当前位置:帝道独尊 > 帝道独尊 > 第九百章 沉寂中爆发!

第九百章 沉寂中爆发!

    想要阻止各族强者进入葬神山,现在根本来得及了。

    葬神山就是葬神山,道殿虽然可以以钟声示警,但是这钟声绝对无法传递到葬神山当中。

    诸多群族势力的强者如同泄了气的皮球,狠狠的瘫痪在地上,心中荡漾着一种惊恐,惶恐不安。

    这得死多少人,他们的家族都会损失惨重,毕竟去的人都有强大战力,如果都被这座魔山被吞噬性命,一些家族当真会绝望的!

    “为何他们做不到,为何苏炎可以!”

    有人失控咆哮,祖殿可是去了五大天骄,根本不会有所迟疑,直接会选择冲锋葬神山,为祖天探路!

    到时候他们会让祖天前来,将苏炎给镇压带走。

    有人在冷笑,这句话说出去也不怕可笑!

    苏炎现在可是堂堂的诸天至尊,和北妖甚至祖天都争霸过,还有拳击闪电王这种惊人的壮举,现在拿他们家族的中流砥柱去和苏炎比较,亏他们说得出口!

    “这也没谁了,和一个一拳打死半步大能的苏疯子比较?真够可悲的,难道还看不出来目前苏炎的影响力,他的战力放眼浩瀚修炼界,能有多少人可以与之匹敌!”

    “是呀,还在小看苏疯子?真够可笑的,这些群族的最强一代即便是出手,真的可以压得住苏疯子?呵呵,我看不然!”

    有人讥笑,觉得这种比较有些可笑了。

    总之,大罗皇朝这些群族皆是松了口气,他们未曾派出多强的人马冲锋陷阵,其实想要第一时间掌控葬神山的群族势力,还有一个目标,就是断送苏炎的路!

    苏炎已经足够强,如果他在生命绝地在收获大机遇,未来还有接任可以压得住他?

    故此,祖殿这些群族派遣出真正的精锐,这些精锐未来都有希望冲关神王领域,可是这些精锐一旦葬送在葬神山,这将会是一个极为沉重的打击!

    未来的一段时间,葬神山当真成了一个流血之地,曾经的生命绝地,而今凶名暴涨,它吞下了诸天神魔,葬下了各大强族一位接着一位年轻天骄!

    举世皆惊的画面,没人可以活着下山,最强的一位不过坚持了整整一天一夜,最终开始含恨而亡。

    而苏炎始终稳坐葬神山之上,宝相庄严,肌体流转大道光雨,在这片尸山血海的巨山之上,他的气息神圣而又祥和,仿若净化炼狱的神祇。

    “怎么会发生这么离谱的事情!”

    整整一个月的时间,死的生灵无法计算,消息传到十大通道,引起了滔天大波澜!

    “葬神山,这个绝世凶地,根本没有减弱,可苏炎为何安然无恙!”

    “他难道掌握了登山的秘密,可以挖开生命绝地的造化?”

    对于这件事,各族的老古董都无法解释清楚,只能猜测苏炎身上有了不得的护体至宝,这让祖殿各大群族的强者愤怒无比,甚至他们担心苏炎从葬神山之上收获大造化!

    “这个魔头,竟然害死了这么多人!”

    有人失控低吼,这可是一位神王,现在因为葬神山该族损失惨重,这一次闯入葬神山的修士,除了修行弱的,其余的强者都殒落在葬神山,事情的影响力相当惊人,可以说举世皆惊。

    “呵呵,典型的拉不出屎赖茅坑,自己没本事活下来,反而怪罪苏炎!”

    “就是,苏炎能活下来是他的本事,他吃肉你们连汤汁都喝不上,还不怪罪苏炎?”

    一些人冷笑不断,他们很清楚各族损失惨重,各路巅峰人杰皆有麾下最强的战将前往葬神山,结果一去不复返,全部都葬送在这座魔山之上!

    可魔山还是魔山,再多的尸骨,也无法掩盖曾经饮恨在魔山之上的强者尸骨,唯有苏炎盘坐在半山腰,整整三个月了,他一动未动!

    若非苏炎宝相庄严,如同普度众生的神祇,人们还真的以为苏炎已经殒落在葬神山之上。

    “葬神山,葬下的是神魔,可葬不下苏炎这位绝顶霸主!”

    “甚至北妖他们不敢轻举妄动,根本不敢去葬神山冒险!”

    原先满世界流言蜚语,都说苏炎活不了了,结局反差太大了,只不过有些人还保持冷静,苏炎真的可以下山吗?这葬神山真的无法葬掉他?现在还无法去确认这件事。

    又是一段时间过去,竹元青都坐不住了,找到了韩家老宗师,语气阴沉道:“他在葬神山之上快修炼了半年,极有可收获了大机遇,你还能坐得住?”

    韩家老宗师看了一眼竹元青,语气阴沉道:“元青长老,我的确有把握护送一些人前往葬神山,可是你觉得我护送的强者登临葬神山,他们敌得过这个小孽障吗?”

    “可恨我族年轻至尊在闯荡一个宇宙秘境,如果他来了,定能镇压苏炎!”

    竹元青愣住了,脸色缓缓阴沉下来,他忽略了这么一个问题,上去又能如何,争造化争得过苏炎吗?他知道韩家年轻一代的最强者,绝对是顶尖的天神,可是这位不出手,其他韩家的年轻强者不见得可以压得住苏炎。

    毕竟要护送一些人上去,肯定要花费足够多的代价才行。

    “难道就任由他继续成长下去!”竹元青愤懑,见不得苏炎崛起。

    闻言,韩家老宗师冷冽道:“你放心吧, 他熬不住太久的,葬神山的妖邪还在,苏炎不过是短暂压制住了,他现在根本不可能下山,他越是贪心,我杀他的把握就越大!”

    韩家已经开始准备,在没有十足的把握面前,不会贸然出手冲入葬神山针对苏炎,毕竟地势篇对韩家至关重要,必须要十拿九稳才能出手。

    时间缓缓流逝,苏炎这一次闭关的时间有些长。

    可是他越是沉寂,让一些人越是愤怒,觉得苏炎在收获机遇。

    没人知道他经历了什么,他盘坐在半山腰修行了快半年,每日遭遇恐怖的压力,肉身时刻在承受极限力量!

    就是在这种极限当中,苏炎以初始经为根基,推演天下万法,同时他借用混沌宝药之力,增强自身的底蕴,壮大己身,强盛气血精华!

    在这种滔天压迫之下, 苏炎的修行很缓慢,消耗的资源也极难数的清楚。

    幸亏他在来之前,贯穿十大混沌通道,收获万分丰厚,若不然根本不足以支撑现阶段的苦修。

    “我似乎看到苏疯子动了!”

    恍然之间,葬神山的山脚之下,一群围观的生灵颤栗,只觉得肉身要炸开了!

    他们觉得一位神魔横空,盘踞在葬神山之上,化作了葬神山之主,毛孔稍稍喷吐的光芒,仿若混沌万道,要打崩整个天穹!

    一时间,这里围观的强者都战战兢兢的,他们体内的气血都不受控制开始翻腾,一个个都要站立不稳。

    这些人真的被吓住了,这是何等惊人的体现,真的要单凭威势压垮天穹。

    “他在觉醒,甚至修行,我觉得他蜕变了,体内有很可怕的力量在酝酿,像是要打出最强的一击!”

    “苏疯子最强一击,都能重创闪电王,我觉得现在的苏炎比以前更强了,他到底得到了什么?”

    这些围观的修士都咋舌,心中有一丝惊颤,似乎他真的收获了逆天大机遇!

    苏炎在沉寂,可是当沉寂到一定领域, 他的气息有些控制不住地开始动荡起来!

    稍稍透出的气息,就足够的强大和震世,他在储蓄自身的底蕴,挖掘人体宝藏,强盛气血之力,同样以初始经这篇天功,引动万道之力不断淬炼大道神体。

    过程很缓慢。

    因为苏炎不断承受源自于葬神山的压迫感,仿若在背负仙山修行,每一个月过去,他都有重大收获,甚至随着时间推移,苏炎逐步适应了这种压力!

    这是什么体现!

    有这么沉重的束缚,苏炎都能爆发出应有战力,可如果撕裂这些束缚,那么这一天的苏炎,将会强大到极致领域。

    苏炎时常苏醒,可又时常陷入沉寂中。

    人们不知道他在干什么,就这样大半年过去了,他的神力渐渐逼向了七重天大圆满领域当中!

    这一关的修行很缓慢,竭力淬炼他的不足,使得肉身走向圆满。

    他的肌体中,万物初始气象浓郁,一寸寸血肉,一滴滴精血,一根根骨头,每一种脏腑,都弥漫着万物初始的浓郁气象!

    如同的肉身仿若混沌,在进行混沌初开,他在完善体如宇宙的修行过程,尽可能让全方位都走向圆满领域当中。

    就这样,苏炎闭关了整整一年!

    他的肉身,隐隐释放出更为强盛的威压!

    这一天,苏炎觉得差不多了,因为混沌仙山对他的压迫感,已经很低很低了,他完全可以应对自如!

    苏炎苦修了整整一年,外界很不平静,一些强大的人杰冲关成功,踏入天神领域,战力蜕变,一个接着一个恐怖滔天!

    有些人远行,准备横渡到混沌废墟中,探究秘境下落。

    有些人前往自身群族曾经霸占的宇宙秘境,去挖掘造化。

    也有些人去寻找传说中的混沌塔.......

    风云争霸的时代,人们仿若遗忘了苏炎。

    可这一天的他,缓缓的站起来,一瞬间,仿若天崩地裂,他的威势太惊人,那混沌仙山锤击苏炎的压力,如同各种大浪逆流而出,被他给震开了!

    苏炎准备冲锋了,他的气势惊人,准备冲刺到混沌仙山之巅,见证传说中的天神证道的宏伟道场。

    “他动了!”

    有些人还在这里留意,他们皆是震惊,苏炎沉寂了这么长时间,最终他复苏了,冲天而起,向着葬神山之巅,开始奋力攀登!

    每一步踏下,都地动山摇。

    苏炎脚掌落地,都有惊雷之音炸响。

    灰暗的世界,流血的古地,尸山血海当中,唯有一个人冲刺在前路之上。

    沿途当中,唯有天帝战旗在发光,伴随着苏炎,跟着冲刺混沌仙山之巅,像是要掀开一桩历史的谜团。

    渐渐地......

    苏炎发现山越来越宏伟,辽阔无边,一个角落如同一个星域那么广袤大域壮阔。

    这是一个宇宙吗?

    他承受着滔天压力,生命气象比真龙还要旺盛,奔袭而上,他看到了山巅的一些画面,甚至他看到了一个又一个盖世的身影,矗立在山巅之上,身影高大,于诸天齐高。

    (苏炎在沉寂中复苏,青天也要在沉寂中觉醒!)
重磅推荐: