当前位置:帝道独尊 > 帝道独尊 > 第九百六十六章 徒手夺大能圣兵!

第九百六十六章 徒手夺大能圣兵!

    竹永嘉的脸色精彩万分,竹银采的脾气可不好,苏炎赤裸裸地无视她,绝对会让竹银采出手教训他。

    果真苏炎的举动让竹银采的脸色当场就变了,她颤抖的手指头伸出来,指着苏炎,气得一句话都说不出来。

    她可是堂堂神王强者,在这休息厅当中,她不入座,谁敢第一个坐下?

    “真是岂有此理!”

    竹银采浑身气势外泄,涌现着神王气流,让整个休息厅都在簌簌颤抖,这是神王的域场在运转,覆盖下来,镇压了整个休息厅,强大威势不言而喻。

    “小辈,你好生无礼!”

    竹银采惊怒声音如雷霆一样炸响了,震天动地,史前老大哥面前的太师椅都要随之湮灭。

    且竹银采释放出强大域场,要震退史前老大哥!

    “天竹一脉就是天竹一脉!”

    苏炎在心中感叹不已,该族也是强横惯了,身为混沌废墟的霸主势力,即使是生命禁区也极难威胁到该族,竹银采才不管苏炎是什么身份,总之苏炎无视竹银采,让这老妪怒了。

    只不过任由竹银采爆发的能量在浩瀚,当涌向史前老大哥,就仿佛泥牛入海,连一丝能量涟漪都看不到。

    “你是什么人?”

    竹银采的脸色微沉,一双冷眸望着这位身材高大,脸色阴晴不定。

    这位古铜色肌体雄壮的男子,让她堂堂神王无法撼动!

    竹银采高度警觉,不善地眼神盯着这位乱发披肩的男子。

    “你个老东西,一言不合就大打出手,还说我无礼,无礼的到底谁,你的心里没点逼数吗?”

    苏炎斜睨了竹银采一眼,冷喝道。

    “小辈,你放肆!”

    竹银采震怒,整体荡漾着猛烈神王气流,铺天盖地的打来了。

    这一幕让苏炎内心一冷,这个竹银采真是不开眼,胆敢在史前老大哥身边动武,岂不是在自掘坟墓。

    “呼!”

    一挂神王之力席卷而来,蒸腾着光辉,也释放出莫大的威压,只不过在即将临近苏炎面前的时刻,史前老大哥大袖一甩,打向这一道神王力量。

    看似非常随意的动作,实则史前老大哥的衣袖,像是囊括了一方乾坤星海,这一道神王能量,瞬息间消失的无影无踪。

    甚至整个休息室,寂静无声,一丝声响和波澜都没有留下,神王域场不复存在,被化解的一干二净。

    竹永嘉呆滞,眼前的画面他有些难以置信,这个老强者有些吓人,一袖子甩上去,直接化解了竹银采的能量轰击,看起来有些变态呀。

    自始至终,史前老大哥都平静无奇,没人知道他到底有多强,即使是苏炎也不知道。

    “你到底是谁!”

    竹银采的脸色最终开始变了,惊疑不定,凝视着史前老大哥,对于此人的身份她看不透,但是能如此轻易化解她攻击的强者,修行必然极高。

    “你!”

    竹银采气得咬牙,苏炎将她当做空气,史前老大哥更好,看都不看她一眼,完全当她不存在!

    “混账!”

    这一刻的竹银采没能压得住心中的火气,隐约间,她的体内涌现出,一重又一重,浩瀚的神威,让众生颤栗,强如竹永嘉都要伏跪在地上。

    这种神威压迫人的心灵,且竹银采的身躯都喷涌出秩序之光,她的肉身中如同藏着一宗杀伐大器,一旦祭出,必将打出惊天一击!

    “大道圣兵!”

    苏炎的眸子遽然一缩,怪不得她竹银采的底气这么大,原本暗中执掌了大道圣兵。

    当然竹银采不敢真正祭出大道圣兵,这里可是大道城,甚至还在大道拍卖行当中,但是这大能圣兵即便是稍稍复苏,也足以震慑各路强敌!

    “嗡!”

    整个休息室自主摇动起来,一缕缕秩序之光直接将休息室被直接封印住。

    竹银采冰冷的眸子看着史前老大哥,冷笑道:“现在可以说了吧?”

    苏炎平静回应道:“竖起耳朵听好了,我们是北斗一脉的强者,这个答案你是否满意?”

    “混账东西,小小北斗教也敢无视我天竹一脉,等我镇压了你,再去对付这个老家伙!”

    竹银采神态冰冷,对于北斗教她怎能不知道,一个衰败的群族,有什么资格无视天竹一脉的强者?甚至该族即使是在鼎盛时代,和天竹一脉比起来,都有一定差距

    竹银采浑身蒸腾着秩序之光,一宗大能圣兵被她暗中运转,那如同汪洋般盖世的大道圣力,汹涌翻天,蕴含着馈压宇宙星海的无上力道。

    “好一个大道圣兵。”

    面对这种神能,苏炎都有一种形神俱灭的感觉,只觉得沧海被蒸干,日月星斗被打沉,这一宗大道圣兵轰击的宇宙一角覆盖下来,足以镇压世间敌。

    即便是苏炎无惧神王之下任何强者,可是面对大道圣兵的袭杀,一个照面都会形神俱灭。

    “当心!”

    竹月脸色惊变,万万没想到竹银采祭出大能圣兵,这里可是大道拍卖行,一旦道殿出手干预,竹银采绝对会吃不了兜着走。

    其实在竹银采动武的时刻,康伯神王他们已经知道休息室发生了变故,不过他们未曾站出来阻挡。

    开玩笑,大能在这里盘踞,哪里用得着他们插手,总之动手的一方肯定会吃大亏。

    “碰!”

    就在这模糊的大道圣兵之光,即将劈斩在苏炎身上的时刻,就被隔空探出的一只青铜大手,被尽数抵挡住了!

    这青铜大手,如同无坚不摧的青铜大印,厚重如渊,让竹银采祭出的大能圣兵之力都崩溃瓦解,炸成劫灰!

    “什么!”

    竹永嘉颤栗,徒手抵挡住大能圣兵之力?此人最弱也是一位半步大能!

    “不好!”

    竹银采也头皮发麻,虽然她只是稍稍复苏大能圣兵,可能够徒手借助大能圣兵力量的,也很有可能性是一位大能,甚至对付在弱,也是一位手段通天的半步大能!

    竹银采慌神了,不敢在这里多留,带着竹永嘉就要逃离这里。

    只不过这一只青铜大手,直接探向他们了!

    苏炎并不意外,史前老大哥又不是泥做的,这竹银采一而再的挑衅,已然激怒了他。

    史前老大哥的手掌宽大,在竹银采他们的眼中,这一只手掌,似乎跨越了广袤的星空,穿越了混沌,驶向这一界,镇在他们面前!

    竹银采双腿发软,浑身瑟瑟发抖,汗毛都根根炸立。

    在巨掌面前,她觉得自身格外渺小,连个蚁虫都不如,随时都要崩溃,这让竹银采真的要哭了,这是惹了什么样的强者?她堂堂神王扛不住史前老大哥一掌之威!

    “前辈手下留情啊!”

    竹永嘉的双股颤颤,腿脚发软,直接摔到在地上匍匐。、

     这是何等强者,即便是竹永嘉眉心的护体印记,连复苏的资格都没有,一切反抗物质都被压制的暗淡无光,失去的应有的力量。

    史前老大哥这一巴掌,恐怖绝伦,动辄都能碾死神王!

    “大哥不要杀他们,给他们一些教训就行了!”

    苏炎出言了,如果竹银采和竹永嘉死了,怕是竹月在天竹一脉也待不下去了,毕竟这两位在天竹一脉的身份都极高,一旦这两位死了,天竹一脉还不得发狂。

    这句话让竹永嘉和竹银采差点哭了。

    他们真的觉得史前老大哥杀他们,如同杀死两只蚂蚁一样简单直接!

    虽然是史前老大哥不会杀他们,但是也留给了他们一个毕生难忘的教训。

    “不要!”

    竹银采尖叫,因为她体内沉浮的大能圣兵自主颤鸣,紧接着开始不受控制脱离她的身躯!

    这是一根晶莹剔透的战旗,喷薄五色神光,战旗的旗面以五种兽皮熔炼而成,若是仔细观察, 可以察觉到五种吞天之力。

    苏炎动容,这战旗以五种大能生灵的兽皮编织而成,威能绝世无匹,一旦全面爆发,难以想象神威到底有多么的浩瀚,现在直接被史前老大哥从竹银采的身躯中剥掉出来!

    且五色战旗缩小,化作一口晶莹璀璨的小旗,沉浮在虚空当中,交织五行圣光,缭绕着千万条秩序光芒。

    这是何等可怕的手段,大能圣兵被压制的黯淡无光,连一丝浪花都翻不出来。

    “你......你们!”

    竹银采恐惧地发抖,这可是天竹一脉的顶尖圣兵,乃是该族的镇族至宝,现在就这样被夺走了。

    史前老大哥的瞳孔中散发出一道璀璨光束,让竹银采头皮炸开了,她直接落荒而逃,连大能圣兵也顾不上了,先保住性命再说。

    竹永嘉也怕的要命,仓皇而逃,心中打定主意再也不会去招惹竹月,也根本想不到竹月背后站着一位深不可测的巨头,大能圣兵说夺走就夺走。

    “不可思议!”

    休息室门外,康伯神王他们都石化了。

    他们知道史前老大哥强大,可是也没想到强悍到这种领域当中!

    一口大能圣兵,说夺走就夺走,难道这一位站在大能绝颠领域当中吗?

    大能绝颠?整个宇宙星空,才有多少位?屈指可数呀,难道说史前老大哥就是这种存在?
重磅推荐: