当前位置:帝道独尊 > 帝道独尊 > 第三百七十三章 人体伤损

第三百七十三章 人体伤损

    “整整八天八夜过去了,如果不是夏昆仑,我都怀疑他殒落在里面了!”

    “夏昆仑贵为大能弟子,他的实力到底有多强?能煎熬八天八夜,没有绝世底蕴,根本不可能做到!”

    石塔这里围观的修士已经很多了,大能弟子的身份足够引人瞩目,甚至夏昆仑在石塔中,硬生生呆了八天八夜,此等战绩传出去,足以震荡周边上百星域!

    一些宇宙雄主赶来了解情况都失神,八天八夜过去,谁知道他经历了什么?在石塔呆的时间越长,遭遇的绞杀可是越发严重,可是夏昆仑足足呆了八天八夜。

    石塔中,苏炎被折磨的都要粉碎!

    这两天非常难熬,他的肉身破碎了很多次,将体内的大药残渣都消耗干净。

    以至于苏炎的肉身经历千锤百炼,威势刚猛霸裂。

    可是崭新的一天,压力陡然之间爆涌,苏炎有些扛不住了,可是他不愿意放弃这个机遇,因为随着石塔的压力增强,他感悟到的体修一脉的路子就越深。

    苏炎在残酷中蜕变,以痛苦中一次又一次觉醒,幸亏他掌握神秘骨书的秘术,一次又一次让苏炎从死亡线上爬起来了,越战越猛。

    他不得不使用一部分神王宝血,这宝血极难炼化,但是消化了一部分,那旺盛的神血,蕴含着可怕的人体大药之力,滋补苏炎的战体,让他飞速愈合!

    过程中,大道天炉显化,苏炎的战体猛增,他的宝体如若一座不朽神炉在燃烧,龙形精血绕体运转,动辄都能衍生出可怕的破坏力。

    毫无疑问苏炎的肉身跨越一个台阶,修炼到了法相境巅峰领域,这一次他在石塔中接连破碎重组,整体如若脱胎换骨了一般!

    但是现在他遇到了一场可怕的困境,第九天来临了。

    整个石塔沉重气息下沉,劈落,如若一颗又一颗星辰砸了下来,让苏炎绝世的宝体都很难承受,他在咳血,五脏欲裂,百骨嗡鸣,整个肉身都要跟着粉碎!

    “我扛不住了!”

    苏炎披头散发,双目腾起可怕的光芒,他觉得在熬下去,就是死亡!

    毕竟人总有一个极限!

    苏炎不可能一次又一次爬起来变强,现在他发现考验已经到了人体所能承受的极限范围,若是不退走,怕是会被困杀在石塔中!

    “抗到最后,这一条路我需要,不悟道,终身为蝼蚁!”

    但是苏炎也没有轻易放弃,他还能坚持一会,而且苏炎很清楚现在他已经到了成长的极限了,很难有所进步,那么下一条路就是悟道!

    这一条路太难,比人踏入修行,还要困难千百倍,在浩瀚的修炼界,十万法相境修士才能走出一个准道境的强者,可见几率有多低。

    唯有悟道,才有打破所有的枷锁,攀登到一个可怕的领域,有人都将大道境,称之为圣人!

    第九天的石塔,演化的力量源泉,完全不同了,就像是一头蛰伏的巨兽,涌现出毁天灭地的气力。

    力量泉源在喷薄,如同大海的泉眼一样,生生不息!

    它的力量取之不尽用之不竭,如同昂首天穹的巨兽,迅速长大,它力大无穷,如同一头无敌世间的霸主,都要撑开星空,挤爆这片苍穹!

    苏炎的身心欲要毁灭,仿若诸天下沉,在震杀苏炎!

    演化大道天炉形态之下苏炎,体内骨头都要压的碎裂,体内乾坤都要崩碎!

    “体如宇宙, 他能变强,我也可以变强!”

    “万物初始,我为宇宙!”

    苏炎忽然间停止了抗衡,他停了下来,脸上的痛苦散去,他的气息宁静而又祥和,似乎不存在这片天地当中!

    他破碎的四肢百骸中,传递着诵经音,但是这一次诵经音仿若黄钟大吕,仿若大道神音,仿若震动宇宙乾坤的仙音!

    “嗡!”

    他的肉身大盛,神辉璀璨,原始气力腾腾的弥漫而出,在苏炎的肉身中缭绕着。

    他的整个肉身复苏到了至强的领域,神圣气息漫天,他们在沸腾,爆发,这是属于苏炎最强的力量,在人体之中觉醒了,就如同要炸开一般!

    动辄都会死亡,谁敢尝试,引爆体内所有的神能!

    但是苏炎的这一次引爆,如同宇宙大破灭,如同开天辟地!

    “轰隆隆!”

    一缕恐怖气息在他体内觉醒了,像是一头原始真龙复苏,顺着他的脊椎骨,节节攀登,最终贯穿头颅,让他的天灵盖释放出冲天的力量!

    这是一种和道不相上下的能量,源自于人体中的本源神力,原始之力!

    苏炎挖掘出来这种能量,使其蜕变,却让苏炎的整个宝体燃烧,仿若打开了数不清潜藏的空间,外泄出惊世神能,炽烈而又恐怖!

    “唰!”

    苏炎的肉身,一下子放大了无数倍,就像是一个巨人在这里诞生了!

    他的脸上溢出一缕笑容,此役收获太大了,他已经有力量斩断枷锁,也幸亏了悟出了一些空间奥义,让苏炎这一次的参悟,在极境中走了上去!

    石塔的威压对苏炎荡然无存,因为他通关了,完成了最强的考验!

    苏炎觉得他的肉身中,诞生了更强的潜能,可是也因此导致,身躯中潜藏的一缕缕可怕的伤痕,在他的体表中浮现,像是一道又一道狰狞的剑痕一样!

    “噗!”

    苏炎猛的咳血,他的气息虚弱到了极致,有一种被炼死的趋势。

    仿若大道,要将苏炎给斩断!

    “不对!”

    苏炎浑身汗毛倒竖,瞬息间觉醒,飞速拿出神王宝血,吞噬炼化!

    在苏炎炼化的时刻,他的体内涌现出毁灭之光,足以炼化天地万物,那是一道又一道可怕的痕迹,像是秩序一样,在苏炎的体内游走!

    “咔嚓!”

    他的肉身四裂,如若粉碎了一样,流淌着鲜血,痛苦无比。

    “这就是我的本来面目吗?固然我熬过来了,可是炼天炉对我的伤损依旧存在!”

    “可是炼天炉,当年没能炼死我,现在还想炼死我!”

    苏炎怒喝,以神王宝血,引动神秘骨书之力,那是一缕缕起死回生的能量,在他体内开始运转,补全炼天炉秩序对他人体的损伤。

    苏炎也大惊,这炼天炉也太惊人了,伤势竟能蛰伏到现在才复苏。

    这可是他年幼时代受的伤损,现在还存在杀伐之力,要剿灭苏炎,将其炼成一团劫灰。

    主要还是因为肉身领域跨越一个崭新台阶,意外将昔日的暗疾引出来,毕竟是炼天炉,传闻都能炼化一个宇宙星海。

    上百年过去了,它依旧可怕,但是苏炎也不是轻易被它炼化的,他以神秘骨书,配合神王宝血,滋补身躯的伤痕,过程中神王宝血的损耗甚巨。

    苏炎肉疼,但是现在也顾不上了,神秘骨书的秘术很神奇,修补苏炎的伤体!

    在修补的过程中,苏炎震惊的发现一个严重的问题,就是炼天炉的伤损可以以神秘骨书之力修补过来,但是很难,神王宝血竟然不够,无法彻底愈合!

    可是在修补的过程中,苏炎发现他人体中的潜能更强了,甚至体内的精血随之旺盛和充盈。

    这让他又惊又喜!

    喜的是只要可以将炼天炉的伤痕修补过来,到时候苏炎肯定可以更上一层楼。

    可是想要找到比神王宝血更加贵重的东西,难道需要圣药?

    苏炎花费了整整一天的时间,神王宝血彻底耗尽了,他在法相境的战力再一次增强一截,体内的精血都浑厚到,被冲向星空!

    “现在不能急于踏入准道境,我觉得我还有一丝提升的希望!”

    苏炎在心里暗道:“即便是一丝也要等待,一定要修补好伤损才行,而且刚才我也接触了大道,实力也更强了。”

    苏炎握了握拳头,发现他的人体有些虚弱!

    这是亏损!

    炼天炉在他身上留下了伤痕,很难弥补幼年时代损失的生命本源!

    想到这里,苏炎有些沉默,当年和他一起离开的儿时玩伴,都遭遇了炼天炉的伤损,有一些在半路上没能熬过去,也殒落了。

    苏炎深吸口气,压下内心翻腾的情绪波动。

    过了良久他站了起来,在心里暗道:“我的体质缺陷,难道是因为我沉睡的半年,难道我在出世时候,遭遇了什么?”

    这事情苏大龙并没有告诉他,他睡了半年才睁眼,夏阳他们都叫苏炎为小迷糊。

    “眼下,还是先解决炼天炉的麻烦吧!”

    “紫微星域这里,应该可以找到,我身上的好东西可不少!”

    苏炎的眸子巡视着石塔,便是发现石塔中,悬浮着一枚印记!

    这是印记有些特殊,如同一个缭绕着混沌光芒的古老印记!

    苏炎走了过去,手掌抓向石塔印记!

    刚触碰这个印记自主发光,荡漾着恐怖能量涟漪,很可怖的画面,苏炎仿若看到了一尊沉在混沌海眼上的无上至宝,看起来非常的模糊,可是又非常的可怕!

    “从混沌中来,到混沌中去.....”

    古老而又威严的声音,在他的耳边彻响,像是从古今未来中传来的,震的苏炎险些晕厥过去,他像是看到一头绝世神王在喝吼,散发着无上大道气象。
重磅推荐: