当前位置:帝道独尊 > 帝道独尊 > 第五百四十六章 震慑敌胆!

第五百四十六章 震慑敌胆!

    世界被血液染红,整个资源地即将变为废墟!

    到处都是断壁残痕,不断有气息强大的生灵被击穿,也有大道境领域的生灵杀出重围,想要逃出去。

    可是矗立在上古净土中的苏炎,弯弓射箭,隔了数千里,他都能锁定强者,射爆逃窜的生灵。

    都有强者,逃了三千里地,依旧被苏炎射成一团肉泥!

    “太凶残了!”

    观战的各族强者胆颤心惊,苏炎这是早有准备,这是想要一口气吃掉阴冥一族资源地?

    他们掌握三大凶兵,关键时刻解封,爆发出最为狂霸的力量,撕开了阴冥一族资源地!

    惨死的战兵太多了,很难数的清,甚至都有战舟被击穿,被刀芒劈成两截!

    张量气息强大,毕竟是一代至尊体,他挥动黑色天刀,爆发出无穷无尽的黑色刀芒,轰劈广袤疆域,每一刀都劈的空间开裂,强者喋血!

    “痛快痛快!”

    张量大笑,从没有杀的这么痛快过,以前是巅峰强族的强者掌握大杀器,现在风水轮流转,他们执掌三口超强大杀器,打的这里崩塌,血流长河,横尸遍野!

    宝财的紫色葫芦也端是了得,葫芦嘴喷吐的时刻,混沌符文爆发,资质演化出混沌符文,劈向人群中,进行收割!

    “北妖的狗腿子,看法宝!”

    宝财专杀北妖麾下的势力人马,紫色葫芦一出,道神兵像是纸糊的一样给打裂,这葫芦相当凶残,威能比混沌神器还要惊人的多!

    “你们发现没有,他们掌握的兵器这么强,可根本没有惊动地势?”

    有人非常的不解,也有老强者看出来了,三大至宝似乎是天地孕育的瑰宝,根本没有演化出道和法,这是最为纯粹的力量,所以才没有惊动地势杀局!

    但是这样说来三样宝物的价值就惊人了,未来成长空间巨大!

    “苏疯子太狂了,他拉弓了次数我都数不清,大杀器都能击裂,这口弓胎太强!”

    当然最为代价,上古净土神能干枯,一些宫阙都倒塌了,有些巨宫都龟裂!

    苏炎矗立在上古净土的门口,在他的背后,群山倒塌,灵泉干枯,也有巨宫沉陷,掉下来大块的残片!

    这个上古净土都要毁于一旦,数不清的地脉之气都被抽空了,苏炎根本不会有所顾忌,他觉得想要霸占净土根本不可能,还不如就此毁掉!

    “太惨了,这是人间炼狱诞生!”

    观战的群雄发抖,汗毛倒竖,这是何等惨烈的画面,血流万里,伏尸无尽,大高手都死了一大片,都有庞大的妖族生灵炸开,血液如瀑的喷涌,染红大地!

    苏炎染血的肉身渗透出汗水,他的呼吸沉重,筋疲力歇,即使是苏炎的底蕴在强,这种亏损也非常的严重,甚至苏炎的肉身伤痕更多了,捆仙绳依旧束缚着苏炎!

    有不少强者逃出去了,他已经很难再有力量猎杀下去。

    毕竟他们人数有限,这里汇聚的兵马足够多,想要将这里的兵马屠掉一空,苏炎觉得他站在全盛时代还有些希望,现在捆仙绳对他的束缚越来越糟糕了!

    “咻!”

    苏炎最后一次拉动弓胎,金色大弓灿烂至极,呼吸的时刻上古净土崩塌了一大片,烟尘漫天,土石飞起。

    这一幕让阴健他们很难承受,上古净土等于毁掉了,精气被抽取的一干二净,许多山岳断裂,宫殿碎裂,已经沦为废墟!

    这一箭硬生生崩开一条尸骨狂飙的血路,犁出贯穿千里的大裂缝,他像是一头怒龙冲了出去,在过程中还有强者发狂的攻击苏炎,如果让苏炎逃出去,阴冥一族威严扫地!

    “挡我者死!”

    苏炎的瞳孔杀光四射,混沌杀印悬在他头顶之上,打向前方,有猛扑向他的强者炸成一片劫灰。

    “杀啊!”

    张量也宝财冲了过来,他们的亏损也非常严重,气喘吁吁,体内神力快要耗尽!

    就在他们三位即将聚首的时刻,域外星空中,有一口神矛出窍,巨大如山,弥漫着各种毁灭波动,像是一口禁宝在觉醒,向着铁宝财洞穿!

    绝对是妖域的强者出手了,以神矛攻伐,针对铁宝财。

    甚至另一方,一艘巨型战舟横空,碾压而下,这宗庞然大物下沉的时刻,无边疆域都沉陷了,有许多人都跟着陪葬,被战舟压成粉碎!

    “混账!”

    阴健他们气得脸色狰狞,两大群族的目的是铁宝财和苏炎,顾不上其他人的死活,强势出手,要镇压住他们两个!

    “我想走,你们还敢拦我!”

    苏炎的眸子都立起来了,一声长啸日月欲坠,他的体内爆发出滔天气机,即使是被捆仙绳束缚,苏炎依旧可以释放出超强的战斗力!

    “快看!”

    四面八荒的生灵都匍匐在地上,这一刻苏炎拉弓射箭,像是拉出来一口太古巨星,裹挟着诸天之威,出窍的时刻,崩天了天穹,冲出来能量波动,贯穿了星空!

    “碰!”

    巨型战舟被崩出一个血窟窿出来,战舟内的修士死了一大片!

    “不可思议,这宝物竟然能够驱动神通秘术!”

    一些人都吓呆了,这口弓胎未免也太奇特了,连北斗拳神通都能驱动,加持威能,一时间攻伐力恐怖绝伦,打的巨型战舟都崩成一个大窟窿出来!

    “咔嚓!”

    也就在这时,苏炎肉身踉跄,身躯上的龟裂纹更多,特别是捆仙绳将苏炎勒出的伤痕持续加重,捆仙绳都要束缚到苏炎的体内!

    “他不行了,快杀了他!”有人发出大呼声,告知四周的人。

    染血的山林,杀气弥漫,这个人间炼狱中,还活着的人都散发出刺骨的寒气,谁都想要干掉苏炎!

    可是当苏炎的眸子扫向四周,当中蕴含的王者之怒,让蠢蠢欲动的人马汗毛倒竖,内心的杀念溃散的一干二净,都要失去所有的斗志。

    他们真的害怕了,根本不敢靠近这个凶人,当年他伤的这么严重都能全身而退,更何况是现在,说不定还有其他的底牌会爆发出来!

    “老子现在要走,我看谁敢挡我的路,不怕死的尽管过来,我保证下一个目标就是你们的群族,如果不信大可一试!”

    苏炎放出了一句话,让三大群族的强者目眦欲裂,差点吼了出来!

    有一些重创的老牌强者怒目圆睁,气得心肺颤抖,这是何等的狂妄口气啊,胆敢对巅峰群族放出这种话,除了他苏炎还真的没谁了!

    苏炎的言辞让他们承受不住,恨不得现在就杀上去,不想承受这种耻辱!

    甚至四面八荒中,暗中蛰伏的强者怒了,眼珠子都冒出血丝,可是狂怒中有内心尽是忌惮,阴冥一族资源地就是血淋淋的教训!

    甚至他们掌握的三种凶兵太强了,说不定还有其他的大杀器,不管怎么说,他们现在赌不起,真的担忧苏炎会强闯他们的资源地,拿他们开刀。

    “难道要崩灭苏炎,必须要巅峰人杰下手,年轻至尊强势猎杀,才能除掉这个祸根吗?”祖殿一位老修士脸色阴沉,说道:“等着瞧,我族小祖,很快就出关了,制衡这种人物,必须要小祖出马才行!”

    “逆天了!”

    观战的人都瞠目结舌,这一路上竟然没人胆敢站出来针对苏炎,他们相信祖殿和妖域肯定有强者在暗中蛰伏,很可能也掌握大杀器!

    可是阴冥一族资源地,血流长河,横尸万里的画面,让他们根本不敢轻举妄动!

    “难道苏疯子打破了平衡,一个人可以在神灵山脉震慑一个巅峰群族不敢妄动?”

    这是何等的凶威,这种平衡一旦被打破,巅峰群族杀苏炎的心会更加剧烈。

    这是决不允许发生的事情,这种平衡若是被打破,苏炎岂不是在神灵山脉横着走,谁还敢去惹他?除非阳穹和闪电王这种存在,可是他们和苏炎几乎没仇!

    “走干嘛,刚才可以一鼓作气干翻他们?”宝财喘着粗气,他们有真龙叶子,不惧损耗。

    “不行,要是真的攻占阴冥一脉资源地,我们未来根本没有修炼时间,还要时刻防备他们的报复!”

    张量摇头道:“给他们一个教训就行了,经过这件事他们会时刻提高警惕, 这样也能消耗他们的兵力。”

    “不错。”

    苏炎战体染血,沉声道:“攻下资源地我们要了也没用,我看没有必要暴漏过多底蕴,如果我们做得太过火,该族的大能恐怕会出手!”

    苏炎有了忌惮,经过捆仙绳的事情,巅峰群族绝不是那么好惹的,或许还有比捆仙绳更强的杀器。

    苏炎他们消失在地平线尽头。

    这片残破的疆域,血流成河,惨烈气息透出。

    有阴冥一族活下来的强者嘶吼:“苏炎已经给我族击退,现在也被捆仙绳束缚,他活不过一个月就会油尽灯枯!”

    围观的修士都嗤笑,分明是人家正面杀出去的。

    可是捆仙绳这句话让他们都沉默,这捆仙绳虽然是仿品,但是足够强大,苏炎能脱困?
重磅推荐: