当前位置:帝道独尊 > 帝道独尊 > 第五百六十五章 震杀祖安邦!

第五百六十五章 震杀祖安邦!

    霸气无边的拳芒,震荡苍宇,且衍生出来的能量波动,横扫四面八荒,引动万里河山颤抖,数不清的云层都炸开了,云霄被苏炎轰的溃散!

    乌黑大裂缝浮现,直通域外,渗透出的气息令人发出发憷,特别是溅射出来的血光,让冲向祖殿资源地的各路强者,大惊失色,内心有着不可思议。

    不是说苏炎被围困了,被大杀局被镇住了吗?

    但是结局恰恰相反,大杀局依旧在燃烧,固然已经步入尾声了,可是那声势波动实在是可怖,毁灭了数万里河山,让祖殿大片资源地因此而沉陷!

    可是这些都不重要!

    “你们快看,那是祖安邦?”

    全场的修士骇然失色,看到绝世强大的祖安邦,被苏炎的绝世拳芒,被轰击的横飞!

    全场都宁静了,各族强者都喘着沉重的粗气,如果说以前的苏炎战力霸绝,同代已经杀到绝颠领域,可是现如今的苏炎,绝对称得上,年轻一代的至尊!

    那祖安邦,乃是大能亲子,祖殿小祖,更是一代至尊战体,称得上是天之骄子了。

    现在连祖安邦都敌不过苏炎,可想而知现在苏炎的高度,一代俯视天下的年轻巨头,冉冉升腾,化作一颗未来可称霸天下的巨星。

    这一刻连龙蛇他们都沉默了,还有什么资格诋毁苏炎,他已经杀出绝世风采,至尊体说击败就击败,纵观浩瀚的大宇宙,能和苏炎匹敌的,太少了!

    即使是阳穹和闪电王,这两位同代无敌的星域至尊,都用诧异的眼睛看着苏炎,祖安邦固然不是星域至尊,可他也是一代至尊体!

    但是现在祖安邦被苏炎击败,不得不说苏炎的强大,他们的内心都重视起来,重新衡量苏炎的分量!

    “小祖!”

    祖殿资源地爆发了大地震,数不清的战兵嘶吼着,一位接着一位远方赶来的老强者更是发出悲狂的咆哮,他们很想说为何会这样!

    祖安邦已经足够强大了,具备了无敌底蕴,可为何苏炎会这么强,这根本不符合常理,即使是他有在强的潜能,可是祖安邦的潜能弱吗?

    答案肯定是不可能,祖安邦都被苏炎这一拳打的怀疑人生了,其实如果不是苏炎事先得到了两罐子大道进化液,想要一拳击飞祖安邦断然不可能!

    “薛冠道友,你现在杀过去,可毙掉苏炎!”阳穹开口了。

    “杀他,不急一时。”薛冠背负双手,他神威凛凛,像是俯视天下的帝王,在巡视他的子民和领地,极为自负。

    这话霸气侧漏,让阳穹内心一惊,在和薛冠搏杀的时刻,他都没有试探出薛冠的总体战力,这个人到底有多强,现在还是一个未知数!

    “吼.....”

    祖安邦突然发出一声长嘶,满头染血的发丝乱舞,整体肌体荡漾出来黑色神光,原本被打散的至尊体神威重组,他像是一位背负苍穹的苍穹战神!

    “我是无敌的!”

    祖安邦发出强大的信念,他不会被轻易击垮,随着苍穹古经运转的时刻,他的体内释放出宏伟的苍穹世界,仿若一个真实的苍穹,散发出崩灭众生的气流!

    全场的人骇然,祖安邦太强了,战体喷涌至尊气,他发出狂怒的战意,特别是当体内的祖血燃烧的时刻,天地都变了颜色,域外星空都漆黑如墨!

    “血脉能量!”

    围观者心惊胆寒,这是超强的血统力量,影响了世界的变化,祖安邦可是大能亲子,他的血脉之力极强,一旦释放出来,肯定会掌握绝世战力!

    “吼!”

    祖安邦接连长嘶,他要逆转战力,反杀苏炎!

    当大能血统之力释放到极致的时刻,一缕缕宏大而又壮阔的气息涌现而出,像是从史前跨越而来的能量,恐怖异常,充满了盖世气机!

    漆黑如墨的苍穹世界中,都浮现出一个伟岸的身影,盘坐在模糊的时光中,仿若大能的投影,跨越到神灵山脉,充满了盖世威严!

    “小祖无敌!”

    祖殿的人马嘶吼,依旧对祖安邦怀着信心,他们觉得祖安邦的战力飙升到极限,肯定是无敌的存在,绝不可能败掉!

    “苏炎,我要生撕了你!”

    祖安邦当真被苏炎逼急了,他释放出最强的力量,横冲而来,就仿佛背负苍穹的无敌者,浑身上下暴涌出无边无际的黑色洪流,连同大能血统之力,向前震杀!

    “轰隆隆!”

    广袤疆域都被推动了,从远方观看,便是看到千万重黑色巨浪,隆隆而来,碾压虚空,荡破云霄,冲向苍宇!

    一切能量源泉,俯冲向苏炎!

    “好恐怖,这就是大能血脉之力,能量中带着压塌世界的波动!”

    “苏疯子能挡得住这种能量吗?古之传闻,葬域一族血统至强,但是漫长岁月过去,再加上该族持续衰败,血统的能量已经很弱,据说缺损太多!”

    当那无尽能量源泉,即将俯冲向苏炎,就像是轰开堤坝!

    那是那堤坝无限璀璨,他像是一位黄金战神,雄姿霸绝,就像一个黄金色泽的宇宙牢囚,震荡出无穷无尽的能量光束!

    “杀!”

    苏炎一声大吼,勇猛无敌,整体金芒大盛,他狂冲而来,像是一位跨越世间的无敌神王!

    苏炎体内战血沸腾,熊熊燃烧,他的体内像是诞生了数不清的宇宙星体!

    苏炎身化巨星,他是何等神勇,肉身称尊,以大道进化液完善万物初始奥义,向着体如宇宙进化!

    这一条路固然还没有完善,可是苏炎也堪称绝世凶兵出窍,释放出可怕的光束,劈天裂海,轰击的漫天黑色巨浪,千万重的开始爆碎!

    世界仿若崩塌了,在人们颤栗的目光中,土石崩天的画面,两个模糊而又可怕的影子,在毁灭的河山中撞击在一起!

    一方如宇宙大星!

    一方如炼天神炉!

    这不仅仅是战体的碰撞,也有诸天秘术的迎击,广袤的河山都隆隆起伏,他们撞击的时刻太可怕,天上地下衍生出毁灭大裂缝,能量波动直冲大域!

    都有大批生灵被震的横飞出去,交战的波动太霸绝,两大强者撞击在一起的时刻,天穹都被撕开了,能量涟漪贯穿星空!

    像是天界的天兵在碰撞,两强战体发光,绝世无匹, 彼此间都扛着敌手的杀伐,展开了血淋淋的碰撞!

    人们看到破碎的虚空染血,两强都溅射出血光!

    “杀!”

    祖安邦发出狂怒之后,至尊体之力竭尽所能出闸,像是打出了所有的潜能,化作炼天神炉,要炼化苏炎!

    “吼......”

    苏炎发出大吼声,毕竟是至尊体的搏命之法,甚至祖安邦都释放出至尊的本源之力,这是何等的绝杀,祖安邦都怀着玉石俱焚的决心,也要毙掉苏炎!

    但是!

    当他苍穹战体的本源之力袭身的时刻,苏炎的肉壳像是熔炉被激活了,炼天炉是什么神通?可炼化强敌,但是需要莫大的神力驱动炼天炉神通。

    苍穹战体,以他的本源至尊力进行熔炼苏炎,且以炼天炉的特有功效,能以本源至尊气化作的炼天奥义,足以遍布苏炎的整个肉身!

    “嗡!”

    一时间苏炎的宝体透出的光芒璀璨了一截,寸寸肌肉肉燃烧起来,五脏六腑随之轰鸣,气血之源为止沸腾!

    他的宝体,涌现着至高无上的气机!

    苏炎就像是一个可怕的漩涡,开始贪婪吸收苍穹战体的本源至尊气,仅仅只是吸收一小部分,苏炎的宝体缺损的本源都炽烈了一截,他就像是天生缺少这种东西!

    他需要沐浴天下诸王之下,反补本源,杀向一条通天大道!

    “你到底是什么体质!”

    祖安邦吓的头皮发麻,他觉得苏炎吸收了他体内的至尊气,怎么可能会发生这种事情?他觉得在他释放至尊体本源和苏炎搏命的时刻,苏炎才像是炼天炉,要将他的本命至尊气给剥夺!

    然而在苏炎修士,甚至持续吸收的时刻,他发现至尊气很难大幅度吸收,这毕竟不是他的体内本源,所以吸收起来较为困难!

    可即使是这样,苏炎的宝体也透着模糊的至尊威,像是一位蛰伏在岁月长河中的至尊,要在至尊气足够的时刻,才能破开牢囚,威慑诸天!

    “哈哈哈!”

    苏炎满头发丝乱舞,一声长笑天地爆碎,心神失控的祖安邦狠狠的喷出一口血,整个肉身都要被苏炎震的巨颤!

    “祖安邦你的末日到了!”

    苏炎神威滔天,挣脱了所有的馈压,他的气息飙升一截,从天而降,抬起脚掌镇压祖安邦!

    “尔敢!”

    祖安邦从失控中回神,便是发现苏炎从天而降!

    “有何不敢?”

    苏炎如同俯览天下的年轻至尊,脚踏乾坤!

    什么至尊体,什么大能投影,所有的一切都伏在他脚下匍匐颤抖,他像是一位杀到世间称尊的王,精气神太霸绝!

    祖安邦被苏炎狠狠的踩在地上,头颅都没入泥层中,整个身躯都开始四分五裂!
重磅推荐: