当前位置:帝道独尊 > 帝道独尊 > 第三百八十五章 葬域强者

第三百八十五章 葬域强者

    战舟冲出血光,照耀苍宇,让整个紫阳道场都充满了肃杀之气!

    一位接着一位祖殿强者从道宫中走了出来,踏入道场中,持着杀剑,瞳孔中煞气逼人,对于葬域一脉他们不会手软,况且这一次围猎到一条大鱼!

    他们都在笑,脸上尽是残酷,有人放声大笑:“很多年没有活动筋骨了,走吧,我们去打猎!”

    “不知道会不会遇到熟人,一条大鱼尽可能活捉,拷问出葬域一脉其他残兵的下落,将其一网打尽。”

    “既然已经围猎住了,活捉应该不难,尽可能不要下杀手!”

    苏炎望着祖殿这些强者,他的心中不平静,有怒血在沸涌。

    祖殿将葬域一脉的族人当做猎物,用来围剿,言称打猎!

    苏炎的身体里面流淌着葬域一族的血,对于祖殿这些强者的言辞,苏炎的内心像是被针扎的一样。

    “没想到围猎到一条大鱼,看来副殿主是因为这一条大鱼负伤的。”

    “能够将副殿主震伤,肯定是葬域一脉的重要人物,呵呵,现在他们这一脉还能有几个重要人物?”

    “葬域一脉距离灭绝也不远了,漫长岁月过去,在我们祖殿的铁骑之下,死的死,逃的逃,剩下的不过是一些愚蠢的东西,他们看不清宇宙大势,那么就让他们彻底醒悟!”有人残冷一笑:“知道这片宇宙到底是谁在当家做主。”

    一些祖殿年轻人都摩拳擦掌,有人愤懑道:“我很想快速成长起来,毕竟猎物已经很少了,我可不希望等我变成强者的时刻,葬域一脉已经灭绝干净,到时候我的功劳簿上,怎么才能再添一笔?”

    祖胜的眼中都悬浮着杀念,要不是因为实力较弱,他们早就杀过去了。

    苏炎压下心头乱窜的火气,对着祖胜诧异道:“葬域一脉的强者,我还真想见识见识,祖胜倒不如我们也过去看一看!”

    苏炎也不清楚,祖胜会不会过去。

    如果他去的话肯定可以带上自己,固然自己的修行不高,可是苏炎有龙图腾和劫甲这两大底蕴,肯定可以帮上一些忙。

    如果祖胜不去,苏炎也准备干点别的。

    现在紫阳道场大批强者外出,留下来的强者已经很少了,苏炎觉得如何他趁机下手,可以屠掉这里祖殿所有年轻一代!

    甚至现在的祖凉还在重创情况下,如果紫阳道场大乱,肯定可以间接支援葬域一脉的强者!

    “昆仑兄感兴趣?”

    祖胜犹豫一会说道:“应该没什么问题,可我就怕太危险了,毕竟是强者的对决,要是遇到些什么事情,可不好解决。”

    闻言,苏炎不以为然道:“能有什么危险的?我身上有大杀器护体,就算是神灵来了也要饮恨!”

    “说的也是,昆仑兄是什么身份?怎么会被区区葬域一脉的漏网之鱼伤到!”

    祖胜的眼睛一亮,内心蠢蠢欲动,他也想过去见识见识,说不定立下功劳,还能得到圣品天地源浆的资源奖励!

    此等资源太稀有,祖殿都当做镇族至宝的资源,没有大功劳和出色的天赋,很难得到!

    祖胜连忙走了过去,找到了祖顺,言称想要和夏昆仑一起过去。

    “这有什么,直接上来吧!”

    祖顺神威凛凛,在紫阳道场的权势很大,信心十足的开口:“葬域一脉的残兵,已经被我族围猎住了,任由他在强也翻不出什么风浪出来,正好带着你去见识见识,未来你毕竟也要成为你父亲手下的利剑,斩尽葬域一脉残兵!”

    “看来我族已经要大获全胜了!”

    祖胜哈哈大笑,对着夏昆仑说道:“昆仑道兄请吧,未来这种事情会越来越少,说不定再也见不到这等猎杀强者的画面,此役可不能错过!”

    苏炎心神沉重,踏上战舟内,就地盘坐。

    血色战舟内,一共有八位强者,其余的皆是祖凉麾下的骑士,虽然战舟里面只是祖殿一小股兵马,可是以他们的战力,对付一个重创的葬域残兵,绰绰有余!

    “嗡!”

    血色战舟释放光芒,密布空间密纹,复苏的时刻,茫茫空间都在扭动。

    这战舟承载着祖殿强者,如同一道闪电,划破苍穹,向着目的地开始横渡。

    “一定要活着!”

    苏炎的拳头紧握,目的地距离这里并不远,以血色战舟的速度,用不了一个时辰,就可以横渡过去。

    那是一颗暗红色的星球,疆域广袤,和摇光星差不多大,可是因为生命气息衰弱,不适合居住和修行,大陆上多数都被山林覆盖!

    这颗星斗荡漾着肃杀之气,星球的周边,有一重又一重大杀阵在开启,这是一种禁锢空间的阵法,价值极高。

    祖殿拿出来十几套,将这颗星球全面封印,以防止葬域一脉强者逃脱。

    很明显,他们想要活捉,并非想要震杀,若不然这颗暗红色星斗已经被打爆了。

    “我族援兵来了!”

    巨大的星球周边,有祖凉麾下骑士巡逻,苏炎他们乘坐的战舟已经驶向这里,一个又一个气息强大的修士从战舟中走来,持着杀剑,神情冷酷。

    “现在情况如何了?”祖顺询问。

    “回禀长老,葬域残兵已经被困在这颗星球上,正在做困兽之斗,不过他很难躲藏,可是想要将他挖出来活捉,需要花费一些时间!”

    有骑兵狞笑道:“现在星球附近的空间已经被我们封印住,任由他实力再强,也逃不出去,现在诸位长老来了,我们的信心更充足了!”

    “做得好,如果能活捉大鱼,你们都天大的功劳!”

    祖顺哈哈大笑:“立刻展开搜捕,我亲自率领人马,以战舟在大陆上巡视,三天之内,我要看到这一条大鱼被囚禁回顾祖殿的画面!”

    “是长老,我等定不负众望,活捉葬域一脉残兵!”

    这里巡逻的骑士足有数千,一个个兴奋的大叫,他们的战力都很强,各个身经百战,甚至星球之上也有强者在各大地域坐镇,放开神念探查,不会放过一寸疆域,这是地毯式的搜捕,插翅难飞!

    “唰!”

    血色战舟再一次启程,冲向星球中。

    苏炎的眸子落在茫茫疆域中,这里到处都是大裂缝,有浓郁的血腥气,甚至土壤如同被血液浇灌,漫长岁月的沉淀,充满沉重的压迫感。

    “怎么有些建筑物?”祖胜诧异:“难道是一颗逝去活力的生命古星?”

    祖顺露出崇敬神态,说道:“这里留下了我族先祖的荣耀,这里曾经是葬域一脉掌握的一颗资源古星,在久远的年代被我族杀的尸骨如山,血流长河,龙脉崩断!”

    “曾经这里伏尸无尽,神哭鬼泣,尸横遍野!”

    “久而久之变成一颗死亡星球!”

    祖顺他们都满脸的骄傲,在回望祖殿当年的荣耀之战,当年他们屠尽了数不清和葬域一脉有关的生命古星,为的就是斩草除根,永绝后患!

    “我真的希望能成为当年的一员,冲锋陷阵!”一个气息强大的女子冷笑道:“那是我们祖殿最荣耀和辉煌的时代,整个宇宙都漂浮着血光,葬域一脉的强者一个又一个哀嚎,他们在绝望中粉碎!”

    他们诉说着一件又一件祖殿的荣耀之事,这是建立在血与骨之上的荣耀。

    苏炎心如刀绞,恨不得现在就出手,活祭了这些人!

    “有能量波动!”

    一位气息可怕的祖殿老人猛的睁开了瞳孔,他驾驭血色战舟,向着感应到的源头方向跨越!

    以这艘战舟的速度,动辄可以跨越万里疆域!

    很快,一路上看到了尸骨,地面上洒满了血液!

    还有祖殿的骑士还活着,痛苦的哀嚎,浑身都千疮百孔,生命气息即将断绝。

    这里死了一批人,一条山脉都碎裂了,还残留着可怕波动。

    “混账,葬域一脉的残兵,竟然还敢杀我祖殿骑士,已经插翅难飞了,谁给他的胆子!”

    祖胜他们勃然大怒,顺着战斗波动追寻葬域一脉强者踪迹。

    血色战舟跨越了一片又一片疆域,很快再一次锁定了战斗方向!

    这是一片千疮百孔的大峡谷,能量波动滚滚荡漾而出!

    “啊!”

    大批祖殿骑士惨叫,他们在围猎一个人。

    那是一个神态苍老的老修士,衣衫染红了血,有敌人的也有他自己的。

    他的气息非常的虚弱,像是一位快耗尽的老狮子。

    可这一位老修士一旦发怒,也是恐怖惊世,染血的衣衫飞舞,整体荡漾着滔天杀光,一只染着血的干枯手掌打了上去,震死了一片祖殿骑士。

    即使是大道境的雄主也被打的浑身颤抖。

    可是这两位大道境的强者战力不弱,祭出宝物防御,勉强挡得住老人临死反扑的凶威,他们怒笑道:“你还能熬得住多久?即使你是一位神王,现在也该耗尽了!”

    “老东西,你该尘归尘,土归土了!”

    他们冲了上去,神情冷酷,爆发鼎盛战力,向着身形踉踉跄跄的老人攻伐。

    老人不畏生死,有一种盖世气息,屹立在大地上!

    他的身形高大,莫名的令人惊颤,老人威势很可怖,体内的杀气像是天刀,涌现着可怕的精神意志,宁折不弯。

    “宰了这么多杂碎,临死之前能让你们两个狗东西跟着陪葬,固然有辱我的威名,也可算是够本了!”老人在回应,声音很平静。

    “老孽畜!”

    两位祖殿强者勃然大怒,眼睛都红了,冷冽道:“死到临头了还敢嘴硬,实话告诉你,你们这帮老不死的一直想要保全的孩子已经被我们找到了,很快就能抓到他!”

    老人一言不发,他体如战枪,战意滔天!

    他的信心不会被轻易动摇,他觉得从后祖星闯出来的小迷糊,未来肯定可以成为一个强大的战士!

    “轰!”

    此刻血色战舟已经横跨而来,苏炎的目光看向老修士,他的胸膛剧烈起伏,骤然上百年过去,苏炎也忘不了他英勇的雄姿。

    “是大龙爷爷!”
重磅推荐: