当前位置:帝道独尊 > 帝道独尊 > 第一千零三十四章 狂暴的苏炎!

第一千零三十四章 狂暴的苏炎!

    “啊!”

    苏炎仰天长嘶,他浴血而狂,身披的半步大能战衣彻底爆碎了。

    “这算什么事?”

    一些人黑着脸,瞧见苏炎悲狂的样子,说的好像苏炎被暴打了一样,为何发出痛苦的叫声。

    现在,分明是封天域的大能老祖被苏炎锤击的不成样子,面目都变形了,身躯不断塌裂,且胸膛的血窟窿不断淌血,内伤相当严重!

    这这是快被锤爆了!

    “这小子,胆子也太大了!”

    同时,在天竹一脉祖地中,两位大能为苏炎捏了把冷汗,他们看得一清二楚,苏炎的底蕴似乎耗尽了,他在用神王袭杀重创大能。

    即便是重创的大能,生命本源短时间无法汇聚。

    可大能就是大能,强横的惊人,苏炎的拳头如同打在山岭上,拳拳他的拳头都要流血,这完全就是伤敌一千自损八百。

    同样大能散发的森冷气息苏炎都极难承受,他身披的半步大能战衣都爆碎了,且大能怨毒的杀念都要撕裂苏炎的肉身!

    “我打!”

    狂暴的苏炎,什么都顾不上了,暴打一顿再说!

    最终他祭出了仙铁棍,大铁棍横空,舞动天风,这一棍子砸的大能强者脑瓜子发出金属碰撞音,反震的苏炎的虎口都被震裂了,可大能的脑瓜子终究还是龟裂!

    “啊!”

    大能都要晕厥,发出痛苦的叫声,他这是被气得,被气得浑身直哆嗦。

    “不对,不对!”

    有人的脸色惊变,尖叫道:“苏炎的气息是神王层次,他用了人形傀儡,他未曾祭出底蕴,难道他的底蕴已经耗尽了?”

    “好像是呀!”

    “可是........他在用神王力量,暴打一位大能强者,疯了吗?”

    全场的人失色,脸色都发紫,体内尽是寒气。

    要知道那可是一位大能,苏炎竟然有胆子不依靠底蕴,而去袭杀一头大老虎,这家伙真是个疯子!

    “还不快回来!”

    封天域大能凄厉的嘶吼声在逃窜的五位半步大能耳中炸开,这五位半步大能在惊恐中回头,当他们洞察到了苏炎的情况,气得鼻子都歪了!

    “苏炎小儿,你给我住手!”

    五位半步大能怒火心中烧,扯着嗓子愤吼,他们迅速折回,也根本没想到苏炎没有运转底蕴,想到刚才逃跑的德行,都耻辱的要命。

    “我的眼睛都要瞎了,一位神王在狂揍大能老祖!”

    “这个世界太疯狂了,神王要锤爆大能?”

    有神王都战战兢兢的,甚至有些手痒,也很想暴打一下试一试,那可是高高在上的大能强者,现在再被一个神王压着暴打!

    封天域的大能被苏炎打的皮开肉绽,真的要被苏炎被锤爆了,甚至后者不顾伤势,还在一拳接着一拳狂砸,砸出了心中苏炎憋着的满腔怒火!

    “老不死的,你怎么还不死,赶快死,赶快去死!”

    苏炎怒啸连天,染血的肌体发光,神魔力量释放,还在继续狂揍大能,一双瞳孔中尽是疯狂和血腥。

    “你这小畜生,我要宰了你!”

    大能气得喷血,模样太凄惨了,眼睛都被打的睁不开了,眼球被锤的真的发黑,成了一对熊猫眼。

    “还不快走!”

    竹月急速冲来,拎着五色战旗崩开一个时空大裂缝,再不走可就来不及了,因为等待大能神力重聚,而苏炎若是没有其他的底牌,肯定会殒落!

    “玛德,你这老东西是铁打的吗?这都打不死你,便宜你个狗东西了!”

    临走的时候苏炎狠狠踹了一脚,封天域大能被苏炎直接踹到了高空,像是一个沙包,头破血流,惨不忍睹。

    众神怀疑人生,要知道这是一位大能啊,被苏炎羞辱的不成样子,他们心惊胆寒,这是何等的疯狂,传出去必将震惊天下!

    “啊,啊!”

    封天域的大能悲吼,气得心疼,肝疼,肺疼,甚至他的鼻孔都喷出青烟了,从未有过之震怒,一位俯视天下的无敌巨头,竟然被一个小辈压着狂揍,差点被被锤爆!

    世界怎么了?大能退出舞台了吗?为何苏炎就敢狂揍他!

    为什么?凭什么,我可是大能!

    “他冒青烟了?”

    竹永嘉呆呆呢喃,手指着封天域的大能,对着附近的人说道:“他气得冒青烟了?人真的可以气得冒青烟!”

    竹元青狠狠踹了一脚竹永嘉,让他闭嘴!

    一群天竹一脉的强者不知道该说些什么了,今日他们真的一睹大能被狂揍的血腥事件,甚至苏狠人逃了,竹月以五色战旗打开了时空大裂缝,他们逃了!

    天下人都震惊了,那是苏狠人?

    他们怀疑人生,大能什么时候混的那么惨了?动辄都要死亡,被锤爆!

    这位封天域的大能,真的不死还要凄惨,还要绝望,如何见人,如何面对天下同道!

    “就这样让他们走了?”

    天竹一脉的祖地当中,其中一位大能皱眉,说道:“还有我族的族命弟子!”

    “怎么?你要出手拦截?”另一位大能脸色微变,他语气凝重道:“如果苏炎身上还有禁忌底蕴,你挡得住吗?”

    “那倒不是。”他微微摇摇头,轻轻叹息:“要不要做点什么,我族的族命弟子,还是天竹老祖亲自首肯的,未来肯定不简单,可是他们这样逃离,生还率很低呀。”

    “年轻人有年轻人的活法,风风雨雨的,总要去经历一些。”另一位大能的身影有些模糊,留下了一句话:“把她留下群族,她这一辈子也就毁了,由她去吧,死就死了,活就活了,五色战旗若是有失,夺回来便是!”

    这位大能沉默,但是能够预见出来,这一段时间,混沌废墟要乱了!

    “给我追!”

    最终的一刻,凄厉的嘶吼声炸开了,茫茫大域颤抖。

    重创的大能强者最终开始汇聚了生命之源,可是他的伤势惨重,胸膛有一个大窟窿不断淌血!

    这种伤势,极难去医治,必须要长时间静养,甚至还不见得可以压得住。

    可是现在,无论发生什么,就算是死亡,就算是群族灭绝!

    他封天域的大能,也要将苏炎给捏爆,要不然他这一辈子,都会活在耻辱当中!

    “追!”

    封天域大能疯了一样咆哮,四方河山猛颤,所有的生灵都发毛了,洞察到了大能无边的寒气。

    也有强大的灵魂波动浩荡,顺着五色战旗打出来的时空大裂缝,展开了一场追击之路。

    留下来的人,在石化中回神。

    他们仔细品味,心中腾起一种心绪波动,封天域的大能还能活多久?胸膛被击穿,底蕴被震散,固然汇聚了,可是真的可以一直维持下去吗?

    甚至苏炎身上,到底还有没有禁忌底蕴!

    对于苏炎来说,不管还有多少追兵,一定要远离这里,远远离开!

    龙图腾已经耗尽了, 他身上的底牌已经没有了,必须要快速离开!

    当他们从时空大裂缝钻出来的时刻,脸色苍白的竹月开始爆发第二击。

    “竹月,你赶紧从状态中回归,要不然持续下去,会伤及你的生命本源!”苏炎浑身都是血,他的胸膛呼吸沉重,同时看到了竹月憔悴的颜容,内心一阵心疼。

    “别管了,先离开再说,我们的时间有限,你先保存实力!”

    竹月的银牙咬着红唇,五色战旗劈开第二道时空大裂缝,他们遁入当中。

    这种大道圣兵劈开的大裂缝,动辄都能横贯一个大域,甚至目的地更为遥远,这是目前她想到的赶路最快的办法!

    “我们去残缺宇宙,去哪里躲避灾祸!”

    苏炎想到了一个地方,现在他赌不起了,不能继续留在外面晃荡,那么唯有进入宇宙秘境才是最安全的,毕竟宇宙秘境有宇宙环境压制,可以限制强者入内!

    竹月接连三次爆发,激活五色战旗,劈开时空大裂缝。

    但是苏炎隐约扑捉到,后方有异常怨毒的气息,正在向着他们的方向急速逼近,距离他们已经越来越近了!

    “让我来!”

    苏炎阻止了竹月打出第四次时空大裂缝,他拿出一张通体金黄的破界符,猛力一划,符箓燃烧的瞬间,直接撕开了一道时空大口子!

    这可是大能炼制的跨域破界符,价值昂贵,苏炎身上仅有三枚。

    看到这东西竹月放心不少,有着东西他们可以暂时摆脱追铺,不至于那么危险了。

    苏炎他们遁入时空大裂缝还不到十个呼吸,果真一个面目前非的大能已经逼来了,凄厉的眼神盯着破界符刚愈合的破界裂痕,他狞声道:“是破界符,他们已经不行了,绝对没有底蕴了!”

    大能的神念辐射,以他的元神能量,可以扑捉到破界符的运转踪迹,快速锁定苏炎!

    总之,一片接着一片生命大域,彻底乱了!

    每一片大域都鸡飞狗跳,那是惨烈气息挤满整个大域,一个面目全非的封天域大能,极其怨毒路过,胸膛还有巨大的血窟窿不断流淌着血液!

    “发生了什么事情,重创的大能在搜寻什么?”

    “熊猫眼都被打出来了,这是在和一位大能近身肉搏吗?”

    一些结结巴巴的不知道该说些什么,总之随着封天域诸强过境,世界乱了,风暴汇拢,向着大道城方向再一次开始蔓延!

    苏炎动了整整三个破界符,可即使是这样,他们距离大道城还有段距离,也幸亏这三个破界符,要不然他们这路上根本没有喘息的时间。

    就这样,他们距离大道城越来越近。

    但是面目狰狞的封天域大能,距离这里也越来越近!

    其实已经有气息辐射而来,那是异常惨烈的杀念,横扫整个大道城所处的大域!

    “好可怕的血腥气!”

    “这是大能的气息,难道风暴又开启了?”

    大道城当中,一些原居民的精神都麻木了。

    接连的血腥事件,一件接着一件从大道城这里开始,他们的心脏真的都快承受不住了,真希望消停消停,好让他们消化消化这段时间的大事件。

    (晚上还有。

    预备,青天会把欠的章节在本周全部补完!)
重磅推荐: