当前位置:帝道独尊 > 帝道独尊 > 第八百五十七章 不坏之躯?

第八百五十七章 不坏之躯?

    面对突然挺直身躯的苏炎,梁雅安吓了一跳,像是受惊的小兔子,脸色微微涨红,她不知所措,结结巴巴道:“我......我.....没有呀......”

    “哦。”

    苏炎猛的呲牙, 刚好转的伤口顿时传来阵痛,他吸着凉气狠狠躺下来,原本被涂抹上药汁愈合一些的伤口,再一次流淌出少许的血液出来。

    “真他娘的疼!”苏炎咬牙,拳头紧握。

    “你别乱动。”

    梁雅安心神一颤,连忙走向前去说道:“你的伤势很严重,三五天根本下不了床,不要在乱动了。”

    “好。”苏炎苦笑,瞧见忙前忙后的梁雅安,心中涌出暖意,他的脸色苍白无血,虚弱开口:“谢谢你,我这是来到什么地方了.......”

    闻言,梁雅安低声回应道:“这里是丹域呀,你不知道来到这里了吗?你这是碰巧来到我的药谷中的吗?”

    闻言,苏炎有些迷茫,怎么跑到丹域来了?

    当时他可是在血域大地,也没想到在时空中漂流了一个月,竟然意外坠入丹域,甚至走运的跑到了梁雅安的药谷当中,这可真是福大命大。

    “你有没有见过其他人?”

    苏炎猛的想起什么了,罗大力跑哪里去了?他还记得当时交锋,天地大势衍生了碰撞,核心地带诞生了时空大裂缝!

    在紧急万分的关头,苏炎和罗大力只能选择飞入时空大裂缝当中,希望可以远离灾祸,既然自己活下来了,可是罗大力现在情况怎么样了?

    梁雅安微微摇头,只有苏炎一人而已,她也问起了到底是谁呀。

    “是我的一个生死兄弟。”苏炎叹息,尸血海之行,他虽然收获了大机遇,可同样也经历了大风险,差一点就丧命在尸血海当中。

    “韩家!”

    苏炎一阵咬牙切齿,一切都是因为韩家老宗师,他推算出了苏炎的生命踪迹,才锁定了尸血海,要不然怎么会发生这么多离谱的事情。

    “这个老东西,还有韩家,早晚有一天我要登门造访!”苏炎现在都恨的牙痒痒,幸亏他去尸血海没有耽误时间,要不然说不定都得不到混沌母气。

    不过最大的造化已经在他身体中了,苏炎也算是了去了一件心病,只要他复原在站起来,神境的修行会一帆顺水,修炼到天神领域只是一个时间问题!

    也幸亏苏炎身上都是血污,面目全非,若不然之前余初慧就认出了他,到时候麻烦可就大了!

    苏炎的眸子遽然一缩,既然韩家老宗师可以推算是自身的踪迹,那么难保他还会下手在推算一次!

    不过之前因为苏炎在时空中漂流,即便是韩家老宗师推算自己的踪迹,也极难锁定大概方位!

    想到这里,苏炎的眼底闪出冷光,应该不至于!

    苏炎已经突破到神灵领域,战力和之前完全不同了,以他现在的情况,可不是随时可以推算出来的,以韩家老宗师的实力,极难做到!

    修行越强,越是难以推算出,如果韩家老宗师推算一位大能,估计早就被反噬而死!

    苏炎稍稍松了口气,他已经不是之前的苏炎了,已经踏入了神灵四重天大圆满领域当中。

    旋即,刺痛的肉身传来阵阵清凉,苏炎轻松了许多,他望着温柔动人的梁雅安,心中不由得感叹,这么好的女子,谁娶到真是三世修来的福分。

    “雅安,你知不知道尸血海的一些消息?”

    苏炎问了起来,梁雅安虽然一直在药谷修行,可是之前对苏炎的事情也关注,很快她说道:“我听说了,大罗皇主和祖殿古祖打了一架就走了,满世界都说你已经殒落在尸血海!”

    话说到这里,梁雅安的嘴角微微翘起,脸颊上荡漾着一缕柔和的笑容,满世界疯传的苏炎,而今就躺在她面前,伤势惨重的连爬都爬不起来。

    “关于其他的事情,还真的不清楚.....”

    梁雅安说着说着,便是瞧见苏炎陷入了熟睡当中,她展颜一笑,一双眼眸荡漾秋水,隐隐明亮了几分。

    接着她调配了一些药性温和的药汁,帮助苏炎恢复损耗过多的元气。

    甚至梁雅安开始检查苏炎的修行,仅仅只是小半天过去,梁雅安发现,苏炎的肉身像是有生命,在自主复苏,有一种沉眠漫长时间,又开始绽放生机的样子。

    这仿佛是一种自然大道在绽放,符合万物初始之奥义,在苏炎的身躯中缓缓运转,自主吐纳天地间的精华,滋养亏损到极致的伤体。

    仿若雨后春竹,苏炎的肉身隐隐绽放光辉,衰败到极致的生命精血,迎来了复苏!

    “师尊说苏炎被废掉了,看来神王强者也看不透苏炎的情况。”

    “他的肉身好奇怪,伤势这么严重,竟然还能自我复苏,这种体质的特性,真够惊人的!”

    梁雅安有些心惊了,她还是头一次听说过这种肉身!

    当然,她没有看到的是,在苏炎的人体当中,有古老的混沌海眼浮现 ,自主发光,内涌模糊的万道之光,吸收天地间的精元之气。

    混沌母气,号称混沌中的至强物质!

    骤然是苏炎的伤势在严重一些,那么只要混沌母气汇聚的能量结晶还在苏炎的肉身中囊括,苏炎就还有重铸大道神体的希望!

    翌日清晨,太阳初升,朝霞满天!

    生之气荡漾,药谷中百花盛开,蝴蝶飞舞,一群美貌的姑娘们嬉笑玩闹,这药谷中的气氛真够祥和的,如若人间的净土,洗涤人的心灵,不染凡尘。

    浩大的生之气,却一重重的汇聚向苏炎所在的房屋中。

    模糊的混沌海眼炽烈了一些,吞下一口口天地自主复苏的生之气,苏炎体内衰败的精血充盈了不少,且他也清醒过来。

    睡了一觉,苏炎的精神好转很多,面孔上恢复了不少血色。

    “嗯?”

    他稍稍回神,神态便是一惊,瞬间锁定了体内自主运转的混沌海眼!

    它现在很虚弱,却很特殊,自主吸收天地间的能量,反馈出一缕缕精粹的力量,贯穿苏炎的四肢百骸!

    这种能量固然对伤势严重的苏炎,起不到太大的帮助,只不过在这种能量的洗礼之下,苏炎肉身中严重的伤损,开始缓慢愈合!

    “这是!”

    苏炎吃惊,仔细关注了一会,发现许多坏死的内伤,迎来了复苏,这让动容:“这怎么可能!”

    原本苏炎准备动一部分九龙宝药,恢复地脉之气灌体诞生的撕裂创伤,可是现如今在混沌海眼垂落的能量中,创伤开始缓慢愈合!

    “不坏体?”

    苏炎被惊住了,这是不坏体的特征吗?什么是不坏体,就算是肉身半残,即便是找不到神药,也能恢复过来,重聚大道神体!

    这就可怕了,让苏炎心潮澎湃,这混沌母气的功效堪称逆天了,当之无愧的世间最强根源气,他和苏炎合一,苏炎也拥有了这种逆天的手段!

    其实,现在还看不出太强的功效。

    可如果苏炎持续强大, 将混沌母气的功效挖掘出来,那么到时候的苏炎就变态和离谱了,恢复力惊人,这不得不说这造化真的可以让大能眼红!

    苏炎兴奋,他发现自己现在都能下床行动了,这比他预想中的好很多。

    这间屋子中也热浪滚滚,扑面而来。

    苏炎望了过去,看到里屋装饰素雅的屏风之后,蒸腾水雾,热气流动。

    苏炎心里犯嘀咕,难道梁雅安在里屋沐浴?

    可是很快他想多了,雾气中,一个婀娜多姿的身影若隐若现,身穿白色长裙的梁雅安走了出来,看了看苏炎,就低头推门出了房间。

    苏炎挠了挠头,小心翼翼下床,走了过去,在屏风之后看到一个大木桶,旁边的架子上好挂着一些干净的衣衫。

    “我的!”

    苏炎有些意外,又望了望木桶,里面热气滚滚,蒸腾紫色神辉,很明显这木桶中投放了一些药汁,怕是对苏炎的伤势有一定功效。

    “真够细心的,很多年没用热水洗过澡了。”

    苏炎挠了挠头,他行动缓慢地脱光了衣衫,望着木桶深吸了口气。

    苏炎身上血迹斑斑,许多伤口格外狰狞,但是已经止住了血液。

    苏炎小心翼翼进入木桶中,伤体侵泡在热水中的时刻,苏炎一阵呲牙咧嘴,伤口上就如同无数个蚂蚁在乱爬。

    甚至阵阵热气顺着苏炎的毛孔钻入肉身中,原本苏炎的脏腑还有些疼痛,可是在这种热气入体的过程中,他身躯中许多冰冷的寒气开始迅速退散。

    这木桶中的温水是梁雅安静心调配出来的,对苏炎的伤势有一种奇效。

    特别是苏炎漂流在黑暗中一个月,身躯已经冷的发僵的情况,这温水对他的伤势有很大的治愈奇效,肉体深入的寒气都被逼出来,散发的一干二净。

    “爽,太爽了!”

    苏炎觉得身体轻便了不少,洗了一把脸,心中感慨万分:“走了大运了,就是不知道大力在什么地方受苦受难!”

    苏炎舒坦地靠在木桶中,心中盘算着,在不动用神药的情况下,他的伤势估摸着大概需要一二个月应该能够痊愈,耽误的时间长一些,也就三个月。

    劫难之后,这种宁静,让苏炎的心彻底平静下来。

    “咯吱!”

    门一下子被推开,苏炎身躯绷紧。

    谁进来了?

    他现在可是手无缚鸡之力,还脱光了在木桶里面沐浴,这要是发生意外情况就太尴尬了。

    苏炎一声不吭,耳朵竖了起来,听到脚步声没有朝他走来。

    梁雅安低头走了进来,她的秋水眸子瞟了一眼屏风,心中好奇满满,随即目光也落在血迹斑斑的粉色大床上。

    她走了过去,将原先脏兮兮的被褥拿走,换上了一套干净的被褥。

    接着,她从衣袖里面取出一个小巧玲珑的玉瓶,放置在床头。

    做完这一切,梁雅安离开了,快走到门前的时刻,小声道:“别忘了吃丹药,你现在不要吃其他的丹药,伤势需要静养几日才行。”
重磅推荐: