当前位置:帝道独尊 > 帝道独尊 > 第四百六十五章 出关!

第四百六十五章 出关!

    此地宁静被打破,一队骑士强势闯入,他们骑着的异兽纷纷发出沉闷的低吼,宛若雷鸣,震耳欲聋。

    一共十人,闯入苏炎的坐关之地!

    祖行礼神态冰冷,祭出一口古钟,且暗自运转神通,他也保持警惕,随时可以爆发出最强的力量。

    这队骑士的内心也有止不住涌出兴奋,真的没想到会顺利找到苏炎,甚至他还在闭关,这就是天赐良机呀。

    “梁雅安,你怎么会在这里?”

    祖行礼有些诧异,目光落在一位蓝衣女子身上。

    梁雅安衣袂飘舞,神情恬静,她也清楚以自己的道行,根本躲避不了大道境强者的探查,与其这样还不如吸引他们的注意力,说不定可以为苏炎争取一些时间。

    看到来人是祖行礼,梁雅安的心神沉入谷底,一位祖殿年轻一代种族踏入了大道境领域,这战力当真不可小觑。

    “原来如此!”

    祖行礼的眸子有些冷,巡视着丹炉,随即冷笑道:“好一个梁家,我祖殿高压之下,你们竟敢和苏炎勾结,你们梁家可真是好大的胆子啊!”

    “甚至你梁雅安竟然敢为苏炎炼药,你的胆子也很大,你们梁家想要灭族吗?”

    漫天大道之威翻涌,波纹滚滚荡漾,挤满整个地脉火源之地。

    祖行礼威势强大,俯视着梁雅安,根本没想到梁家会帮助苏炎!

    “祖行礼,这事情与我族无关!”梁雅安回应道:“我是被苏炎抓来炼药的。”

    “哈哈哈哈!”

    祖行礼大笑,他高高在上俯视着梁雅安,说道:“你这谎话编排的你自己能相信吗?我现在给你一个机会,跪下臣服我,做我的女奴,我可以饶了你们梁家!”

    梁雅安的纤纤玉手紧握,她认识祖行礼,甚至祖行礼追求过自己,但是被她拒绝了!

    “呵呵,不愿意?”

    祖行礼冷森森道:“你还有在我面前高傲的资格吗?我祖殿动一动手指头,你们梁家都会灭族,我劝你想清楚了在回答我,不要为你们家族招来灭族大祸!”

    “主上,我看梁家是葬域一族的余孽!”

    祖行礼的心腹手下狞笑道,他的话语让祖行礼顿时恍然大悟,笑道:“不错,言之有理,言之有理,梁家隐藏了无尽岁月,真实身份终于浮出水面了!”

    “无耻!”梁雅安的俏脸微变,如果他们这样栽赃陷害,梁家能有好下场才怪。

    “主上你快看,祖芋儿小姐在这里!”

    有几个随从的脸色惊变,发现被神通封印起来的祖芋儿。

    “什么,祖芋儿小姐....你们还愣着干什么,还不快打开封印!”

    祖行礼又惊又怒,他原本以为祖芋儿出事了,很可能殒落,或者被苏炎亵渎了!

    但是祖行礼没想到祖芋儿还活着,甚至就在这里!

    祖芋儿被镇压了数月,祖殿许多人都觉得祖芋儿已经殒落,或者已经惨遭苏炎魔掌。

    “小姐,我来晚了,马上救您出来!”

    祖苏炎布置的封印,还真拦不住祖行礼他们,封印被强行撕开。

    看到完好无损的祖芋儿,行礼觉得天都帮他,不仅仅擒拿了苏炎,还救出了祖芋儿,他觉得自己的运气当真爆炸了!

    “混账!”

    祖芋儿抬起手,就是一个大耳光打在了祖行礼的面孔上,愤怒道:“这都什么时候了,心里还想着玩女人?苏炎就在眼前,你现在不抓,还准备等到什么时候!”

    祖行礼气得不清,暗骂,该死的苏炎封印就封印了,怎么还让她听见。

    “原来是你这个贱人为苏炎炼药,梁雅安,我知道你的来历,我看你们梁家真是活腻了!”

    祖芋儿脸颊上闪出怨毒之色,数月的镇压,她心中憋着一团郁气,瞧见梁雅安的时刻更为愤怒,这等同于和整个祖殿作对。

    “祖行礼你做得很好,梁家肯定是要灭族的,至于这个女人,我赏给你了!”

    祖芋儿又一副高高在上的样子,颐指气使,恢复了贵女风采,言语间就要灭了整个梁家!

    梁雅安沉默,她知道自己说什么也无用,内心只能祈祷苏炎快点出关,若不然一丝希望都没有,甚至苏炎也会出事。

    “多谢小姐恩赐!“

    祖行礼像是被打了鸡血一样,激动的仰天大笑,且伸出魔掌向着梁雅安抓来,这可是他梦寐以求的女人。

    “苏炎难道被道体丹炼死了?要不然祖行礼不可能轻易闯进来。”

    祖芋儿心思闪动,眼眸巡视四周,当她的目光注意到丹炉中的画面时刻,脸色缓缓的阴沉下来。

    “轰隆!”

    忽然之间,苏炎体内的气息在震动,导致这座丹炉轰鸣不断,甚至炉盖险些被苏炎体内崛起的气息给震开。

    苏炎的修行到了至关重要地步,枷锁正在被他一点点掀开!

    此刻,苏炎吸纳神能的速度也更快了,道体丹的药汁即将耗尽,这一幕让祖芋儿的脸色惊变,看药汁残余程度,苏炎已经到了最终关卡, 也就是说,他马上就要完成了。

    “苏炎难道突破了?”

    祖行礼也被苏炎的气息被惊住了,他有一种面对,真龙出渊的感觉,太宏伟和恢弘了,很难探查出源头有多强。

    “快杀了他,杀了他!”

    祖芋儿失控地尖叫,苏炎怎会走到这一步?她觉得苏炎都即将成功了!

    道体丹属于祖殿的震教底蕴,如果苏炎借助道体丹打破常规,重组肉身,拥有大道境的体魄,那么当中的后果不堪设想!

    这代表着同代无敌的巨头将要出世,会成为祖殿难以相信的大敌。

    杀了他?祖行礼愣了愣,祖殿可是一直要活捉苏炎。

    “当然要杀,你都将道体丹交给苏炎了,杀了他也好封口。”

    梁雅安关键时刻道出的一句话,让祖行礼头皮发麻,气得脸都绿了,怒视着祖芋儿,这个贱人将道体丹的配方交给苏炎了?难道他们之间已经.....

    祖行礼不敢想,一个被苏炎囚禁数月的女人,还是完璧之身吗?

    “你还愣着干什么?”

    瞧见祖行礼异样的眼神,祖芋儿勃然大怒,手指着他,斥责道:“立刻出手,将苏炎给我震杀,快出手!”

    祖行礼不可能听从祖芋儿的话,他直接冲了上去,他会选择活捉,交予祖殿高层处置,人一旦杀了还有什么意义?

    “苏炎,没想到最终你会落在我的手中。”

    祖行礼的速度非常快,冲向丹炉,大袖一甩,罡风席卷而来,直接掀开了炉盖。

    即使是剩余的道体丹药汁不多了,可是开启的炉盖也喷涌万丈瑞霞,翻涌着浩瀚的能量波动。

    这让祖行礼的眼睛都红了,如果他可以早来几日,那么这一炉子药汁价值无法衡量,或许会落在他的手中!

    祖行礼只是听说过道体丹,属于祖殿最强的配方,哪怕剩下的一些药汁,肯定也有难以想象的功效!

    祖行礼毫不犹豫,抬起手掌劈向苏炎。

    梁雅安的瞳孔紧缩,为苏炎感到担忧,这一掌要是打下去,他根本活不了!

    “杀了他!”

    祖芋儿的眼睛都红了,浑身尽是凶狠光芒,咬牙切齿的低吼:“一定要杀了他!”

    “碰!”

    这一掌轰劈而下,能量波动让丹炉都在摇晃,打的天地大震荡,像是在打铁一样,巨响连天,震动云霄。

    “哈哈哈!”

    祖芋儿大笑,不顾形象大笑,仿若看到苏炎解体,被一巴掌拍成肉泥!

    梁雅安都不忍观看,可是眼神躲闪间所看到的画面,让梁雅安发愣,祖行礼这一掌的确打下来了,可像是轰击在一个神山之上。

    “废物你在干什么?”祖芋儿的瞳孔怒睁,喝道:“还不快震杀了苏炎?还要等着他觉醒完毕吗?立刻下手震死他!”

    祖行礼的脸色越来越难看,他一巴掌接着一巴掌,轰击向丹炉中盘坐的人。

    可是任由他的力量在强,这丹炉里面像是一个深不见底的宇宙深渊,让他的掌力根本无法打进去。

    苏炎如同盘坐在一个独立的时空中,肉身发光,喷薄着圣洁光辉。

    他的气场太强,连祖行礼的掌力都很难打开,让他的一群部下都傻眼了,苏炎到底有多强。

    “混账!”

    祖行礼发出一声长啸,整体神光万丈,大道气息倾巢而出!

    手掌豁然之间暴涨神能,仿若大道之手,光华万缕,向着丹炉轰击而来。

    他还真不信连闭关的苏炎,都杀不了,他可是堂堂大道境的强者!

    “轰隆!”

    一刹那的光芒,苏炎体内觉醒的气息猛增一截,仿若一头巨龙,气息翻腾的时刻,冲击的虚空支离破碎,整个丹炉都要炸开!

    “碰!”

    祖行礼的这一掌正好对上了,苏炎体内觉醒的气浪,撞击的时刻他手掌发光,有一种被击飞的趋势。

    “废物!”

    祖芋儿都要疯了,苏炎这是成功了, 以道体丹孕育出恐怖战体, 。

    “我不信我杀不了你!”

    祖行礼再一次爆发,将战力推动到极致,运转番天印,向着丹炉中狂劈而来,这一掌都要转动宇宙乾坤,如海的大道气流都冲向了丹炉中。

    “嗡!”

    苏炎的瞳孔猛的睁开,眸光慑人,如同在黑暗世界中睁开天眼,照耀的天地都璀璨通明!

    “不好!”

    祖行礼的脸色大变,在苏炎的瞳孔直射之下,他的灵魂都有一种被洞穿的趋势,像是面对他生命中的主宰。

    这是何等可怕的武道意志,道体丹的残酷磨炼,让苏炎的精神意志也蜕变,如同炼狱一样的武道气息,让祖行礼都很难承受。

    “嗡!”

    苏炎的肉身发光,吞走所有道体丹的汁液!

    他苏醒了,仿若龙抬头,冲裂渊海,直达苍穹,光耀乾坤!

    (从杭州回家了,今天应该可以恢复正常更新)
重磅推荐: