当前位置:帝道独尊 > 帝道独尊 > 第九百三十四章 杀遍全场!

第九百三十四章 杀遍全场!

    “要分出胜负了吗?三大至宝粗胚围攻苏炎,苏炎怕是扛不住了。”

    围观的人都呼吸沉重,眸子一瞬不瞬望着,能量风暴汇聚之地,真的是覆盖了数万里,狂澜滔天,声势不绝!

    当浓郁的血液,染红了源头方向!

    他们全部都心颤了,看来胜负已经分出来了,苏炎被镇压了吗?还是真的会发生一些奇迹,逆转战局,一如既往的以强势霸道的手段,粉碎一切!

    全场的人耐心等待,有些老古董叹息,没想到苏炎的成败,竟然让他们这般关注,这一天的苏炎,可真够万众瞩目的。

    “无敌!”

    一刹那的光辉,许多人失控咆哮,只觉得一股热血上涌,失控大吼!

    这一刻的他们心绪激荡,对着源头方向的画面,进行咆哮:“无敌的苏疯子,依旧无敌,什么上百顶尖高手,什么三大至宝粗胚,足以一拳粉碎,杀遍全场!”

    整个第十通道,仿若陷入了死寂当中!

    所有的人都傻眼了,即使是盘踞在外面的各族强者都震惊的睁大眼珠子,用不可思议的眼神望着这一切。

    他们感到难以置信!

    那是什么样的画面?

    漫天各族顶尖高手,全部横飞出去,身躯乱颤,血肉横飞,还发出凄惨的叫声,横飞出去很远!

    像是千军万马被震开,源头方向景象可怖,一个身影拔地而起,仰天大吼,他染血的肉身炽盛,震惊了天下。

    “怎么会这样,怎么会这样!”

    “这根本不可能,难道苏炎已经踏入天神境绝颠领域?”

    祖殿各大群族的强者愤吼不断,结局和他们想象中的反差太大了,根本没有镇压苏炎,甚至苏炎在极限中反击,释放出他最狂猛的战力,粉碎了群敌的精神斗志!

    这种画面让他们颤栗了,汗毛都倒竖,鸡皮疙瘩也起了一身。

    三大至宝粗胚可是联手了呀,这样都镇压不了苏炎,到底是他们的族人太废了,还是他们面对的敌人空前绝世,有震古烁今的英姿。

    有些人的眸子看着这些群族的一些神王,他们都怀疑人生了,不敢相信所看到的画面。

    “苏炎,一个从葬神山之下归来的苏炎,注定不同了!”有人叹息道:“一位巅峰霸主,就这样站在了绝颠,不弱于北妖他们任何一位!”

    有人想说什么,可是最终没有开口。

    有些人觉得,苏炎或许比北妖他们还要可怖,唯有祖天和生命禁区之子这些存在才能与之抗衡!

    可现在说什么都为之过早了,或许对于苏炎来说,他崛起的人生,只不过才刚开始,毕竟距离神王还有段距离,未来称霸天下的路,还有很远。

    可是他的潜能足够让各大群族郑重对待,这是一位威望不弱于神王的潜能种子, 甚至他已经站在这个领域当中,绝非用以前的目光去看待他。

    “怎么会这样!”

    祖殿的老奇才用颤抖的目光看着苏炎,斩天剑犀利到极致,即便是神王被劈中,也会负伤。

    可是他觉得苏炎的身躯完好无损,似乎没有太严重的创伤,这让祖殿老奇才真的头大了,他不仅没有负伤,甚至还将捆仙绳顺势给轰爆!

    这捆仙绳的强大,在于独特的力量,可束缚人的肉身!

    而斩天剑犀利绝世,毕竟本身捆仙绳都极难困得住苏炎,结果在被斩天剑劈斩的出现裂缝的时刻,苏炎以自身可怕的力量,活生生震断了捆仙绳!

    下一刻他头大了,因为苏炎的瞳孔盯着他,很凶残和冷漠,让他心中腾起大恐惧,掉头就走。

    可是他的速度再快,也逃不出苏炎的锁定。

    无论他怎么跑,始终处于原地不动的状态,而苏炎则是一步步,向着祖殿老奇才走来!

    “大成的缩地成寸,你到底是怎么修炼出来的?这是神王才能触碰到的巅峰大道奥义!”

    祖殿老奇才越发的恐惧,他觉得很可能是因为自己,惊扰了苏炎,甚至之前苏炎爆发的元神力量,绝对比天神巅峰的强者还要强盛。

    “一个死人,有必要知道这么多吗?”

    苏炎来到他的面前,冷笑道:“感谢你来为我送宝,这东西不错,我现在的确需要一宗杀伐大器!”

    “混账......”

    祖殿老奇才悲愤咆哮,他都快踏入神王领域了,如果不是因为要斩杀苏炎,他现在还在家族闭关,冲关神王境界!

    一位未来神王,现在羞怒无比,可是他面对苏炎,实在是提不起于他一战的勇气,即便是他执掌斩天剑这宗绝世凶兵!

    “碰!”

    苏炎抬起脚掌踹了上去,祖殿老奇才悲愤欲绝,想要挥动斩天剑去劈斩,可是他力不从心,这是已经绝望的表现,他已经认命了,之前都杀不了苏炎,现在也根本斩不掉他!

    “咔嚓!”

    这一脚踩爆了他的胸膛,让祖殿神王狂怒,一位未来的神王,再加上斩天剑这宗绝世神兵,至宝粗胚,就这样付出东流。

    哪怕是他们祖殿底蕴在强大,像是斩天剑这种至宝粗胚,也少之甚少,甚至千古也极难寻到锤炼至宝粗胚的材料,现在就这样成全了苏炎!

    “哧!”

    苏炎直接夺过来斩天剑,这一剑劈了上去,割掉了祖殿老奇才的头颅。

    他的眼底闪出一丝异色,斩天剑当真是强大无匹,攻伐力绝世无双,轻轻挥动,割裂虚空,这得多强的力量,到底熔炼了什么样的奇珍异宝?

    “炼天炉的气息?”

    接下来苏炎的眸子遽然一缩,他从斩天剑之上,扑捉到了炼天炉的波动!

    最终他明白了,这兵器是以炼天炉锤炼出来的,用无上至宝锻造兵器,这手笔太吓人了,怪不得斩天剑的名气会这么大!

    当然苏炎真正去重视的,还是韩家的日月河山图!

    这才是重头戏,斩天剑绝对比不上日月河山图,这宗宝物对于奇门一脉至关重要,加以祭炼,威能必然会飙升一截!

    “铮!”

    苏炎的指尖弹在剑体之上,斩天剑颤鸣,尖锐而又刺耳的声音,回荡在场中,就像是地域中传递出来的魔音,让之前横飞出去的大批各族顶尖高手颤栗了!

    格局破掉了,斩天剑落在苏炎的手中,他们惶恐,根本不敢多留,爬起来就跑,有多远跑多远,再也不想去招惹这个疯子!

    局势已经到了一边倒的时刻,三样至宝粗胚都镇不住苏炎,更何况这些斗志全无的顶尖高手了,现在心中只想着逃命。

    “来了就别走了!”

    苏炎的眼底闪出一丝刺骨的杀念,手中握着的剑胎在发光!

    斩天剑在复苏,拥有绝世锋芒,割裂了天穹,那一条可怕的乌黑大裂缝,贯穿了广袤疆域,充满了斩裂诸天神魔的气盖!

    “不!”

    一个逃出万里的顶尖高手恐惧,他还没有洞察到是什么袭来,就已经看到自己的人头脱离了肉身!

    这未免也太犀利和霸绝!

    执掌这宗杀伐大器,让苏炎仰天大笑,在这里狼藉的河山当中,横击各路顶尖高手,斩天剑也被他舞动起来,剑芒千万重的喷涌而出!

    这片疆域,直接形成了一个可怕的大裂谷!

    都有恐怖的异象诞生,这一剑惊扰了十万里河山,剑芒劈斩之地,毁天灭地。

    短暂的光芒,血液染红了破碎的天穹。

    一颗颗头颅漫天飞舞,所有被劈中的强者在绝望中颤栗!

    “这才是斩天剑,这至宝唯有苏炎这种人杰才能发挥出应有威能,在其他人身上等若明珠蒙尘!”

    许多人都直哆嗦,这宗剑胎太凶了,针对的各路顶尖高手避无可避,一旦被劈中,直接人头落地!

    “斩天剑的威能竟然有这么强悍,苏炎可真的是如虎添翼了!”

    “祖殿也亏大了,斩天剑被苏炎夺走了,等于为苏炎送来一宗杀伐重器,真是丢了夫人又折兵!”

    虽然他们清楚苏炎有一宗大铁棍,可是大铁棍的锋芒必然逊色斩天剑,而今苏炎执掌斩天剑,无物不破,杀的这里血流长河。

    一个个名气巨大的顶尖高手,也被苏炎如同拔草一样,十步杀一人!

    谁能逃得出去?

    没人可以逃得出这片毁灭域场,苏炎横击八荒十地,以铁血手段,活生生毙掉了仓皇而逃的各路顶尖高手!

    最终他追击到了韩家的年轻高手!

    “苏炎你这个魔头,早晚有一天你也要偿命!”

    此人战战兢兢的,手指着苏炎都在发抖。

    死的人太多了,来的可是都是精锐中的精锐,可是苏炎打爆了全场,以斩天剑在这里收割人命!

    他如同俯视天下的魔王,充满了一种血腥和霸气!

    苏炎对敌绝不手软,他冷漠的瞳孔盯着他说道:“走就走了,还带走老子的宝物,不得不追击十万里来杀你!”

    “我恨啊!”

    他惨嚎,都想将日月河山图轰成粉碎。

    可惜他的头颅已经脱离了身躯,这口剑胎在自主颤鸣,不染血光,散发着斩天之力,当真是强盛之极。

    全场的人都窒息!

    漫天的血光未曾散去,天穹殷红一片,荡漾着绝世杀念!

    狼藉的世界,唯有一个人,矗立在天地之间,俯视群雄。
重磅推荐: