当前位置:帝道独尊 > 帝道独尊 > 第四百六十四章 血脉之秘

第四百六十四章 血脉之秘

    丹炉中传递着阵阵闷雷之音,随着时间推移声响越演越烈,最终蔓延出来山崩海啸之音,涌现着恢弘而又磅礴的气息,隆隆而鸣,像是从史前席卷而来的血脉洪流!

    九色血极为特殊,苏炎在道体丹换血的洗礼过程中,九色血得到了淬炼,滴滴晶莹剔透,仿若玉石的液体一样。

    有的红如血钻,有的火红如岩浆,有的碧蓝如海,有的金如神阳....

    总之苏炎的血脉太特殊了,九色的血,混合在一起,依旧可以辨认出九种色泽不已的血脉出来!

    就像是九种血脉合为一体,可是彼此间并不交融!

    随着时间的推移,血脉涌现的神能越发的浩瀚,且光泽度也提升了!

    九色血都有一种化开的趋势,弥漫出九色神光,内蕴神秘密力,遍布苏炎的宝体中。

    这是什么?这是血脉中蕴含的神能精华!

    此刻九色神能,汇聚苏炎的肉身中,由内而外的都喷薄出九色神光。

    “好神异!”

    梁雅安动容,每一种血脉,都拥有不同的神能,滋养着苏炎的人体宝藏。

    比如苏炎的五脏,有五种色彩的血液滋养,特别是他的心脏仿若化作一轮金色太阳,炽烈滚滚,喷薄本命精气,极端旺盛,气血之源仿佛巨大的海眼在发光。

    “这到底属于什么血统?是因为道体丹第三次洗礼,意外开启了苏炎的人体宝藏吗?”

    梁雅安很吃惊,她亲眼见证了 ,苏炎的九色血散发的神能,滋养苏炎的肉身,这是源自于血脉中的反补!

    苏炎的每一寸细胞都发出兴奋的声音,他很想继续增强九色血的功效,以血补身,但是很可惜这血脉太诡异和强大,导致苏炎苏炎将血脉的能量挖掘出来。

    他觉得自己的修行到了极致,必须要踏入一个新的领域,开启新的觉醒路,才能让他的血脉挖掘出来应有的功效。

    “噗噗!”

    苏炎的毛孔开始吐出乌黑的血,这是宝血中提炼出来的杂质,排泄出体外。

    神王宝血的洗礼,让苏炎的九色血提升一截,当到了现阶段极致的时刻,他的血脉中散发出各种宏伟波动,肉身自主演化出法天象地!

    “轰隆!”

    古老的混沌汪洋在他的背后呈现,壮观起伏,像是从史前跨越而来的。

    混沌汪洋看起来虽然模糊,看不透彻,可是那里面有一个接着一个神秘而又模糊的影子矗立,相比以往,他们看得清晰了一些,像极了一尊尊古老的王矗立在混沌中!

    他们固然也不像是真实的, 可像是万界的载体,一个接着一个,像是矗立在不同的时代,矗立在广袤无垠的疆域之巅,俯视着亿万生灵。

    “这是什么?”

    梁雅安感到难以置信,主要是画面太模糊了,像是史前传递过来的投影,很不真实。

    这似乎是一种异象,很快溃散掉。

    “他身上好像藏着很多秘密。”梁雅安在心里思付,望着苏炎冲关的种种景象,不知道他破关之后,到底会修炼到一个什么样的领域。

    “嗡!”

    此刻,苏炎浑身神光大盛,爆发万丈光芒,肉身如同神祇在复活,涌现出浩瀚的能量涟漪。

    宝体的潜能在复苏,他的胸膛起伏的时刻,吸纳八荒神能,夺取天地造化。

    丹炉中海量的药汁开始一重重贯穿到苏炎的宝体中,这当中蕴含着准圣药的力量,只能说药力变态,修行较弱的很难承受这种能量冲刺。

    随着前几次的洗礼,现在到了收取造化的时刻,即使是这样,苏炎的肉身也刺痛,神能太旺盛了!

    “最后一关了,坚持住!”

    苏炎体内无尽潜能发光,引导海量的神能入体!

    苏炎吞噬的速度很快,肉身源源不断吸纳,他的气息开始强盛,现在已经修炼也到了至关重要的时刻,因为在他变强的时刻,天地间有一种很可怕的解锁力量,束缚着苏炎!

    想要打破常规,走上一条通天之路,困难重重,宇宙也有宇宙的规则,逆天而行需要承受相应的难关。

    一重重冲关,苏炎的肉身都有撕裂的剧痛,他觉得人体都要毁灭,发生新的大爆炸!

    “体如宇宙!”

    毁灭中,苏炎心有所感,内涌神能,大道之光燃烧。

    他的肉身仿若化作一片混沌,收取天地造化之力,重塑肉身,这等同于在浴火重生,道体丹的药汁就有这等功效,帮助苏炎完成最大的蜕变。

    “越来越亮了,估计苏炎就在前方!”

    远方的天地,一队气息强大的兵马过境,骑着战兽,踏破河山,无比疯狂的冲刺。

    “祖殿的人发什么疯?”

    周边领地的群族修士都诧异,祖殿的人在干什么?发疯的冲向一个方向。

    “难道找到苏炎了?”

    有人表示非常诧异,祖行礼虽然踏入大道境了,可是连祖殿神王都拦不住的苏炎,他凭什么找到?

    其中一人祭出一个血祭台!

    这血祭台是祖殿花费心血研究出来的,他们可以通过血祭台的奇特手段,感应到葬域一族血脉的方位!

    血祭台可以说为祖殿立下了无尽汗马功劳,而今闪亮的光泽,让祖行礼越发的激动和震撼,最终仰天大笑:“好好好,绝对是五号,肯定是他,当年血祭台的光芒就是这么亮!”

    “没错,血祭台检测的血脉,血统强弱可以用光泽推算。”

    “哈哈,笑的恭喜主上立下大功,这可是轰动我族的大事件,很可能会惊动古祖他老人家!”

    “不错,五号的抓铺实行了这么多年无一例外失败而告终,我祖殿的威名在他手上也大损,如果能活捉苏炎,这对主上来说堪称不朽战功!”

    “那是自然,而且你们看,血祭台一直在指引一个方向,从未改变,这说明苏炎很可能在闭关!”有人觉得以祖行礼现在的战力,镇压苏炎并不难。

    祖行礼麾下的随从都极为激动,俗话说得好,一人得道鸡犬升天,如果祖行礼真的可以挖出来苏炎,甚至将其镇压住,那么未来的祖行礼,也绝对是威名彻响宇宙的年轻强者!

    “说得好,此等机遇不把握住,天理难容呀!”

    祖行礼大笑不断,通体弥漫着滔天大道之光,他可是踏入了大道境领域,毕竟属于祖殿的奇才,一旦步入这一关,战力飙升一大截,足以力压老一辈的强者!

    他可不认为,以他大道境的战力,镇不住一个修行只是在准道境领域的苏炎,祖行礼觉得有些缺陷不是秘宝可以补全的!

    “有人来了!”

    地脉火源之地,因为天地阵法的遮掩,从外面看起来这里就是一片了无人际的开阔地。

    阵法中自然别有洞天。

    甚至苏炎布置了特殊的阵法,可以探查方圆数千里的一举一动,只要有人靠近阵法会主动示警

    “祖殿的人马杀来了!”

    梁雅安聆听了一会,她缓缓站了起来,衣袂飘舞,乌黑秀发垂落腰肢,眼眸中闪出一抹凝重。

    气质一向温柔的她,这一刻失态了,如果祖殿发现梁雅安和苏炎有交集,那么这对梁雅安的家族来说,等同于灭顶之灾!

    “他们是怎么找到这里的?这下麻烦大了,如果牵扯上梁家, 我就是罪人了!”

    梁雅安苦笑,不明白苏炎的踪迹是怎么泄露出去的,现在祖行礼他们向着地脉火源之地急速冲击而来,已经有如渊似海的大道波动,向着这里镇压而来!

    这是大道境的强者,梁雅安不会感觉错,她的修行还在准道境,拿什么抵挡?

    “苏炎,苏炎.....”

    梁雅安呼唤苏炎,发现后者沉寂在冲关中,任何声音都无法传递过去,整个丹炉如同独立世界,有宇宙枷锁的能量在这里镇压,从而导致任何消息都传不进去。

    “杀!”

    茫茫地域颤抖,一队骑兵猛冲而来!

    祖行礼大袖一甩,各种杀阵盘坐落在四方,封锁空间,防止苏炎以缩地成寸逃走。

    他骑着的异兽低吼,刹那间冲刺向前方!

    “咚!”

    苏炎布置的大阵骤然间觉醒了,看似如常的开阔地神光四射,冲霄而起!

    一头头异兽颤栗,它撞击在阵痕之上,差点栽了一个跟头!

    “哈哈哈!”

    突如其来的变化,让祖行礼怒笑的同时,体内蛰伏的大道气息俯冲而出,光芒汹涌,将苏炎布置的阵法之力抵挡住。

    “我觉得他很可能在闭关,我们走大运了,肯定可以出其不意活捉苏炎!”

    杀来的人马都兴奋的大笑,滔天功劳向着他们飞来,即将砸在他们的头上。

    他们都满脸幸福,有人长笑道:“主上,这阵法看起来固然不弱,可是对于主上来说,还不是随手可以破掉!”

    “小道儿,且看我如何破阵,将五号活捉!”

    祖行礼满脸的笑意,骑在异兽之上,体内气息全面释放,他还真不信苏炎能从自己手上逃出去!

    “哧!”

    一口战矛被他祭出,他单臂持着战矛, 涌现大道之光,顷刻间劈向前方!

     “咔嚓!”

    杀阵崩裂,大裂缝蔓延,祖殿的人稍稍有些诧异,里面的世界和他们想象的不同,可也仅此而已。

    冷冽的杀气席卷在整个地脉火源之地!

    祖行礼威势如海,俯视着整个火脉之地,洞悉了全貌。

    当看到丹炉中修行的苏炎,祖行礼冷笑道:“五号果真在这里,杀过去,连炉一块镇压带走,我们立大功了!”
重磅推荐: