当前位置:帝道独尊 > 帝道独尊 > 第七百三十四章 阴阳路再现!

第七百三十四章 阴阳路再现!

    这可是一位神王!

    即使是一位重创的神王,可是也足够的强大,但是现在他们看到了什么?苏炎生撕了一位神王,将阴元石的神王之躯,给活生生的生撕了!

    “啊!”

    凄厉到极致的痛苦嘶吼炸开了,这是阴元石痛苦到极致的嘶吼,肉身被活生生撕裂,难以想象这种痛苦到底有多大,甚至阴元石还是在元神未曾灭绝的情况之下,肉身被苏炎给撕开!

    人们想一想都痛苦,倒吸凉气,觉得头皮发麻!

    整个太阳系轰鸣,神王肉身被撕裂的瞬间,宇宙都浮现了大裂缝,侵染着血液,冷的刺骨!

    神王肉身撕裂瞬间,天崩地裂,许多星体都炸开了,天地都生出了异象,苍天泣血,惨不忍睹,这可是神王啊,就这样被活生生撕裂了肉身!

    苏炎浴血而狂,满头黑色长发乱舞,释放着体内的凶气,震慑世间,让周边的强者都不敢去直视他!

    不知道多少人呼吸沉重,额头冷汗密布,一位神王被撕开了肉身,他们无法想象这个人到底有多么的疯狂,那阴元石的元神还活着,散发出凄厉的吼声,爆发出最强的元神力量,开始临死反扑!

    但是很可惜,神王保镖的元神还在,随着苏炎的狂怒而爆发,像是黑暗中冲出来的一头神魔,碾压的阴元石的元神都在颤抖。

    他们这一族天生肉身强大, 但是偏偏元神较弱,这是阴冥一族最大的缺陷,一旦肉身损坏,在同代强者面前,很难有支撑战力的招数!

    “我不甘心!”

    阴元石发出绝望的声音,怎能甘心就这样殒落,他还没有步入晚年,还有数千年的寿元,但是现在惨死在苏炎的手中,岂能甘心了!

    “老东西,送你上路!”

    苏炎猛扑而来,浑身透出无边凶气,他挥动拳头轰击阴元石的元神!

    接连三拳,苏炎打的阴元石的元神四分五裂,在虚空中被打的形神俱灭!

    银河系周边地带的围观者都震惊的说不出话来,阴元石就这样被斩杀了。

    首先苏炎背后的这位神王是谁?看起来相当的陌生,难道是葬域一族新晋的神王强者?

    甚至在阴元石死亡的时刻,神王保镖猛的吞吸,吸走了阴元石洒落在各地的神王之血,这凶残的画面令人发毛了!

    神王保镖的体内散发出阴森的气息,像是地域中闯出来的凶魔,吞月而啸,整体血气滔滔,气息非常的残暴和狰狞,毕竟是一个起死回生的怪物!

    他可以以神王之血,延续他的战力,守护苏炎!

    “苏炎,斩了一位神王!”

    “重创的神王被杀掉,蚂蚁吞掉了大象,难以置信啊,阴冥一族的一代神王,竟然被苏炎给生撕了!”

    “太凶残了,他到底有多少底牌?这位神王相似苏炎的贴身战将,像是苏炎的护道者!”

    许多人议论,他们在围观,结局发生了逆转,昆家老祖垂死挣扎,阴元石殒落,昆天宇他们愤怒嘶吼,事情超出他们的预料了,他们觉得地球越来越难啃了!

    甚至许多天神境的强者都心生恐惧,想要逃离这个战场,他们觉得变数太大了,地球轻易不可入,若是还有其他的底牌,到时候真的都不知道是怎么死的,就如同之前葬在葬界被斩杀的千军万马!

    “下一个该你个!”

    苏炎显得冷酷而又霸绝,在银色劫甲的帮助之下,他像是一位年轻的天神,气吞霄汉,披着神王战衣,拎着黑暗龙枪,冲向了阴元魁!

    阴元魁也伤势惨重,这是一个绝杀神王的好时机,只要可以冲过去,他和神王保镖联手肯定可以震杀了阴元魁!

    “你这孽障!”

    阴元魁还沉寂在阴元石殒落的悲狂当中,他贵为阴冥一族上一代的老族主,散发出吞噬人骨血的冷冽杀念,面对扑杀而来的苏炎,他非常果断的祭出了残缺的大能圣兵!

    骤然是残缺了,但是也足够强,可以帮助现阶段的阴元魁,从他们的手中得以活命!

    “杀了他!”

    与此同时,昆天宇和祖阳伯也冲了过去,昆仓域在守护半步大能,不会离开半步。

    昆天宇他们觉得这是一个机会,他们不相信苏炎身上还有杀伐重器,可以威胁神王的性命,毕竟那种底蕴即使是巅峰群族也非常的有限!

    “哧哧!”

    恍然间,星空像是被截断,那是一挂璀璨的剑芒,比星河还要粗大和壮观,内蕴一颗颗宇宙星斗,充满了劈断苍穹的剑气波动,汹涌而来!

    漫天剑气纵横,交织成七重滔天剑海,刹那间劈向了昆天宇!

    “你!”

    负伤的昆天宇怒目圆睁,他看到了竹月,曾经让他梦寐以求的女人,可是在北斗星域的遭遇,让昆天宇真的不敢去打竹月的注意,那天竹一脉根本不是昆家可以贸然招惹的!

    可是现在竹月临时,她丰姿绝世,气贯长虹,直接挥动北斗七星剑,怒辟向昆天宇!

    观战的人都惊悚,北斗星主竟然前来参战,只不过回想起之前北斗星域的经历也没有太大的意外,甚至她的身份真的非同小可!

    “吼!”

    又是一声低吼炸开,回荡在星空之中,宝财冲向了星空,直接挥动了万妖旗,这口古老的旗子释放出亿万重神芒,妖域第一至宝万妖旗被打出了可怖的底蕴!

    自从宝财得到万妖旗所有传承,可以将万妖旗发挥的顺心应收,稍稍的复苏,威能绝不逊色竹月掌握的北斗七星剑!

    “这是什么秘宝?”

    祖阳伯的脸色阴沉,万妖旗拉扯的风暴太猛烈,复苏劫甲的宝财在加上神王战衣配合,天神都伤不了它,配合万妖旗绝对可以短暂阻截神王!

    战场逆转,两大神王被阻挡,昆仓域在守护昆家半步大能!

    毕竟神王的交锋,其余的强者谁敢去参与?天神都不敢去参与这种战场,若不然注定死伤惨重!

    “垂死挣扎而已,苏炎没有底牌了!”有许多强者怒喝,他们的群族持续有强者赶来,到时候来十大神王,看他们如何抵挡!

    而苏炎已然杀向了阴元魁,连同神王保镖的气息全面复苏,当一颗蒸腾仙辉的珠子炽烈燃烧时刻,阴元魁的眼睛都红了,这是三十六颗大道仙珠的其中一颗!

    三十六颗大道仙珠,若是可以合为一体,便是无敌的仙兵,即使是单论一颗的威能,也不逊色大能圣兵,这一套至宝的确可怕的过头了,当年可是葬域一族的震教至宝!

    “铛铛!”

    大道仙珠和残缺的血色大戟撞击在一起,引动星空颤鸣,两大宝物产生抗衡的时刻,苏炎仰天大吼,真的是在沐浴神王之血复苏狂暴战力!

    他浑身释放着滚滚的凶气,他要屠掉阴冥一族两大神王,这个机会真的是来之不易!

    “碰!”

    猛扑而来的苏炎,弥漫着屠灭神王的精神意志!

    阴元魁愤怒低吼,施展出体内最强的力量,可是他挡不住,神王保镖完好无损,而他的神王之躯都破碎了!

    漫天的黑暗物质,震的阴元魁惨叫,残缺的神王之躯喷薄血雾,他都要被黑暗给吞噬,发出凄厉的嘶吼,很想执掌大能圣兵离开,可是大道仙珠岂能是纸糊的,已经将残缺的血色大戟给镇住!

    交战的时间非常的短暂,神王之血已经洒满虚空!

    在全场骇人的目光下,苏炎顺着黑暗俯冲而来,在人们颤栗的眼神之下,他的手掌一下子攥住了阴元魁的手臂,发出一声低沉的吼声,爆发出人体最强之力。

    就像是一头真龙,短暂的耗尽了体内的神力,却有以极快的速度从衰败中恢复过来!

    “啊!”

    阴元魁显得非常凄惨,整个手臂被苏炎活生生撤掉!

    许多人都吓破胆了,那可是一位神王啊,竟然被苏炎撤掉了一条手臂!

    这种征伐的确非常消耗人体底蕴,可苏炎依旧爆发出来,他徒手裂天,连同背后的神王保镖之怒,将阴元魁给打的像是一条死狗横飞出去!

    许多人觉得,这两大重创的神王,真的会死在苏炎手上!

    “嗯?”

    战血燃烧的苏炎, 脸色猛变!

    一种非常熟悉的气息被他扑捉到了,当他回头的时刻,便是看到黑暗临世,如同古老的阴阳长河伸展到这里,当中浮现各种气息恐怖的大凶身影!

    面对这突如其来的变化,即使是祖阳伯他们都短暂的呆滞......

    苏炎毛骨悚然,是阴阳路的强者来了,他们竟然追击到了这里,是为了阴阳鱼的事情?

    苏炎如临大敌,都放弃追杀阴元魁。

    只不过让苏炎根本没有想到的是,阴阳长河越发的壮观,仿若贯穿岁月长河的古老河流,覆盖了苍穹,垂落而下,淹没了浩瀚星空!

    “宝财!”

    苏炎的瞳孔猛的一缩,他发出狂怒的吼声:“快走!”

    阴阳长河不是针对苏炎,而是径直覆盖而下,淹没了虚空,冲向了挥动万妖旗的铁宝财!

    这阴阳天河极为的宏伟和神秘,神王都无法洞穿他的秘密!

    当中透出令人窒息的威压,闪现出一个个气息神秘而又可怖的身影,各个庞大无边,直接压制的万妖旗黯淡无光,甚至那黑暗中钻出来一根根黑色的锁链!

    “救我......”

    铁宝财发出失控的吼声,这是非常熟悉的气息,和死亡宇宙的气息非常神似!

    那一根根黑色的锁链,锁住了宝财的灵魂,让它发出恐惧的哀嚎,那声音犹如孩子在哭泣,婴儿在哀嚎,充满了痛苦和绝望!
重磅推荐: