当前位置:帝道独尊 > 帝道独尊 > 第四百三十九章 凶残的苏炎

第四百三十九章 凶残的苏炎

    “各位大爷,我们牛家村到底有什么得罪您的地方?”

    牛村长脸色煞白,猛的爬起来,哭喊道:“他还是孩子,才刚满月,大爷们手下留情,手下留情!”

    牛大圣的父母更是直接跪在地上直磕头,村里的人固然内心暴怒无比,也是都敢怒不敢言,他们真的害怕激怒了这些人,而导致白永他们会屠村!

    这事情并不常见,他们听说过不少因为冲撞大家族弟子,而导致村子被屠尽,甚至猪狗不留!

    白永他们神情冰冷,对于黄金铁牛这一脉全无好感,这一脉虽然在上古宇宙纪元被尊为妖域至尊一脉,可是在这个宇宙纪元这一脉已经灭绝了!

    可是大半年前疑似黄金铁牛出世消息传出,这事情逐步传递到了妖域,引起妖域一脉的关注,有数位德高望重的老妖前往古道场,将铁大牛接引带回了妖域。

    那段时间妖域发生了一些大事,死了一些人,甚至失传已久的万妖旗问世了,这代表着什么?代表着妖域的至尊问世,持着万妖旗出现,可号令天下万妖!

    有些内情白永也不清楚,可是妖域高层为之震怒,一批批老妖神下达了法旨,全妖共诛黄金铁牛一脉!

    这件事目前还没有传出来,万妖旗事关重大,黄金铁牛一脉也是曾经的至尊一脉,总的来说有些不光彩。

    可不管怎么说,妖域的高层下了铁令,针对黄金铁牛一脉。

    现在白永在这个村子里,看到了神似黄金铁牛的铜像,甚至看到一个小婴儿的眉心有一道印记,一时间震怒,要摔死牛大圣。

    这牛大圣现在还在呼呼大睡,嘴角都流淌出哈喇子,这小家伙现在还不知道现在已经处于死亡边缘。

    “嗡!”

    盘踞在牛家村的天鹏,金色瞳孔倏地大睁,洒落金芒,望着牛大圣眉心的印记,它的眼中闪出一丝异色,觉得这个印记非同小可。

    它仔细观察,内心越发的惊异,发现这浓缩的黄金牛印记,弥漫着一重重金色神霞,冲刷着苏大圣的小身板。

    这等于在帮助牛大圣修行,为他体现打下绝世根基。

    此等体现当真不凡,黄金牛的印记价值奇高,不可能是这个小村子可以掌握的。

    白永很明显也留意到了,他冷着脸道:“看来你们很不老实,没有实话,给我说,他眉心的印记到底是怎么回事?凭借你们这些野民,怎么会弄到传承烙印!”

    “诸位大爷,他生出来就这样,我们也不知道啊。”

    牛村长也不会傻得将守护神的事情说出来,他们觉得守护神是他们最后的仰仗,关键时刻或许可以保住苏大圣。

    “混账东西,到了现在还有所隐瞒,实在是该杀!”

    白永的眼中青光暴涨,大手一挥,喝道:“来人,将他眉心的印记给我挖出来,我倒要看一看,这小兔崽子得到的印记到底是谁给的,如果和黄金铁牛一脉有关,这是天大的功劳,应该立刻通知我族强者,前来追查!”

    “大爷饶命啊,他还是个孩子,你们不能这么做!”

    一群村民吓坏了,一个个跪地磕头,颤声道:“不能啊!”

    他们磕头磕的头破血流,这是一种极其屈辱的祈求,他们不知道该做些什么,只能用自己卑微的尊严,恳求白永他们饶了牛大圣一命。

    可他们越是这样,白永越是得意洋洋,俯视着牛家村的村民,眼中尽是不屑。

    “都给我滚!”

    白永身边两个随从狞笑一声,大步向前逼来,抬起手掌扇飞了一群跪在地上的村民,抓向正在呼呼大睡的牛大圣。

    “别伤害我的孩子了!”

    牛大圣的父母红着眼睛,发出低吼声:“我和你们拼了!”

    他们也不知道哪里来的勇气爬起来,咬着牙,红着眼睛,冲向白永的两个随从。

    “两个贱民,真够可笑的,在我们面前也敢动武?”

    两个妖域修士不屑大笑:“我看你们村子,真的没有必要存在了,贱民就是贱民,嘴中一句实话都没有,为此你们要付出惨重代价!”

    苏炎一个大步跨越上去,拦住了牛大圣的父母,他的眸子盯着这两位妖族修士,问道:“我知道一些内情,你们妖域难道不知道牛家村?”

    “哦,你是外来人?不是村中的贱民,那就好说了!”

    白永的眼睛望向苏炎,说道:“我可不希望你和这些村民一样,未开教化,不知道我妖域是何等势力,你到底给我说一说,牛家村有什么来头?”

    “你们不知道牛家村有这个铜像?”

    苏炎异常诧异的问道:“那你们怎么寻到这里来的,你们家族的老祖难道没有告诉你,这铜像中藏着的秘密?”

    牛村长他们一阵迷茫,苏炎在说些什么?这铜像中的秘密即使是他们都不知晓,苏炎怎会知道?

    不过他们还是信任苏炎的,都没有吭声。

    “你这话到底是什么意思?把话给我说清楚了。”

    白永的内心一惊,难道牛家村的来历非同小可,和黄金铁牛一族有密切关联?

    “你且过来,我来告诉你。”

    苏炎对着他招了招手,招呼他过来,说道:“没想到你们妖域连牛家村都忘记了,我很意外,你们到底是怎么找到这里的?”

    白永皱眉,对于苏炎的姿态有些不满,可还是走了过去,冷声道:“我也是意外发现的,怎么牛家村和我们妖域还有什么关系不成?我劝你把话说清楚,不要耽误我的时间!”

    “是你寻来的?”

    苏炎的眼睛落在了这头变异的黄牛身上,问道:“你怎么寻到这里来的?是感应到体内血脉的能量,还有因为其他的事情?”

    “没错,的确是血脉的能量。”黄牛昂着头说道:“我体内有一丝黄金铁牛一脉的宝血,不过他们是叛乱之族,我可不是,我是白永大人的坐骑!”

    变异黄牛倨傲,对于自己的身份非常的满意,白永在妖域也是难得的奇才,据说曾经还见过北妖一面!

    按照它的话,那么铜像肯定和黄金铁牛有关系了。

    “你们这样说我就明白了!”

    苏炎气定闲神,巡视着他们说道:“一来没有家族的旨意,二来并不知道牛家村,三来只是碰巧被这头小黄牛感悟到了血脉之力,也就是说,你们也是撞大运,来到了牛家村!

    “你说话注意点!”

    变异的黄牛非常不满,鼻孔喷出青烟,不认为苏炎有资格称之他为小黄牛。

    “啰里啰嗦的,你到底要说什么?”

    白永已经来到苏炎近前,冷喝道:“我劝你把话说清楚,不要给我兜圈子,当心惹大祸!”

    “啪!”

    苏炎抬起手掌就是一个大耳光,狠狠的抽在白永的面孔上,打的他口鼻喷血,一个趔趄栽倒在地上。

    这里的气氛骤然间凝固下来,牛家村的村民还以为苏炎在召集帮手,或者带着牛大圣跑路!

    可是断然没想到苏炎竟然这般霸绝,一言不发,上来就给了白永一个大耳光,这也太霸气了!

    白永身旁的两位随从也傻掉了,目瞪口呆,一言不合就开打?这算什么?要知道上头还盘踞着一头天鹏。

    “咳....”

    白永咳着血,腮帮子生疼,他也被打的一脸的懵逼,当回过神来到是时候,气得心肺颤抖,整个人都险些炸开!

    “啊!”

    白永发出狰狞的嘶吼,像是一头野兽在发狂,眼珠子都红了,手指着苏炎,怒吼道:“你这个孽障,你敢打我?给我上,毙了他!”

    白永气得都要飘起来,且祭出一口杀剑,腾的一下子爬起来飞掠过去,要劈死苏炎。

    两大随从率先反应过来冲了上去,也惊怒无比,白永他都敢打,这小子知不知道妖域到底什么来头?

    “妖域在怎么说也是巅峰势力,你们倒好,以强凛弱,欺辱一个平凡的村子,可真够有本事的!”

    苏炎煞气腾腾的逼了上去,脚掌抬起来,狠狠的踹飞白永的两大随从。

    他的另一只手掌刹那间打了上去,恐怖气机弥漫,像是大道掌印挥动上去,按的层层虚空崩裂了,各种大裂缝蔓延出去,席卷向白永!

    “你是谁!”

    白永浑身发颤,被袭杀而来的漫天杀光,震的如同折线的风筝倒飞出去,发出狂怒的吼声:“妖域的人你都敢惹,你到底是谁!“老子有什么惹不起的?况且你们家里人,可不知道你在牛家村!”

    苏炎诡异的出现在白永面前,抬起脚掌狠狠的踩在白永的胸膛之上,让他发出痛苦的声音,整个胸骨都龟裂了,这种痛楚让白永很难承受,凄厉长嘶:“道兄救我,救我!”

    这头金色天鹏,盘踞在牛家村上空,它的形体充满了金属力感,仿若黄金雕琢而成的,巨大的双翅展动,像是两大黄金剑胎开始出窍!

    “你倒是提醒了我,没人知道我们来这里。”

    鹏族的英杰冷冽道:“这造化看来要归我独有了!”

    “你!”

    白永的眼珠子都要睁裂,他气坏了,鹏族英杰觉得牛大圣的传承印记极强,他想要独吞,并不想通知家族。

    “谁给你的自信?”

    苏炎一脚踩爆了白永,他衣不染血,矗立在牛家村中,望着天鹏冷淡道:“你这头小鸡仔,我以前吃过一次,可是没有你这么强!”

    “你在说什么?”

    鹏族英杰变色了,金色瞳孔都缩在一起,近年来他们鹏族殒落过一位族人,就是死在北斗星中的,也是被苏炎给毙掉的。

    “哐当!”

    苏炎从空间宝物中取出一口大鼎,落在地面上,砸的地面都颤三颤。

    他对着天鹏招手道:“你是准备自己钻进来把自己炖了,还是我出手请你进来!”
重磅推荐: