当前位置:帝道独尊 > 帝道独尊 > 第四百六十八章 大开杀戒!

第四百六十八章 大开杀戒!

    天地间,杀气纵横,大道气息弥漫!

    一群群战兵,呐喊连天,体内都腾起旺盛的精气神,像是一群虎豹冲进来,闯入地脉火源之地。

    原本残缺的阵法都炸开了,挡不住这种阵容,杀来的修士实在是太多,画面看起来相当壮观。

    这天地间人影绰绰,战兽低吼,杀气卷天。

    总的来说太凶了,所有冲来的人,皆是为了一个人!

    “哈哈哈,五号,果真是你,我们找得你好苦啊,你可终于舍得现身了,不枉我族调派大批强者来灭你!”

    一个祖殿老牌强者站出来,祭出一口杀剑,指着苏炎怒喝道:“苏炎你已经没有退路了,方圆十万里都被我族控制住,给我说,祖芋儿小姐在什么地方?交出来可以让你死的轻松点!”

    “苏炎,我拓跋家的拓跋雄你都敢杀,你这个不长眼的东西!”

    有拓跋世家的老强者从人群中杀出来,冷冽道:“老夫倒要看一看,你死的有多难看。”

    “苏炎,我族阴贤即将杀来,我看你还是提前上路吧,如果我族阴贤杀来,我觉得你的下场会比较惨!”

    也有阴冥一脉的大批修士冲来了,封锁四方,浑身尽是凶恶气息,像是地域中冲出来的一群阴兵阴将。

    一些观战的无关之人,皆是望着苏炎,他们有些诧异,他们望着这一位站在前方,气宇轩昂的年轻男子。

    苏炎负手而立,脸上没有过多的畏惧,就像是苏炎在这里等着群雄杀来,这是什么情况?画面和他们想象的不同。

    许多人还是头一次看清楚苏炎的面貌,都比较惊异,没想到外面传闻的凶人苏炎,模样看起来有些清秀。

    苏炎身材挺拔,黑色长发披肩,他的双目望着这些人,笑道:“你们的问题太多了,倒不如一个接着一个回答,先说说祖芋儿吧,我不都说了,过几年带过去认亲戚,你们休要着急!”

    “苏炎,你死到临头了还敢激怒了,就不怕我族将你剁成肉酱!”

    祖殿来的强者怒到极致,心肺都要炸开,难以相信啊,祖芋儿在苏炎身上遭遇了什么,这简直就是一个噩梦啊,让他们不敢想象。

    “苏炎你这个孽徒,祖芋儿小姐你都敢玷污,我杀了你!”有年轻人红着眼睛咆哮,乃是祖芋儿的忠实的追求者。

    “你这个混账玩意,胡说些什么!”

    祖殿强者那个气啊,抬起手掌就是一耳光,打的情绪失控的年轻修士口鼻喷血,一个趔趄摔倒在地上,被抽的瞬间清醒过来。

    四周哗然一片,皆是在议论,难道祖芋儿真的有了身孕?

    祖殿来的人马脸色要多难看有多难看,如果祖芋儿怀了葬域一族的种,这对于整个祖殿,对于祖殿的列祖列宗,都属于奇耻大辱,祖芋儿毕竟是神王的后代!

    “至于拓跋雄,为人太嚣张,当斩!”

    苏炎冷冷喝道:“还有阴冥一脉,这些人不人鬼不鬼的东西,杀了也就杀了,有什么大不了的?看看你们一个个哭丧个脸,也不嫌丢人!”

    “苏炎你死到临头了还敢口出狂言,给我杀了他!”

    “苏你已无生路,今日就是你的死期,即便你有底牌,你挡得住我祖殿的千军万马吗?”

    “杀,灭掉苏炎,除掉这个疯子!”

    数千兵马齐刷刷的仰天嘶吼,他们气坏了,苏炎的言语让他们心绪不平,杀气更盛!

    他们可是堂堂的巅峰势力,什么时候被这样折辱过?

    天地间仿若群魔乱舞,滔天杀光席卷苍宇!

    所有的一切都陷入毁灭中,这里万山摇动,大岳轰鸣,四面八荒中翻腾着汪洋般的杀伐,向着苏炎奔袭而来!

    景象都模糊了,什么都看不清楚,整个地脉火源之地,挤满了战兵,他们皆是在冲杀,要撕碎苏炎!

    “不对,不对!”

    有观战的强者失控道:“快撤,赶紧撤走,有些不对劲!”

    围观的强者并没有靠的太近,一位炼药大师放出的话,让他们的都心惊,特别是梁良急速撤退,他觉得苏炎肯定有后手,要不然他不敢留在这里。

    可是梁良想不通,苏炎就算可以召集帮手,如何逃出这种杀局?除非已经无敌了。

    “难道?”

    梁良的脸色猛地一变,苏炎该不会踏入大道境领域了吧?

    “轰隆隆!”

    数千战兵飞扑而来,即将冲向苏炎的时刻。

    人们发现苏炎所在的疆域,瞬间赤红一片,仿若化作了一个火焰国度,地底下如同有十万火山在矗立,腾起的温度,让所有的战兵都觉得印气血干枯。

    温度太炽烈了,随着苏炎的一声大吼,整个地脉火源之力,顷刻间炸开了!

    “轰隆隆!”

    令人胆颤的大变化,天穹都变了颜色,地脉火源之地解体了,就是一座座大火山,喷薄出烈焰。

    等同于龙脉解体的趋势,可是这里乃是地脉火源之地,一时间千万重火光涌现而出,烧得天地千疮百孔!

    天穹都被蒸干了,化作一个大黑洞,域外的星辰都要跟着融掉。

    如同十万火山炸开,这是地势杀局被苏炎掌握住,甚至施展出唯一的攻伐,地底澎湃而出的烈火,堪称火海狂飙,贯穿了大宇宙!

    “砰砰砰!”

    凄惨的叫声炸开,一个照面七八成的修士被烧得焦黑一片,也有一群接着一群跟着解体。

    即使是大道境的强者都很难承受,要烧坏他们的大道体。

    总之画面凶险万分,地脉火源解体的太突然,杀局点燃的时刻,成片战兵喋血长空,尸骨都没有留下, 被烧成劫灰!“

    “天哪,这个疯子想要干什么!”

    围观的人都发毛,隔了这么远,依旧可以感觉到前方的温度,让他们都口干舌燥。

    有炼药大师惊颤道:“这是一个地脉火源,储存量惊人,一个天然的宝地,就这样被毁掉,大道境强者都不好受!”

    梁良浑身直冒冷汗,这得杀多少人?总之他看到一群群战兵被火海吞噬了,死的人太惨了,前方变成了炼狱,燃烧着炼狱之火!

    “啊!”

    有强者怒吼,体内大道之力涌现,强行破开了漫天的火海。

    也有被烧得半死不活的祭出重宝,抵挡火海,开始拼命撤退。

    总之还能施展手段的不足上百,其余的都在火海中挣扎,一批批的在痛苦和绝望中上路。

    也有偷鸡摸狗之辈,发出悔恨的声音,为何要来,为何要赶来凑热闹!

    这杀局太凶残了,围观者都发自内心的惊颤,他们觉得这是一个局,苏炎并不像是被祖殿找到,似乎是他主动现身!

    苏炎本就不想走,这地脉火源之地运用得当,可杀千军万马!

    他也惋惜来的人太少了,要不然会屠掉一大片,足以让各大势力肉疼,这就是奇门一脉的可怕之处,修行通天者,都能改天换地,梳理星海,震慑一个大教!

    苏炎屹立在火海中,负手而立,望着这一切,古波不惊。

    “你这个疯子,不怕死无葬身之地吗?”

    又被烧伤的强者怒吼道:“我告诉你,苏炎你逃不掉的,我族千军万马即将杀来, 封天绝地,你绝对逃不掉,苏炎你的末日来了!”

    “老东西,都被烧成这样了,还有心情在这里威胁我!”苏炎惋惜道:“可惜啊,来的人太少,祖安邦怎么没来?不是要来找我吗?为何不见他!”

    “可笑,你苏炎现在和我族小祖,已经不再一个领域,他以道体丹破关,拥有无敌底蕴,等他踏入大道境绝对可以证上诸天至尊!”烧伤的强者怒笑道:“你觉得你现在还值得小祖出手吗?”

    “不就是道体丹吗?”

    苏炎不屑道:“不好意思,我也用了,刚出关你们就来了送大礼!”

    “你说什么?”

    烧伤的强者脸色猛地凝固下来,他手指着苏炎,瞳孔中有一丝惶恐,苏炎得到了道体丹?得到了祖殿镇族底蕴道体丹?

    当然震族底蕴指的是道体丹和小神王丹,但是道体丹乃是梦幻领域的宝藏,是祖殿花费了无尽岁月才研究出来的,付出的代价很难想象,连古祖都时刻关注服用道体丹的年轻种子。

    可是苏炎得到了道体丹?

    “不可能!”他失控,不敢相信,如果苏炎真的得到,说明是祖芋儿交给他的。

    一时间,恐怖气息荡漾!

    观战修士的目光全部落在苏炎身上,这一刻的他强大万分,像是一位打开枷锁的神魔,冲天而起,发出一声大吼天塌地陷,神鬼哭嚎!

    大宇宙都在哀鸣,漫天星斗都要被苏炎吼碎。

    他如同一位绝代雄主,在星空之下爆发出无穷战力,以劫甲之力,将战力推动到的领域,让天地失色,群星哀鸣!

    “那就让你看一看,可不可能!”

    苏炎口吐的金色波纹,汹涌而出,很快壮观的堪称汪洋,横扫四面八荒,吼的整个地脉火源都跟着颤抖!

    “啊!”

    一位接着一位在火海中苦苦挣扎的强者绝望的嘶吼,他们被吼的身心碎裂,再无一丝生路!

    烧伤的强者绝望了,仰望着从天而降的影子。

    苏炎气吞河山,整体精血恐怖,像是一位少年神王下界。

    苏炎从天而降,当场踩死了一个重创的强者,且祭出一口血色大戟,斜劈向前!
重磅推荐: