当前位置:帝道独尊 > 帝道独尊 > 第五百五十七章 跪下宣读

第五百五十七章 跪下宣读

    围观的人也愣住了,一个个抓耳挠腮,这是啥情况?他们真的没有想到苏炎就在里面坐关,甚至现在苏炎要请他们进去?

    如果换做其他的强者,肯定会非常热情招待,不敢怠慢阳宇达这两位。

    但是苏疯子是谁?真正杀出了无敌风采,神王都在他身上吃亏,现在让苏炎请敌人喝茶,这还是头一回听说。

    “两位兄弟,快你们请啊,哈哈,万万不要客气!”

    北斗教的弟子非常的热情,你我一句我一句的说道:“苏炎大师兄真的在邀请你们,赶紧走吧,咱们好好喝几杯。”

    “这个......”

    阳宇达和雷俊远畏手畏脚的,不是他们不想去,而是他们怕了!

    苏炎是什么人?虽然他们嘴上说一说,诋毁一下苏炎,可是这凶人连阴贤都活捉了,阴冥一族的资源地都被他打的残废!

    现在这位凶人竟然和颜悦色招呼他们进去,让他们两个心中毛骨悚然,他们可不信苏炎真的会忌惮两大星域至尊的威慑。

    围观的修士脸色精彩万分,看出了他们的窘态,进去很可能吃大亏,不去面子上挂不上去,一时间左右为难,支支吾吾的。

    “诸位道友太热情了,我就是来传话的,让苏炎去一趟禁区之地,我族至尊在等着他们!”阳宇达也不至于受的惊吓说不出来,这样回应,谁都发现他的语气软了。

    “怎么?两位道友不准备进来坐一坐?”

    资源地在细微的颤抖,有气息透了出来,异常的炽盛,像是一头沉眠的巨凶苏醒了,且站了起来,盯上了杨宏达和雷俊远。

    这两位内心一颤,汗毛都倒竖!

    肯定是苏炎无疑,他们觉得被盯上了,浑身都直冒寒气。

    雷俊远当场赔笑道:“哈哈,苏兄弟,我是来传话的,我族闪电王至尊,邀请兄弟过去做客,我们就是来传话, 别无大意!”

    “怎么?是不是我苏某人招待不周!”

    声音又传了出来,一个接着一个音节,像是惊雷一样,彻响出来,让他们如遭雷击,体内的生命本源都隐隐有溃散的趋势。

    他们骇然失色,真的被吓住了,这是何等战力,隔了这么远,单凭音波,都差点将他们给震伤!

    “不敢不敢,苏先生勿怪,勿怪!”

    阳宇达强压下心中惊惧,他态度恭敬,躬身说道:“苏先生有所不知,我们来的匆忙,也没有准备什么礼物,只能先行告退,择日再来!”

    “不错不错,我和宇达道兄结伴而来,也算是路过,路过!”

    雷俊远也赔笑道:“刚才还有些唐突了,苏先生万万不要往心里去,我们现在就走,现在就走!”

    四周的人傻了,尼玛这变的也太快了!

    刚才还说苏炎算什么东西,现在倒好,直接用这等低声下气的姿态,还不一口一个苏先生,这算哪门子的事,传回去也不怕阳穹他们剥他们的皮!

    毕竟他们杀气腾腾而来,现在像是乖孙子一样,大气不敢喘,背后直冒冷汗。

    阳宇达和雷俊远则是叫苦不迭,四周的人感应不到, 可是他们看得清清楚楚,深处有一个影子盘坐,苏炎的威势太吓人了,毛孔稍稍透出的精血光芒,都让他们很难承受。

    苏炎就盘坐在地平线尽头,体内弥漫出来的波动,让他们窒息,难受的要命,仿若随着苏炎的气息释放,他们都会身心欲裂!

    不是他们怕了苏炎的威名,是现在局势非常的凶险,他们大气不敢喘,态度恭恭敬敬,根本不敢逾越!

    他们心里也把苏炎给恨上了,固然惧怕苏炎,但是不代表他们背后的星域至尊会惧怕苏炎!

    他们觉得回去应该添油加醋,尽可能让阳穹和闪电王立刻杀来,狠狠教训苏炎,在将事情查问清楚。

    “哈哈哈,瞧瞧你们的德行,就你们还有资格代表两大星域至尊?真是不害臊!”

    猛然间,远方世界又有修士闯进来了,气势同样强势,和刚才杨宏达他们两个来之前没两样,杀气腾腾的闯入北斗教资源地。

    “混账,是祖殿的人马!”

    杨宏达这两位气急败坏,祖殿的人太不给面子了,上来就侮辱他们。

    来的人他们还真认识,领头的是祖元亮,这人在祖殿名气较大,和他们都相熟,他浑身充满了狂野气势,整体看起来桀骜不驯。

    “这下有好戏看了,沉寂的祖殿,竟然有年轻强者走出来,还来到了北斗教资源地,真不知道祖元亮这是要干什么?是代表祖殿而来吗?”

    四周沸腾一片,围观的修士持续增多,他们都睁大眼睛认真观摩,不知道接下来到底会发生什么事情。

    “来者止步!”

    北斗教的弟子站出来,拦截住了祖元亮,有人说道:“你有什么事?我们北斗教可没有邀请你来吧?”

    “呵呵,可笑!”

    祖元亮浑身凶光滚滚,本就桀骜性格,面对拦路者,直接呵斥:“老子要来,还需要你们北斗教邀请?真够可笑的,不知道多少人请我我都不去吗?你们马上给我让开,我有大事要和苏炎商议!”

    “你能有什么大事?识相点马上离开!”

    这些弟子怒视着祖元亮,对祖殿的人马全无好感,当年祖行就是如此,可是他最终还是被苏炎给震杀了。

    “你以为我和他们一样废?三言两语就想把我吓走?”

    祖元亮这样回应,态度相当的傲慢,背负双手,冷傲道:“苏炎,我也不需要你走远路去祖殿跑一趟,我是祖殿来使祖元亮,立刻出来一见,我有大事要和你商量!”

    他的声音很大,传递出去很远!

    阳宇达这两位是气坏了,可是他们一言不发,冷笑着看着祖元亮,看好戏。

    苏炎和他们的群族几乎没仇,但是和祖殿就不同了,现在祖元亮的口气这么大,就不怕栽跟头了!

    “你也太放肆了,还让大师兄出来见你,你以为你是谁?他祖安邦来了要看看我大师兄,也要看大师兄的心情好不好,哼,就凭你也配让大师兄出来见你!”

    北斗教的弟子惊怒,纷纷走了上去,要联手把祖元亮给打跑。

    “别以为我不敢伤你们,你们可千万不要自误,我要是动起武来,见血可就不好了!”

    祖元亮体内气息透出,当真也算是不弱,他满头乱发舞动起来,整体血光大盛,像是一位强大的神魔矗立在天地间,说道:“如果我没有控制住,一个不小心弄出人命出来,可就不好了!”

    “瞧瞧牛逼哄哄的样子,在我们的地盘放肆,你倒是伤一个我看看!”

    北斗教早就有强者出关,暗中在四周观察。

    现在他们被祖元亮的话激怒,齐刷刷的冲了出来。

    祖元亮的脸色难看,冲出来最起码十几位强者,还有好几个老牌强者也跟着出关了,目漏凶光,盯上了祖元亮。

    他们的气息都很凶,合在一起,像是一片星海压在这里。

    “祖殿派遣使者到这里来干什么?你有什么大事?直接大声说出来!”

    困惑的声音又袭来了,地平线的尽头,隐隐显化出一个模糊的影子,说道。

    “苏炎,真的是你!”

    祖元亮的内心一惊,指着他喝道:“你过来,我有战书一封转交给你,当然接下战书, 等于接受了决斗!”

    “什么?战书?谁下的战书?”

    四周的人愣住了,随即有些心惊,难道祖安邦出关了?

    要知道多年前祖安邦闹出的动静很大,肉身战力逼到了大道境领域,甚至他可是还没有成道!

    外界早有传闻,祖安邦未来成就惊世,绝不逊色各路巅峰强者,更别说他祖安邦还是至尊体,更是祖殿古祖的亲子。

    当年祖安邦在苏炎手上吃了大亏,现在祖安邦浮出水面,八成是来找回场子的!

    这里围观的修士当真期待了,祖安邦和苏炎厮杀,肯定万古难遇,他们都足以代表两大群族,毕竟祖殿的仇恨和葬域一族才是最大的!

    “什么战书?还不快快大声念出来!”苏炎回应,态度很平静。

    “你!”

    祖元亮的脸色阴沉着,他说道:“苏炎,难道你都懒得走几步?你也太无礼了,这战书本就是给你的,必须你亲自过来,接下战书!”

    “我现在在修炼,你在这里等上几天吧。”

    苏炎的影子隐隐要消失,他还没有将大道进化液吸收干净,需要修炼几日,实在是没空搭理他们。

    “苏炎,你也太无礼了!”

    祖元亮怒了,拎着战书怒喝:“这可是我族小祖亲自拿出的战书,你如果现在不接下, 等于自动放弃挑战,你直接大声说出来不如我族小祖,我就可以回去交差!”

    “那个手下败将要挑战我?”

    苏炎极为感兴趣的说道:“你不提他,我都快忘记祖安邦了。”

    苏炎的言辞,让祖元亮真的承受不住,气得牙痒痒。

    他指着苏炎斥责:“苏炎,你别太嚣张了,当年的一战根本不作数,我现在就拿着小祖战书前来,他在向你宣战,你可敢接下战书,决一死战!”

    “直接念出来时间地点不就行了,你的废话真够多的,毛病可真不少。”

    苏炎嗤笑道:“你们将战书给我接下,我倒要看看祖安邦到底要干什么!”

    “是大师兄!”

    有弟子向前走去,要接下战书。

    “放肆,这是给你苏炎的战书,让他们接下算怎么回事?都给我滚一边去!”

    祖元亮煞气腾腾,就就想让苏炎亲自出来接下战书!

    “你他娘的有完没完?”

    地平线尽头快消失的影子豁然间恐怖起来,血气滔滔,挤满了世界尽头!

    仿若一位庞然大物从沉眠中转醒了,那可怕的气机透出,铺天盖地席卷而出,像是洪流一样滚滚而来!

    简直堪称汪洋倾覆,河山大地都发出抖动的声音。

    “啊!”

    祖元亮承受不住,如同百万大山馈压在他身上,他的膝盖直接弯曲,扑通一下子跪在地上。

    “给我跪下宣读,念错一个字我毙了你!”

    苏炎的双目杀气弥漫,俯视着祖元亮,冷淡道。
重磅推荐: