当前位置:帝道独尊 > 帝道独尊 > 第八百一十五章 老蛮牛

第八百一十五章 老蛮牛

    此言一出,全场轰动!

    至于北妖,威势越发的恐怖了,他矗立在天地之间,顶天立地,雄壮的肌体绽放万丈神芒,肌体中涌现着千万重金色光芒。

    他整体释放璀璨光焰,散发着诸天大势,这是一种不可改的无敌大势,汹涌澎湃,挤满了苍穹!

    万灵都开始颤栗,即使是天神都发自内心的惊骇,因为在北妖的力量源泉面前,他们身躯摇颤,皆是有一种被震飞的趋势!

    北妖太强了,霸绝无双,仿若化作一轮妖庭骄阳,光辉刺目,越来越炽热了,让许多仰望北妖的年轻人战战兢兢的,可内心也有崇拜之情荡漾而出!

    “北妖无敌!”

    许多人大叫,对于北妖崇拜无比,单凭他现在的威势,已经镇压的同代黯淡失色,即便是各大巅峰群族的奇才都心惊胆颤,就如同看到一个无敌世间的妖王诞生了。

    诸天至尊岂能是白叫的?当北妖体内不可测的底蕴燃烧的时刻,虚空炸开了!

    当那浩瀚的神力起伏的时刻,贯穿霄汉,辐射四面八荒,且山川大地开始隆隆作响,漫天星斗簌簌摇颤,世界似乎走向了毁灭!

    许多人都颤栗了,这北妖的底蕴未免也太不可思议了,强大到让他们绝望,在这种浩瀚如渊的神力覆盖之下,一些神境强者都觉得自身太渺小了。

    “好一个北妖,现在都拥有这么强的底蕴,一旦修炼到天之神领域,这北妖当真是逆天!”老一辈的都变色了,对于北妖的战力有了全新的认知。

    紫霞仙子则是关注北妖的眉心,前日苏炎告知她,北妖的可怕在于它眉心的竖眼!

    可是北妖的眉心光滑平整,看不出有竖眼的痕迹,如果他最强的杀阵真的在于眉心的竖眼,那这个北妖隐藏的可真够深的。

    “喂,我说你们至尊一脉,可有强者敢和我大哥一战!”

    申磊站出来叫嚣:“还至尊一脉?连个后起之秀都没有,你们可真够可笑的,也不怕天下人嗤笑你们!”

    “放肆!”

    牛惊天勃然大怒,他气吞星空,乃是妖道神王,神威不用多说,稍稍震怒都惊动了妖庭大地,喝吼道:“我族自然有王者能和北妖一战!”

    “是谁,站出来让我们瞧一瞧,别站着说大话还脸不红!”申磊冷笑不断,还真不信黄金铁牛一脉培养出了什么了不得的后起之秀!

    申向铭的脸色阴晴不定,难道他们所指的是神王?这桩丑闻被掀出来,肯定会成为北妖的污点。

    “小东西,你有什么资格和我对话?”

    牛惊天不屑的牛眼瞪了一眼申磊,他对着妖庭大地的一群强者冷喝道:“你们这群老不死的,别以为你们干的事我们不知道,把铁宝财给我交出来!”

    “轰隆隆!”

    黄金铁牛一脉,来的一群强者皆是释放出恐怖光芒,祭出各种大杀器,凶威滚滚,震天动地。

    许多群族的强者骇然,铁宝财他们都清楚,之前这事情闹得沸沸扬扬,现在黄金铁牛一脉前来要人,看来传闻八成靠谱!

    申向铭他们的脸色阴沉无比,也不知道是谁走漏了风声,现在铁宝财还没有炼死,只需要几天时间就够了,没想到他们来的这么快.....

    “呵呵!”

    申向铭阴沉着脸说道:“铁宝财乃是我妖域的罪人,它和你们黄金铁牛一脉可没有什么关系,况且它已经死了!”

    “咚!”

    惊雷炸响,妖气裂天,牛惊天按耐不住内心的杀念,巨大的黄金蹄子从天而降,充满了镇压宇宙乾坤的绝世力道,打向了申向铭!

    “轰隆!”

    瞬息间,一只手掌穿透混沌而来,跨越了时空,手掌巨大如天,一颗颗宇宙大星都悬浮在他的指头之间,实在是宏伟,充满了镇压星海的恐怖气机。

    这一只手掌过境,诸神都颤栗,都要伏跪下来顶礼膜拜!

    “哼!”

    巨大的蛮牛冷哼,震动方圆十万里,世界为止动荡,这一位也相当的强势霸绝,前蹄挥动,冲向混沌中伸展出来的大手!

    这一刻,整个妖庭大地都仿若在颤栗,这可是两位大能的力量,即将撞击在一起!

    即使是气势外泄,那种无上的神威,也让众生瑟瑟发抖,各种秩序之光沸腾而出,崩开苍穹,击穿了数不清的星体,让整个妖庭大地颤抖!

    “你们确定要闹下去?”

    混沌中盘坐的庞大身影,脸色似乎有些阴沉,一旦发生大能征伐,对于妖庭大地的打击太惨重了!

    “放人!”

    巨大蛮牛冷幽幽的声音浮现,震天动地,每一个音节都蕴含着无上天威,威压宇宙众生,震慑万灵!

    “哼,在这里没人可以改变妖庭的决定,改变我妖域的兴衰!”混沌中的身影冷漠回应:“你已经老了,劝你退走,以免为你族招来杀生大祸!”

    “哈哈哈!”

    老蛮牛仰天怒笑:“好一个改变妖域兴衰,看你们对北妖真的是寄予厚望,我妖域自古传下代代至尊训诫,得万妖旗者妖域共尊,如果他北妖真的得到了万妖旗,我听从号令便是,可是万妖旗究竟在什么地方?”

    “就是,万妖旗拿出来呀!”牛惊天也冷笑,如果他们真的掌握万妖旗,何须等到现在,毕竟万妖旗可以爆发妖域的本源之力,大能也要暂避锋芒!

    申向铭他们的脸色越来越阴沉,万妖旗现在还在铁宝财身上。

    “既然说不出话来,我看这样吧!”牛惊天冷哼道:“让铁宝财出来,和北妖公平一战,如果铁宝财输了,我们直接退走!”

    申向铭差点骂娘,让北妖和执掌万妖旗的铁宝财对决,神王都不够看,这里可是妖域大地!

    “铁宝财算个屁!”申磊怒气冲冲吼道:“别说是他铁宝财了,即使是苏炎来了,也要跪在我大哥面前匍匐颤抖!”

    “小兔崽子,若是在外面,我早就一巴掌拍死你,你给我唧唧歪歪的,没完了是吧?”牛惊天怒了,瞳孔中绽放冰冷杀念。

    北妖的双目释放寒光,冷笑道:“我若为神王,一巴掌也足以拍死你!”

    “好你个后生!”

    牛惊天他们皆是震怒,广袤的大地荡漾着各种恐怖能量源泉,他们快要忍不住杀进去。

    “看来你们真的想要开战!”

    混沌中盘坐的影子冷漠开口:“那就休怪我无情了!”

    浩瀚的妖庭大地,无限的恐怖和炽烈,它毕竟是妖域大能,常年坐镇在妖庭大地,对于妖庭内部的底蕴了如指掌,一旦这种底蕴从沉眠中开始觉醒的时刻,整个世界都充满了灭世威压!

    整个世界充满了令人压抑的气息,各大群族的强者都胆寒,这种大战一旦爆发,即使是妖域镇压了黄金铁牛一脉,那么妖域也要付出应有的代价!

    就在这紧急万分的关头,远在火脉之地的苏炎,传音告知牛惊天!

    牛惊天的气势越发的汹涌了,肉壳中喷薄黄金气浪,狞声道:“不管是哪个老杂毛杀了铁宝财,我要杀他全家,灭他满门,敲碎他浑身一根根骨头,碾碎一滴滴血液,我倒要看一看,妖域大能能不能护住你们!”

    这言辞,彻响在妖庭大地当中,像是炸开一样,直欲穿透人的灵魂!

    正在驱动乾坤炉的祖福,听到这句话怒目圆睁!

    他刹那间从火脉之地闯出来,冲向妖庭大地外围,发出狂怒的低吼声:“你这头孽障,作死不成?你们黄金铁牛一脉是不是想要灭族!”

    全场轰动,祖福被激怒冲了出来,脸色阴沉,他可是堂堂半步大能,岂能承受得了这种辱骂!

    况且以祖殿的威望,根本不忌惮黄金铁牛一脉,杀了就杀了,祖福根本不在意,即使是传出去它们也奈何不了祖殿分毫!

    “是祖福前辈!”

    各大巅峰群族的强者惊疑不定,难道是祖福在针对铁宝财?

    “祖殿都敢惹,够资格吗?”

    申向铭他们都冷笑,牛惊天这句话彻底激怒了祖福,一代半步大能,自然有自身的威望和尊严,绝不会轻易饶了牛惊天!

    “可悲!”

    老蛮牛叹息,感到悲哀,他们这一脉在怎么说也是妖域的至尊一脉。

    现在北妖一脉因为他们惹上了祖殿也窃窃私笑,让老蛮牛对他们非常失望!

    虽然黄金铁牛一脉在这个宇宙纪元根本没有回归过群族,可曾经的至尊一脉,现在被他们当做仇人,真够可悲的!

    “这老东西终于舍得出去了,我们赶快行动,此乃天赐良机,哈哈哈哈!”

    苏炎怒笑一声,直接顺着火脉精华,冲向大峡谷当中!

    气息压抑的大峡谷世界,温度依旧炽烈,乾坤炉依旧在燃烧!

    鹏族的神王盘踞在当中,观望着外面即将爆发的征伐,心中也在冷笑,他们完全可以借机废掉至尊一脉,让妖域彻底大一统,统统反抗者全部震杀干净才对!

    “你是什么人?谁让你进来的!”

    鹏族神王的脸色猛变,它一脸的懵逼,怎么有两个人族强者突然冒出来了?而且如此诡异就出现在大峡谷当中,甚至他们是怎么通过阵法混进来的?

    “大力,拦住这头老杂毛!”

    苏炎的眸子一瞬不瞬的盯着乾坤炉,整体释放出滔天杀伐,双目都在倒竖,发出一声大吼:“宝财,我来了!”

    (五更啦!

    兄弟们求票)
重磅推荐: