当前位置:帝道独尊 > 帝道独尊 > 第八百三十九章 混沌母气!

第八百三十九章 混沌母气!

    苏炎心绪激荡,苦苦搜寻的混沌母气,最终锁定了大概的方向!

    这是世人梦寐以求的根源物质,只存在于传说当中!

    混沌母气,号称世间最强的根源气,如果可以融合到战体当中,必然会在神境打下逆天的底蕴出来,一时间让苏炎热血澎湃!

    虽然只是血祭台倒映出来混沌母气喷涌的画面,可混沌母气就在这片乾坤当中,苏炎觉得自己已经无限逼近混沌母气了!

    至于这血祭台,时刻发光!

    它散发着浩瀚血腥气,这座流血的祭坛,不知道建筑在什么年代,时刻发光,喷涌出浩瀚的伟力,接引下来一挂又一挂浓厚的生命源泉!

    苏炎心中的喜悦很快散去了,取而代之的是一抹凝重!

    血祭台太恐怖了,准确的说它接引下来的能量物质,是茫茫无边的生命精血,这让苏炎都头皮发麻,难道血祭台就是源头,尸血海的杀伐就是血祭台诞生的?

    它接引尸血海的精血能量,仿若魔渊在吞吸整个血域大地。

    这画面太诡异了,让苏炎骇然,难道这血祭台下面镇压这什么?或者说在谋夺尸血海中鲜美的血液。

    甚至这格局到底形成多少年月了?总之这一切都让苏炎惊悚,如果不是因为混沌母气,苏炎怕是掉头就走了,如此可怕的杀局,妄动真的会死人!

    可是已经来到这里,也见到了混沌母气喷薄的画面,苏炎不得不硬着头皮往前冲刺!

    这血祭台太壮观了,覆盖了广袤疆域,苏炎都觉得这会不会是世间最大的祭台?

    整个祭台蒸腾血光,越是靠近,苏炎越是可以感觉到血祭台的可怕,甚至他都有一种魂飞魄散的感觉,仿若一切都要被血祭台给强行吞掉!

    苏炎动容,非常果断祭出了乾坤炉!

    铜炉飘浮在天地之间,燃烧着乾坤神焰,这宗铜炉威能滔天,都有炼死神王的可能性,而今镇在他们头上,隔绝血祭台自主散发的神秘力量!

    “大哥,血祭台好像无人掌握!”罗大力呼吸沉重,他说道:“我觉得这像是一宗非常可怕的至宝,一旦打出来,肯定天翻地覆,神王来了绝对要饮恨!”

    “尸血海的格局存在了无尽岁月,或许曾经这生命绝地的掌控者,早就死了!”

    苏炎的话让罗大力都点头,如果真的是这样,他们岂不是可以收获逆天造化,拿走世人想都不敢去想象的混沌母气?

    当苏炎距离血祭台还有十几里地的时刻,乾坤炉都时刻震动,乾坤炉虽然强横, 可是在血祭台的面前,显得异常的渺小......

    而苏炎和罗大力在血祭台面前,渺小的更如同蚁虫!

    他们都头大,特别是血祭台还时刻蒸腾血光,那种恐怖的光华一旦打在他们身上,必然让他们粉身碎骨,苏炎毫不怀疑血光一旦喷薄,可以击穿一颗颗宇宙大星!

    总之格局太惊人了,苏炎的背后都惊出冷汗。

    距离血祭台越近,乾坤炉震动的幅度就越大,幸亏这宗铜炉足够强,自成乾坤,镇住了苏炎和罗大力,防御力很是变态。

    若不然他们想要靠近都是一个难题。

    当他们即将冲向血祭台的时刻,那种威势更为惊世了,仿若沉眠了亿万年的血色妖魔,即将爬出来,将他们给吞掉!

    “轰隆隆!”

    乾坤炉猛颤,这炉子有一种控制不住要粉碎的趋势!

    苏炎骇然,这是一宗无上至宝吗?单凭威慑力,都可以震碎快进化到大能圣兵的乾坤炉仿品,这东西到底可怕到什么领域当中!

    它就沉在这里,自主发光,喷薄盖世血光,蒸腾无边凶煞气息!

    祭台巨大,广袤无边,像是覆盖了天渊,压盖了宇宙众生,镇住了一个宇宙!

    苏炎在祭台上面,发现了不少尸骨,兵器残片,甚至还有堆积的骨灰......

    越往里面张望,所看到的尸骨就越多,密密麻麻的,仿若无边的骨海沉浮在他们面前,让苏炎和罗大力都脸色煞白,这得死多少人!

    血祭台就是一个巨大的葬土,葬下了无尽生灵,光骨灰都覆盖了整个血祭台......

    “大哥,我觉得我们还是走吧!”

    强如罗大力,都有些控制不住内心的惊惧,他们或许也会成为血祭台的一员!

    因为他们皆是看到,在血祭台的边缘地带,有一些还算是完整的尸骨,还存在血肉,这说明这些人根本没有死去太久!

    广袤无边血祭台,承载着亿万生灵尸骨!

    令人都要疯魔的画面,冲刺着他们的灵魂,那空前绝后的凶恶波动,都要粉碎苏炎的精神意志!

    走?

    苏炎还在犹豫,到底是走还是不走,这是一个难题......

    他的双目一直关注着血祭台的总体格局,此物宏大无边,压迫人的精神意志,他沉声道:“我有预感,混沌母气,应该在血祭台的深处,我觉得血祭台是一个巨型阵眼,阵眼中心地带,绝对是混沌母气的喷发地带!”

    “世人传闻,血域大地是从混沌废墟飘散出来的,或许这里曾经真的是一个生命绝地,这种机遇,值得搏一搏!”

    苏炎的话让罗大力神情郑重,如果真的可以确定目标,自然值得一搏一搏。

    罗大力欲要跨出一脚,为苏炎探路的时刻,苏炎瞬间阻止了罗大力,他说道:“不要正面接触这个祭台,它蕴含一种魔力!”

    “大哥你有难道还有路线?”罗大力愣了愣。

    苏炎摸了摸下巴,他精通奇门秘术,特别是得到了奇门一脉前半篇的至强传承,对于地势非常精通,在他的双目中,隐隐呈现出血祭台的运转痕迹。

    固然苏炎很难看透,可他有把握在血祭台中走一段路!

    “跟我走!”

    苏炎下定了决心,他穿着石甲,执掌七品源笔,双目的洞察力越来越惊人,最终他的瞳孔无限爆发,爆发出万丈金芒,在他的观摩之下,血祭台像是化作一个巨大的血色磨盘,在轻缓转动。

    苏炎走了上去,真的有一种粉身碎骨的感觉!

    那恐怖的吞噬力,都要穿透石甲,将苏炎体内的精血抽出来,可是他走的路,却是一条模糊的通道!

    世界显得很安静。

    有水滴的声音落下,那是苏炎的汗水顺着脊梁流了下来,他整个人都被汗水浸湿。

    走错一步,必然打乱苏炎所有的节奏。

    像是一条不归路,通往九幽炼狱.....

    他忘记了时间,整颗心灵都沉寂在血祭台当中,顺着一条模糊的生路,一点点逼近。

    他们可是走在无尽尸骨之上,或许随时可以化为他们的一员。

    时间一天天过去,这一条路对付苏炎来说太漫长了.....

    而现如今风暴将其的浩瀚修炼界当中,有一群可怕的强者冲向了血域大地,目的地直逼尸血海!

    “桀桀.......”

    这是祖福的冷笑,仿若苏炎和万妖旗都唾手可得!

    领头的韩家奇门宗师,佝偻着身子,衰老的不像话,像是沉眠漫长岁月的巨头,动辄都能改天换地,对于尸血海也相当感兴趣。

    他可是修炼界呼风唤雨的存在,大能与之平辈相交,他轻易不可能出山,即便是祖殿花费大代价他也不会轻易出山!

    最重要的是邱冥曾经告知他,奇门篇章,十九八九落在了一个叫苏炎的小修士手中。

    整整五天五夜,苏炎闯入血祭台,如同闯入一条不归路当中。

    现在想要退堂鼓根本不可能了,无时无刻对于苏炎的损耗都巨大,而星空兽皮中储藏海量的龙脉精华,足够苏炎和罗大力在沿途当中恢复。

    血光蔽日的世界,巨大的祭台,像是承载着诸天!

    当他们跨越一段路,再一次逼向下一段路的时刻。

    苏炎浑身汗毛倒竖,心中腾起一缕大恐惧,他和罗大力都有一种落荒而逃的感觉。

    那是一头恐怖的生灵,矗立在路的前方,堵住了前路!

    他三头六臂,古铜色的身躯巨大的如同苍穹,高不可攀,难以想象这是什么存在,自主释放出来的威压,让苏炎和罗大力如遭雷击!

    确切的说,这是一头已经死亡的无上强者,可这种存在骤然身殒,也不容亵渎!

    “一位大能,血祭台炼死了一位大能?”

    他们倒吸凉气,真的被吓住了,这是一位大能,矗立在前路,浑身毫无生命踪迹,气血干枯,走向了生命终点。

    可是他还矗立在天地间,如若太古的魔岳,站在这里漫长岁月始终不倒!

    很难看清楚他的具体面貌,因为残余的大能威压惊天地泣鬼神!

    苏炎和罗大力两人浑身直冒冷汗,大气不敢喘,小心翼翼避开这头三头六臂的神魔,可是在沿途当中,他们又看到一头巨大如山的身躯!

    “第二位大能!”

    苏炎的拳头紧握,不由自主回想起了,昔日在神灵山脉的遭遇,青铜兵器树可有大能殒落,甚至不只是一位。

    宏大无边的血祭台,蒸腾血光,茫茫无际的尸骨横陈在祭台之上!

    他们已经接近了核心地地域,沿途中发现了保存还算是完好的强者骸骨,毫无疑问他们生前绝世强大,可惜都死在了这里,苏炎推测尸血海的格局,存在的年月不可考。

    绝对是人为的,若不然无法去解释血祭台。

    “我看到了......”

    又闯了一段落,苏炎心绪激荡,他看到了前路,仿若无尽深渊横陈,又如同炼化世间的烘炉燃烧!

    且它在喷发,画面相当的壮观,亿万缕混沌天精从深渊中上涌,当中伴随着一片片浪花,充满了万物之源的波动,这是混沌中诞生的母气,是世间最强大的根源气!

    还未曾接近这混沌母气的时刻,苏炎的战体已经燃烧起来,都有一种立刻冲进去,与之交融,贯穿神灵领域的冲动!
重磅推荐: