当前位置:帝道独尊 > 帝道独尊 > 第五百零四章 惨烈血战!

第五百零四章 惨烈血战!

    残破的疆域,血流长河,伏尸过万!

    战场惨烈,血腥气四溢,透出来的死亡波动,令人心情压抑的要命。

    死的人终觉太多,千军万马喋血长空,被六号凶地散发的杀伐绞成了粉碎。

    画面触目惊心,观战者头皮发麻,他们难以忘怀刚才的血腥事件,六号凶地堪称血色巨凶,张开了血盆大口,吞掉了三大群族杀到这里的联军!

    总之太惨烈了,有些观战的修士都要软到在地上,瑟瑟发抖。

    特别是当他们看到,从尸山血海中冲击出来的影子,浑身汗毛倒竖,如同看到一位魔主跨越时空而来,他从天而降,踩死了申鸿云!

    “全灭!”

    有人心中冒出寒气,所有杀来的强者,一个活下来的都没有,连执掌混沌战矛的申鸿云,现在都被苏炎一脚踩死了!

    似乎整个禁区都安静下来,六号凶地散发的血光太可怕,现在还有余波未曾散去,血色的神芒,都要横扫整个禁区。

    “苏疯子......”

    观战的修士张了张嘴不知道该说些什么,原本他们以为苏炎活不下去,下场肯定是死路一条,可是断然没有想到,他竟然逆天杀,坑杀了千军万马!

    这是针对神灵的杀局被苏炎给引出来,六号凶地就是一个超级导火线,炸开的瞬间,整个世界仿若都安静了。

    围观者如同傻了一样望着方圆万里,寸草不生,被夷为废墟的画面,到处都是血水,碎骨,器物残片,像是一个大型战场落下帷幕!

    至于铁宝财早就晕厥过去,在它爆发万妖旗力量的时刻,耗尽了一切底蕴,引动六号凶地的杀局。

    这个计划非常有风险,毕竟等于在和敌人同归于尽!

    可是已经没有路了,苏炎迫不得已才施展出这种绝杀,震慑的宇宙万灵惶恐不安。

    即使是附近有祖殿和阴冥一脉的强者,可是他们也发自内心的胆寒,现在谁还敢杀过去,谁知道他到底还有没有底牌!

    “噗!”

    苏炎猛的咳出一口血,他的肉身四裂,身躯踉踉跄跄的,他遭遇了严重的内伤和外伤。

    刚才太凶了,如果不是万妖旗镇守一方天地,他们也必死无疑!

    但是万妖旗终觉还不是宝财可以爆发出来威能的,固然挡住了绝大多数的袭杀,可是也有力量渗透过来,将他们震伤。

    苏炎强忍着没有倒下,他站在血泊中,满头发丝飘动,瞳孔中光束慑人。

    “不知道还能不能活着杀出去.....”

    苏炎的拳头紧握,他深吸一口气,瞳孔望向六号凶地,眼底闪出一丝炽热,在刚才六号凶地全面复苏的同时,龙图腾散发出炽烈的温度!

    这里面肯定藏着宝藏,至于六号凶地中,上古残阵很难数的清,在六号凶地全面爆发时刻,苏炎隐隐推算出来一条路。

    “他快不行了!”

    有强者却按耐不住了,看到苏炎肉身摇动,身上的裂痕许多,随时都能倒下来!

    当有人看到苏炎捡起来,地上横着的混沌战矛时刻,眼睛都红了,毕竟混沌战矛残缺的并不多,还算得上完整,这东西的价值不用多说!

    甚至混沌战矛乃是龙蛇的兵器,潜能榜雄霸第二的妖道奇才,这兵器的强横不用多说,也保住了申鸿云的性命,可惜最终还能逃出去苏炎的绝杀!

    “苏炎,你还有命在这里继续和我们拼吗?”

    豁然之间,远方世界冲出来威压众生的气息,拓跋天矗立在地平线的尽头,冷冽道:“我承认你很了不起,你现在杀了这么多人,足够垫背了吧?”

    拓跋天祭出一口战枪,这口神器战枪在发光,被他持着遥指苏炎,喝道:“代价已经付出了,现在正是你献上性命的时刻!”

    其实早在妖域杀向这里,和苏炎交手多次的祖殿和阴冥一脉,觉得事情不会怎么简单,有一些强者未曾跟的太近,他们很幸运活下来了!

    “这里已经被封印住,即使是全灭了他们,苏炎你也逃不出去!”

    有祖殿强者站出来冷酷开口:“就算是你逃出去,也逃不出去第二次!”

    “苏炎,我族至宝可不是那么好拿的!”

    紫玉王也站了出来,他背负双手,俯视着在血泊中矗立的男子,望着他伤痕累累的战体,紫玉王仰天大笑:“瞧瞧你的德行,现在快站都站不稳了!”

    “苏炎,你杀了我妖域这么多强者,我要把你挫骨扬灰!”

    有妖域雄主咆哮,它来晚了一步,可是也侥幸保住了性命。

    一些修士觉得刚才苏炎创造了奇迹,但是现在的阵势让他们苦笑,是啊包围圈还在,苏炎是坑杀了这些人,可是还有源源不断的兵马会持续涌来,再多的底牌也不够这么消耗的!

    一位接着一位气息可怕的强者爆发了,每一位都是悟出大道领域的强者!

    十大宇宙雄主在这里复苏,皆是最顶尖的存在,仿若十大烘烤在燃烧,喷薄出滔天气势,威压天地乾坤!

    已经这个时候了,弱者根本没有勇气站出来了。

    “来,你们可以一起上!”

    苏炎仰天大笑,在尸山血海中散发着铁血战体,怒喝道:“都给老子滚过来伏法,我灭你们全部!”

    如雷鸣般的声音彻响在四方空间,但凡听到这话的修士都惊恐,难不成他苏炎还有什么底牌不成?

    一时间无人胆敢移动!

    紫玉王和拓跋天两大年轻一代霸主都忌惮,如果苏炎还能引动六号凶地的杀伐,他们都会跟着陪葬,没人可以活下来!

    “苏炎,你就别再这里妖言惑众了,垂死挣扎而已,刚才的杀局你要是还能引出来一次,我跟你姓!”紫玉王狞声道。

    “即便你能引出来,你苏炎也活不了!”拓跋天冷笑道:“葬域一族的种可就剩下你一个了,你若是死了,你们这一族,就彻底亡国了!”

    十大宇宙雄主重新恢复了信心和勇气,祭出了杀器,矗立在四面八荒,蠢蠢欲动。

    “哈哈哈!”

    苏炎怒笑道:“一群鼠辈而已,只会躲在后面,你们都给我滚过来吧,让我看看你们到底是怎么震杀我的,或者说,你们都跟着陪葬,死在这里!”

    这尸山血海的画面的确令人忌惮,拓跋天他们十位固然战力强大,也不敢轻举妄动。

    “怎么?没人敢来吗?”

    苏炎讥讽一笑:“我人就在这里,如果你们不来,老子可要走了!”

    “你走不掉!”

    紫玉王阴森森开口:“我正在调派人马,你绝对走不了,用人堆,也足以堆死你!”

    “怕死的东西.....”

    苏炎摇了摇头,他掉头走了,在血流长河的疆域中行走,背对着他们。

    苏炎一步接着一步,走向六号凶地。

    已经没路了,现在也只能闯进去拼一拼,不拼一把,谁知道结局到底会是什么样子!

    十大雄主发怒,宛若十大天炉在燃烧!

    他们的气息都非常可怖,皆是统领一方的强者,可是现在却不敢冲过去针对一个重创的苏炎,这然他们感觉到了耻辱!

    “杀!”

    祖殿三大雄主按耐不住了,这要是传出去,还不被人笑掉大牙!

    “给我杀!”

    祖殿这一动,拓跋天他们也瞬间爆发了,复苏了最强的底蕴,俯冲向尸山血海中,透出无边的杀念!

    “他们动手了!”

    “苏疯子能撤走吗?我怎么觉得他要去六号凶地?”

    “苏疯子没退路了,妖域可以找到他的踪迹,他如果不在六号凶地,那么在外面危险性更大!”

    “不错,不知道苏疯子会不会选择和他们共归于尽,刚才的杀局再来一次,谁也熬不住,都会死在这里!”

    观战的修士心绪激荡,有些希望苏炎可以崛起的强者,心中默默为他祈祷。

    更多的人,他们看到十大宇宙雄主,冲向尸山血海中,让这片残破的疆域都为止颤抖!

    当他们逼来的时刻,背对他们行走的苏炎,停下来了脚步,眼底闪出一丝凶光。

    十大宇宙雄主的速度太快,甚至也非常果断,运转了最强的力量,要一举擒拿住苏炎!

    当漫天惊涛骇浪从天而降.....

    即将笼罩苏炎的时刻......

    “快看!”

    有人惊呼,发出不可思议的声音,看到毁灭杀光中,腾起来了一个影子,仿若一位年轻的天神,他的体魄中,释放出来恐怖无边的气息!

    乾坤都炸开了,漫天神光碎裂。

    苏炎满头发丝乱舞,整个宝体震荡出汪洋般宏大的气息!

    这是什么?这是银色劫甲的力量!

    苏炎冒着殒落的凶险,复苏了银色劫甲,他还想能再战一场!

    “轰隆!”

    苏炎气冲苍穹,宝体中荡漾着近乎毁灭的力量,冲天而起,打的天穹大震荡,无尽神芒随之垂落而下。

    “杀!”

    苏炎放出一声狂吼,举拳迎击,苍宇都被他的神力被震裂了,他的拳头仿佛太古大星复生,宏大绝世!

    苏炎满头发丝披散,招式大开大合,轰杀向前!
重磅推荐: