当前位置:帝道独尊 > 帝道独尊 > 第七百八十一章 困杀神王

第七百八十一章 困杀神王

    “到底多大的仇怨!”

    朝着目的地赶来的强者都被惊住了,那动静太大了,他们都猜测神王在搏命,若不然不可能释放出这么可怕的能量源泉!

    且沦为废墟的世界传递出来阵阵低沉的嘶吼声,这是凄厉的声音,像是厉鬼在咆哮,祖宏途真的拼尽了一切,逆转了最强的底蕴,爆发出可怕的能量波动!

    但是为此他也付出惨重代价,像是苍老了无数岁,底蕴大损,气血衰败,这让祖宏途愤吼不断,在阴沟里面翻船,差点丢掉了小命!

    “哈哈哈!”

    然而祖宏途很快笑了出来,因为以仙铁棍洞穿他胸口的苏炎,被他的气息震的伤痕累累,都有一种震散苏炎命泉的趋势,他现在摔倒在地上,半死不活。

    祖宏途觉得他熬过去了,甚至在重创苏炎的时刻,五行剑阵图和大道仙珠迅速暗淡,这说明掌握这两宗大杀器的是苏炎!

    “我会把你千刀万剐了!”

    祖宏途面目狰狞,恨透了苏炎,断然没想到袭杀他的只是一位天神都不是的强者,甚至还只是一位神境修士,这让祖宏途气急败坏。

    “老东西,你高兴的太早了!”

    猛然之间,苏炎闪电般爬了起来, 浑身伤痕累累的他,喘着粗气,唯独一双犀利的瞳孔,依旧绽放着冰冷杀念!

    “你!”

    祖宏途的脸色变了,手指着苏炎,他有些不可思议,先前他都已经搏命了,可是苏炎竟然还能爬起来,这是一位神境强者?战斗力怎会这般变态!

    苏炎拎着仙铁棍,一步步向着祖宏途走来!

    那仙铁棍划动地面,摩擦出来刺耳的颤音,就像是地域中传出来的魔音,让祖宏途恐惧了,他战力大损,气血衰败,天神都极难对抗!

    “快拦住他!”

    神王保镖已经被震飞了,难以行动,祖宏途猛的低吼:“还不快出手!”

    “啊!”

    祖正祥壮着胆子冲了上去,这个人已经伤成这样了,应该没有多少战力了?

    “滚!”

    然而就在他即将俯冲到苏炎面前的时刻,这一位披头散发,浑身血迹斑斑的男子,气势完全不同了,像是矗立在尸山血海之巅的神魔,恐怖如斯!

    他满头乱发狂舞,气势狂的吓人,像是金色的天刀,割裂了夜空!

    光那种威势,那种气魄,那种雄伟的身影,让祖正祥颤栗,心中浮出大恐惧,他察觉到一种威势,一种同代无敌的威势,难道这是一位年轻至尊?

    隐约之间,祖正祥看到这个人的背后,浮现出一个可怕的身影,燃烧着万道之光,异常宏伟。

    可是隐约可见的阵容,让祖正祥恐惧道:“是你,怎么可能是你,怎么可能!”

    他吓坏了,银河系之战,谁不知道苏炎,神王他都生撕过,天神都屠掉了一大片,这是一位真正做到了俯视同代的年轻霸王,祖殿传承弟子都谈之变色的恐怖头子。

    但是跟在罗华清身边的战仆,竟然是苏炎,一个被困在银河系的苏炎,早就来到了血域大地,甚至现在是苏炎在阻截祖宏途!

    “碰!”

    苏炎一棍子砸了上去,打的祖正祥形神俱灭,临死他都想不通,苏炎到底是怎么跨越茫茫星空,来到血域大地的!

    “祖正祥!”

    祖宏途目眦欲裂,那可是他的亲子祖正祥,也是他引以为傲的传人,即将跨越到天神境界的后起之秀,可现在被苏炎一棍子打死了,甚至就在他的面前!

    “混账,你到底是谁!”

    祖宏途目眦欲裂,浑身颤抖,而且祖正祥之前说怎么可能是你这些话回荡在他耳中,那么这肯定是一个熟人!

    要不然祖正祥不会那样!

    “你....难道是你!”

    下一刻祖宏途头皮发麻,他想到了一个人,既然对方掌握大道仙珠,甚至银河系中也有一个人掌握大道仙珠。

    那么这个人,很可能就是苏炎!

    一想到这里,祖宏途背后冒出寒气,真的胆寒了,虽然只是一个年轻人,是葬域一族的后起之秀,被他们当做蝼蚁一样的小修士。

    可是他屠掉过神王,这是毋容置疑的事实!

    祖宏途掉头就跑,他要活下去,将消息待会祖殿,他觉得一旦带回去消息,就是滔天的功劳,必然打破了现在银河系现在僵持的格局!

    可是他逃得掉吗?

    苏炎固然看起来伤势严重,但是还没有到了让苏炎山穷水尽的地步,冲来的瞬间,仙铁棍震荡出来的强盛力量,压塌了虚空,狠狠的砸向祖宏途!

    “不!”

    祖宏途在绝望中惨叫,他根本逃不掉,持着的神王兵器被砸飞,半截身子都凹陷下去。

    这里再一次掀开一场你死我活的搏杀,乱天动地,血液溅起,染红了苍宇!

    血域城中赶来的强者,距离目的地已经很近了,有人试图睁开天目观望,但是很可惜这片破碎的河山,皆是被大道仙珠笼罩,唯有大能来了才能洞察到!

    “我觉得大战结束了!”

    就在血域城的强者即将赶来,远方的观战者纷纷有感,虽然前方的世界还烟尘漫天,惨烈气息荡漾,神王波动蔓延,但是战斗的气息已经消失了!

    不少胆大的冲了过去,紧接着血域城冲出来的各路强者也纷纷来到战场中。

    他们纷纷心惊,方圆十万里都被打沉了,特别是源头方向,天地千疮百孔,血流了一地,所有的山脉和大山都被震裂了,这得多强的征伐!

    这一战爆发的太突然,结束的也太突然!

    最终有人推测,有人在猎杀神王,甚至有人在想,会不会是在猎杀暗中带着混沌火根源离开的强者?这个推测是极有可能的!

    动荡的世界中,血云城却赶来了数不清的强者,那是千军万马在奔腾,大批大批的冲出了血云城!

    在浩瀚的血域大地中,血云城繁华昌盛,乃是血域大地的十大重城之一,被祖殿掌管,而今血云城闹出这么大的动静,让血云城中的强者脸色不正常,难道是祖殿发生了大事?

    不管怎么说,苏炎已经完成了这一战!

    而且他驱动跨越战舟,短暂横渡,远离了战场!

    “咳咳.....”

    苏炎咳着血,他的伤势严重,和一位重创的神王搏杀,苏炎才能了解神王的强大和鼎盛,之前他虽然杀过神王,但是苏炎很清楚是他投机取巧!

    而今他和重创的祖宏途搏杀,也差点丢了小命,身上尽是钻心的剧痛!

    可苏炎还是活下来了,染血的面孔上涌出笑容,这是如释负重的的笑声传来,他成功夺下了黑天枣和神药精华,也为血狮城的无辜者报了血仇。

    “虽然冒险了点,但是值得!”

    苏炎爬了起来,拿出许多药液塞入嘴中炼化,虽然伤势严重,但是远没有银河系一战那么惨烈,苏炎的底蕴还在,给他一定时间就能短时间爬起来!

    现在苏炎的心跳还是加速,动作也没有闲着,体内精血蒸腾,贯穿四肢百骸,调理伤势。

    同时苏炎打开了祖宏途的空间宝物!

    他的心里荡漾喜悦,真的非常好奇祖宏途到底会给苏炎带来什么样的惊喜!

    毕竟是一位神王,身价自然惊人,苏炎现在可是一个穷光蛋了,没想到直接收获了神王的遗产!

    然而苏炎打开祖宏途的空间宝物,这和他想象中的根本不一样。这里面固然有些稀有的宝物,但是根本就不多,非常的有限。

    甚至混沌宝料也仅有两百多斤.....

    虽然这笔财富对于天神已经很惊人,可对于苏炎来说,根本算不上多少。

    苏炎的脸色彻底垮了,神王的遗产呢?

    “一万混沌宝料!”

    苏炎颤抖的手掌,拿起来一张黑色的水晶令牌,以特殊的纹理和锻造手法铭刻而成,上头写着一万混沌宝料!

    “发了,哈哈哈!”

    苏炎扯着嗓子咆哮,一万斤混沌宝料,巨额财产,真的如同天上掉下来的馅饼!

    这是一笔天大的财富,绝对是祖宏途前来参加拍卖会准备的资源货币!

    苏炎咧着嘴,兴奋的都要裂到耳根子上.....

    只不过这种笑容未曾维持多久,就缓缓僵硬住了,他红着眼睛,直勾勾盯着水晶令牌。

    紧接着苏炎狂暴,手臂上青筋暴起,差点捏碎了水晶令牌!

    “欺人太甚!”

    苏炎忍不住谩骂,这算什么?

    这东西在祖殿强者手中就是巨额财富,但是在他手中就是废纸啊,以祖殿的鼎盛程度,早就锻造了这种代表货物的交易令牌,他们根本不担心有人仿造!

    祖殿也是为了确保财物安全,才锻造这种金钱令牌。

    这上头写着一万混沌宝料,可是怎么可能从祖殿宝库中拿出来!

    这让苏炎郁闷的真的都要喷出一口老血出来,欺人太甚,太欺负人了!

    苏炎愤愤不平,如果真的拿出这玩意去取混沌宝料,完全就是自投罗网。

    而这一次凤凰阁的交易也是用这种令牌,祖殿不会赖账,如果这种账目都不承认,满世界谁还敢和祖殿合作。

    苏炎的眼睛泛红,直勾勾看着一万混沌宝料,一阵咬牙切齿,打定主意也要花出去!
重磅推荐: