当前位置:帝道独尊 > 帝道独尊 > 第六百零六章 茫茫万劫

第六百零六章 茫茫万劫

    “坏了,这下要出大事了,我有一种很不好的预感!”

    陶政阳他们的脸色变得难看,雷劫无休无止,不知道尾声在何处。

    它不断降世,起先的天劫苏炎已经重创了,但是瞧天劫的姿态,似乎没有停下来的趋势!

    这让他们头皮发麻,现在的苏炎已经是星域至尊了, 如果苏炎殒落在天罚之下,死在雷劫中,这也太憋屈了,况且苏炎为何会引出这么强的闪电?

    不管怎么说,五行闪电已经劈下来了,这种闪电蕴含着五行之力,从天而降的关头,堪称沉坠下来的五色道场,五行绝杀之力交织,劈向苏炎!

    “那个人到底是谁?”

    “渡劫之人,绝对强横,底蕴惊世,我看到他一次又一次在衰败中爆发!”

    域外星空观战的强者,纷纷通过空间秘宝观战,但是秘宝显化的画面非常模糊,他们看的不清晰,只能看到渡劫者,浴血爆发,散发出一次又一次可怕的冲锋!

    他体内的骨头都不知道断裂了多少根,补天术当真很神异,固然不完整,但是现阶段的补天术对苏炎的帮助也非常大,一次又一次让他从血泊中爬起来!

    然而不仅仅只是五行闪电,接下来还有各式各样的闪电,从黑色乌云中劈出来。

    许多人都傻眼了,这种天劫就像是没有结果,可以一直劈下去,一直到妄图逆天者殒落,才会结束掉。

    “大师兄肯定可以扛过去,肯定可以的!”

    外人不知道,但是萧文他们知道的一清二楚,渡劫的强者肯定就是苏炎无疑,在当年竹月从神灵山脉带走苏炎之后,又紧接着将星静芙他们护送离开的路上,他们已经得到了消息,苏炎人在北斗教。

    既然苏炎在北斗教,那么这一位在天劫之下的战神就是苏炎无疑了。

    “天哪,真的是没天理了,又他娘的来了!”

    有些人都看不下去了,从闪电开始到现在,已经半天的时间过去了,但是黑暗中依旧劈落下新的闪电,甚至现在新的闪电又来临了。

    其实每当闪电退散的时刻,他们都觉得应该度过去了,毕竟这种天劫足够强了,可是现在倒好,又是一轮闪电来袭,他们都快麻木了,难道真的会一直这样下去?“

    “轰隆!”

    天地乾坤起伏,像是被一个巨人的脚掌踩踏的,广袤疆域都跟着抖动起来!

    极其可怕的冲击力量,光衍生出来的能量波浪,都惊动了整个北斗星的修士,随即他们便是看到,黑色云层中,璀璨的光芒爆发,滔天银色闪电落地!

    这就是千万大星沉坠,排列组合,形成了无边星辰闪电!

    每一颗星体,都是由闪电构造而成,蕴含着镇压诸王的气息,可是这些星辰闪电太密集了,齐刷刷的滚落下来,冲向了苏炎!

    “星辰闪电,闪电中演化了实物!”

    “这不是天劫,而是天罚,目的是为了灭绝,事情彻底大了,真不知道这一位到底是谁,他能抗住这么长时间,足以说明此人的强大!”

    “是啊,这等人杰倘若战死,真是一大损失呀,背后的势力岂不是要心疼死?”

    神灵都在倒吸凉气,这闪电像是被人主导的,存在着很大的变数,现在打出来的星辰闪电,千万大星沉坠,以雷电组合而成,相当的可怖!

    “轰隆!”

    大地都炸开了,烟尘漫天,土石滚滚。

    这是冲击之力,大裂缝崩开,这里形成一个大裂谷,都要将万灵砸成肉泥!

    人们看到屹立在千万星辰闪电之下的影子,继续浴血爆发,苏炎还能再战!

    他体内散发出狂怒的战力,挥动染血的拳头,蕴含着可怕的精神意志。

    他想要活下来,不想被天给灭掉!

    他一拳接着一拳,轰向砸向他的闪电!

    “杀!”

    苏炎大吼,真的在悬崖边缘爆发,他满头染血的发丝披散,招式大开大合,向前攻伐!

    “大师兄一定可以挺住,想当年的阴贤,整日叫嚣,不还是被毙掉了!”

    “是啊,当年大师兄还是一个小修士,可是结果呢?大能亲自祖安邦,双至尊体薛冠,不都被大师兄毙掉了,都熬过去了,杀出了无敌风采!”

    “这点伤势对大师兄根本不算什么,大师兄肯定可以熬过去,杀开天罚,证道至尊,杀开一切阻挡!”

    冯小穆他们心绪失控,毕竟画面相当惨烈,苏炎的双拳洒血,肉身踉跄,有时候被星辰击中,血肉横飞,半截身子都在巨颤!

    有星辰闪电的力量钻入苏炎的人体中,进行破坏。

    可是苏炎的战体中,体如宇宙奥义显化,仿若开辟出一个时空,里面有各式各样的闪电在震荡。

    他不仅仅要应对天罚,还要镇压体内作乱的闪电,不得不说这种战斗太艰苦和残酷了,真龙叶子他都吞掉了整整三枚,可以确保苏炎体内的精血保持旺盛!

    当星辰闪电步入尾声的时刻,世界都宁静下来,苏炎又熬过去了,肉身残破的不成样子。

    “啊!”

    苏炎的双拳紧握,他冲着黑云发出一声怒喝,像是百战不屈的战神,衣衫破碎,染血的发丝披散,凶气滚滚。

    他还活着!

    “轰隆!”

    宁静的世界中,一声雷音炸开,像是彻响在观战者的灵魂中,若是凡人再此,灵魂直接会被震散,不复存在!

    观战的修士从头凉到脚,因为他们看到的乌黑的云层中,剑芒滚滚,如同闪电形成的剑海,足以开裂苍宇,斩掉域外的星斗!

    这是闪电交织而成的杀伐,堪称天罚之剑,从天而降,简直剥开了天地,划分了阴阳!

    “哧!”

    剑芒浩瀚,就这样落下来,足以令人绝望的杀剑闪电,最终还是落了下来,斩向屹立在大地上,战体染血的影子!

    这天劫,真的可以让人绝望!

    陶政阳都不抱希望了,可能苏炎身上有大问题,引来了毁灭他的天罚,不允许这种打破某种平衡的年轻巨头,继续成长下去!

    能让神灵都绝望的天罚,如果不是因为苏炎年轻,精血旺盛,战体强大, 他不可能坚持到现在!

    苏炎吃掉真龙叶子,双目透出坚定和战火,他要干到底!

    “我就不信,我能被你给这种大道形成的闪电,给灭掉了!”

    苏炎满腔怒火燃烧,横贯而上,大吼道:“老子才是道,道就是我,我的路谁都挡不住,杀!”

    苏炎的精神意志变了!

    他不在信道,不在敬天!

    他就是道!

    苏炎散发出天上地下唯我独尊的精神意志,斗志重聚,即使是战死,苏炎也要站着死!

    他怒冲了上去,对抗剑之闪电,要和它们干到底,绝不服输!

    时间一滴一滴的过去。

    突如其来的天罚,从白天到黑夜,从夜间到第二天白天!

    整整两天两夜过去,各式各样稀奇古怪的闪电频繁上演,多数的闪电连神灵都不知晓,古籍都少有记载。

    但是现在倾巢而出,一轮接着一轮倾覆而下!

    观战者都麻木了,渡劫的人底蕴实在是惊人,要不然绝对抗不到现在,可是在强的底蕴,也经受不住这样损耗!

    人们都说经历的天劫越强,得到的好处也就越大, 可是这都两天过去了,也没有看到天罚之中,带给苏炎的造化到底是什么.....

    “别再坚持了!”

    “放弃吧苏炎,你已经很可怕了,谁敢相信一位大道境的强者在渡劫,他们都以为是一位年轻的天神!”

    “别再拼下去了......”

    陶政阳失神,觉得苏炎太苦了!

    他看到苏炎的气息开始衰败,双鬓斑白,神态开始衰老。

    这是拼尽了一切,损耗的生命力量太多了,在这样下去,真龙都会被活生生累死,龙血宝马都能跑废。

    苏炎呼吸沉重,他的战体千疮百孔,像是破碎的陶瓷,随时都要塌裂。

    苏炎的肉身干枯,气血衰弱,生命气息不断降低,他非常的疲惫,根本就不知道到底坚持了多久,或许是一年,也或许是十年,也或许杀到了晚年。

    这两年的时间,对于苏炎来说,等于一个世纪那么漫长。

    “哈哈哈.....”

    他的嘴角干涩,发出苦涩的笑声,他觉得自己真的耗尽了,真龙叶子已经吃光了,现在体内尽是钻心的剧痛,他觉得自己在动弹一下子,或许肉身都会不复存在。

    “轰隆!”

    他的人体中,传递着剧烈的波动!

    苏炎碰的一下子栽倒在地上,生命如同被吞噬的一干二净。

    在苏炎的人体中,初始经之力,镇压了数不清的闪电,压缩在人体内道中,将其束缚中,减少对肉身的损坏。

    苏炎发现他已经渡过了万劫!

    万种雷劫度过去了!

    苏炎的内道都压不住万劫了。

    苏炎的精神疲倦到了极致,累的即将晕厥。

    他的眼睛望着万劫,望着先前拼死搏杀,甚至和每一种闪电交手,过程都非常的难忘,烙印在他的心中。

    每一种劫,都是一种道!

    万劫在他内道中作乱,苏炎突然发现,万劫看起来非常的熟悉,像是万种道果残片,在他的内道中流淌,固然在作乱,在毁灭他的战体。

    可苏炎发现,万劫,似乎可以破译出来,且以初始经进行吸收炼化,这是在重组万劫演化万道,演化出为他所用的能量!

    “嗡!”

    苏炎的身躯中,释放出密密麻麻的闪电力量。

    在全场骇然的目光下,这个血肉模糊,不成样子的人,似乎真的毁灭了,生命力量消失的无影无踪。

    “不!”

    北斗教一群长老发出痛苦的咆哮,苏炎殒落了,死在了茫茫万劫中。

    “为什么!”

    星静芙他们愤吼,当年的阴贤,祖安邦,薛冠,还不是被苏炎一个接着一个给毙掉了,为何苍天要这么对待苏炎!

    “苍天饶过谁?逆天之人,定然被击毙?”有人感叹良多。
重磅推荐: