当前位置:帝道独尊 > 帝道独尊 > 第一千零四十五章 诡异事件

第一千零四十五章 诡异事件

    封天十杰我还没杀够!

    苏炎留下的一句话,如同一道冰冷刺骨的寒风,席卷全场,让偌大的场面鸦雀无声。

    也不知道多少人的身躯当中,散发出一阵阵惊人的寒气,汗毛都根根炸立起来,有人恐慌,有人畏惧,也有人充满了敬仰!

    轰杀封天十杰,这是一种实力的象征,年轻一代至尊的无上凶威,昔日史前老大哥霸裂出手,为苏炎撑开一片天。

    有人说苏狠人依靠的是禁忌靠山,才能横行无忌,可现在开来,如果是一个公平的竞争环境,这世间又有多少人可以和苏狠人形相提并论!

    “混账!”

    “苏狠人,你欺人太甚!”

    封天域诸强嘶吼连天,眼睛红的都要淌出血泪!

    天穹都裂开了,被他们的吼声被震碎,被他们的狂怒被撕开,无比怨毒的气息挤满全场,带着毁天灭地的气息!

    诸强颤栗,封天域的强者疯了般大吼,心中的创伤难以抹平,他们恨欲狂,当时对付不了史前老大哥,现在压不住苏狠人!

    且这一次他们大张旗鼓而来,且有大能下手将苏狠人逼入生死绝境当中,世人以为苏炎活不下来,这就是触怒生命禁区的严重后果。

    但是现在好了,该族引以为傲的封天十杰被全部斩杀,这种霸裂的回击,震惊了他天下强者,引起了滔天波澜!

    可封天域的强者,还能说什么?

    邱冥根本进不去,该族还有拿得出·台面的年轻霸主,去和苏炎争霸吗?

    即使是邱博延都呼吸沉重,大能杀念外泄,胸膛的血窟窿不断淌血,有些人都吓坏了,觉得这位大能真的会被气疯,硬生生拿一个苏炎没辙。

    也有人觉得可笑,当时他们以高高在上的姿态,呵斥各族年轻强者不得入内,可现在一个血淋淋的回应,让许多人都有些同情封天域了。

    “碰!”

    当空间破碎的声势炸响,才让全场压抑的气氛一扫而空!

    此地彻底大乱,一位接着一位气势强大的人杰横空,冲向了混沌地带,这里是通往残缺宇宙的唯一一条路径,当时被封天域被管控。

    现在他们已经没脸管控了,从而导致大批的人杰冲入当中!

    “这么多人想要和苏狠人对决?”许多人话语惊颤,这一幕超出他的预料了,以为仅有几位年轻霸主, 可是没想到冲进去那么多。

    “不然,现在还能和苏炎一战的强者太少了,但是多数人,想要一睹大战,这对他们的成长也有好处,充分了解和巅峰人杰的差距!”

    “不错,我族儿郎也进去了,寻常高傲的很,希望可以通过苏狠人和各路巅峰人杰厮杀过程中,吸取教训。”

    “说也是,如果这一战真的爆发,肯定可以决出生死,这可是同代至强者在血拼,同代天骄前去观战,的确对自身有重大帮助,可以找到自身的不足和差距!”

    这片地带汇聚的修士众多,毕竟大道城是宇宙第一城,这曾经昌盛到极致的残缺宇宙附近,现在热闹得很,各路大人物汇聚此地,进行观战。

    整整上百位气息强大的人杰横空,贯穿混沌地带,涌向苏炎消失的大裂缝区域。

    甚至陆陆续续, 还有越来越多的年轻奇才涌入当中,这残缺宇宙限制过强修士入内,曾经有人不信邪尝试,结果刚踏入当中,就被残酷的宇宙法则能量给碾压致死!

    即使是大能闯进去,就算是可以活下来不死,可也绝对元气大损,谁也不敢去尝试和冒险。

    光线灰暗的残缺宇宙当中,苏炎清楚很快会迎来一场恶战,他不知道会进展到什么程度,总之这一战,苏炎已经做好了万全准备,关键时刻可以尝试冲关天神境界!

    “此战,生死难料,竹月,我若是死了,你该怎么办?”

    苏炎漫步在河山间,双手抱着竹月,目光深深望着她,她的身躯恢复了不少温度,娇柔的身躯也弥漫着一层柔和的霞光,这是封天液的能量。

    封天液,封住了竹月,同样封住了她的伤势,也封住了即将熄灭的生命精火。

    再加上邱嘉石身上的封天液,足够竹月坚持较长时间,竹月的问题暂时得到缓解,苏炎也该考虑接下来的事情。

    既然已经被困在残缺宇宙当中,苏炎想要尽快踏入天神领域,他不知道这残缺宇宙还会维持多长时间,总之苏炎必须要在短时间提升实力。

    如果他死了,那么竹月也彻底没救了。

    “我要活下去!”

    苏炎的拳头紧握,他将竹月收入一个空间秘宝当中,做完这一切,苏炎已经准备放开手脚,大战一场。

    “嗯?”

    这时间,苏炎的眸子微微一缩,他的身影有些模糊,这些因为横渡虚空的速度过快,而诞生的空间模糊模糊画面。

    他察觉到有些不对劲,横跨向前,出现在了一个殒落的年轻强者面前。

    这是苏炎之前斩杀的封天域一位英杰,巅峰天神领域的强者,苏炎还记得斩掉了他的头颅,将他的元神给湮灭。

    可是现如今这个尸体,让苏炎内心尽是惊异。

    尸体竟然化为了人干,体内一丝一毫的生命精血也不剩下,仅仅剩下一个皮囊,怕是一伸手就能把他的人皮给撕扯下来。

    苏炎的心神沉重,持续往里面逼近。

    沿途当中,苏炎毙掉了一位接着一位封天域的强者,这些人死的时间根本不长,很短暂,可怎会发生精血流失的一干二净?这有太不对劲了!

    很快,苏炎找到了下一个尸体,和之前的一个一样,精血流失,不知道被什么生物给吞走了,很诡异和邪门!

    苏炎的心中都涌出寒气,这是不可测的变局,极其妖邪的事件!

    这残缺宇宙, 存在的时间难以估量了,隐约间,有一层诡异的气息笼罩了苏炎,让他浑身汗毛都炸立!

    “不对,不对!”

    苏炎的呼吸沉重,他提高了警觉,之前到底发生了什么事情, 好好一个死人,为何流失干净所有的精血,只剩下一个空壳子?

    这太不对劲了。

    甚至苏炎睁开乾坤眼关注,他觉得这人干当中,有一种熟悉的味道,有一种曾经遭遇过的气味。

    可究竟是什么,苏炎想不起来了!

    他的脸色有些阴沉,一路之上横渡,最终他回归了幽谷。

    最终的苏炎,发现了九具尸体空壳子,这让苏炎感到难以置信,头皮都发麻,这也太邪门了。

    “难道这死亡宇宙,孕育出了什么生物不成?”

    苏炎心中有凝重,如果真的是这样,暗中的生灵未免也太可怕了,完全蒙蔽了苏炎,他之前根本没有洞察到这里还有第二批人马。

    当然这只是苏炎的猜测,又或者说,这是这残缺宇宙,独特的法则能量?

    “曾经轮回宇宙强盛之极,可也盛极则衰,当年的一战,也不知道发生了什么事情,这里不可久留,尽快想办法离开这里。”

    苏炎的脸色阴晴不定,未知的危险,让苏炎现在不想去面对,他只想离开,找个地方救治竹月才能心安。

    可是苏炎来的任务还没有完成,不过对于轮回果,苏炎真的不抱希望了。

    轮回果如果真的成熟了,早就被挖走了,怎么可能便宜了自己,当年这里可是被各大群族关注,谁会眼睁睁看到轮回果而不挖走。

    “也不知道大哥怎么样了,轮回果对他肯定非常重要。”

    “我若是直接闯出去,就是去送死,或许这残缺宇宙当中,还有第二条路,现在不能急着走,必须要做好万无一失的准备才行!”

    苏炎心事重重,不断提高警觉,洞察周边的环境,防止会出现不可测的变局。

    “苏炎呢?哪里去了!”

    “不是要决出生死,不管来多少人都要奉陪到底吗?苏炎你为何藏起来了!”

    此刻的残缺宇宙入口处,人生鼎沸,有些围观者都失望了,未曾看到苏炎!

    “哈哈哈,苏狠人,你也不过如此,还有脸说决出生死,没想到你先逃走了,你不是说还没杀够吗?你滚出来我站着让你杀,看一看你能不能伤到我的不灭金身!”

    不灭体怒笑,声音传了很远,想要逼出苏炎,他觉得苏炎没有走远,应该是躲在暗中。

    如果一代奇门大师想要避开他们,藏起来,真的很轻松!

    嗖!

    空间震颤声音浮现,有人望向祖天,发现他的速度极快,沿着一条路,俯冲向前,眨眼间消失的无影无踪。

    有人觉得祖天发现了苏炎,急速追赶,可祖天的动作太快了,一个眨眼已经消失了,不知道跑到什么区域去了。

    当他们沉着脸,大肆展开搜捕的时刻。

    有人发现了一种凶残能量波动浮现在远方,一重接着一重地,迅速蔓延而来!

    “快看!”

    许多人低喝,看到祖殿祖天爆发,且祭出了祖天大戟,劈的空间崩出大裂缝,沿着苏炎刚才残留的气息,持续地开始扩散!

    “滚出来,你逃不掉的!”

    同时祖天在冷喝,已经扑捉到了苏炎的气息,还没有走多远。

    他以历代祖天执掌的无敌兵器,劈开了空间大裂缝,这是霸道的手段让同代修士惊悚,好可怕的兵器,好强大的神力,劈开了这么深远的空间,光这一手已经镇住了不少年轻强者!

    “轰!”

    当乌黑的时空大裂缝,劈斩到一定区域的时刻,就直接炸开了!

    有人看到了,炸裂区域,有一个身影闯了进来,踩踏的天穹隆隆作响,气势强盛的令人发颤!

    “哧!”

    苏炎一言不发, 直接挥动了斩天剑!

    此剑雪亮一片,蕴含着斩裂天穹的绝杀之力,爆涌而出的一挂挂剑芒,汹涌而来,冲向祖天。 
重磅推荐: