当前位置:帝道独尊 > 帝道独尊 > 第四百零章 名扬宇宙

第四百零章 名扬宇宙

    紫微城轰动,祖凉殒落了,变成一具人干!

    祖殿想封锁消息,可是已经晚了,祖凉不甘的愤吼太大了,震动了整个紫微城!

    一代副殿主殒落也等同祖殿掉了一块肉,虽然不会让祖殿元气打伤,也可算伤筋动骨了,此等伤损,祖殿不想让外人知道!

    紫薇教的高层都来临,纷纷心惊,堂堂副殿主祖凉,竟然死在了紫微城,不应该在祖殿吗?难道伤势恶化到,无法回归群族?这有些严重了,谁会这么凶狠,将祖凉拼成这样。

    “真的假的?”有些人还不相信,那可是祖殿的大人物,五大副殿主之一的祖凉,怎会折损在这里?

    “是真的,我亲眼所见,祖凉躺在一个宝池中,那池里面最起码有数万斤天精石,各类稀世宝液,就像是一个化龙池,可是根本无用,祖凉的伤势太严重了,除非有神药才能相救。”

    “我还记得宇宙商盟拍卖会刚结束,祖凉就遭遇重创,是薛冠和夏昆仑拿出奇珍救了他,没想到一段时间过去,祖凉会死在紫微城!”

    “到底是谁干的?肯定和紫阳道场有关,二十多个年轻种子被毙掉,顶尖道场也崩塌,现在祖凉也殒落了,到底是谁下的手?”

    整个紫微城闹得沸沸扬扬的,谁都想知道幕后真凶,甚至祖凉的死讯一旦传出去,将会轰动这片宇宙,毕竟祖凉是威震各大星域的祖殿副殿主。

    “这是哪位英雄?我族若是知道,肯定为你立下长生位!”

    “祖凉无恶不作,曾经为了抓铺一个葬域一脉强者,屠掉了我出生星球的族人,血腥画面我毕生难忘,这恶魔该死!”

    “他该死,死得好,早就该死了,这样耗尽而死,在绝望和不甘中殒落,真是太好了!”

    有人拍手叫好,祖殿向来行事霸道,特别是祖凉身为外门总管事,身上血债累累,屠掉过不少生命古星!

    而今凄惨而亡,许多人在心里叫好,私下里都在放鞭炮庆祝。

    也有一场可怕的暗涌在酝酿,祖殿岂能咽下恶气,现在紫阳道场崩塌之地,祖殿大批人马也撤走了,因为根本没有丝毫踪迹和线索,苏炎再一次人间蒸发!

    祖殿也用推演之术,欲要找到苏炎的下落,可是根本无用,一丝踪迹都找不到。

    “死了,老东西终于死了,熬了一个月,肯定受尽折磨而亡!”

    铁公鸡带来了消息,严肃道:“这段时间老实点吧,哪里都不要去,老老实实呆在这里,我真的怕祖殿找到我们,到时候满世界根本没有我们的活路。”

    苏炎心绪大动,拳头倏地攥紧!

    祖凉的手上,有太多葬域一脉族人的血,这是滔天血仇!

    “这才刚开始!”

    苏炎的双目透着凶光,缓缓平静内心,再一次进入悟道中,整个人散发着空灵气息,不断和天地交融,如同和大道合为一体。

    参悟的越深,苏炎越发的觉得悟道的艰难。

    而且他需要时间,大量的时间,他也庆幸自己有大道珠,这东西对苏炎的帮助很大,让他悟道的速度提升了很多倍,有希望在短时间接触一部分大道。

    紫微星域也慢慢平静下来,也又是半个月之后,一则消息传了出去,再一次掀起来滔天波澜!

    “大消息,祖殿悬赏一个叫苏炎修士的踪迹,拿出了一件神器悬赏!”

    这一则消息,非常突兀的传出来,也非常迅疾的,横扫浩瀚的星海,传遍各大星域,震动无数群族。

    紫微星域是率先传出消息的,引起了轩然大波。

    “疯了吗?”

    万灵都惊颤,一件神器拿出来悬赏一个人的踪迹?这手笔太大了!

    “苏炎是谁?和紫阳道场有何关联?”

    “我都忘记了苏炎,他是北斗星域的年轻霸主,北斗一脉的弟子,固然说被北斗一脉逐出去了,可是当你祖殿为了抓他损失惨重,祖凉麾下五大强者被苏炎以禁宝震杀!”

    “一个从魔鬼雾禁区活着出来的修士,他到底是谁?为何会让祖殿拿出一件神器,悬赏他的踪迹!”

    神器是何等贵重,重赏之下必有勇夫,一些势力都在四下打探苏炎的踪迹,毕竟关乎太大了,蛊惑人心,谁不想得到赏赐。

    “我有一个惊人的猜测,苏炎应该是葬域一脉的后起之秀,紫阳道场的崩塌,绝对和他有关!”

    “不可能,一个连大道境都不是的小修士,有什么本事掀了紫阳道场!”

    满世界沸沸扬扬的,这事情引起了大波澜,快断送的葬域一脉,难道走出了了不得的人杰?

    这天下没有不透风的墙,况且事情都过去几个月了,有小道消息传出,让人心惊不已,悄然之间,苏炎威名远播!

    “到底是真是假,这个叫苏炎的修士,干死了祖凉?毙掉了二十几个祖殿年轻弟子!”

    人们感到不可思议,这事情据说非常可靠,是祖殿内部传出来的,据说是祖凉下葬的时刻,透出来的风声,令人都发呆,和一个小修士有关?

    总之这种事情,祖殿不可能承认,成了一桩悬案,可是苏炎之名,传遍浩瀚星空!

    “是大师兄!”

    某些凶险地域,刀光剑影,铁马奔腾。

    正在这里历练一群年轻男女,赫然是北斗一脉弟子,星静芙他们兴奋,断然没想到一年的时间过去,他们得到了苏炎的消息,甚至现在得到的消息竟然这般的劲爆。

    “吼,我们去紫微星域,这小子肯定去找他情人去了!”

    又是一片星空,铁宝财信心十足地开口:“不知道薛冠的传承,会不会真的在紫微星域?不管怎么说,都值得一闯,说不定夏昆仑就是他!”

    哪有这么巧的事情?铁宝财联想华夏和昆仑山,它隐约觉得,苏炎很可能是夏昆仑,毕竟当时夏昆仑也被卷到里面了,而后失踪!

    羿袁沉稳的可怕,面如刀削,乱发披散,浑身透着铁血战气。

    自从苏炎被逼入魔鬼雾,他发狂苦修,整个人都蜕变了,甚至得到了石塔印记。

    羿袁眸子像是刀子一样犀利,在心里暗道:“葬域一脉,苏炎是葬域一脉的人?那我们岂不是也是,地球绝不能暴漏,关乎甚大!”

    “苏炎终于露面了,村长爷爷说他很重要,也不知道大哥在哪里,他要是在就好了,也能帮帮我们!”

    至尊体体内生命精气如龙,他极其的强大,在域外星空闯,经历了很多事,整个人也蜕变了,可是他清楚和无敌星域的年轻至尊差距不小!

    北斗星域,自从竹月迈入神之领域,北斗一脉的内乱结束,有老星主当中调和,各方也不再仇视,坐在一起开始议事。

    老星主最关心的还是北斗星,如何才能让北斗星长期存在?

    这段时间北斗一脉又走出一些准道境的修士,不得不说北斗星对他们特别的重要,甚至也关乎到这一代北斗至尊的成就。

    “这家伙.....”

    一位银袍女子,如同月宫走下来的仙子,她衣袂飘舞,气质雍容,肌体流淌月华,眼眸望着星空。

    萧文退下来,内心尽是震撼,顶尖道场崩塌,道行强于竹月的祖凉殒落,二十多个年轻一代种子给毙掉,皆是和苏炎有关!

    他很想知道这段时间他干了些什么,这事情怎会和苏炎扯上关系?

    “竹月,你该走了!”

    老星主陡然出现在这里,固然气血衰败,神情苍老,可是气息依旧恐怖,望着竹月说道:“你迟早要走这一条路,现在修行既然达至这一步,可以提前上路,可以多积累一部分底蕴。”

    “又有何用。”竹月苦笑道:“哪一条路,终究太难了,现在宗门事务繁多,我也不想现在离去。”

    “不见得,未来说不定可以开天辟地!”

    老星主的眼底闪出渴望,随即叹息道:“我是没有希望了,你也属于年轻一代,这混沌废墟的争霸一旦开启,那一条路早晚会浮现!”

    “也不急于这一时了。”竹月沉寂一会说道:“若是真的去,不知道多少年才能回来。”

    “呃...”

    老星主愣了愣,他皱眉道:“你该不会是因为苏炎吧?我不得不提醒你,苏炎的麻烦很大,他可是葬域一脉的族人,现在的葬域一族危在旦夕,他们的气数.....”

    老星主在心里叹了口气:“似乎也尽了,在这个时代中,想要找到一条缝隙钻进去太难,我也希望苏炎未来可以闯出去,威震天下,能和北妖他们平起平坐,但是难度很大,我不希望你和苏炎有太深的关系,以免以后有斩不断的麻烦。”

    “东魔他们是强大,可是未来的苏炎不见得就会弱了。”

    竹月回应,她很清楚苏炎的来历,她知道苏炎能走到今天非常不容易。

    “人太善良也不是一件好事。”

    瞧见竹月的态度,老星主不再多说了, 他也希望苏炎可以崛起,只不过在这个宇宙格局中,有些事情,终觉太难。

    时间悠悠!

    苏炎足足闭关了半年了,外面的人找他已经找疯了!

    可是再大的风暴,也会有停下来的一天,这件事的风暴在缓缓消散,毕竟从开始到结束,整整半年了!

    “什么鬼?”

    铁公鸡吓了一大跳,发现苏炎的情况有些不对劲。

    “他难道和大道交融了?”

    铁公鸡绝的不可能,苏炎的功力还不到家。

    可是这一次苏炎的觉醒,瞳孔中,隐隐透出恐怖光芒!

    眸子睁开的时刻,如同两个古宇宙开启了,刺的铁公鸡眼睛生疼,且如遭雷击,很难承受。

    “武道天眼!”

    铁公鸡尖叫:“没天理啊,你怎么可能修成武道天眼,这是大道境的强者才有资格结出的,甚至万中无一!”

    “只是初步修成,和薛冠的大道天眼差不多。”

    苏炎的脸上出现一缕笑容,武道天眼和他的肉身、空间奥义皆有关联!

    他的眸子,如同两盏神灯在燃烧,开阖间神芒四射,璀璨刺目,刺的空间都扭曲!

    在武道天眼的状态之下,世界的运转都变慢了!

    他不得不震撼,这武道天眼当真是变态,乃是传说中的天眼,想要养成不单单苦修,还需要特殊的机遇!
重磅推荐: