当前位置:帝道独尊 > 帝道独尊 > 第六百一十七章 阴阳路!

第六百一十七章 阴阳路!

    “薛冠?”

    张量都吓住了,当年苏炎和薛冠一战,也属于苏炎尊定他年轻至尊地位的一战,那一战当真是惊天地泣鬼神,属于年轻一代巅峰大对决!

    苏炎和薛冠都拼尽了,拿出了所有的力量搏杀!

    虽然时间已经过去两年多了,可是当年他和薛冠的一战,至今还时常被人谈论,甚至苏炎的战力也被各大巅峰群族年轻一代王者,当做追赶的目标。

    据说苏炎和薛冠战斗的过程,有商盟做成空间玉简记录下来,固然说空间玉简也无法承载出完整的战斗,画面很是模糊,但是每一个空间玉简卖出的价值都奇高,到现在还供不应求。

    这无疑说明,当年一战的影响力太大了,颠覆了许多人对年轻一代战力的认知,甚至更可以了解诸天至尊的强横程度。

    不管怎么说,薛冠已经殒落,苏炎在宇宙中也处于消失状态,现在从苏炎的话让他们心颤,一个和薛冠有关的强者,出现在阴阳天河中,怎能不让他们发毛。

    “难道?”

    张量的眉头猛的一皱,他想起什么了,或许苏炎看到了薛冠的护道者,当年他们曾经也看到过,薛冠背后的人这是出来了,不是紫薇教的教主?

    “这气息也太阴森了,给我一种非常不祥的感觉,还是小心点,宝财别轻举妄动!”

    羿袁沉声道,他能感觉到,前方空间中稍稍透出的气息,阴森的如同炼狱,异常的恐怖和森冷,让他们都皮骨发寒,如坠炼狱当中!

    “绝对是一个大块头!”宝财非常肯定,残破鼎都防不住呀。

    苏炎也非常诧异,薛冠的护道者,在薛冠殒落的时刻,他们并没有找自己清算,甚至连一丝风波也没有泄露出来,这让苏炎觉得这个组织,太神秘和惊人了!

    “嗡!”

    忽然之间,距离残破鼎不远处的空间,如同一轮黑色大日炸开,而酿成的毁灭画面!

    滚滚的黑色雾霾从空间中渗透而出,就像是空间在流血,流淌出黑色的血液,碾压的空间炸开了!

    在苏炎他们心惊的目光下,毁灭空间中,有一个影子,飘忽不定,它就像是一个鬼差一样,散发的气息非常的阴森和狰狞!

    且一条黑色的锁链,围绕着这个飘忽的黑色鬼影转动,黑色锁链散发出来的音节,就如同那地域中传递出来的魔音,让他们心头发毛,非常是渗人。

    魔雾滚滚的空间,黑影飘忽不定,看不清楚他具体的样子,但是他的眼睛是猩红色泽的,如同两个血色的弯月,气息极为阴森。

    “尼玛,这是什么鬼东西?看起来太邪门了。”

    宝财都看的头皮发麻,这鬼影太阴邪了,不像是一种生物,反而像是一种死亡的物质,在空间中显化出来,如果不是残破鼎将他们遮掩住,肯定会被对方发觉到。

    张量的神态凝重了,当年薛冠的护道者曾经出过手,和这种形态有些神似!

    他却怀疑这是薛冠的护道者,可是这个人来这里干什么?甚至他们看不出这是哪族的生灵,或者是一种非常特殊群族的生灵。

    “一个可以把薛冠的阴阳体,改造成双至尊体的势力,啧啧,想一想就知道是何等可怕和神秘,甚至在事后,他们并没有丝毫复仇的意思!”

    羿袁的眼中闪出一抹刺骨的寒光,他觉得这里面的水太深了,宇宙中有许多的未知事件!

    特别是宝财他们感同身受!

    当年的神秘骨海,甚至遭遇的青铜兵器树,在之后大道山之下镇压的魔鬼雾世界,他们都有一种胆颤的心境,总觉得宇宙神秘而又浩瀚,根本不像是人们认知的那么简单,藏着未知谜团。

    修行越强,定然知晓的隐情就越多,或许有朝一日真的强大起来,可以洞悉诸天万域,才能了解宇宙中更多的谜团。

    苏炎皱眉,取出一根黑色锁链!

    他和这个神秘生物掌握的黑色锁链仔细对比,发现两者非常的神似,但是他并不知道如何驱动黑色锁链,反而在神秘生物的掌握之下,黑色的锁链,缠绕着黑雾,隐隐有古怪的黑色符号显化!

    “这是什么宝物?”

    宝财将黑色锁链拿在爪子里面,仔细辨认,看不出这是什么东西。

    苏炎沉思了,他说道:“当年在阴阳天河中找到的铁公鸡,同样在地下宫殿中找到了一根黑色锁链,我总觉得他们之间有什么联系!”

    “能找到铁公鸡,应该可以弄清楚他们的来历。”

    “我觉得这个黑色锁链,让我的元神悸动,有一种崩溃瓦解的感觉,或许这是一种元神宝物。”

    他们在议论和交流,也就在这是,神秘的黑色生物,取出了一个血红色的小祭台!

    “祭台?它想要干什么?鱼王到底是不是它取走的?”

    他们非常的疑惑,目前还不能轻举妄动,毕竟他们什么都不清楚,需要了解事情的经过。

    “嗡!”

    血色的小祭台发光,血光顿时滚滚荡漾,这祭台非常的特殊,有一种很古老的岁月力量,时空波动,就像是一个时空祭台。

    苏炎看到黑色生物,盘坐在发光的血色小祭台之上。

    “鲁尼故馆......”

    他像是在诵读一段神秘的话语,苏炎他们都听不到,可是苏炎心颤无比,他怎么觉得这种古老的语言,和当年他在终极之地听到的斥责大能言语神似?

    “难道是一种古老的语言,古老到世人都遗忘了?”

    “这个组织也太神秘了,不知道他在干什么?鱼王会不会被他抓铺带走了?”

    苏炎的内心尽是震撼,这事情有些惊人了,且随着神秘生物诵读古老语言,血色小祭台发光,且他在放大,也散发出古老的语言。

    随着时间的推移,音节越来越宏大,最终传出来的声音,都有一种震落九天星辰的力感传递而出。

    苏炎他们非常的震撼,前方的世界变了!

    当血祭台爆发到极境的时刻,它变了,如果化作一个阴阳世界,因为血祭台相当的阳刚和可怖,而神秘生物的气息相当的阴冷。

    两者的气息组合,剧烈碰撞,且燃烧到极致的时刻,竟然有一个模糊而又古来的阴阳洞,缓缓的开启了!

    “你们快看,这里面有洞中洞!”

    宝财尖叫,他们都相当的震撼,这事情颠覆了他们的思维,他们事前根本没有发现,这里还有其他的通道。

    现在的确存在,而且苏炎觉得这个古老的通道,和当年阴阳鱼王碰撞时刻打开的阴阳古洞非常神似!

    当他们向着洞中世界遥望,一个个灵魂都有一种被吸扯走的趋势。

    因为那个洞中的世界,无穷的宏伟和辽阔,根本望不到尽头,就像是一个通往宇宙另一端的时空隧道,喷薄着浩瀚岁月长河波动,由近而远。

    这个阴阳洞,到底通往什么地方?

    宝财他们都愣住了,因为他们发现在阴阳洞撑开,燃烧到极致的时刻,他们隐隐看到,另一端也有一个阴阳天河在流淌,两条阴阳天河站在对立端,似乎他们最终可以汇聚,组合在一起,形成一个更大的阴阳河。

    “阴阳鱼的踪迹吗?”

    苏炎的内心惊喜,因为龙图腾猛烈燃烧!

    他仔细感悟龙图腾的温度,发现当年发现阴阳鱼的温度有些神似,苏炎都有些难奈不住内心冲动,冲入阴阳洞中的心态。

    “快看,他进去了!”

    张量惊呼,看到神秘生物连同血色小祭台,坠入了阴阳隧道里面!

    “我们也进去!”羿袁瞬间作出了判断,觉得那一端应该有所收获。

    然而他们刚做出决定,脸瞬间变了,阴阳洞只不过刚开启,就以极快的速度模糊下来。

    这个入口就像是不存在的,在模糊中开始散去,前方的空间也恢复了原样。

    宝财跑了出去,深处爪子敲打空间,它表示非常的吃惊,空间还是空间,他们花费了很多心思,都没有发现空间中到底藏着什么。

    甚至空间也能打碎,羿袁以神王兵器都能击穿。

    “这到底是怎么回事?”

    “或许牵扯的能量物质,非常的惊人,唯独强者才能解释清楚。”

    “你们阴阳鱼王会不会顺着刚才的洞口,横渡到另一个洞口里面了?”

    他们在这里交流,觉得这个可能性非常大,他们准备在这里留守,继续等待,到时候花费大力气将刚才遁入里面的黑色生灵给镇压住,挖出来里面的秘密和隐情!

    但是他们忽略了时间。

    他们在这里等了整整一天,空间毫无波动。

    甚至等到第二天的时刻,苏炎有些不行了,他的脸色更为苍白,缺少血色,昏昏欲睡。

    苏炎体内流淌的神药精华, 如同丝线一样,随时都要熄灭。

    “走!”

    羿袁他们不再等待了,不能在这样下去,甚至阴阳洞另一端到底有什么,现在还是一个未知数。

    就在他们欲要再一次离开阴阳洞的时刻,苏炎猛的提了一口气,沉声道:“又有人来了!”

    他们怀着不安和期盼等待。

    结果让他们都诧异,又来了一个黑色生物,和刚才的黑色生物非常的相似。

    当他拿出血色小祭台,宝财极为严肃道:“他打开的位置,和刚才的家伙不一样,我怎么觉得遇到大事件了?似乎看到了某种可怕而又神秘的事件!”

    “或许我们碰到了一个了不起的组织!”

    “不管怎么说,等他打开阴阳洞,我们直接下手将他镇压,横渡到阴阳洞另一端!”

    他们在交流,时间已经迫在眉睫了,必须要冒险尝试,他们很清楚神药太贵重了,即使是找到紫秀宁,或者是有神王相帮,想要弄到神药也千难万难!

    现在羿袁他们想要赌一把!
重磅推荐: