当前位置:帝道独尊 > 帝道独尊 > 第八百二十一章 逆天改命?

第八百二十一章 逆天改命?

    苏炎也在为宝财调理伤势,一边说道。

    全场的人都傻了,目瞪口呆,他们真的觉得听错了,之前苏炎在说什么?三拳打死北妖?

    如果说苏炎三拳打死小北妖他们相信,可是三拳打死北妖,这句回荡在天地之间的话语,震的乾坤都轰鸣!

    这家伙真的疯了吗?三拳打死北妖,亏他说的出口!

    “玛德,嚣张,太嚣张了!”

    许多巅峰群族的老古董都吞咽着口水,这家伙确定没疯?这么大言不惭的口气都能说得出口,也不怕风大闪了舌头。

    可苏炎还在一本正经为铁宝财调理伤势,滋养肉身,让人们觉得这家伙真的不是一个疯子,或许真的有底牌三拳将北妖直接打死。

    “混账,你在说什么?”

    许多北妖一族的强者手指着苏炎,一个个都在颤抖,他们气坏了,纷纷怒视着苏炎,发出低沉的嘶吼声,苏炎这是在说什么?三拳打死北妖?

    “轰隆!”

    沉寂的妖庭大地,瞬息间弥漫着通天之怒,祖庭大大小小的强者皆是狂怒,北妖是他们崇敬的偶像,可苏炎扬言三拳打死北妖,这让他们难以承受。

    特别是北妖整体爆涌而出无边杀光,强大的肉身越发的灿烂了,眉心蛰伏的竖眼隐隐有睁开的征兆!

    北妖的强大毋容置疑,这一次愤怒而爆发,超越以往,宝体腾起粗大的精血光束贯穿了苍穹之巅,背后都浮现出一个模糊而又庞大的身影,在俯视天地!

    “三拳打死我?”

    不过北妖的表现还是非常冷静了,他俯视着苏炎,高高在上的冷漠道:“苏炎,我碾死你不过是碾死一只臭虫那么简单,杀你我都嫌脏手!”

    “费什么话?”

    苏炎斜睨了一眼北妖,冷喝道:“想打一场尽管来,黄金铁牛一脉的诸位前辈,不要阻挡他,让北妖放马过来,我也想看看我三拳能不能打死北妖!

    “苏炎你这个混账玩意,大哥杀了他啊!”

    申磊都气疯了,脸色涨红,竭斯底里的咆哮:“让他知道什么是绝望,什么是无敌!什么苏疯子,什么葬域一族,不过是垃圾中的垃圾,我都懒得踩一脚,大哥过去毙了他!”

    “轰隆!”

    恍然之间,乾坤大地摇颤,这是龙蛇起陆的汹涌画面!

    人们看到了千万头精气大龙横空,贯穿苍穹,冲向云霄,波澜壮阔,光芒万千!

    “不好!”

    就在诸强愣神的时刻,有人脸色巨变,这是极其可怕的天地大势之力凝聚,且地壳之中涌动而出的无量杀伐。

    “啊!”

    可是他们终究反应慢了,申磊惨叫,身躯破碎,飞向高空,整个战体都要炸开。

    关键时刻,他的眉心发光,有一宗秘宝显化出来,爆发出的大道之力,裹住了小北妖的肉身,抵挡住了苏炎以地脉之气勾出来的杀伐大术!

    “申磊!”

    北妖一族的强者失控,刚才瞬息间,申磊险些被苏炎给灭掉。

    “啊!”

    申磊还在惨叫,眼中有恐惧,刚才一瞬间,他觉得自身的灵魂都要湮灭!

    “哈哈哈!”

    牛惊天他们大笑,虽然没有杀死申磊,可这一幕也让他们畅快琳琳大笑,这一次教训也足够让申磊记住一辈子,到现在他的脸色还煞白一片,瞳孔中尽是恐惧。

    他刚才差点就死了,如果没有护身秘宝,直接被打成肉泥。

    贺圣杰他们都骇然失色,苏疯子就是苏疯子,当着北妖的面,都敢绝杀他胞弟,这胆子也太大了。

    “好一个苏炎,这才是男人!”

    安智拍着腿,甚是激动,对于小北妖他也恨不得一巴掌将其给拍死!

    苏炎现如今的做法,让安智畅快无比!

    “轰!”

    北妖浑身杀光万重,他的身影顶天立地,这一刻的他被激怒,高大的肉身爆发出吞天之怒,厉声道:“你这个臭虫,给我拿命来!”

    可是北妖欲要杀上去的时刻,直接被北妖一族的强者给拦住。

    “你们想要干什么?”

    北妖惊怒,它们拦截自己,难道还怕自己输掉了?

    北妖一族不是怀疑北妖不够强,而是苏炎太邪门了,指不定掌握大杀器,如果真的打死了北妖,那么他们这一脉也彻底完蛋了。

    所以没有十足的把握,他们不会让北妖在这种情况下冲过去。

    “祖福大人,事情有些不对劲!”

    这时间,有祖殿的强者一群群出现在祖福旁边汇报,他们的脸色都阴沉。

    此刻苏炎正在炼化神药精华,一重重洗涤宝财的焦黑的伤体,这东西有起死回生的功效,宝财焦黑的身躯如同雨后春竹,开始散发勃勃生机!

    可是有祖殿强者看出来了,苏炎用的神药精华, 是凤凰阁拍卖的宝物!

    “真凶是他.....”

    祖福震怒,祖宏途乃是他的后代,可是正主出现了,竟然和苏炎有关。

    “祖宏途是你杀的?”

    祖福冷漠的眸子盯着苏炎,他道出一句话,让四周的人都一脸的懵逼,他们都清楚血域大地中祖殿死了一位神王,可幕后真凶是苏炎......

    这有些不可思议吧,苏炎胆敢袭杀神王?

    不过回想起之前申向铭的死亡,他们都倒吸凉气,祖宏途八成是苏炎斩掉的。

    “你有意见?”苏炎斜睨祖福,反正事情已经到了这一步,苏炎也无所畏惧。

    四周轰动了,一桩悬案找到了正主,竟是苏炎!

    “孽障!”

    祖福仰天怒笑道:“你这个孽障,真的以为没人可以制衡你吗?”

    “你们都给我闪开!”

    祖福残冷的眸子也落在了牛惊天这些人身上,冷笑道:“谁敢当我抓铺苏炎,就是和我整个祖殿为敌!”

    “脑子生锈了?”

    牛惊天鼻孔喷出青烟,冷哼道:“谁敢阻我妖庭共尊之大事,就是和我整个妖域为敌,你别以为搬出祖殿就能吓倒天下人!”

    老蛮牛也释放出他的精神意志,祖福虽然强大,可终究只是一位半步大能。

    他想要杀苏炎,也要问一问老蛮牛答不答应。

    “很好,我也想看一看,你们这一脉能不能挡得住我祖殿的脚步!”祖福的脸色阴沉,他对着妖域大能说道:“大能还在等什么?难道不准备出手?”

    全场气氛压抑,胜败只在大能一念之间,只要大能决出胜负,一切都会落幕。

    混沌中盘坐的身影已经蠢蠢欲动了......

    只不过一声残暴的吼声炸开了:“老东西你敢动弹一下,我让整个妖庭崩塌!”

    “坏了!”

    北妖一族的强者脸色格外·阴沉,因为宝财苏醒了,睁开了瞳孔,且藏在他身躯中的万妖旗在发光,这面旗帜可是足够引动浩瀚的妖域本源之力。

    虽然宝财的情况还非常不好,可是它已经转醒,那么问题就严重了,一旦交锋,妖域必然大乱。

    “铁宝财,你已经伤成这样,根本没有机会痊愈,你既然是万妖旗的掌控者,也该为妖域想一想,为妖域的未来考虑。”混沌中盘坐的影子发出冷漠的声音:“把万妖旗交出来吧,你们可以平安离开这里,妖域不追究尔等的责任!”

    “若不然,及时你掌握万妖旗,你也不可能活着离开妖庭大地!”

    “你应该清楚,妖域的底蕴和强大,不是一个万妖旗可以改变的!”

    这是大能的意志,他的气息开始无限觉醒,仿若横陈在地平线尽头的霸王,即将脱离混沌。

    “咳.....”

    宝财欲要回应的时刻,它猛的咳血,它的身躯矮小的如同皮球,圆滚滚的,体内的伤势发作,气息直线衰败。

    宝财的情绪突然低落,很可怜,它觉得自己真的没救了,即便有神药精华续命,也活不了多久。

    牛惊天他们焦急万分,神药精华都保不住铁宝财吗?

    “这就是命!”重创的鹏族神王残忍一笑:“和北妖的命比起来,完全不是一个档次的,你们都看一看吧,就凭这个废物有资格率领妖域走向辉煌吗?”

    “吼!”

    宝财发出低沉的吼声,很痛苦,它真的觉得自己已经被废掉了,体内神力干枯,任何能量物质也不剩下。

    “有没有资格,不是你能够评判的!”

    苏炎却在冷声道:“既然你们觉得我兄弟的命不值钱,不如北妖,那倒不如改一改命格,看谁的命更坚硬!”

    苏炎大袖一甩,世界变了!

    这是一种难以言喻的画面,如同苍天在哭泣!

    一滴滴晶莹的药汁如同从仙穹中洒落下来,每一滴药汁都蕴含着,起死回生的功效,充满了绝世恐怖的能量精华!

    整整八滴药汁,横空显化。

    它的出现让大能都颤栗了,这东西对他们拥有致命的吸引力。

    这可是九龙宝药,苏炎也仅仅得到几十滴药汁,可是它相信八滴药汁,足够让宝财站起来!

    原本苏炎还想着炼化药汁,为宝财续命。

    但是接下来的画面让苏炎惊疑不定,八大药汁如同找到了主人,自主发光,自主流淌到宝财焦黑的肉壳之中,让它的宝体释放出恐怖光辉,这也伴随着浩瀚的岁月和时空力量!

    宝财不在痛苦,它觉得回到了熟悉的怀抱当中,贪婪吸收九龙宝药的精华,像是融合了曾经失去的自我!

    这种感觉让宝财忍不住开始颤栗,衰败的身躯也喷薄出璀璨的九色神辉!

    “天哪!”

    “那是仙药吗?怎么可能这么强变态!”

    “古籍有载,我族大能曾经贯穿混沌废墟绝地,寻到残缺宇宙,挖出来一株逆天改变的仙药,可以让大能再活一世!”

    全场的人都疯了,苏炎怎么可能掌握这么逆天的药汁。
重磅推荐: