当前位置:帝道独尊 > 帝道独尊 > 第一千零二十七章 大乱和恐慌!

第一千零二十七章 大乱和恐慌!

    不朽气息蔓延,难以追溯源头。

    就仿佛从另一个时空中跨越而来,碾压的整个世界黯淡无光,一切生命物质都失去了光彩。

    这气息太过于浩大了,宏伟到都要淹没千百世的程度当中!

    宇宙众生惊悚,大批的人物不受控制伏跪在地上颤抖,其实他们本不愿意,但是世间诞生的能量却让他们无法去反抗!

    这些何等吓人的画面,攻伐封天域的强者,大批大批跪在地上,似乎在忏悔!

    隐约间,也有精血滚动之音炸响,仔细听起来音节很小,实则传递到他们耳朵中的时刻,如若亿万闪电彻响在他们的灵魂深处!

    “啊!”

    当场有人物惨叫,他们的灵魂皆是被震散了,形神俱灭的画面!

    可不只是一位,一批批像是割草!

    他们形神俱灭,肉身炸开了!

    此地血流长河,诸多联手杀向封天域的强者,被这缕从沉眠中归来的气息给碾压的殒落一大片!

    “这怎么可能,难道封天域真的有禁忌沉眠!”

    有些人的牙齿都在打颤,难道又是一位禁忌站出来了?

    神王都觉得自身渺小的如同蚁虫,他们战战兢兢的,连逃离的勇气都没有!

    他们当真被吓住了,毕竟他们在攻打封天域!

    可现如今封天域当中有沉睡的巨龙转醒,这人还没有浮现,他们已经绝望,觉得一位无上巨灵在俯视着他们!

    “这是始祖的气息,始祖的气息,我族始祖还活着,还在世!”

    死寂沉沉的封天域,哗然一片,这是激动呐喊,他们看到了希望的曙光,整个封天域的族人都疯狂了,跪地叩首,激动若狂,他们依旧可以高高在上,俯视天下万族。

    该族的始祖转醒了,从沉眠中过来,一位俯视天下的无上霸主,要从新出世!

    邱冥在远方遥望,都激动的颤抖,最终发出恶魔般的笑容:“苏炎,我看你怎么死,不就是禁忌吗?我族也有禁忌,没有了背后的靠山,你在我眼中不过是一条丧家之犬,我看你还怎么逃得出我的手掌心!”

    邱冥心中杀念蒸腾,他从未有过这么强烈的杀念,从未有过这么狠毒的心,他要杀一人,就是苏炎!

    “啊!”

    外界,一批批逃亡者惨叫,他们都爆碎了。

    这是无上巨头觉醒的姿态,唯有封天域的族人,有祖血的庇护而不死,其余对封天域有敌意的强者,一批批像是割草一样,付出惨重代价。

    “真的是禁忌!”

    已经逃了亿万里的几位大能惶恐,发誓永远不再出山,真的害怕这位无上巨头找他们清算。

    广袤的疆域在颤栗,残缺不全的封天域在发光,疑似恢复了往日的底蕴!

    很多站在极远处围观者都失态了,和家族记载的古籍推测差不多,封天域中很可能沉眠禁忌巨头,这是该族一直以来威慑宇宙万族的最强底蕴之一!

    关于禁忌,世人了解有限,不知道这是一个什么样的领域。

    当然更多的说法是,这些人起源于史前,存在的岁月难以去追溯,但是因为特殊的原因,他们无法出世,一直以来都处于沉眠状态!

    对于史前老大哥为何可以行走天下,世人不知,但是禁忌真的足够可怕,虽然说没有多少传说和记载,但是之前史前老大哥的战力,就是一个残酷的现实!

    一夜之间,似乎大能有些不够看了......

    “难道真的是封天域沉眠的禁忌?”

    “如果真的是禁忌,会不会去针对正在宇宙混沌尽头,遭遇宇宙天罚镇压的强者?”

    “谁知道,这天变得有些惊人,几天的时间天翻地覆,不像是我们熟悉的宇宙了,各种可怕的巨头登场,死的人也太多了,大能不再是我们熟悉中的那么可怕了,打破了我对原有宇宙环境的认知。”

    广袤的疆域,大批的围观者议论中撤走,心事很重。

    仅有小部分胆大者在极远处瞭望,想要带回去情报,毕竟这情报太重要了,事关封天域的兴衰!

    这极为伟岸的气息,若隐若现的,如同从太古中开始归来,碾压的宇宙时空簌簌摇颤,逐步驶向这一世!

    但是那种气息,始终没有彻底浮出水面!

    让人疑惑,同时也印证古籍的记载,禁忌根本不是那么轻易可以出关的,他们的生命精气太磅礴,一旦妄动,怕是也会引起宇宙天罚的针对!

    “封天域言称他是该族的始祖......”

    有人突然想起什么来了,话语惊颤:“封天域,最起码长存了百万年了,可是他们口中的始祖,难道是该生命禁区的缔造者!”

    一个被忽略的问题突然之间被翻出来了,引起轩然大波。

    人们感到难以置信,一个活了漫长岁月的人,他难道可以长生不死?这让群雄感到难以置信,百万年过去了,可是封天域的始祖还活着!

    这是一个血淋淋的事实?

    诸强大呼不可思议,有些人遥望封天域方向,现在的封天域似乎恢复了祖上的风采,恢复了以往无上大教的水准!

    原本支离破碎的封天域,现如今绽放神光,散发着一种封天绝地的气息,欲要再一次遮掩亿万里河山,雄霸这广袤的疆域,称霸一方!

    始祖级别的存在,活了百万年了,难道真的还在世?

    关于这种问题怕是叫上一群老怪物说上三天三夜也说不明白,最主要的是,封天域的始祖未曾现身,但是惊走了数位大能是事实,也有围攻者同样付出惨重代价!

    当然封天域是损失也大,雪上加霜,举族重创,伤痕累累。

    这一族已经元气大伤了,谈论起这件事不得不感慨,苏疯子的狠辣,险些坑杀一个生命禁区。

    也有人突然疑惑,苏狠人在什么地方,怎么如同人间蒸发,不知其踪!

    “我有一种不祥的预感!”

    远在天竹一脉的苏炎,突然之间从修炼中转醒,他起身向着门外走去。

    “哈哈,我看小友这些天一直在修炼,没有进去打扰,我亲自为你准备了一桌子好酒好菜......”

    竹阳云的话还没有说完,苏炎沉声说道:“大长老在什么地方,我有急事要见他。”

    闻言,竹阳云有些为难道:“大长老身居高位,神龙见首不见尾的,我也不知道他在什么地方,不如你在这里等待片刻,我出去给你找一找!”

    “不用了!”

    苏炎大步逼向门外,说道:“我自己去找!”

    “这.......”

    竹阳云这两位脸色变幻不定,直接挡在了大门口,一副禁止苏炎离开的样子!

    “你们想要干什么?”

    苏炎的双眸大睁,整体都涌现出一种强大的域场,喝道:“挡我的路?难道你们的群族在软禁我?”“

    “不敢不敢!”

    竹阳云连忙摆手,且苦笑道:“小友不要让我们为难,我现在就去通知大长老,你先等一等,很快就会有消息!”

    这话刚落下,场中的气氛有些冷。

    隐约之间,有浩大的神魔气息绽放,苏炎的威势变了,如一位神魔拔地而起!

    这是王者气息蔓延,神魔横空,这可怕的威慑力,让镇守这里的两大神王都失态,他们没有忘记,曾经苏炎和邱冥都对决过几招!

    这种凶人,真的不是他们两位神王可以压得住的。

    “小友如果想要在我族动武,休怪我们不给面子了。”

    当然竹阳云也不是吃干饭的,脸色也沉了下来,堂堂天竹一脉,还不至于在苏炎面前怯弱了。

    “想要杀我的人多到海你去了!”

    苏炎冷冰冰说道:“想要动手尽管来,我倒要看一看,你们天竹一脉能不能困得住我!”

    “你简直是狂妄,苏炎你别把自己太当回事了,这里可是我天竹一脉,你狂妄的话我希望你现在就给我收回去,要不然我族绝不会轻饶了你!”

    两大神王·震怒,像是被侮辱,怒目圆睁。

    他们的神王能量联手释放,域场强大, 要让苏炎服软,收回之前的话。

    只不过这任由这气势在恐怖,苏炎一声低吼两重能量域场颤抖,他如一位绝顶神王,神力滔天!

    “天哪!”

    路过的一群人吓了一大跳,遥望过去,纷纷看到竹元青的行宫炸开了,两大神王强者如同折线的风筝横飞出去,摔倒在地上大口咳血!

    许多人都一脸的懵逼,什么情况?怎么突然打起来了!

    甚至他们群族的两大神王,竟然被震飞了,竹阳云都一脸的惊惧,这还是一个年轻人吗?即使是真的仰仗外力,可竟然一个照面击飞两大神王!

    “那人不是我族贵客吗?”

    有人看清楚了苏炎的样子脸色巨变,这是一位绝顶神王,甚至还是那么年轻,完全超出他们的预料。

    “呵呵,小友你在我族出手,有些过有了吧?”

    突然之间,冷酷的声音袭来,落在苏炎的耳中,他知道大事不妙!

    竹元青从天而降,他神威似海,模糊的秩序之光倾覆而出,遮天蔽日,封锁了这片地域,且压制住了苏炎的气息,冷酷道:“还打伤我族两大神王,你也太没有规矩了!”
重磅推荐: