当前位置:帝道独尊 > 帝道独尊 > 第三百八十九章 再临紫阳道场!

第三百八十九章 再临紫阳道场!

    苏大龙开始以补天术修养。

    固然说补天术残缺,但是对于养伤也有一定奇效,主要是苏大龙的境界太高,如果换做苏炎,养伤绰绰有余。

    他一呼一吸间,像是一座仙炉在发光,近乎万斤天精石,被苏大龙抽取内部无尽生命源泉,纳入肉壳中,这固然不是苏大龙的本体,可是也能让他的这具身躯恢复少许损耗!

    他的残体很快炽烈,荡漾着恐怖的毁灭气机,像是一头巨头离开了这片千疮百孔的地域,让天地动荡,他向着地平线尽头跨越!

    “好疼!”

    祖胜捂着头颅,痛苦的睁开眼睛,昏昏沉沉的,头痛欲裂。

    他迷茫了一会,瞬间警惕,祭出护身之宝防御,这是因为苏大龙的气息,让祖胜心惊肉跳。

    甚至在他的记忆中,刚才有强者在交锋,很可怖,祖殿有强者殒落了!

    “昆仑兄,你怎么了?这是谁干的!”

    祖胜四下张望,顿时一惊,他看到夏昆仑伤势严重,浑身都是血液,不过他的体内弥漫着龙图腾之力,撑开这方天地,且将他给护住了!

    “你也太弱了!”

    夏昆仑睁开眸子,望着他虚弱道:“竟然都能被震晕过去,要不是我师兄的印记复苏,将这里封印,要不然我们都丢了小命,太惊险了,葬域一族强者的实力超出我的想象!”

    祖胜疯狂回忆,他的记忆虽然有些模糊,可是强者交锋,夏昆仑差点被震死,不过关键时刻他体内复苏印记,护住了他,甚至也镇住了祖胜,才让他没有殒落。

    毫无疑问这是苏大龙做的手脚,以他的道行,去干扰祖胜的神魂记忆,实在是太轻松了!

    “碰!”

    忽然间,地平线尽头传递着卷动苍宇的能量涟漪,澎湃一片,横扫了万里河山。

    苏大龙在复苏,爆发到最强状态,下手将坐镇此地的强者拎起来,打成一团劫灰!

    “是他,葬域一脉的强者!”

    祖胜眼红了,失控道:“祖顺长老战死啊,啊,这个老东西,竟然杀了我们祖殿这么多强者,连我都差点死在他的手中!”

    苏大龙散发的气息出奇汹涌,顿时吸引了远方搜捕他的强者注意力。

    “在这里!”

    他们一个接着一个纷纷横渡而来,持着大杀器。

    苏大龙准备留在这里,牵制住祖殿的人马,甚至引出紫阳道场中更多的强者,以便于为苏炎争取宝贵时间!

    “怎么回事!”

    祖殿强者杀来了,脸色很难看,因为看到了一具具尸骸,皆是祖殿的强者, 这画面他们狂怒,眼睛都红了,冲向了祖胜,怒道:“刚才发生了什么事情,这个老东西不是耗尽了吗?怎么还有反抗之力?”

    祖胜瞬间将他的元神记忆打出来,让他们观望。

    祖殿来的强者勃然大怒:“这个老东西可真能熬,现在还有此等战力,一定要捉住他,祖胜你立刻回去,这里太危险了,你现在就回到紫阳道场,调派过来更多的强者,我就不信了,这个老东西还能活着杀出去!”

    “祖胜,立刻回去,我需要静养!”

    夏昆仑虚弱开口:“我的伤势有些严重,赶紧回去,以我的根基出现伤损!”

    “定要保护好夏小友,我会调派骑士护卫你们的安全!”

    祖殿强者心惊肉跳,刚才太凶了,如果不是夏昆仑身上有强者印记,他和祖胜说不定都会死在这里。

    “昆仑兄,这一次承蒙你相助,要不然我小命难保!”

    祖胜感激淋涕,连忙道:“我们这就回去,昆仑兄你放心吧,等镇压了这个老东西,肯定让你出口恶气!”

    一辆战舟横渡过来,祖殿强者还担心他们半路上遇到意外,特意调派了一队骑兵守护,同时他们的脸色也很凝重,原本以为苏大龙已经耗尽,断然没想到他恢复了一些底蕴。

    “唰!”

    战舟飞向域外,向着紫阳道场开始横渡。

    战舟内,苏炎盘坐在地上静养,刚才他震裂了肉身,情况看起来有些严重,其实就是一些皮外伤。

    “大龙爷爷,你的这个身躯可以坚持多久?”

    苏炎抱元守一,但是识海中,苏大龙的一部分神念蛰伏在里面,他发出低沉的声音:“应该不会超过五天,不管怎么样,五天之后要离开紫阳道场。”

    苏炎这就放心了,五天的时间对他足够了,需要可以干一票大的!

    旋即,苏炎猛的想起了,问道:“对了大龙爷爷,这劫甲到底是什么宝物?”

    闻言,苏大龙笑道:“我差点遗忘了劫甲,此物乃是我们葬域一脉的空间秘甲,你得到的劫甲,应该是最次的!”

    “什么?最次的!”

    苏炎的心里满满的震撼,最次的劫甲?可是他觉得劫甲已经足够强横!

    “劫甲,有强有弱,青铜劫甲的确是最弱的,如果你踏入大道境,可以将你的战力增幅到大道境巅峰!”

    苏炎不得不吃惊,只是一个空间秘甲而已,却让人跨越了这么多小境界,劫甲的功效,实在有些匪夷所思,他的价值也很难衡量,估计不会逊色神器。

    “你现在发挥不出劫甲最强的威能!”

    苏大龙的话让苏炎点头,他现在虽然可以发挥劫甲之力,可是他毕竟没有悟道,不可能因为一个劫甲就能和巅峰层次的宇宙雄主展开搏杀!

    苏大龙又继续说道:“可惜漫长岁月过去,我们掌握的劫甲丢失的丢失,破碎的破碎,锻造手段也慢慢遗失了。”

    “根据老首领说,在我们葬域一族昌盛时代,劫甲的数目可不少,属于战略性兵器!”苏大龙唏嘘不已:“打造一件都要消耗很多资源,特别是规格极高的劫甲,动辄都要花费天大的代价!”

    “你现在有这件青铜劫甲已经了不得了,只要不遇到大道境中的天骄,基本上都能保住性命!”

    苏大龙的声音在苏炎的识海中出现:“不过这玩意的损耗很惊人,等我们来到紫阳道场,看一看能不能挖出来一些珍贵的宝眼,密洞,寻到一些造化!”

    苏大龙的元神残念迟早就散去,他准备在最短的时间内,为苏炎锻造根基,打下牢不可摧的基础!

    他的眼中尽是期盼,也热血沸腾!

    他想要看着苏炎一步步成长起来,可是他也不想过多的干预苏炎的成长,苏大龙觉得未来苏炎的路,肯定非同一般,需要他自己去闯!

    “昆仑兄,我们到了!”

    此刻,战舟停靠在了紫阳道场外面,苏炎睁开了眸子,他的脸色苍白,走得很慢,一副伤势严重的模样。

    “发生什么事情了?”

    紫阳道场中,一些坐镇这里的强者瞬间生出了感应,齐刷刷的冲出来,看到祖胜受伤了,甚至夏昆仑也遭遇严重伤势。

    祖胜将事情的前因后果说清楚,顿时让祖殿强者震怒,整个紫阳道场中也杀气四射,且有秘宝库开启,有大杀器成套的从里面抽了出来!

    “葬域一脉的老东西,还反了他了!”

    “即使是将那片星域打爆,也要将这个老东西给我挖出来,他逃不出我们的手掌心,已经是困兽之斗!”

    一个又一个气息强大的强者复苏了,且有日夜守护祖凉的心腹手下杀了出来,现在祖凉的伤势好转不少,已经不需要他们尽心尽力护卫了!

    “给我杀过去,定要在副殿主大人出关之日,将这个老东西抓过来!”

    “哼,如果不能将他挖出来,我提头来见!”

    紫阳道场中风起云涌,他们调派了镇守这里的兵马,且有强者持着杀器,复苏了一艘艘战舟,向着目的地开始横渡。

    苏炎的内心惊喜,这批强者离开之后,很明显紫阳道场各地蛰伏的恐怖波动,几乎倾巢而出。

    “记住不要大意,我略微感应,还有暗中蛰伏在空间中的强者坐镇。”

    苏大龙压低声音,散发着意念:“这里毕竟是顶尖道场,属于祖殿的重地,有各种宝贵资源,也有年轻一代的种子在这里闭关,一个不慎都会被发现,一定要小心加小心!”

    苏炎的内心警惕,他毕竟是外来者,身份对于祖殿还有些不明,肯定会被关注。

    可是祖胜对苏炎非常信任,再一次带着他前往了修炼道场,这里有几十坐宫殿,祖殿年轻一代的传承弟子可都在这里,每一位都有希望成为强者。

    “祖胜,我先去闭关了,需要静养三五日!”

    苏炎进入宫殿内,祖胜则是送来了一批养伤资源,还言称有需要尽管开口,毕竟他的性命可是苏炎救下的。

    踏入宫殿内,苏炎盘坐在里面,默默吞吸天地精华,炼化祖胜交给他的疗伤物资,慢慢养伤。

    时间在流逝。

    苏炎心如止水,就这样一直到了后半夜,苏大龙蛰伏的精神意志在转醒:“好了,刚才一直有人在监视你!”

    苏炎大呼凶险。

    苏大龙说道:“这里有一个护山长老,对空间大道非常精通,我先探查一些这片地域,再作打算!”

    苏炎继续等待,且在附近布置了大阵,遮掩住他的身形。

    过了半晌,苏大龙的声音传来:“有些麻烦,这个大岳中有许多大杀阵在地底,空间也铭刻着阵痕,一旦触动肯定会被护山长老察觉到!”

    这里毕竟是祖殿的重地,防守非常严密,要不是因为大批强者去追铺苏大龙,防守会比现在严密很多倍。

    “大龙爷爷你能看清楚这些大杀阵吧?”苏炎的眼睛一亮,问道。

    “自然可以。”苏大龙沉声道:“可是我对阵道掌握不太精通,我觉得应该离开这里,遁入其他地域探查,说不定有所斩获,最重要的是能不能毙了祖凉!“

    苏大龙的瞳孔散发着杀念,这上百年追铺葬域一脉兵马,皆是祖凉负责的,要说杀祖殿的强者,苏大龙第一个想要铲除的就是祖凉!

    这里有年轻一代种子虽然苏大龙很想让苏炎练练手,可是祖殿对他们的保护非常严密,大岳这里少说几十种阵法运转。
重磅推荐: