当前位置:帝道独尊 > 帝道独尊 > 第一千零四十章 竹月之劫!

第一千零四十章 竹月之劫!

    “别怕!”

    苏炎走向前去,掌心涌出柔和的能量,拖住了竹月直欲软到在地上的娇躯。

    他的呼吸沉重,胸膛剧烈起伏,心中有一种压抑,憋得他喘不过气来,他能看出竹月的状态很不好,很危险,生命精火即将熄灭。

    “啪!”

    苏炎狠狠抽了自己一耳光,他早就应该想到,竹月不会轻易从衰败中走出来,对于禁忌秘术苏炎的了解极其有限,甚至他也没有接触过这类秘术。

    在逃亡的路上,竹月多次运转禁忌秘术窃取而来的能量,复苏五色战旗,打开一条条逃生的时空大裂缝。

    但是在来到残缺宇宙的时刻,竹月装作没事,苏炎还以为禁忌秘术对竹月的伤害并不大, 可这一切都是竹月故作镇定,不想让苏炎担心她的安危。

    一直到现在,苏炎明白了,竹月的问题严重,严重到了,极难医治的程度!

    “我真是个混蛋!”

    苏炎咬牙, 眼睛泛红,他没想到禁忌秘术对竹月的损害会那么严重,伤及了根本,元气大伤,甚至随时会有死亡危险。

    在当年韩家小宗师,施展血魂术的时刻,其实大道城内许多人都觉得小宗师很可能活不下去了,除非可以找到神药为他延续性命。

    这类可以让实力暴涨的禁忌秘术,超越了血魂术的强度,因此对于竹月的损伤极大,一些奇药都于事无补。

    竹月坚持到现在最终到了极致,她黯淡无光的眼眸微微闭上,如雪的肌肤也失去了以往的光彩。

    “竹月.....竹月.......”

    苏炎呼唤,声音很轻,实则存在极强的元神唤醒威能,可即使是这样,苏炎也无法唤醒竹月,她陷入了沉眠当中,体内衰败的生命精火,隐约之间,要熄灭!

    “嗡!”

    苏炎的瞳孔怒睁,两团可怕的神光燃烧,他的拳头攥紧,心中像是针扎的一样,他抱着竹月有些冰凉的娇躯,低吼道:“你不会出事的,绝不会!”

    “碰!”

    他一闪身消失在原地,远离了这片区域,缩地成寸之下,苏炎巡视八荒十地,很快找到了一个地方偏僻的幽谷当中。

    苏炎的双脚落地,双手抱着逐步冰冷的娇躯,一双犀利的瞳孔,迸射出炽盛的光华,仿若在开天辟地一般,他的肉壳当中流淌出一种万物初始的奥义。

    由于上次在天竹山,苏炎的道行暴涨,从而导致现在打出来的万物初始奥义,充满了使万物复苏的勃勃生机。

    他在这里改天换地,配合奇门一脉的无上手段,强行撼动地势,以万物初始奥义,让这片死亡的地域,恢复了生命气象。

    且这个幽谷,也如若化作一个巨大的阵盘,这是苏炎脚底衍生出的大道天痕,蕴含万物初始之力,延伸而出,覆盖了整个幽谷。

    当阵图诞生,幽谷的气象完全不同了,充满了生命气象,特别是在接近死亡的残缺宇宙中格外瞩目,绽放着瑞霞,散发着浩大的生命潮气!

    “啊!”

    苏炎仰天一声大吼,肉身喷吐之间,神精外泄!

    这不是一般的能量,这是属于苏炎的本命神力,源源不断倾斜而出,他自身像是一个大道神洞发光,倾斜出来千丝万缕本命神力。

    同时,竹月也飘浮在虚空当中。

    准确的说,苏炎体内外泄的本命神力,形成一个巨大的能能量域场,包裹着竹月。

    与此同时,苏炎的本命神力,一重重钻入竹月冰冷的身躯当中,这种能量柔和而又强盛,蕴含着生命潮气。

    他在为竹月续命,想用自身的本命神力,为竹月延续快熄灭的生命精华。

    竹月的娇躯飘浮在搬空,雪白修长的身躯,流淌神霞,苏炎的本命神力是何等旺盛和强大,不断汇聚在竹月体内。

    可是结果让苏炎心脏颤抖,任由她的本命神力在强盛,竹月的身躯也无法吸收,肉身像是坏死!

    苏炎只能睁开了乾坤眼,去观望竹月的身躯。

    这一刻苏炎的脸都变了,如果不是竹月修行境界高,开始积累神王底蕴,那么竹月的身躯早就四分五裂了。

    她的内伤太严重了,充满了密密麻麻的裂缝,竹月的身躯,就仿佛破碎的星空,千疮百孔,无法愈合,也无法吸收任何能量!

    “怎么会这样,为什么!”

    苏炎情绪失控,面目有些狰狞。

    肯定是因为竹月知道自身的情况,她没有吭声,一直在强忍,默默寻找解决办法。

    可是她找不到,现在已经到了油尽灯枯的地步!

    他还不断引动体内浩瀚的生命精华,希望竹月可以吸收,哪怕是制止伤势继续恶化。

    可是他做不到,尝试了很多种办法,苏炎都做不到!

    而且长时间无限爆发最强的底蕴,苏炎的样子有些衰老,有些沧桑,甚至有些可怜。

    他像是一头受伤的野兽,低吼不断。

    他怎么也想不到,事情会到了这么严重的地步,等待苏炎发现,已经晚了。

    “我不会让你离开我的,肯定还有办法,肯定还有,竹月现在还没有到了油尽灯枯的地步,肯定还有办法救活竹月!”

    苏炎的双目炽盛,比刀子还要吓人,很快他想到了,神药,神药应该可以医治竹月!

    可是神药太贵重了,想买也买不到,这是无价之物,金钱难以衡量。

    “我身上有人形傀儡,应该可以换到神药,甚至北斗教也有北斗神药,我要出去,离开这里!”

    苏炎的双目涌出寒气,必须要想办法出去,要不然被困在这里,每耽误一刻钟,都会对竹月有致命的威胁!

    随即,苏炎的眼睛望着天穹!

    他在想,能否打开天穹,轰开一条界路,从这里冲出去?

    但是这么做会非常危险,他们很可能都会死亡,危险性太大了,这个办法的成功率真的有些渺茫,苏炎也现在也赌不起。

    “我现在不能冒险,若是出现意外,我护不住竹月。”

    苏炎的眉头紧锁,可是他手上没有停止,一直在损耗自身的生命之源,为竹月洗涤身躯,虽然无法愈合伤势,但是可以减缓恶化的时间。

    就在苏炎心绪大乱的时刻。

    隐约间,他扑捉到了一缕杀气,很森冷的杀气,从远方的世界当中,不断向着这里开始逼近。

    苏炎的脸色阴沉,有人杀进来了,肯定是封天域的强者。

    “我感觉到了生命的气息,在这残缺宇宙当中,了无人际,唯有他在里面,那么肯定是苏炎了!”

    “哈哈哈,没想到我邱智,是第一个发现苏炎的!”

    一个影子急速冲来,邱智气势强大, 数年前就踏入天神境绝颠领域,已经开始积累神王底蕴了,若非封天域出现了惊变变局,他们通常会潜修到神王领域,才会走出上门行走天下!

    很快,邱智便是发现,一个偏僻的幽谷中,盘坐着一个身影,不断涌出体内的生命之力。

    这让邱智狐疑,什么情况?苏炎在自费神功吗?体内生命气息外泄,这等于是在求死,底蕴在强的人也不敢这么做,因为会亏损寿元!

    “原来如此!”

    邱智冷森森笑着,看到了苏炎在救治一个女子。

    他来到了幽谷,站在矮山之上,背负双手,静静看着这一幕。

    他本想着苏炎会逃跑,但是邱智没想到苏炎盘坐不动,还在以自身生命之源,滋补这女子的伤体。

    最终的邱智笑了笑:“苏炎,第一次见面,没想到就看到你这重情重义的画面,让我猜猜这女人是谁?如果我猜测的不错,应该就是天竹一脉的竹月吧?”

    他的声音很大,传遍整个幽谷。

    但是邱智没有听到回应,继而阴森一笑:“苏炎,你这样就没意思了,我封天域杀来了十大英杰,就是为了杀你而来的,可你这么损耗下去,让我封天十杰,有何颜面回归?难道要告诉天下人,我封天十杰出马,仅仅只是带回了你苏炎衰老的尸体吗?!”

    苏炎盘坐在幽谷中,模样有些秃废。

    他微微扭过头,一张有些衰老,有些沧桑的面孔露出,一双冷幽幽的眸子也盯着邱智。

    他在想,封天域的古经书,那封天绝地的手段,能否封印竹月?

    “呵呵,不答话,没意思!”邱智脸色一冷,手中出现一个晶莹剔透的玉瓶,冷冽道:“苏炎,只要你跪下来求我,我就给你一味奇药,我族封天液,足以封印她的伤体!”

    “封天液!”

    苏炎的瞳孔荡漾出激动色彩,他知道这味奇药,专属于封天域的独有之物!

    “对,就是封天液,唯有我封天域才能孕育出的稀世宝液!”

    邱智冷笑道:“跪下来求我,封天液我可以给你,但是之后......”“

    “拿来!”

    苏炎的眸子盯着邱智,直接打断了他接下来的话,也同样道出了一句毋容置疑的话语。

    邱智的脸色一沉,语气冷冷开口说道:“我说了,你跪下来求我.......”

    他的话还没有说完,一股恐怖凶气绽放,让天穹都阴沉下来,冰冷的杀念四溢。

    邱智的脸变了,这种气息太凶了,刺的他面皮都生疼!

    “我说了给我拿来!”

    一声低沉的嘶哑声炸响,盘膝而坐的苏炎一动未动,但是他的肉壳中涌现出璀璨神光,勾勒出一个模糊而又宏大的身影,横过天穹,猛扑而来!
重磅推荐: