当前位置:帝道独尊 > 帝道独尊 > 第一千零四十六章 轮回!

第一千零四十六章 轮回!

    外界,祖殿郑重取出一个骨境,此境呈骨质,若是仔细观摩,可以察觉到一种圣威在弥漫,让附近留意到的诸强动容,这是大能之骨锻造而成的骨境!

    镜面交织着繁奥的秩序纹路,发光的时刻,仿佛一方浓缩的古宇宙,深邃的吓人,都要吞噬千万生灵的元神。

    许多人倒吸凉气,这是一宗极其贵重的至宝,以大能之骨锻造而成,同样被大能亲自锤炼而成,映照之下,混沌都被穿透,光芒都投射到了残缺宇宙当中!

    很快这镜面上浮现的画面,引发了轰动。

    “已经发生了交战,比我们想象中的要快许多!”

    诸强瞪大眼睛认真观望,这是千载难遇的大决战,祖殿代代无敌的祖天,和葬域一族最强的后起之秀,两大群族也斗了漫长岁月。

    现在该族两大最强的人杰已经对上了,这可是说是宇宙万族当中,最想看到的争霸,祖天和苏炎的对决,足以尊定一个无敌的神话!

    漫天的剑芒,每一道都直达万丈,雪亮的刺眼,充满了裂天的剑意。

    斩天剑是祖殿的不传秘兵,这是一个系列的珍宝,此剑锋芒绝世,而今在苏炎的掌握之下,剑芒滚滚如海,推枯拉巧的轰爆了空间,涌向祖天!

    “苏炎,我必斩你,拿命来吧!”

    祖殿祖天仰天长啸,一直以来都期待着苏炎遭遇,将他斩掉,一雪前耻,只要苏炎殒落,这对葬域一族来说是血淋淋的打击,毕竟现在的苏炎是葬域一族的代表人物。

    只要将他给斩杀, 足以葬下一代人未来的希望,足以打击葬域一族现在的族运!

    “嗡!”

    他紧握的祖天大戟发光,这宗血色大戟,如同沉在地域中的魔兵,曾经痛饮过历代天下诸王的血,随着岁月的流失,这宗大戟越来越强大,越来越犀利!

    当它复苏,且自主爆发,血色大戟横空,沉重的压塌了漫天剑芒!

    “好恐怖的兵器!”

    同代强者都失色,这宗大戟太凶残了,血光滚滚,动辄都能劈断神兵利器,现在被祖天执掌,使得他的气势都飙升一大截!

    “费什么话,过来一战!”

    苏炎横击而来,满头黑色长发都飘向脑后,拎着的斩天剑都要燃烧起来,倾覆而出千万重剑芒,且运转到极致都组合在一起,化作一头通天彻地的斩天之剑!

    “杀!”

    祖天大吼,拎着血色大戟,猛冲而来,面对这足以倾覆天宇的斩天剑芒,祖天涌现出一种横推天下诸王的气盖,刹那间扑了上去,抡动大戟,狂劈而来!

    一切都是那么可怕,大战才刚开始,在在短时间中,已然狂暴到了极致!

    两宗凶兵发光,炽盛滚滚,光华如海,就这样遭遇了,宝剑裂天,大戟横空,猛力劈斩!

    “好恐怖!”

    有些奇才都发毛了,这是何等的气盖,何等霸道的神力!

    两者遭遇,战况激烈,短暂的时光狂劈了几十次,他们如同推动了两大怒海汪洋在这里撞击,使得世界在摇颤,山川大地都出现了崩裂!

    甚至两者撞击的气势外泄,许多山石都湮灭,一些大山都化为劫灰。

    群雄骇然,这种凶威也太强盛了,短暂的交锋,这片区域彻底被摧毁,这一切都是他们交战的余波所知,甚至他们碰撞地带,模糊一片!

    唯有两个身影,在毁天灭地的世界当中,展开了巅峰造极的厮杀!

    “轰!”

    宛若两大时空隧道发生了绝世撞击,天摇地颤的画面,他们的神力瞬间神光大盛,复苏到了鼎盛,展开了正面袭杀!

    “嗡!”

    祖天大手如黑渊,遮天蔽日,一巴掌轰击上去,有一种力压漫天诸王的神威,他像是一尊无敌的王者,劈上去的手掌散发的气息如汪洋决堤,世界都陷入黑暗当中。

    众神颤栗,感觉到了一种窒息!

    这是一种什么样的力量,让同代奇才都呼吸沉重,他们都骇然,感到难以置信,祖天到底有多强!

    一掌劈开,欲要决定胜负。

    面对这种铺天盖地的神能,苏炎的手掌捏拳印,气吞星空,拳芒炽盛如骄阳,刺穿了黑暗,所向披靡!

    “杀!”

    两强皆是在怒啸,洞察到了敌手的强大,运转的神通大术狂暴了,在这里发生了惊人的大碰撞!

    这片空间刹那间支离破碎,那种碰撞的巨力太吓人了,扭曲了时空,透出令人窒息和惶恐压迫,许多奇才真的绝望了,苏炎竟然这么强, 祖天也如此可怕,这就是同代绝颠强者吗?

    肉眼可见的两大身影撞击在一起,但是天地在颤抖过程中,有一道血光绽放,染红了破碎的虚空!

    “天哪!”

    诸强心惊不已,这才刚开始而已,就有人负伤了,到底是谁的战力不够资格?

    两大身影也被彼此间的力道撞击的横飞出去,分开之地要绽放着血光,但是很快湮灭的一干二净,因为空间塌陷了,没能承受住他们力量破坏。

    “苏狠人负伤了!”

    全场轰动了,他们看到了苏炎的拳头洒落下来血液,出现了龟裂,深入骨髓!

    许多人都发毛了,虽然他们承认祖天强大,应该可以镇压苏炎。

    可苏狠人也不是弱者呀。

    但是大战刚开始他就被击伤,这说明了什么?说明了祖天太强大!

    “混账!”

    不灭体眼红了,这本是属于他的荣耀,可是被祖天硬生生截胡了,他觉得自身才是同代战体最强者,不灭体一出,问天下间诸王谁与争锋?

    现在苏炎和祖天对轰,可是肉身负伤,这说明他的肉身不够强,这是苏炎的弱势!

    且在外界,古镜呈现出的画面,引发了大波澜,谁也没想到苏狠人会这么快负伤,是苏炎不够强,还是祖天太强?

    “哈哈,我族祖天,熬过了神魔熔炉的残酷磨炼,足以肉身称霸天下,看来苏炎的终极一战,注定在悲苦中落幕!”

    有祖殿元老哈哈大笑:“苏狠人啊苏狠人,你总算和祖天遭遇了,可一旦遭遇,注定是他的死期和末日!”

    祖殿的人高兴的很,一旦斩掉苏狠人,祖天将要威名大显,属于他的时代也要来临了。

    他们一阵谈笑,不过发觉四周的人都非常安静,随即他们瞧见邱博延阴沉着老脸,两大祖殿元老结结巴巴的,不敢在议论了。

    他们这么说,岂不是也在说,封天十杰在祖天面前就是渣渣?

    “不对!”

    有一位老强者说道:“祖天也负伤了!”

    “这不可能!”

    两大祖殿元老脸色惊变,连忙盯着骨境呈现的画面,血腥的一幕让他们的脸色阴晴不定。

    苏炎是负伤了,但是祖天也负伤了!

    他的手掌,有细小难见的空洞,密密麻麻的一片,有血液涌出,蕴含着一种大道杀念!

    全场轰动,两强皆是负伤了,这让他们感到震撼,苏炎遭遇了肉身伤势,而祖天遭遇了大道伤!

    “你倒是出乎我的预料,进步很快!”祖天依旧冷酷,拎着血色大戟,遥指向苏炎:“苏炎,不管你有多强,也在劫难逃!”

    “牛皮别吹破了,当心自取其辱!”苏炎的双目冰冷。

    “杀你而已,算得了什么!”

    祖天残冷一笑,眼中有不屑。

    众人心惊,祖天的无敌意志太强盛了,不曾将苏炎放在眼中,一句算得了什么,足够说明他对苏炎的态度!

    “过来过来一战吧,让你知道你不行!”祖天低吼一声,肌体荡漾神辉,隐隐蒸腾出恐怖乌光,伴随着浩瀚的天穹域场在散发!

    苏炎刚挥动斩天剑,却发现斩天剑上尽是密密麻麻的缺口。

    围观者发呆,不知道该说些什么?而且这斩天剑是祖殿的兵器,结果被血色大戟砍废了。

    “什么破剑,还祖天不传秘兵,垃圾货色!”

    苏炎摇头点评斩天剑,这让祖天冷喝道:“杀你而已,何须兵刃,况且你们衰败群族,能拿得出什么兵器出来!”

    “你那口兵器不错,我还缺一口趁手的兵器!”苏炎的眸子看着祖天的血色大戟,眼红道:“祖天,你们祖殿送了我那么多好东西,我看也不差这一件了!”

    “混账,给我拿命来!”

    苏炎这句话激怒了祖天,真火熊熊燃烧,他的气势强盛,如一位俯视天下的黑暗魔主下界,整体蒸腾着滔天黑色神光,映照的整个世界都陷入黑暗当中!

    当他猛扑的瞬间......

    一种奇异的香气绽放,伴随着一种恐怖的大道符号从远方世界燃烧,似乎宇宙的尽头点燃了一株香,烧开了世间,崩开了轮回隧道,欲要让众生坠入永生中!

    “嗡!”

    祖天的双目大睁,整个瞳孔化作了两大黑色天穹,深邃到了极致,洞察到了真相!

    苏炎的脸色也巨变,腾的一下子消失在原地,急速向着宇宙尽头狂冲过去,且他发出一声大吼,缩地成寸暴涨到了极限,拼了命往里面狂冲。

    那祖殿的祖天皆是如此,什么都不顾了。

     
重磅推荐: