当前位置:帝道独尊 > 帝道独尊 > 第六百一十五章 在探龙巢

第六百一十五章 在探龙巢

    “你们快看,北斗教不是封山了吗?我怎么看到有人从里面出来了!”

    这段时间北斗星域暗涌流波,周边各大星域来了不少有头有脸的大人物,都想要登山造访北斗教,他们都想要弄清楚,北斗至尊到底是谁!

    北斗至尊肯定出世无疑,但是现在这个人消失的无影无踪,就如同人间蒸发了,一丝风声都没有。

    有人怀疑天劫和北斗至尊有关联,甚至各大势力的强者非常怀疑,会不会是北斗星主在遭劫?毕竟北斗教内年轻一代最强者肯定是竹月了。

    而且能抗住茫茫万劫到现在,他们觉得也应该是竹月才对,毕竟渡劫者被送入了北斗教,之后北斗教就宣布了封山不见客。

    如果真的是竹月,如果真的殒落在天劫之下,北斗教势必大乱,其他星域想要弄清楚事情具体情况,准备趁虚而入。

    不论如何,渡劫之人的究竟是谁牵动他们的心神,各大势力派出人马密切关注北斗教祖地的动向,现如今有人从打开的星空大阵中走出来,引起了轩然大波!

    “破界符!”

    许多人惊呼起来,还没等到他们看清楚出来的人是谁,从北斗教冲出来的一群人直接打出了破界符,这让他们都失色了,破界符的贵重不用多说了,可是对方直接使用!

    有人心惊,难道北斗教内部出现了大问题,有人用破界符逃命?

    现在一切都是他们的自我推测,根本搞不清具体的问题。

    宝财直接拿出一张破界符,打开了一条时空隧道,当中涌现出时空秩序之光,这破界符是足以跨越星域的至宝,价值昂贵,甚为罕见,一旦使用即使是神王都极难快速挡住使用破界符横渡的强者!

    “我们走!”

    羿袁发出一声低沉的嘶吼,他们不得不快速离开这个是非之地,甚至一旦苏炎在北斗星域的事情泄露出去,这会对他们有致命的危险!

    “吼!”

    宝财驮着重创的苏炎,刹那间跳入时空隧道中,他们的动作非常的快,破界符说拿出来就拿出来,让老神兽都吃惊,有些小看了他们的底蕴。

    但是老神兽不会阻挡苏炎他们,任由他们离去,它不想麻烦,更不想在帮助一个频临死亡的年轻至尊。

    “轰隆!”

    时空隧道爆发的光芒璀璨刺目,崩出一条深邃的宇宙通道,那扭转星域的能力相当的惊人和可怖,仿若一头宇宙巨兽在时空中跨越!

    短暂的时光,他们离开了这片星系!

    不得不说太快了,比乘坐星空战舟还要惊人,临走的时刻苏炎回头看了看北斗教,内心对星元他们心怀感激,不管怎么说,北斗教有很多强者真心待他,不会加害他。

     “走了!”

    苏炎喃喃自语:“走了,不太想回来了.....”

    时空隧道急速穿行,但是在这个过程中,非常的不安静,韩今源也没有想到,他们掌握一枚破界符,甚至会这般果断祭出来!

    “想走,哪有这么容易!”

    韩今源瞬息间苏醒,他已经横渡到了外界星域中,破界符横渡空间的速度的确很快,但是韩今源可是一位天神,再加上掌握北斗钟,他可以感知到破界符的一些能量涟漪!

    “轰隆!”

    那是一只干枯而又可怖的大手,顺着时空波动急速横贯而来,且暗中复苏了北斗钟的能量!

    “到底发生了什么事情,你们快看!”

    观战的人马都心惊肉跳,肉眼可见的,一条时空路在模糊中开始碎裂,韩今源的手掌划破苍宇,以可怕的速度轰击而来!

    空间像是镜子一样支离破碎,这是天神的力量,影响了广袤的星空,数不清的宇宙星斗都跟着簌簌摇动,甚至在大手横贯而来的时刻,有些宇宙大星都炸开了!

    “天神在出手,北斗教肯定发生大事了!”

    天神气机弥漫,震动各大势力汇聚在这里的强者,谁都能看出天神想要震开破界符隧道,将刚才从北斗教离开的人马,给镇压住。

    “韩今源这个老东西,和韩晋一个德行!”

    这一切都落在苏炎的眼中,他固然伤势惨重,但是相对于平静,深邃的瞳孔中浮出杀念,如果刚才他们真的在破界符的隧道中,那么根本逃不出大神的轰杀。

    毕竟破界符不可能短时间带着他们,离开北斗星域!

    在破界符打出来的瞬间,苏炎直接离开了破界符空间,他可是北斗至尊,能和星域本源合一,甚至在加上残破鼎镇住他们,即使是神王都找不到他们的踪迹!

    “这个老不死的,果真下手针对我们,想趁着我们离开北斗教的时刻,在下手!”

    宝财他们愤懑无比,要是之前韩今源真的要掂量掂量后果了,可是现在苏炎伤势严重,他们认为苏炎基本上站不起来了,故此下手,将其镇压,交给祖殿!

    “要不要传出消息,让葬域一族的强者,将他给做掉?”

    张量恨恨开口,他非常的清楚,一年前葬域一族的一群老强者,血洗星空路,酿成了无边杀伐,祖殿和阴冥一族都损失惨重,如果葬域一族得知这里的情况,肯定会怒出为苏炎出头。

    “不可!”

    苏炎摇头,淡漠道:“我和韩今源是私人恩怨,一旦传出消息,祖殿很可能针对北斗教,不管怎么说,不能将灾难引到这里来!”

    “说的也是,当年要不是他们你也不能轻易离开神灵山脉,下一步我们该怎么办?”羿袁心急道,苏炎的伤势太严重了,肉身都烂掉了,若非体内有神药精华流淌,苏炎的问题会非常糟糕。

    “跟我走,现在就去北斗星!”

    苏炎驱动残破鼎,小心翼翼离开这片星空,他想要阴阳长河中,找到两头鱼王,取出两头鱼王的本源之力,滋养伤体。

    从这里到北斗星并不遥远,甚至在路过蛮荒山林的时刻,羿袁也说清楚了他们这段时间的经历,让苏炎诧异的是牛家村被他们迁移到了张家村。

    “牛大圣的天赋太强了,虽然还是一个孩童,但是壮的像一头蛮龙,体质不仅特殊,还非常的强大!”

    张量笑道,在迁移的路途上,他们也传给了牛大圣不少神通秘术,帮助他成长。

    牛大圣的血统之力极强,甚至天赋超绝,未来成长空间巨大,一旦成年肯定又是一位赫赫有名的年轻巨头。

    宝财吐出一枚黄金铁牛石像,石像古朴无华,缩小成一枚黄金铁牛小印,充满了沉重和恐怖的气机,当年他们在神灵山脉遭遇杀劫,若不是因为关键时刻掌握石像,后果不堪设想。

    但是接连的大战,石像震杀了妖域大批强者,可是石像内蕴的神力也大幅度降低,不过即使是降低,威能也极端强大。

    “这东西可以抵挡神王!”宝财呲牙道:“可惜的是,神力损耗太大了,用不了太多次,要不是韩今源这个老鬼掌握北斗钟,刚才直接用石像将他震死!”

    这石像杀伐绝世无上,天神都挡不住,曾经宝财以石像震杀了好几位妖域的妖神!

    没办法万妖旗对妖域的影响太大了,现在妖域满世界在搜捕宝财的踪迹,他们一路躲躲藏藏来到了北斗星域,逐步摆脱了他们的追捕。

    就在苏炎靠近北斗星入口的时刻,遥远的域外星空中,传来一声巨吼!

    天神发怒,气血滔滔,照耀一片星空,韩今源气急败坏,他怒发冲冠,废了九牛二虎之力打开了破界符隧道,但是苏炎已经失踪了!

    “几个孽畜,你们逃不掉的!”

    韩今源的眼中尽是怨毒之气,真的没想到会让苏炎逃掉,他堂堂天神情何以堪!

    韩今源体内天神力量蔓延,很是可怖,威压一片广袤星空,残冷开口:“还有你,现在都伤成这样,根本不可能活下来,想要找个山清水秀的地方慢慢等死?这不可能,我肯定会找到你,为你收尸!”

    星元他们松了口气,苏炎逃走了,一丝踪迹也找不到。

    “来星主出关我该怎么向他交代,难道真的遭天妒,为何要经历万劫,这天容不下苏炎吗?”

    陶政阳叹息,苏炎的伤势太严重了,没有神药相帮,他很难活下来。

    “北斗教到底发生了什么事情?”

    “寿元快干枯的韩今源,到底为何出关?刚才他在针对谁?”

    满世界的人都关注这件事,闹得沸沸扬扬的,甚至都有人禁不住猜测,会不会是苏炎?

    不过这个想法未免也太惊人了,如果渡劫者真的是苏炎,难道一代年轻至尊殒落在了天劫之下?

    许多人觉得不会是苏炎,他不会有这么强,即使是他毙掉了大能亲子!

    “老东西,还想为我收尸!”

    “我绝不会饶了你!”

    苏炎的眼中闪出冰冷,他们便是横渡到了北斗星。

    自从北斗至尊封号有主,北斗星走了一大批外域的强者。

    “北斗星,我们又来了!”

    羿袁唏嘘不已,当年的他们还是道门境的小修士,一路走来,现在已经属于大道境的强者了,时间也过去了十来年。

    “苏炎,我们来这里干什么?你现在的当务之急可是养伤,实在不行我们去找星空王兽,以我们的身价和资源,应该可以换取到疗伤圣物!”张量思付一会,说道:“时间紧急,该冒险也要冒险!”

    “不急,有一桩造化,我们要去取走!”苏炎笑了笑,身躯的创伤固然严重,可是他们兄弟几个在一起,苏炎非常安心,觉得再大的风暴也能扛过去!

    “你说啥?两条像是山一样的鱼王?”

    宝财激灵灵打了个颤,一下子立了起来,竖着大耳朵震撼。

    看到苏炎点头,宝财嗷嚎一嗓子,四个毛茸茸的爪子像是风车舞动起来,一溜烟的跑到地平线尽头,疯狂的冲向龙巢。
重磅推荐: