当前位置:帝道独尊 > 帝道独尊 > 第六百五十五章 一拳轰飞!

第六百五十五章 一拳轰飞!

    漫天烟尘,土石冲霄,苏炎接连三拳打出的神力击穿虚空,汹涌不绝,卷动的河山摇颤,许多山石都飞了起来,冲霄高空,砸塌了十方云朵!

    这当中有血液溅起很高,伴随着骨裂声,彻响四面八荒,令人毛骨悚然。

    人们看到,剑意惊天的竹鹏义,冲上苏炎的时刻,结果被苏炎接连挥动三拳,打的浑身剑芒炸开,肉身四裂,且不受控制倒飞出去,狠狠栽倒在地上,残躯开始流血。

    四周的人傻眼,瞠目结舌,围观者都愣住了,一个个不知道该说些什么。

    整个世界静悄悄的,连各路神灵都哑口无言,这算哪门子的事情.....

    竹鹏义刚才还折辱苏炎,可是现如今身上还有伤的苏炎直接杀上去,将竹鹏义打的都站不起来,不断咳血。

    “这也......”

    全场轰动了,许多人真不知道该说些什么,原本他们以为竹鹏义足够强大,再不济也是一位年轻霸主,可是现在看起来,在苏炎的面前弱的不堪一击。

    连竹元青的脸色都凝固住,隐隐可以看出他的老脸有些发黑,气得嘴唇都青了!

    他们天竹一脉大张旗鼓而来,要带走北斗星主,甚至出言贬低葬域一族,看不起该族年轻一代的修士。

    但是现在呢,竹鹏义和苏炎同阶一战,竹鹏义竟然连出第二招的时间都没有,就被苏炎给直接轰飞,这也太打脸了,他堂堂半步大能都觉得耻辱!

    “好强的潜能!”

    “这个年轻人很强,唯独我族年轻至尊出手才能镇压!”

    竹鹏义同行的天竹一脉年轻强者脸色都变了,他们很清楚竹鹏义的战力,刚才的对决不是竹鹏义太弱,而是苏炎的战力太可怕,简直如同一位人形凶龙。

    他们都在衡量,同阶一战,自己能否挡住三拳?

    他们觉得这是一位年轻一代绝顶人物,如果不殒落,未来成就极大!

    “太弱了吧,就这样还敢挑战大师兄?真是马不嫌脸长,猪不嫌脸大,可笑之极!”

    有议论声传来,有人憋嘴道:“是够弱的,就这样都敢贬低大师兄,我看混沌废墟的奇才不过如此,只不过比紫玉王稍稍强一些!”

    在观战的紫玉王听到这一句话,脸色难看的吓人,都要喷出一口老血出来,忘不了先前给苏炎一巴掌拍飞的画面!

    其实这局势,不曾超出祖殿强者的预料!

    如果竹鹏义真的把苏炎给镇压了,那么岂不是再说,大能的亲子就是一个废物?

    “不错,还像个男人!”

    夏侯他们三位哈哈大笑,对于苏炎的潜能和极为震惊,他们觉得苏炎还有所藏拙,未曾打出绝颠之力,他们忍不住在想,葬域一族未来说不定会走出一位诸天至尊!

    诸天至尊,在年轻一代拥有绝对可怕的神威,每一位诸天至尊都拥有绝世底蕴,他们同代无敌,号称世间最强的奇才,现在他们在苏炎身上也看到了希望。

    “啊!”

    竹鹏义在血泊中发出狂怒的嘶吼,像是一头受伤的野兽爬起来,衰败的战体天神力量蔓延,血气滔滔,气息惨烈,都撕裂了苍宇!

    竹鹏义气得心肝欲裂,发出一连串的怒吼,从大道境直接攀登到天神领域,浑身透出残冷之极的杀念,他吃的亏太大了,回到家族不知道会被怎样嗤笑!

    “想死我成全你!”

    夏侯的眼底闪出一丝冰冷,神王稍稍释放的杀气,像是一盆凉水泼在了竹鹏义身上,让他遍体生寒,体内的怒火骤降,觉得在面对一头史前巨凶。

    夏侯面色冰冷,他的身形高大, 看起来没有丝毫老态,反而神威滔天,肉身如同宇宙烘炉在燃烧,光毛孔稍稍喷薄的气血,都让竹鹏义的天神之躯要要炸裂!

    可想而知夏侯到底有多强,震慑的竹鹏义发抖,身躯踉跄,要栽倒在地上。

    “混账,就凭你也敢欺压我族年轻弟子,摆不清自己的位置吗?”竹元青的脸色阴寒,让域外星空巨颤,异常沉重的气息下沉,冲向北斗星!

    “天竹一脉,你们的口气可真够大的!”夏侯冷笑一声,若是一位大能他敬三分,可是半步大能夏侯他们三位还真不惧!

    “这不是口气大,我族辉煌一个又一个宇宙纪元,不曾衰败,这是实力的象征!”

    竹元青冷幽幽说道:“而你们葬域一族,早就衰败了!”

    半步大能战力超强,竹元青散发的冰冷杀气,猛烈压来。

    但是在现如今北斗星域的格局当中,连大能都休想攻进来,更何况是竹元青这位半步大能,打来的神力源泉,顷刻之间被竹月抵挡住!

    “你要挡我?”

    竹元青怒目圆睁,像是一位绝世霸主复苏,披着的金袍发光,将他衬托的拥有绝世神威。

    “夏侯爷爷莫急,让我来对付他!”

    然而苏炎开口了,就凭这一句话,天竹一脉来的强者怒了,竹元青气得眼角都要崩裂,他可是一代天神,可是苏炎以为大道境修士,竟然胆敢说出这等言辞!

    “你在说一句?”竹鹏义的拳头紧握,难以抑制的杀念倾巢而出,即使是神王在他面前,竹鹏义也受不了苏炎这句话!

    竹元青的脸色阴沉,半步大能的气息越发的迫人了,天地间都回荡着炸雷之音,滚滚浩瀚,挤满天宇,他都忍不住要出手,狠狠教训教训葬域一族的神王。

    “你不是想要杀我?”

    苏炎屹立在天地间,染血的发丝飘舞,对着竹鹏义淡淡道:“尽管出手吧,以免说我以大欺小,摆不清自己的位置!”

    竹元青怒了,金袍猎猎作响,浑身上下透出翻江倒海之怒,断然没想到苏炎一个后生,竟敢作出这样的举动,甚至还要和一位天神厮杀!

    “前辈勿怪!”

    昆天宇走向赔笑道:“葬域一族不是以前的葬域一族了,漫长岁月过去,该族衰败的不成样子,根本不了解宇宙的格局,更不了解天竹一脉现在的强盛和辉煌!”

    闻言,竹元青的脸色稍稍缓和一些,冷淡道:“说的也是,混沌废墟才是强者汇聚之地!”

    然而,有些人想要站出来说些什么,毕竟事前苏炎毙掉了紫泰,那可是一位天神被斩杀,固然仰仗了周天星空大阵,可苏炎真的有应对天神的力量。

    不过他们最终忍住没开口,事情已经到了这份上,天神若是退避,脸才是丢大了!

    “吼.....”

    竹鹏义仰天长嘶,愤怒的心态不言而喻,他恨不得将苏炎给生撕活剥,肉壳蔓延出巨响,这是精血在流淌的声音,比惊雷还要震耳!

    “神灵境界杀你如屠狗!”

    然而竹鹏义最终没有用上天神级别的力量,他将战力爆发到神灵领域,释放出愤怒火焰,如同化作一口斩裂苍宇的绝世剑胎!

    有些人真的不忍观看了,特别是北斗教的弟子都撇嘴,就在之前,苏炎一拳轰杀了昆家一位神灵,竹鹏义固然战力超强,可是在强他也没有运转天神的力量!

    “轰隆!”

    他冲来了,整体剑芒千万重,都汇聚成了剑之汪洋,弥漫着神道气息,一下子劈来,硬生生剥开了空间,狠狠的向着苏炎的头颅轰击而来!

    他极其的残暴,要将苏炎给撕成粉碎, 他相信即使是杀了苏炎,那么以天竹一脉的强盛程度,三大神王绝对不敢为难自己!

    然而当这一切俯冲向苏炎的时刻,这一位竖立在正前方平静的年轻男子,肉身炽烈,光焰四射,一缕缕异常霸绝的精血之源倾巢而出。

    “滚!”

    苏炎冷喝,面对迎面而来的剑芒,苏炎面不改色,他挥动了拳头,像是站在未来挥拳,矗立在一片宏伟辽阔的金色大道之上,千万大道横空显化,将苏炎衬托的如同万道之主!

    苏大龙他们的瞳孔无限放大,内心涌出惊喜,这是初始经的力量,甚至苏炎现在已经开始汇聚领域,演化出自身的大道天路,未来成就不可限量!

    “什么!”

    全场失色了,看到苏炎吼动河山,精血太可怖,远方大地抖动,其中一座座山岳都被他吼碎!

    他的拳头像是贯穿在时空中,无差别攻势倾巢而出,大道域场汇聚拳头挥动上来,以时光拳之奥义,穿透时空,锤击在竹鹏义的身躯上!

    “啊!”

    竹鹏义惨叫,这一拳将他轰的颤栗,虚空拉出一大片血花,也不知道飞出了多远!

    全场轰动了,无差别攻击拳法,再一次彰显出惊世天威,轰击的竹鹏义肉身伤势加重,像是被万道劈斩,模样看起来非常的凄惨!

    然而攻伐苏炎的漫天剑芒,被浑厚的星域本源之力抵挡!

    “受死!”

    还没等观战的人从震撼中回神,苏炎猛扑而来,他气冲星空,眸如闪电,撕裂夜空!

    “咚!”

    浩瀚的星域本源向着苏炎汇拢,他化作天地间的主宰,唯我独尊,拳头仿佛吐出一片星海,蕴含着镇压世间诸王之力,狠狠的轰击向竹鹏义!
重磅推荐: