当前位置:帝道独尊 > 帝道独尊 > 第五百三十五章 九大天兵!

第五百三十五章 九大天兵!

    绿洲沉陷,露出了这里的真实景象!

    阴阳祖脉的主脉都即将干枯,一个宇宙纪元过去,一条大道祖脉干枯?甚至是比肩最强生命古星的大道祖脉即将枯死,传出去谁会相信。

    毕竟大道祖脉,蕴含的能量物质世人很难想象,一个巅峰群族都可以挥霍无尽岁月,虽然一个宇宙纪元已经很长了,可是对于大道祖脉来说,并不算漫长。

    而且在神灵山脉这种被封印的禁区中,在无人使用的情况之下,阴阳祖脉却即将干枯了!

    苏炎的心脏都在抽动,他们望着现在还残留的祖脉能量,目光盯着祖脉中,扎根的一株非常古怪的仙珍!

    他们从任何古籍上都没有看到过,这种神秘的宝物,太具备震撼性了。

    而且万龙树似乎惧怕古怪仙珍,不愿意靠近它!

    “这是啥?”

    宝财眼睛泛红,蠢蠢欲动,很想冲过去采摘走这一株古药,但是宝财也不敢轻举妄动,他们觉得和采摘走万龙树的难度相比,采走它怕是要困难十倍不止。

    这一株古药稀奇古怪,因为它并不像是一株古药,而像是一个长满兵器的古树!

    “兵器树?”

    苏炎都发愣,这是一株青铜古树!

    它就像是矿石锻造而成的一株金属古树,天知道它到底生长了多少年,它看起来虽然并不高,但是青铜古树之上,结出了一枚接着一枚惊世果实!

    甚至这些果实,是兵器,它身上挂着一口接着一口兵器!

    苏炎他们都发呆,这算什么?一株古树,长出了一件又一件兵器?

    而且这些兵器都非常的可怕,有一个紫色葫芦,它在发光,紫霞万道,气息神圣而又庄严!

    但是葫芦嘴巴中,竟然藏着一枚符文,弥漫着恐怖的混沌气,似乎在酝酿一道又一道混沌剑芒,仿佛随着紫色葫芦爆发的时刻,混沌剑芒会长千上万的爆发出来,毁天灭地!

    紫色葫芦挂在其中一个青铜枝条上,枝条不断窃取神能,滋养着紫色葫芦,这葫芦已经足够可怕了,但是目前为止还没有孕育完成!

    苏炎被吓住了,他觉得这个紫色葫芦,绝不逊色混沌神器,甚至成长价值更为可怕!

    当然根本不只是一个紫色葫芦,青铜古树看起来很厚重,窃取世间的能量,现在根源找到了,并非万龙树将这个世界的精华吸收干净,而是青铜古树所为!

    连阴阳祖脉都被吸收的快耗尽了,这青铜古树似乎蕴含了某种可怕的规则,由下而上,宝物都属于震世之物!

    和葫芦对立的是一口剑胎,剑体之上都有真龙在游走,这相当的惊人,威能和紫色葫芦不相上下!

    至于上头的宝物,规格更胜一层楼,第二节有两种至宝,一口宝塔和一口古钟,古钟隆隆而鸣,道音阵阵,生出了先天道音,每一个音节都如同黄钟大吕,彻响天上地下。

    这两种宝物散发的气息,总的来说比第一节生长的更为惊世骇俗。

    至于第三节就有些惊人了,两种交织着混沌光芒的稀世器物,像是混沌至宝粗胚,恐怖异象,悬挂的区域仿若大黑洞一样,很可怖!

    已经是六种宝物了,第四节同样有两种宝物,一口弓胎,一口天刀!

    天刀透出无尽狂霸杀气,被青铜古树之力滋养的,蕴含着可怕的刀意,似乎挥动一下,都可以劈断星空,扫下来漫天星斗下来。

    那口弓胎很惊人,弥漫着可怕的凶煞气息,这兵器极其强大,不知道拉弓射箭的时刻,它到底会爆发出多强的攻伐之力!

    八样宝物,形态不一!

    但是最强的并不是这八样宝物,青铜古树的顶端,仿若诸天世界一样,散发出璀璨滔天的光芒!

    青铜古树滋养八口兵器,同时八口兵器外泄出本命精华,汇聚顶端!

    这是属于八大兵器的本命神力,贯穿到青铜古树的顶端!

    那是一口看起来还有些模糊的兵器,像是一头绝世巨凶蛰伏,看不清真切,太模糊和可怕了,它不断抽取八口兵器的本命精华,似乎在至宝出世的一日,八兵碎裂,成就这口无上秘宝!

    青铜古树,孕育着九大兵器,当然最终的目的是为了成就最顶端的至宝。

    可能一个宇宙纪元过去,它还是没有成熟,现在还没有到了摘走的一天,或许等待阴阳祖脉耗尽它会溃散,也或许它还需要移植到更强的祖脉中才能孕育成熟!

    “这是什么样的伟大存在栽种在里面的?”张量喃喃自语,双腿有些发软,难以置信。

    “是在等待一个宇宙纪元成熟,才将其栽种吗?这是在岁月中采种成熟的至宝吗?”

    宝财低吼道:“不可思议,别忘记这里面的时空流速非常的缓慢,如果是上个宇宙纪元采种的,那么这里经历的岁月无法想象!”

    “你们看到没有,青铜古树之下,有兵器碎片,很可能是一次又一次顶端的至宝,吸收了无尽兵器精华,毁掉了数不尽的珍宝!”苏炎都忍不住颤栗!

    “上古宇宙纪元神灵山脉崩灭,该不会和这一株青铜古树有关吗?有人在谋夺祖脉?”

    苏炎联想,上个宇宙纪元,阴阳祖脉被各大势力共同掌握,没人沦为私用。

    可是耗尽祖脉之力培养兵器,如果他们从古籍上看到根本不会相信,但是现在亲眼见证,有人可以用一个祖脉的能量,培养出一种可怕的兵器!

    “不可能啊,谁这么大的气魄,可以坐等一个宇宙纪元,等待一个兵器成熟?”宝财打冷颤,这是何等宏伟的巨头,俯览岁月称尊的无敌者吗?

    或许在这种可怕的巨头眼中,什么混沌兵器,不过是一堆废纸,他们可以花费无尽资源,培养出一口惊天地泣鬼神的至宝出来。

    “别再猜测了,可能也是青铜古树自我诞生!”

    苏炎不敢在猜测了,越猜测越是窒息,有些情况不是他们可以知道的,知道了或许真的会绝望。

    苏炎他们宁可相信是自我诞生,也不相信有强者可以坐等一个宇宙纪元,耗尽祖脉之力,培养一口兵器成熟。

    可是苏炎的内心惊颤,布置出混沌洞这种格局,应该是人为的。

    “现在怎么办?”

    他们都小心谨慎,碰到这种机遇,一旦惹上,就是天大的因果,根本不敢乱来。

    宝财喘着粗气说道:“撑死胆大的,饿死胆小的,我们拼一把,我们不动最顶端的至宝,取走其余的八种天兵!”

    “对,而且这里也没人看守,直接拿着就走,谁知道是我们做的?”

    “这八大天兵,皆是无价之物,带回家乡可镇压气运!”

    他们三个开口,议论,因为担心有可怕的巨头,在俯视着他们,将他们视作蝼蚁,或许暗中栽种宝物的人,也在暗中蹲守。

    “你们不要动,我过去!”

    苏炎刚开口,张量摇头道:“不行,我们一起过去,路上也有个照应!”

    “一起去,我觉得我们太小心了,联想的太多,被吓住了!”宝财恶狠狠的回应。

    苏炎苦笑,的确被吓住了,这里大格局太宏伟了,谁知道到底是谁布置下来的?他们觉得这事情和神灵山脉的崩塌有关,所以不敢轻举妄动。

    “宝财你留在这里,我们张量过去!”苏炎犹豫一会,说道:“如果真的出现意外,都要搭进去。”

    “我元神藏在万妖旗中,杀过去帮你们挡劫!”

    苏炎他们觉得希望很大,宝财的万妖旗防御力超强,或许可以闯一闯。

    “别犹豫了,赶紧走,万一奇皋老东西叫人来,可就麻烦了!”张量咬牙道!

    “走!”

    苏炎也咬牙,他大袖一甩,布置了一重重阵盘,如果遇到危险他们可以尽快撤走。

    就这样,他们闯入了大峡谷之下,遁入了阴阳祖脉中!

    刚来到这里面的时刻,万妖旗猛烈轰鸣!

    那只一种恐怖的气息临体,让苏炎和张量心中腾起大恐惧,他们体内的生命气息飞速流逝!

    “青铜古树!”

    “可以吃人!”

    张量头皮发麻,如果不是宝财的万妖旗挡住了多数能量,那么他们在吞噬能量面前,或许一个照面会老死!

    “走快点,快去快回!”

    苏炎他们两个沉着脸,一阵往前冲.....

    在过程中,苏炎和张量的气息都迅速衰老下来,发丝都白了。

    “快回来!”

    宝财惊惧咆哮,黑白相间的毛发都倒竖。

    它看到苏炎和张量迅速衰老,步入了晚年,他们体内的生命气象被剥夺了!

    “不好!”

    苏炎和张量同时间怒吼,他们齐刷刷的拿出万龙树的叶子吞下!

    叶子在他们体内化开,喷薄出浩瀚的生命精华!

    苏炎发生一声长啸,体内精血滔天,老年的苏炎英姿勃发,体内亏损的生命之源得到了补全,他体内精血轰鸣的时刻,以霸绝的姿态恢复到了年轻时代!

    张量也是如此,至尊体复苏,以真龙叶子之力,恢复亏损生命之源,站在了年轻时代。

    “冲啊!”

    苏炎和张量嘴中都含着真龙叶子,飞速冲刺,已经来到青铜古树近前!

    他们觉得如同没有万妖旗抵抗,很可能挡不住青铜古树的能量,而灰飞烟灭!

    “嗡!”

    苏炎的手掌刹那间落在弓胎之上,内心涌出狂喜,发现弓胎不曾抵抗,像是一种新生的宝物,等到主人的出现!

    张量也大喜,手掌落在黑色天刀之上!

    他们的手掌发力,要将两大至宝从青铜古树之上摘下来。

    甚至近距离接触的时刻,苏炎发现青铜古树顶端的宝物形态,像是一口裂开仙穹的大戟,恐怖绝伦,一旦持有,绝世无双!

    甚至他的眼睛都要被刺瞎,这宝物相当的可怕和惊世,不是他们可以染指的,就算可以触碰,也根本不可能拿的走。

    因为他们发现八种兵器只是养料,这口大戟才是正主,一旦接近肯定会被吸食的一干二净!

    “轰隆!”

    就在弓胎和天刀即将脱离青铜古树的时刻,宝财发出尖叫:“快走,快走,有人来了,快走!“

    那是杀念,像是穿透了亿万星域,穿透了广袤无垠的宇宙混沌地带!

    仿若称霸岁月的巨凶跨界而来,透出来的气机,压的大宇宙颤栗,一个接着一个星域都要在他的脚下沉陷。

    宇宙的尽头,似乎矗立着一个模糊的影子,并非他模糊,而是相隔太遥远,如何站在宇宙的另一端,光透出的气息都影响了大道秩序的运转。
重磅推荐: