当前位置:帝道独尊 > 帝道独尊 > 第六百三十五章 挑战竹月

第六百三十五章 挑战竹月

    “宇宙商盟的紫泰长老,竟然踏入了天神领域,真是难以置信呀,说年前他在这里还被北斗星主暴打一顿,险些饮恨在摇光城!”

    “可是在这个节骨眼上,宇宙商盟来到北斗教,甚至还是紫泰前来,看来宇宙商盟也准备插上一脚。”

    “有好戏看了,紫泰到来,代表着宇宙商盟的态度,当年的事情注定无法善了!”

    “我担心的是,浩劫还没有来,开场已经变成这样了,看来他们准备的非常充分,不知道结局到底会怎么样。”

    全场议论纷纷,紫泰的战力毋容置疑,天神级别的力量散发,仿若一位紫色巨日在熊熊燃烧,震天动地,一般而言这种强者在星域中,都属于了不得的巨龙。

    “我还没有来晚!”

    苏炎从跨越传送阵中走出来,望着北斗教的第二祖地,拳头倏地紧握,他不知道现在的竹月,是否踏入了天神领域,不过以竹月的天赋应该没有太大问题。

    “哈哈哈哈!”

    星空中,回荡着盛知源的大笑声,他满头灰白发丝乱舞,身披的黄金战衣猎猎作响,大笑道“好一个宇宙商盟,你们的口气可真够大的,一个小小的太上长老,还要与我北斗教的星主对话,你以为你是谁?”

    “怎么?老夫堂堂天神,和一个神灵对话,这有什么问题吗?”

    紫泰残冷一笑“你们北斗教当年是辉煌过,可是我看你们还是活在过去!活在祖宗的辉煌中,你们北斗教有什么资格和我宇宙商盟比肩?何德何能!”

    “老东西,你活腻了就滚过来!”

    盛知源勃然大怒,指着他喝道“在我北斗教的地头上撒野,你可真不嫌命长,真的以为我教不敢斩了你!”

    “老夫之前就说过,你没有资格和我对话!”

    紫泰冷幽幽的开口“让北斗小星主出来,当年她趁我不注意偷袭我,而今老夫来了,北斗小星主出来吧,和我一战,如果老夫输了,我宇宙商盟掉头就走!”

    全场哗然一片,紫泰要和北斗星主对打?

    一些人明白了,当年紫泰吃了大亏,丢了大脸,至今耿耿于怀,现在他踏入天神领域前来,肯定是为了找回当年丢失的颜面。

    “天神挑战神灵?我还是头一回听说过,神灵挑战天神还差不多,摆明了以大欺小!”有人皱眉。

    “是啊,紫泰一大把年纪了,北斗星主的年纪才多大?还有脸说出这种话出来。”

    有些人暗自冷笑,紫泰可是堂堂的天神,可是北斗星主的道行再高,顶天了只是一位巅峰神灵,怎么可能挡得住一位天神。

    “你可真够可笑的。”

    盛知源冷笑道“就凭你一个宇宙商盟的太上长老,你有什么资格挑战我教星主?我也可以给你一个机会,赢了我我可以饶你一命,让你活着滚回紫家!”

    “混账!”

    紫泰浑身神光四射,瞳孔中迸射出冷电,斥道“我看北斗教一点觉悟都没有,已经自身难保了,还敢招惹我宇宙商盟!你们是不是认为自己还是曾经巅峰群族?呵呵,大头梦什么时候才能醒来,现在可是有域外强者前来挑

    战北斗星域的星主,北斗小星主都不敢站出来回应,我还真是高看你们了!”

    “太上长老何须多言!”

    紫玉王站了出来,背负双手,有绝代高手的风范,淡漠道“既然北斗星主不敢出来和我族太上长老对决,那么调派出你们北斗教的星域至尊,和我紫玉星域的星域至尊对决,这总可以了吧!”

    “说得好!”

    紫泰点头满意道“听闻北斗至尊诞生了,我族星域至尊,特意赶来赐教!”

    全场轰动了,他们来到目的也是为了针对苏炎,当年宇宙商盟还下令要追铺苏炎,但是事情进展的并非多大,可是现在竟然明目张胆,都有天神放话了,看来苏炎和宇宙商盟也有仇怨。

    “狗屁的星域至尊!”

    北斗教内有年轻弟子愤吼道“当年在神灵山脉,你连面对他的勇气都没有,还敢在这里大放厥词!”

    紫玉王怒发冲冠,厉喝道“北斗至尊到底是谁,滚出来一战,别让北斗教为你背黑锅!”

    苏炎的拳头紧握,当年真的后悔没有抽空把紫玉王给做掉。

    “哈哈,一个吊梁小丑而已,根本不敢走出来和我族星域至尊为敌,你就不要太高看他了,至于神灵山脉的传闻,我看多半都想虚的!”

    紫泰讥笑道“今日老夫也不是为了他苏炎而来,自会有人前来收拾他,我来的目的很简单,镇压了你们北斗教的小星主?当然她若是害怕,我可以将战力压制到神灵领域,这样总行了吧?”

    “我看没觉悟的是你,既然来我北斗星域,收起你的姿态!”盛知源淡漠道“不是要面见我教星主吗?可以,过来吧,让你见个够!”

    盛知源对他招手,示意他过去。

    紫泰的脸色阴沉下来了,让他踏入北斗教,这不是让他去死?

    “怎么现在不敢了?”

    盛知源的眼底闪出一抹讥讽,说道“刚才的勇气哪里去了,不是要将战力压制到神灵领域吗?你的胆子哪里去了!”

    “怕了吧!”

    盛知源瞧见紫泰阴沉着老脸,他冷声道“我现在把星主请出来,完成你的心愿!”

    “什么!”

    全场沸腾一片,在这个节骨眼上,难道北斗星主真的要和紫泰一战?不管怎么说紫泰都是一位天神,即使是紫泰站在天神领域镇压了北斗星主,这对北斗教的打击照样非常惨重!

    毕竟竹月,足以代表着北斗教的荣辱!

    “真的出来了!”

    人们看到,北斗教的第二祖地,这片古老的星海中,一位银袍女子一步接着一步走出来,所过之处星空幻灭,她像是穿行于星域之间,斗转星移。

    “那就是北斗仙子,一位风华绝代的大美人,据说追求者极多!”

    “追求者再多有个屁用,在这种局势当中,追求者早就跑的没影没踪了,护花使者一个都不剩!”

    “可惜了,这么出色的女子,生在了北斗教,下场真的难说,很可能被祖殿给猎下。”

    议论中,竹月走出了北斗教,乌黑秀发垂落腰际,她雍容高贵,星眸灿烂,肌体流转月华和星辉,圣洁

    无暇。

    但是此刻的竹月,充满了一种威压宇宙星海的威势,一教之主风采绝伦,竟然在俯视着紫泰,像是一位高高在上的星空女神,俯视着他!

    这种目光,让紫泰炸毛了,他现在可是一位天神呀,可是竹月在俯视他,且冷声道“你还有脸来?当年活下来算你走运,现在你来我北斗教想要干什么!”

    “满口胡言!”

    紫泰愤怒至极,指着她怒喝道“当年若非你偷袭老夫怎么会败?我怕再不来真的没有机会镇压你,我将战力压在神灵领域,你可敢与我一战!”

    有人觉得紫泰太托大,竹月可是北斗星主,在同代战力自然极强,他们不认为同境界紫泰敌得过竹月。

    也有人觉得,对决的时刻,紫泰肯定会挪动天神力量镇压竹月,毕竟他们的目标是北斗教。

    “费什么话!”

    竹月星眸璀璨,深邃的眼眸中,日月弥漫,透出一缕无形的威势,震动了这片星空,她淡漠道“快点出手!”

    “好一个北斗星主,不愧是一教之主!”紫泰哈哈大笑“你们北斗教都没有什么意见吧?我可告诉你们,一旦开始对决,生死勿论,谁也不要插手!”

    盛知源他们沉默,星主都开口了,在这种情势中,他们不好再多说什么。

    “好,看来都没有意见了!”

    紫泰心情大好,欲要对着竹月开口,有一个白衣男子陡然间出现,且走向战场中!

    突如其来的人,引起场中人的关注,瞧见是一个年轻人,都非常非常诧异,这人到底是谁?

    “来人止步,你有意见吗?”

    紫玉王的眼底闪出一丝刺骨的寒气,盯上了苏炎。

    “傻逼,没意见我来干什么?”

    苏看都没看他一眼,语气淡淡回应。

    一群围观的人差点吓的瘫痪在地上,一个个结结巴巴的,不知道该说些什么。

    那紫玉王固然不是最巅峰的人杰,可也是宇宙商盟的星域至尊,但是苏炎的这句话,让他们都大脑短路,一片空白

    “你说什么?”

    紫玉王的眼睛都红了,他都觉得自己听错了。

    “耳朵聋了?”

    苏炎最终看向了紫玉王,皱眉道“听不懂人话?”

    “你在说谁!”

    紫玉王怒目圆睁,闪电般的冲来,体内神能弥漫,要把苏炎给震出一团肉泥。

    “啪!”

    苏炎抬起手掌就是一个大耳光,抽的紫玉王口鼻窜血,惨叫连天。

    他狠狠的横飞出去,他都爬不起来,因为紫玉王已经半身不遂,体内的骨头都被苏炎恐怖的破坏力给震裂了,过程让他痛不欲生!

    在全场呆滞的目光之下,苏炎的声音回荡在这片气氛诡异的星域当中“北斗仙子,是我们北斗星域的星主,怎么随便跑出来一个阿猫阿狗都敢挑战北斗星主,紫泰,我看你是吃了恶狗胆了!”

    (吼,国庆假期快过去了,求点票票)

重磅推荐: