇,你到底在魔鬼雾中,得到了什么机遇?竟能悟出空间奥义,一般的准道境修士,都很难难得住你。”

    “也没什么,就是在鬼门关上走一走。”

    苏炎耸了耸肩,他说道:“我也很好奇,你们家族的遗宝到底是什么?可真是一波三折,我差点丢了小命,在怎么说,你也要补偿补偿我。”

    苏炎将神秘骨书丢了出去,上面的秘术他已经掌握,要了也无用。

    紫秀宁将神秘骨书捧着,她脸上的笑容收敛,秋水眸子巡视着神秘骨书,细细感应一会,她的眼眸望向苏炎,脸颊上涌出的笑容更胜几分,用着一种诱惑的口吻说道:“怎么都行。”

    这娇滴滴的声音,让苏炎满腹无语,沉寂一会说道:“这骨书是什么?为何一个文字都没有,是一种宝物,还是......”

    “其实我也不清楚。”

    紫秀宁犹豫一会,她轻声道:“据说是我族遗失的一种秘术,因为少了一本骨书,导致秘术有些不完整。”

    苏炎诧异,他得到的秘术不完整?怕是紫秀宁根本想不到,苏炎已经窥伺了秘术的真面貌,可是苏炎得到的秘术已经足够惊世!

    如果是我完整的秘术,到底有多么可怕?

    “那肯定了不得吧?是诸天神通?”苏炎追问,想要了解,毕竟秘术可以复苏残破鼎,让他觉得事关重大。

    “那是自然。”紫秀宁点头,说道:“到底有多强我并不清楚,这秘术乃是我们家族最为贵重的,所以你帮了我一个天大的忙,你到底想要干什么,直接开口!”

    紫秀宁心情愉悦,将神秘骨书带回家族,那么她在宇宙商盟的地位会节节攀登,甚至会得到老祖的信任,委以重任。

    宇宙商盟是何等的势力?一个在商界呼风唤雨的巨无霸,跺一跺脚,整个宇宙各大商盟都会颤三颤,他们可是宇宙中最富有的势力,那么未来的紫秀宁,肯定可是金字塔顶端的女强人。

    察觉到紫秀宁知晓的也并不多,苏炎停下来询问,他笑道:“要什么我还没有想好,只是有些事情,想要了解一些。”

    “我肯定知无不言言无不尽。”紫秀宁咯咯直笑:“直接问吧,我倒是很好奇,你到底想要知道一些什么。”

    “我想要了解一段逝去的古史,葬域!”

    苏炎的话,让紫秀宁的柳眉微蹙,她甚是意外道:“你问我,倒不如问一问铁宝财,它身上有一种葬域的气息,如果不是因为你们和葬域一脉有关,我怕是也不会找你们帮忙。”

    “宝财。”

    苏炎的内心震动,铁宝财和他皆是从地球来的,地球是后祖星,葬域一脉的第二个祖地,对于铁宝财的来历它自己都弄不清楚。

    “葬域一脉,充满了神秘和可怕。”

    紫秀宁站了起来,她身段高挑,雪白的肌体饱满晶莹,来到苏炎近前,正色道:“宇宙各大势力都谈之变色,毕竟是这片宇宙曾经的主人,强盛到鼎盛,在久远的蛮荒时代,发生了一些古史不曾留下的事情,传闻葬域一脉大批的强者消失,外强内弱,祖殿联合各大势力群起而攻。”

    “为何消失?”苏炎问道。

    “不清楚。”

    紫秀宁沉思,她说道:“这种事情,即便是老古董也很难说得清楚,可是有一点可以确认,九大仙山是葬域一脉掌握的至宝,古老有一些传闻,如果可以凑齐九大仙山,很可能会统御整个宇宙!”

    九大仙山苏炎已经见过两个,需要仙玉打开,可是掌握九大仙山可以统御宇宙?这事情未免太梦幻了。

    “这个传闻有些可怕,谁知道是真是假。”紫秀宁叹了口气:“究其原因,葬域一脉的崩塌,和他们掌握母经有关,古之传闻修炼界的修行体系,皆是从母经中演化出来的,祖殿各大势力都想要得到。”

    “母经!”

    苏炎呼吸沉重,不管是母经还是仙玉,他都有!

    “这就是葬域一脉断送传承的根本原因吗?”苏炎的声音有些低沉:“母经有这么重要?”

    “并不全是。”道:“瘦死的骆驼比马大,我听族内的老祖说过,他们这一族似乎惹了不该惹的事情,是什么我并不清楚,我对葬域一脉的了解也有限,现在祖殿是最想灭绝葬域一脉传承的,上百年前的一战,震动了整个宇宙,祖殿大批强者出世,杀的宇宙都染红了血!”

    那一天堪称一场末日,祖殿的强大也有目共睹,死了很多人,甚至为了杀一个人,祖殿的强者不惜代价,血洗一颗颗生命古星,亿万生灵跟着陪葬。

    天都在哭泣,血海漂泊,伏尸亿万!

    “祖殿像是疯了一样,也不知道到底因为什么,或许葬域一脉出来了一位重要人物,惹得祖殿大开杀戒,血洗各大星域,据说在交战的那一片片星域,几乎全部灭绝!”

    紫秀宁的眼中有心悸,毕竟太残酷了,那是一场可怕的血祸,席卷浩瀚的大宇宙!

    苏炎的拳头紧握,他知道这很可能是因为他。

    他呼吸沉重,努力让自己平静下来,问道:“后来呢?”

    “后来。”紫秀宁轻轻叹了口气:“从星冢的事情结束之后,葬域一脉消失的无影无踪,他们肯定蛰伏起来了,元气大伤,可是我知道近年来祖殿一直有一些强者, 在追捕当年逃走的葬域一脉修士,看他们疯狂的样子,肯定有一个人的出现,触碰了他们的神经。”

    苏炎的拳头紧握,心绪无法平静下来,火海爷爷他们的殒落苏炎忘不了,像是一根根阵插在他的心头上,让他胸口发堵,有一种怒火在翻涌。

    有些画面他不敢想象,他年幼的时刻被送走,可是其余的人呢?却遭遇了祖殿他们的追杀,连孩童都不放走,被活生生摔死,血溅长空。

    这是滔天血仇,深入骨髓!

    苏炎的双拳紧握,额头青筋暴起,苏大龙的话回荡在他的耳中,他已经长大了,不是当年年幼无知的孩童,想用坚硬的臂膀守护他的族人。

    一双娇柔的玉手,轻轻的落在苏炎的肩头上,葱白的玉指微微用力。

    紫秀宁浑身散发着成熟而又温柔的气息,为苏炎轻轻捏着肩头,笑道:“虽然不知道你是什么人,和祖殿有什么仇怨,这些我并不想知道。”

    “可是小男人你的臂膀还不够坚硬,不要被仇恨蒙蔽了心神,未来的路还很长,谁输谁赢还是一个未知数。”

    身为宇宙商盟的核心人物,紫秀宁对于宇宙中的一些势力太了解了,如果祖殿真的知道苏炎还活着,肯定会斩草除根,以绝后患!

    苏炎缓缓松懈,那些经历痛彻心扉,怎能忘记。

    “小姐。”

    黑袍人突然间进入密室中,看到他们亲密的样子,黑袍人的脸有些黑,他从小看着紫秀宁长大,虽然知道族内已经开始为紫秀宁挑选道侣,可是黑袍人觉得,能配的上她的,太少了,无敌天下的年轻至尊来了还差不多。

    苏炎固然是年轻一代的后起之秀,可还真的没有这个资格,和紫秀宁走的这么近。

    “怎么了?”紫秀宁的柳眉微蹙。

    “紫泰太上长老来了。”

    黑袍人的话,让紫秀宁脸黑道:“这个老东西怎么来的这么快,收到什么风声了?”

    神秘骨书事关重大,连老祖都关注,不过紫秀宁没想到紫泰这么快就赶来了,肯定是为了遗宝来的。

    “苏炎你在这里等我一会,我先去处理一些事情。”

    紫秀宁欲要离开的时刻,整个密室轰鸣一下子,即将觉醒的大杀阵都黯淡无光,被一阵又一阵无与伦比的神道气息被震住了,如同要被化掉。

    苏炎心惊不已,这是一位很可怕的强者,强行打开了密室大门,如同一头沉眠万古的雄狮闯了进来,眸子散发古老的混沌气,震慑人心。

    他大步走来,神威浩瀚,体内自主蔓延的气息,让整个密室都在颤抖。

    紫泰的气息太恐怖了,看到紫秀宁的时刻笑道:“秀宁,听说你找到我族遗失的遗宝了,家族特意派我来,护送遗宝回归家族。”

    紫秀宁非常不爽,紫泰着急忙慌而来,像是抢功一样,不过表面上还是不动声色道:“太上长老辛苦了,您老来的可真够快的。”

    “事关重大,老夫可不敢有丝毫马虎!”

    紫泰身穿金袍,威势如海,身躯有丝丝缕缕的混沌气缭绕,他说道:“还有呀,秀宁,璇素也是为了遗宝的安全着想,手段固然过激了一些,可也不至于被镇压封印?”

    紫泰的语气有些不满,说道:“至于那个护送遗宝的小家伙,不是也没有性命危急,倒是他差点弄丢了遗宝,哼,我现在回想起来还心惊肉跳。”
重磅推荐: