当前位置:帝道独尊 > 帝道独尊 > 第一千零六十五章 古今

第一千零六十五章 古今

    一个又一个宇宙纪元过去了.........

    这惊天言论,若是出自大能之口,也是惊动天下的言论,甚至谁会去相信呢?

    现如今,幕后主导血腥杀局的神秘强者,道出这种言论出来,苏炎的心中惊颤,这句话未免太惊人了,一个活了一个又一个宇宙纪元的强者?

    即便是大能,都极难熬过一个宇宙纪元,一个宇宙纪元为十二万年!

    可是现在有人说,他活了漫长岁月,且在各大岁月时空都出过手,这话谁会相信?

    不过前段时间,闹得沸沸扬扬的禁忌事件,至今还残留不小的风暴,禁忌似乎拥有无尽寿元,俯视各大时代,可惜他们很难出世,故此关于禁忌的传说极其有限。

    可现在, 疑似一位年轻人,说他活了漫长岁月,难道这人还掌握长生奥义不成?或者说他是通过轮回果,在一个又一个时代,延续自身的寿元?

    起先苏炎感到这人在吹牛,但是现在他觉得有一定可信!

    这里是什么地方?是轮回宇宙,这里可是至强神药轮回果的生长之地,曾经轮回果出现过,可惜无人知道到底被谁得了去。

    轮回宇宙虽然衰败了,但是轮回果的根茎可是一直还在,问题就重要了,各大巅峰群族都解决不了的问题啊!

    现在神秘的杀局横空问世,以万灵之血共祭,竟然催熟了六大轮回果,而这一切皆是神秘强者在这里主导的,让苏炎感到匪夷所思,心绪难平!

    “苏炎!”

    血光蔽日的世界当中,一句冷漠的声音炸响了:“混沌母气的事情, 我可以既往不咎,你现在回答我一个问题,我可以不为难你,放你离开!”

    “你确定你困得住我?”苏炎的双目绽放冷光,表面上不动声色,内心波澜起伏,对这人提高了戒备,怕不是那么好对付的。

    “哈哈哈哈哈!”

    一声接着一声长笑声出现,血色世界开始沸腾,染血的万座巨山豁然间隆隆作响,天地衍生了巨变,气息压抑到了极致。

    原本还算是平静的世界,此刻阴风怒号,电闪雷鸣,如若麒麟吼碎了大地,涌现着一种灭绝众生的血色气机,像是沉眠的魔王在觉醒。

    “被我盯上的人,还真没有活下来的!”

    阴冷的声音浮现:“我现在给你机会你要珍惜,回答我,你的来历!”

    时间,似乎回归了尸血海,回归了苏炎闯荡绝地的时刻,宏伟不可一世的血祭台,仿若承载着亿万尸骨,充满了毁灭众生的气息。

    他在无尽深渊中,看到混沌祖脉喷发,看到亿万重混沌天精上涌,看到一道接着一道混沌母气浮现。

    深渊之地,葬着一座血色棺椁,不知道长存了多少年,伴随着混沌龙脉存在的岁月难以估量,最终苏炎的人体异象浮现,震落了深渊棺椁.......

    这件事,苏炎难以忘记,深渊藏着大隐情,血祭台也难以忘怀。

    甚至深渊不可冒犯,底部很可能沉眠了一位难以想象的巨头,会是禁忌吗?他会是在禁忌庇护之下,才能长存世间一个又一个宇宙纪元吗?

    “我是谁。”

    苏炎语气深沉道:“你真的想要知道,我到底是谁?”

    “说!”

    暗中隐藏的生灵,语气冰冷开口,他仿佛主宰血色世界的魔主,一双冷幽幽的血色瞳孔,俯视着苏炎,蕴含着无上威严,不可违背。

    “多少个时代,多少个宇宙纪元过去了!”

    苏炎突然感叹不已:“古路重开,大军冲锋,可有些事难以预料,遗留下来的群族最终发生了惊变巨变,仙星大地终究还是崩塌了.......”

    突然之间浮现的声音,让暗中的生灵,隐约间浮现出一种情绪波动,被苏炎给扑捉到了。

    “时间,过去的太久远了,有些事,真的会遗忘,我一次次从沉眠中归来,沧海桑田,世界一次次变了。”

    苏炎如同在缅怀过去,满脸的追忆,包含情感,语气深沉道:“大梦几千秋,今夕是何年?”

    血色世界,隐约平静,可是却散发着诡异气氛。

    暗中的生灵在沉默,不知道在想些什么,过了很久他问道:“你见证了仙星大地的崩塌?”

    “至今还历历在目。”苏炎语气悲苦,回望那一幕,说道:“众生遭难,此乃天地浩劫,我不愿回想。”

    “古路重开?哪一条路在什么地方?”血色世界隐藏的生灵再一次问话。

    “曾经藏在,宇宙乾坤之内,为大神通者方能强开!”

    苏炎满口胡诌,他也不知道哪一条路到底是什么?

    这件事发生的岁月太古老,久远到难以追溯的时代,天庭亿万兵马出征,强开一条神秘古路,似乎在为了追随一个人的脚步,远行了。

    遗留下来的群族,是弱者,被称之为天庭遗族!

    这是苏炎的推测,一段浩瀚的古史,出现了许多的断层,且之后的仙星大地发生的各类事件,也没有被记载下来,自从魔鬼雾入侵,仙星大地都崩坏了,这一段古史彻底葬送。

    “你撒谎,原来你什么都不知道!”

    血色世界中隐藏的生灵,语气突然阴冷,喝道:“你为葬域一族族人,了解一些天地隐情也算不了什么,可是用来框我,你真是想多了!”

    “哈哈哈,诓骗你,你真的太抬举你自己了!”

    苏炎冷笑一声:“我且问你,你可知道,仙星大地之前发生了什么大事件?你我看你连仙星大地时代发生的事情也不了解,就你这点寿元,我做你老祖都没有问题!”

    “混账!”

    血色中的生灵震怒,漫天血光滚滚,如汪洋在汹涌澎湃,整个血色世界当中,血色大浪动荡,如若山洪咆哮,淹没了宇宙乾坤。

    “杀局在变!”

    一些远方关注的强者失色,他们不知道当中发生了什么事情,可是看到万座血色巨山在摇颤,凶恶气息贯穿了霄汉,这是足以屠灭百万生灵的惨烈画面。

    “苏狠人在里面,他能活着出来?”

    “有人说,这杀局是苏狠人布置出来的,目的就是为了再一次坑杀各路强者!”有人站出来造谣。

    “放你娘的屁!”罗天都直接站出来,指着他怒斥:“如果苏炎真的要做局,死的人就不是他们了,到底是谁殒落,心里没点数吗?

    这句话如若警钟,让许多人清醒过来。

    对呀,如果是苏炎做局,他会选择斩杀祖天他们,毕竟这杀局斩裂的人,可没有苏炎的仇家,他没有任何理由这么多!

    “不管是不是苏炎做局,可是他现在深入当中,不管能不能活着出来,怕是也都难逃一死。”暗中有人的声音充满了阴森:“你们不觉得,世界越来越虚弱了,即将走向衰老?”

    这句话让羿袁他们的脸色惊变,仔细感应,果真他们发现轮回宇宙,有一种难以扑捉的宇宙能量,在朝着轮回果盛开之地涌现!

    “难道?”

    铁宝财突然低吼道:“难道要培养轮回果,不仅仅需要以万灵之血进行血祭,甚至还需要轮回宇宙独特的宇宙能量进行滋养?如果真的是这样,那么培养出轮回果,宇宙真的会死亡!”

    张量的脸色都阴晴不定,这是很有可能性的,这就是至宝神药的可怕,可以孕育出来,但是后果却需要一个宇宙进行献祭,这实在是太吓人了!

    “轮回果!”

    南皇他们纷纷皱眉,此物他们都眼红,想要谋夺。

    可是从现在的局势可以看出,轮回果不是那么好采摘的,一旦宇宙再一次衰败,那么很可能有大能坐不住, 杀进去争夺轮回果。

    “活了那么久了,怎么一点定力都没有?”苏炎讥笑道:“宇宙乾坤之奥妙,岂能是你可以理解的,我苏炎固然没有在各大宇宙时代长期停留,可也见证了史上多次大风暴。”

    “好,苏炎,我暂且相信你一次。”

    血光中隐藏的生灵冷声道:“你将你的异象散开,让我一观!”

    苏炎沉默了,他的人体异象,曾经震落了深渊棺椁,夺走了一道道混沌母气!

    苏炎的人体异象绝对特殊,难道他的人体异象,还藏着某种大隐情?

    “你这个要求,有些过分了。”苏炎冷声道,谁也不会轻易放开人体异象,任由外人进行肆无忌惮关注。

    “呵呵,我可以告诉你,那一条古路的秘密!”

    他的话让苏炎心中惊异,哪一条路,难道还在?难道还要沿着神秘的古路,去追查当年天庭亿万大军冲锋的目的地?或者说天庭群族,在另一片时空,还在延续?

    这对苏炎至关重要,曾经他在古路开启,看到一些离谱的画面,难以忘记。

    况且,天庭和葬域一族,也有很深的关联。

    “不行!”苏炎这是摇头,这是可以对付他的手段,苏炎不会轻易使用。

    “果真,我猜测的不错,你根本什么都不知道!”

    这隐藏在暗中的生灵,语气冰冷道:“原本,我还真的以为,你有什么天大的来头,可笑的是,你什么都不懂,根本不知道哪一条路的重要性,这是我们这类人的悲哀,同样也是你这类人的可怜!”

    他的话语充满了一种蔑视!

    他继续森冷一笑:“其实,我也没有必要和你浪费时间,镇压了你,窃取你的元神记忆,不也是最便捷的方法。”

    “我也正有意义。”

    这是苏炎的回应,蕴含着一种冷漠的杀念,冷淡道:“我现在明白的告诉你,轮回果你带不走,这是我的,谁也不可能带走!”

    苏炎满头发丝乱舞,整体荡漾出一缕恐怖的大威势,伴随着万物初始奥义在绽放,在血色炼狱当中,散发炽烈的大道神光。

    “哈哈,想要凭借这种手段针对我?宇宙变了,环境改了,连这一点你们群族都遗忘了,在当今天下,初始经还能泛出什么风暴出来?”

    血色世界冷笑声浮现,整个域场彻底变了,血光滚滚弥漫,一片接着一片,冲向了苏炎!
重磅推荐: