当前位置:帝道独尊 > 帝道独尊 > 第九百三十五章 风暴来临

第九百三十五章 风暴来临

    血腥世界,宁静的有些过分!

    落日的余晖,洒落在苏炎身上,将其映照的,如一位血色的战神, 他矗立在天地之间,显得至高无上!

    围观者都窒息,都极难去直视苏炎,从战斗开始到现在,短暂的半天时间过去,上百顶尖高手被苏炎血腥击毙,十万里河山都被打成废墟!

    他们难以相信,这是一个才崛起了几十年的苏疯子做到的!

    “苏炎,当之无愧的战神!”

    许多人发自内心的胆寒了,觉得他强横的有些离谱,毕竟一个衰败群族没有强大的支持力,想要闯到这一步,难如登天!

    时空镜中呈现出来的画面,让外界乱糟糟的,有人沉默,有人议论,有人脸色难看,总之苏炎的战力,让他们彻底心惊了。

    毫无疑问,苏炎比之前更强了,那么他到底在葬神山得到了什么样的机遇,为何会让苏炎的战力得到如此惊人的蜕变?甚至他能以这种狂霸的手段,杀开格局,足以说明现如今苏炎的强大!

    原本各大群族以为,苏炎修炼到天神领域,怕是战力会衰败。

    结果和他们想象中的根本不同,苏炎比以前更强了,他到底融合的是什么根源气?这件事各族强者打破头都想要弄清楚。

    当然如果他们知道现在的苏炎,还在神灵八重天领域,也不知道会作何感想。

    当然说其原因,还是苏炎的肉身足够霸道,未来怕是他踏入天神领域时刻,肉身不会提升过多,毕竟在强的人也有一个极限。

    “让祖天给我回归,必须杀了苏炎,断了他的路!”

    “通知北妖,苏炎已经从葬神山下山,如果不斩掉他,我妖域威严何在!”

    “不斩除此人,我心难安!”

    两大巅峰群族震怒了,他们拉下脸皮,弄出来三大至宝粗胚,甚至韩家也捣鼓出一个巨大的阵图,这都没能斩掉苏炎,反而被他也收获了两大至宝粗胚。

    这反差太大了, 残酷的现实让他们难以承受,不斩掉苏炎气也不顺,甚至担心他未来证上神王,那就更难斩杀了。

    “苏炎的潜能很强,葬域一族的余孽,他的血脉之力超绝!”

    阴冥一族诸强在一起交流,语气阴森,这些日子该族很少弄出大动作,低调的过分,甚至世人连阴冥一族现在最强的领军者也不知道是谁,也不知道星域至尊到底是谁!

    “不用管他,随他去吧!”

    有阴冥一族的老祖冷幽幽开口:“我族年轻大人,现在没功夫去理会苏炎,苏炎即便是在能蹦跶,可是在即将来临的时代当中,也注定是陪衬!”

    “即便是各族的至尊体,未来也注定是一个低等人!”

    “天赋越强,越是一个悲哀。”

    他们谈论到一个极强重要的事件,心绪难平,该族同样有盖世人杰,他们并不在乎苏炎,并不在乎他到底有多强,他们很清楚哪怕是未来的苏炎在逆天,在这个恐怖时代即将来临的时刻,也是悲剧。

    “不错,我族年轻大人,的确没工夫理会他,先让他继续蹦跶。”

    有阴冥一族的太上长老森冷一笑:“可是,祖殿对苏炎一直不死心,如果没有祖殿副教主下令,祖殿不会在苏炎身上花费这么多心思,祖殿到底在干什么?”

    话说到这里,阴冥一族的各路大人物都脸色阴晴不定,以祖殿现在的地位,祖天现如今的潜能,没有必要在一个苏炎身上浪费过多时间。

    可祖殿的古祖,为何千方百计想要活捉苏炎?

    “难道......”

    接下来他们变色了,都不敢吭声了,如果真的和那些人有关,那苏炎牵扯的东西就太可怕了,这不是他们可以去臆测的。

    “我觉得可以出手,将苏炎镇压,挖出来他到底藏着什么秘密,说不定对我族有帮助!”有人出言,整体阴气万重,像是地域中沉眠的死尸。

    “不可!”

    一位发丝干枯的生灵皱眉,说道:“事关重大,我族没有必要截胡,招惹祖殿!”

    他们谈论起来很轻松,似乎镇压苏炎,不过是一句话而已,毕竟在这混沌废墟当中,他们当真有一定的力量,可以封锁一切区域,断了苏炎的路。

    “而且,我族年轻大人,我们根本联系不到。”

    又有人开口,让这一群阴冥一族的掌权者,纷纷庄严肃穆,谈论起该族年轻一代年轻大人,如果在谈论他们的主上,神王如若一群奴仆在为他效力!

    这显得有些可怕,一个年轻人,怎会有这么大的魔力?

    “随他去吧!”

    最终他们都笑了:“等待果实养成,我觉得我族年轻大人会去割草!”

    割草,如果苏炎的威望足够可怕,真的将其斩掉,的确可以得到无尽凶威,甚至更盛苏炎现在的地位。

    阴冥一族不在乎,可是祖殿这些群族太在乎了,丢的脸太大了,他们也没想到苏炎会以这种手段破局,心中尽是愤怒,一定要让该族年轻至尊杀回来,将苏炎的无敌路给崩断。

    神霄教的人则是不吭声,对于该族的闪电王,心中有一丝质疑了。

    闪电王养伤很长时间,都快一年了,虽然有起色,但是和他们预想中的有些不同,这些日子闪电王一直在神霄教中,闭门不出,也没有提起要去混沌废墟......

    他到底是怕了,还是在继续沉淀和积累?

    总之神霄教的强者也不好说闪电王什么,只能等待重新站起来吧。

    “不对!”

    竹元青的脸色微沉,看到原本气势十足的苏炎,肉身踉跄,他的嘴中有血液不断流淌。

    原本苏炎强盛不衰的气息,骤然之间虚弱了一大截,他的脸色苍白,特别是肉身中,血液如注地开始喷涌!

    苏炎瞬间变成一个血人,模样显得很惨!

    “怎么回事,苏炎重创了?”

    四周的人大吃一惊,这是什么情况?苏炎的伤势怎么一下子那么严重,之前可是没有一丝的问题啊。

    现在的苏炎直接瘫痪在地上,像是极难在站起来,他喘着粗气,吞吸着天地间的精元,默默无声。

    “苏炎重创了, 神力似乎干枯了!”

    有人的眼底闪出异色,盯着苏炎观察,内心有些蠢蠢欲动!

    因为摆放在苏炎面前的,可是斩天剑和日月河山图。

    如果可以夺走这两样至宝粗胚,拿到拍卖会中卖掉,必然是一个世人难以想象的天价!

    现在苏炎重创,两大至宝粗胚就在他面前,许多人都心动了,他们可以不去招惹苏炎,但是拿走两样东西不行吗?

    “别忘了之前的教训!”

    有人突然间出言,像是一盘凉水浇在他们头顶上,让他们顿时清醒过来。

    有些人都抽了自己一耳光,自己在想什么?要从一个刚才击毙上百各族顶尖高手的魔王手中,虎口夺食,夺走两大至宝粗胚?

    甚至有人想到了,之前在混沌通道中,苏炎和北妖一战之后,假装重创,结果他一点事也没有,甚至爬起来屠掉了一大片,那件事至今被许多人记忆犹新!

    即便是苏炎真的垂死挣扎了,也震慑的四周围观者不敢去!

    这是一种怎么样的凶威?让老一辈的强者都咋舌,已经伤成这样,可是竟然无人敢去针对苏炎,这实在是强大过分和离谱了,拥有了至高无上的凶威。

    “他真的是重创了!”

    有些眼光毒辣的炼药师路过,在心中嘀咕,但是不敢吭声,不敢道出苏炎的情况,即使是他真的说出来,怕是也无人敢去招惹苏炎!

    即使是苏炎真的重创,难道他就没有其他的手段吗?

    虽然苏炎的肉身看起来只有一些伤痕,只不过他身躯上,有许多皮肤都被割裂了,只不过苏炎封印了被割裂的皮肤!

    苏炎这一次是真的遭遇了重创!

    光捆仙绳对他的伤害足够可怕,之前勒住了苏炎的肉身,对他的体内形成了毁灭性的压迫感。

    当然斩天剑在苏炎肉身上面留下的伤势才是最严重的。

    他借助斩天剑劈斩捆仙绳,同样有许多剑芒根本没有避开,这些剑芒则是被苏炎强行压制在肉身中,现在他极难控制了,只觉得整个肉身都要炸开!

    “你们很好,竟然让我伤到这种程度!”

    苏炎擦了擦嘴角的血液,眸子冰冷,他差点就遭劫了,幸亏苏炎足够强,要不然真的会被杀劫威胁到生命。

    他的内伤极其严重,幸亏葬神山将他的肉身锤炼的无坚不摧,要不然苏炎的肉身真的会散架!

    这一战也让苏炎警惕了!

    世间总有一些可怕的奇物和至宝,如果他们发狂祭出了十种至宝粗胚,那自己能否熬得住?

    不用去怀疑巅峰群族的底蕴!

    即使是在强的人,面对一些邪门的至宝,多半也会跟着饮恨!

    “伤势太严重了,斩天剑可真够凶残的,幸亏被我给夺走了。”

    “可惜了捆仙绳,炸成粉碎。”

    “不过日月河山图和斩天剑两大至宝粗胚,这伤值了!”

    “哈哈哈!”

    苏炎还在笑,他的伤势是严重,可是还没有到了让苏炎垂死挣扎的地步,他直接吞掉了数百滴混沌宝液,调理伤口,他不缺资源,这伤势完全可以用混沌宝液给养好。

    与此同时,苏炎闪电般地爬起来!

    他不想在耽误时间了,必须要尽快出手。

    他的眸子盯上了第十混沌神山!

    既然祖天未曾到来,说明他们已经离开了混沌通道!

    “不把你们打疼了,不知道我苏炎到底姓什么!”

    “今日我要让你们,永远给我记住这一天!”

    苏炎目露凶光,他准备大干一场,攻下一座座混沌神山,前去截胡混沌神山上的收成。
重磅推荐: