当前位置:帝道独尊 > 帝道独尊 > 第五百零七章 神血果

第五百零七章 神血果

    “拓跋天......”

    炸裂之地,有人看到拓跋天的半截身躯都粉碎了,模样惨不忍睹。

    这种严重的伤势,拓跋天几乎活不下来,这一位可是比鹏族霸主还要具备威望的星域至尊,拓跋家年轻一代一号人物呀,就这样遭遇毁灭性打击,生命本源都溃散了!

    还有一位紫玉王,不过他所掌握的各种宝物比他拓跋天多太多,毕竟是宇宙商盟的少主,各种杀器横空,虽然难以抵挡住龙拳的冲击于波,但是也为紫玉王挡住了绝大多数的绝杀!

    “噗!”

    紫玉王横飞出去,肉身残破,也非常的凄惨,整体都血肉模糊,发出悲惨的哀嚎声。

    围观的强者都心惊胆颤,这是何等可怕的底牌,三大年轻一代佼佼者都扛不住,阴贤的整个手臂都炸开了,如果不是因为他披着神灵战衣,刚才肯定会被击穿肉身!

    “轰隆!”

    当藏在阴贤识海中的混沌杀印爆发的时刻,狠狠的和苏炎的拳头撞击在了一起,毕竟是混沌神器,冲击力惊人,苏炎本就伤势严重,现在在混沌杀印的撞击之下,残体极近于崩碎!

    “噗!”

    苏炎横飞出去,肉身喷出血雾,遭遇的撞击力太惊人了,像是染血的流星一样,不受控制般地,栽倒到六号凶地深处。

    但是混沌杀印也被龙拳打的轰鸣不断,有龙拳的力量都渗透混沌杀印的封锁,狠狠的打在阴贤的身躯之上!

    “碰!”

    阴贤也被轰杀的狠狠倒飞出去,砸塌一座残缺的山体,烟尘漫天,有血液如注喷涌。

    从这一刻开始,整个世界都仿若安静下来。

    四面八荒围观的修士,纷纷从头凉到脚,阴贤这种存在都伤势惨重,被乱石淹没,这还是因为他掌握至宝的情况之下,如果没有的话,阴贤绝对活不了!

    “啊!”

    拓跋天最为凄惨,身躯只剩下半截了,他发出痛苦的哀嚎,像是一头苟延残喘的厉鬼,恨不得就地自裁,这种痛苦他很难承受,比将他大卸八块还要痛苦。

    这种龙拳的能量,蕴含毁灭力,非常痛苦和难熬!

    紫玉王固然也血肉模糊,他的情况较好,但是这种伤势也让他很难从血泊中爬起来,他咬牙发出野兽般的低吼,伤势太严重了,如果没有疗伤圣药,不在床上躺上一年半载,很难爬起来。

    可是当紫玉王看到拓跋天的凄惨样子,他有了些心理安慰,内心也禁不住冒出寒气,愤吼道:“这个疯子,疯子,疯子!”

    他胸口的护心镜都碎裂了,如果刚才不是有护心镜护住他的心脏,刚才苏炎的力量足以将紫玉王被崩灭。

    “碰!”

    巨响声炸开,被乱石淹没的阴贤拔地而起,他浑身伤痕累累,发出愤怒的长嘶,眼睛都红了,刚才他都被苏炎给打死!

    阴贤的气息非常虚弱,主要是混沌杀印帮助他挡住了龙拳的力量,要不然他根本活不下去,毕竟苏炎那一拳在针对阴贤。

    “苏炎,他绝对死了!”

    阴贤凄厉的瞳孔望着六号凶地,刚才他看到苏炎被混沌杀印打到凶地深处,本身他的伤势就严重,在经过混沌杀印的撞击,阴贤不相信苏炎还能活下来!

    “或许他真的殒落了!”

    围观的人也看清楚了,苏炎坠落到六号凶地深入,那里面可是非常凶险的,以苏炎的伤体即使是他还有一口气,也很难在里面生存下来。

    残破的大地动荡不堪,铁骑践踏之音频繁传来。

    远方大地,冲来了各路兵马,凶气滚滚,挤满天地,也有各路宇宙雄主杀了过来。

    但是前方的景象让冲来的兵马都不寒而栗,这里的血腥气太浓郁了,扑面而来,让他们纷纷发冷,汗毛都倒竖。

    “什么情况?”

    许多人发愣,继而脸色巨变,看到了阴贤重创,紫玉王血肉模糊,甚至拓跋天就剩下半截身子了。

    除了他们之外,到处都是血液和碎骨!

    “天哪到底发生了什么事情?怎么会死这么多人!”

    “苏疯子呢?他难道也炸成血雾了?”

    这些兵马都倒吸凉气,一些人傻头傻脑的张望,还不知道发生了何事。

    “少主!”

    当拓跋世家兵马冲来的时刻,一个个眼睛都红了,发出悲狂的嘶吼:“少主你怎么了?是谁干的,是谁,给我滚出来!”

    拓跋家杀来了上千兵马,一个个目眦欲裂,拓跋天可是拓跋星域的星域至尊,可是拓跋家年轻一代最强者,可是现在他太惨了,身躯就剩下半截了。

    “紫玉王!”

    宇宙商盟冲来的大军也心惊胆颤,看到紫玉王血肉模糊,伤势严重,虚弱到了极致。

    两大势力的人马都懵了,这是什么情况?到底是什么层次的杀劫,能让这三位伤成这样?而且拓跋天很难活下来。

    苍云也跟着冲来,他来晚了,战斗已经结束。

    在之前妖域兵封这片地域,外面的强者根本闯不进来,就在六号凶地诞生大杀劫的时刻,才接触了封印。

    “苏炎呢?”苍云张望,心中有不安,难道他已经战死了?

    “人呢?”

    妖域各路兵马都一脸的懵逼,这里怎么一个妖域的生灵都看不到?这一战可是妖域发动出来的,可是怎么一个活着的都见不到!

    这里爆发了大地震,围观的各族修士心惊胆颤。

    这件事沸沸扬扬传出去,引起了轩然波澜,席卷了整个神灵山脉,震动了各大势力,一时间万族哗然。

    “数万兵马被苏炎坑杀,宇宙雄主死了一大片,阴贤都差点被一拳打死!”

    “大消息,拓跋天死了,在半路上殒落,没能熬到回归家族!”

    这件事引起的轰动足够可怕,拓跋天都战死了,一位星域至尊殒落在龙拳下!

    “星域至尊拓跋天战死,鹏族霸主也战死,两大年轻一代霸主殒落,皆是二线势力的第一人。”

    似乎整个世界都轰动了,让无尽生灵不敢闯荡的禁区之地,死伤惨重,消息一件比一件惊人,当然最为猛烈的是,还是苏疯子战死的事情,引起的波澜最为壮观!

    “苏疯子坠入六号凶地,他不可能活下来,据说伤势非常严重,祖殿他们还有些不信苏疯子已经死了,现在已经调派大军闯入六号凶地,开始大范围搜捕苏疯子的尸体。”

    “我不相信,不见到苏疯子的尸体,绝不相信他已经殒落了!”

    一些人不相信,特别是祖殿的人,如果苏炎殒落了,他们就竹篮打水一场空,抓铺苏炎的计划彻底失败!

    他们想要的是活着的五号,而不是一具冰冷的尸体!

    总之这事情具备轰动性,古道场外面盘踞的各族大人物都目瞪口呆,死的人太多了,阴贤都险些战死!

    满世界都沸沸扬扬的。

    阴贤和紫玉王早就离开了,他们的伤势非常的严重,必须要闭关养伤。

    “祖殿三大巅峰势力太霸道了,封锁了整个六号凶地,不让任何人靠近!”

    “苏疯子掌握混沌战矛,一口神秘的仙铁棍,甚至掌握奇门一脉传承,他就是一个移动宝库,即使是苏疯子战死,他身上的宝藏价值也很难衡量。”

    六号凶地外面像是浑水摸鱼的人都叹息,甚至不解祖殿为何要活捉苏炎。

    “找,挖地三尺也要找到,将他的尸体带回我祖殿!”

    有祖殿强者语气暴怒的开口:“五号你不能死啊,你要给我活着,即使是你已经逃出六号凶地,这也没什么,你可一定要活着,不要让我失望啊!”

    “五号你不能死啊!”

    祖殿的人愤怒至极,要尸体还有个屁用,他们想要活着的苏炎!

    苏炎如果殒落就对祖殿来说一文不值,只要苏炎还活着,祖殿就没有什么可担忧的,难道堂堂祖殿还抓不住一个刚踏入大道境的修士?

    妖域集结了很多妖兵,他们的目的是万妖旗,只要可以找到苏炎的尸体,或许就能挖出来万妖旗。

    但是六号凶地不是那么好闯的,三大势力已经遭遇了不少困境,想要打通六号凶地,需要花费一定时间。

    他们也不着急,苏炎已经坠入六号凶地,在这种凶险格局中,苏炎插翅难飞。

    整个六号凶地飘散着血光,残阵密布,越往里面血色雾霾越是浓郁,弥漫着各种神魔气象!

    整整两天两夜过去了......

    在六号凶地的深处,密密麻麻的上古残阵,混合着神血之光,透着可怖的凶气!

    “我还活着.....”

    生机全无的世界中,传来虚弱的声音。

    一个染血的手掌从泥土中伸了出来.....

    像是从暗红色大地中爬出来的活死人。

    苏炎浑身伤势严重,血液混合着泥土,他从地底中爬出来。

    “我还活着!”

    他喘着沉重的粗气,浑身尽是钻心的剧痛。

    苏炎将残破鼎从泥层里面也拽了出来,在他坠入六号凶地时刻,苏炎躲在残破鼎中。

    一切也只能听天由命,他已经没有力气了。

    最终他苏醒,发现自己还活着。

    可是伤势糟糕的让苏炎都要绝望,整个身躯千疮百孔,生命本源溃散的仅剩少许,情况非常糟糕。

    “我还活着!”

    “还有希望!”

    “我不能倒下,我还要回家,这只是一点小伤,不算什么.....”

    他摇了摇头,让自己清醒过来。

    眼睛望向四周,景物有些模糊,他太虚弱了,必须需要补充能量。

    苏炎艰难的在这里爬行,他没有绝望,凭借一股信念,艰难的爬行。

    也不知道过了多久.....

    苏炎越来越无力。

    他觉得自己都快累死,身上很难有力气......

    他的眼神忽明忽暗的,也不知道爬到了什么地方。

    他看到了地面上一些碎骨,残破的器物,气息十分古老。

    这里应该是上古神灵喋血之地!

    苏炎心中怀着一缕希望,体内有涌出力气。

    他开始在这里疯狂搜寻,最终他的双目闪出喜悦的泪花。

    那是一株血红色的小树,只有一尺高,但是小树苗上面,长着三枚红彤彤的果子,弥漫着旺盛生命精血。

    “神血果!”

    苏炎疯狂的爬过去,他用了所有的力气爬到这里,摘掉了一枚神血果,狼吞虎咽般地吞了下去。
重磅推荐: