当前位置:帝道独尊 > 帝道独尊 > 第一千零七十九章 叶凌天的霸绝!

第一千零七十九章 叶凌天的霸绝!

    这些人被问的不知道该怎么回答他......

    何止是祖天,道殿的镇天战神,九阳教的阳穹生死不明,妖域的北妖也被斩杀 。

    他们这几位,哪一位不是真正的天之骄子,哪一位不是绝世奇才,哪一位不是有巅峰潜能的大能种子,可是一个接着一个,全部葬送在了轮回宇宙当中。

    “你们不是在开玩笑吧?”

    赶来观礼的人都发毛了,结结巴巴问道:“这些人死了?封天十杰也死了,轮回宇宙针对苏狠人的杀伐,结果差点全灭,死的一干二净?”

    有人叹息道:“若非轮回宇宙崩塌在即,若非韩家的镇天石打出来,或许其他的,一个都活不了!”

    这些老一辈的强者,忘不了苏狠人的疯狂,忘不了他霸绝滔天的战力,一气化三清都打出来了,两大祖天联手攻伐苏炎,结果苏炎接连震杀了整整祖天两次!

    “这怎么可能!”

    赶来的人都颤栗,难以置信。

    这是惊动全宇宙的血腥事件,一个快消失的宇宙秘境,竟然死了这么多年轻至尊,且有传奇葬下,也有妖道年轻至尊饮恨!

    他们浑身都汗毛倒竖,原本他们前来观礼,结果听到了血腥大事件。

    甚至现如今,叶凌天将邱博延打入宇宙天罚当中,点燃了疯狂!

    这是要拼掉一位大能,且他们的战斗被卷入宇宙天罚的深入,这一战谁敢前来插手!

    “呵呵,若非坐镇大道城的道殿老古董看到情况不对离开了,估计这一位大能也会被卷入宇宙天罚当中。”

    也有人的目光落在了大道城,这大道城毕竟是宇宙第一城,当中有各大强族的产业,夏侯他们在疯狂也不可能杀入当中,一旦这么做了,葬域一族会成为全宇宙的公敌!

    来的人倒吸凉气,眼中写满了震撼,有人咋舌道:“真够疯狂的,死的人太多了,血染大域,葬域一族的大能也太疯狂了,屠灭了不知道多少强者!”

    自古以来,大能不出,不参与小一辈的争霸。

    毕竟在大能眼中,只要不是大能,皆为蝼蚁,极少发生大能出手血洗万灵的事件,但是现如今,夏侯完全杀到癫狂,双手沾满了敌人的鲜血!

    “你们会遭遇报应的!”

    太多的强者在逃亡中惨叫,饮恨在夏侯狂怒的杀念当中,茫茫的时空都在动荡,一道接着一道宇宙大裂缝浮现!

    夏侯这位显得至高无上的身影,站在尸山血海之巅,一双残冷的眸子,已经锁定了,执掌斩天剑,欲要逃亡的祖殿十几位元老!

    “你们逃得掉吗?”

    夏侯整体散发出恐怖的血腥气,隔了很远,发出一声大吼,远方一片山岭都塌裂了,十几位祖殿老古董浑身乱颤,当场死了好几位强者,肉身炸开!

    大能的实力匪夷所思,人还未到,至高无上的压迫席卷而来,让这些祖殿老强则惶恐而又颤栗,他们当即联手复苏斩天剑,要抵挡住夏侯的袭杀!

    “当年你们欺我族小辈,现如今也让你们尝一尝,这种绝望,这种痛苦,这种不安!”

    夏侯满头灰白发丝舞动,他的身影高大,气吞星空,言出法随一般的,漫天秩序之光轰的一下子压了过来,宛若天崩,粉碎了斩天剑飞出来的一道剑芒!

    大能气息如渊似海,威压而下,镇住了祖殿这些老古董,他们汗毛都炸立,心中尽是恐惧。

    他们很清楚,现在逃不出去了,因为这广袤的时空,已经被大能天罚覆盖住,叶凌天以这种手段封天绝地,足以震慑各大群族参与进来的大能强者!

    “不!”

    半步大能都惨叫,因为夏侯已经冲来了,至高无上的威仪,压迫的他们颤栗,不受控制都跪在地上,膝盖都塌裂了!

    斩天剑都暗淡下来,绝顶大道圣兵又何妨,面对夏侯一位大能,只要没有祖殿大能催动斩天剑,他们根本挡不住夏侯的惊世战力

    “曾经,你们视我族为猎物,肆无忌惮杀伐,今日也要让你尝一尝这苦果!”

    夏侯的体内何尝不是愤怒的杀念在涌现,曾经他参与过无数次的血战,看到了数不清的儿郎死在他们面前,倒在血泊中,可是他们无能为力!

    现如今夏侯王者归来,吼动八荒十地,硬生生吼死了一位接着一位祖殿强者!

    这是可怕的凶威,席卷全场,大能之怒伏尸百万,人们看到了一位大能发狂,屠边全场,杀到天崩,神哭鬼泣!

    世界陷入血色中,血海漂橹,众神胆颤!

    堪称血色的末日纪元,夏侯之威震慑天下,这是无上的威严,不容亵渎的盖世神威,如同滚滚星河浩荡,让宇宙万族都沉默,等同于默认了,一个曾经衰败的巅峰群族,缓缓站起来了!

    “吼.......”

    而在另一外,大战滔天,叶凌天血战邱博延!

    邱博延也完全发狂在搏命,燃烧了体内浩瀚的生命本源,和叶凌天杀在了一起!

    “老子要杀一大能证道!”

    这是属于叶凌天的精神意志,滔滔精血涌现,他越战越勇,越战越狂!

    他面对的毕竟是一位曾经的大能,两者拼杀, 天地染血,更是遭遇宇宙天罚镇压,两强都在咳血,这是近身搏杀,没有任何花俏,完全是实打实的硬碰硬!

    他们从天穹之巅,杀入染血的大地。

    又从远方世界,杀入轮回宇宙地带,每一次血战,都留下了千疮百孔的天地乾坤世界!

    最终的结局,叶凌天这位巨汉,浑身染血,肉身之上有十几道伤口,森森白骨可见。

    可是邱博延,面如白纸,底蕴越来越弱,他快不行了,扛不住了,根本和叶凌天拼不起!

    “真的要屠一大能!”

    “据我所知,这一位曾经叫叶凌天的神王,属于葬域一族同代战力最强者,神力浩瀚,神王领域就称得上巅峰存在,曾经的绝世奇才,现如今逆天冲关,轰击大能之路,可见是何等逆天......”

    有人对他做出了评价,可以见得宇宙一角都在哀鸣,被他体内恐怖的精血淹没了,整体蒸腾的模糊秩序之光,都快演化出真实的宇宙秩序!

    这一刻的叶凌天,仿佛执掌亿万头精血大龙,从天而降,对着邱博延散发出惨烈的轰杀!

    “轰!”

    时空炸开了,乌黑大裂缝无穷无尽。

    漫天的神能下沉,如同宇宙海啸击沉了世界,茫茫的大域都在颤抖,波及了足足几十个大域,谁都能看到这一刻叶凌天的辉煌和鼎盛!

    “不!”

    邱博延在惨叫,颤栗,真的觉得要死亡!

    “嗡!”

    恍然之间,当人们以为邱博延死亡的瞬间,四块黑色的镇天石,从天而降,释放出宏伟的域场,如同四条黑色巨龙复活,演化出镇天域场,强行定住了宇宙天罚!

    “韩家!”

    苏炎的双目涌现杀念,韩家的大能绝对藏在暗中下手,关键时刻要保住邱博延。

    韩家大能很清楚,一旦邱博延死掉,封天域的底蕴再一次大损,未来行事都会小心谨慎,也说不定葬域一族会下手针对他们韩家,所以他想要保住邱博延!

    四大镇天石当真是可怖,都压制住了宇宙天罚的能量,让邱博延的压力降低。

    他整个人都挣脱了,毕竟还是一位大能,失去宇宙天罚的镇压,他身影模糊,在时空中跨越,要逃离战场!

    “斩!”

    一声爆吼挤满全场,震的万灵元神欲裂!

    远方世界,一道灿烂剑芒喷涌,夏侯如同一位斩天大神,挥动了斩天剑,这宗绝顶大能圣兵复活,喷薄出屠灭亿万生灵的斩天力量!

    这才是绝顶大道圣兵,强盛绝伦,杀伐无量!

    这一道剑芒可怖,冲击而来,撕裂出一个长达百万里的大裂缝!

    这一剑通天,可劈万物!

    剑芒袭来瞬间,镇压宇宙天罚的四块镇天石都在簌簌摇动,有一种炸开的趋势!

    全场沸腾了,镇天石该不会真的会被毁掉吗?

    关键时刻,人们看到,暗中有一个影子横出,一袖子卷走镇天石,就消失的无影无踪!

    这一剑固然击空了。

    可是叶凌天从天而降,亿万气血大龙,挤满了整个大域,穿透了所有的时空!

    “不!”

    邱博延惨叫,遭遇亿万精血大龙的镇压,大能残躯四分五裂,最终承受不住,开始爆碎!

    “吼!”

    叶凌天发出一声大吼,屠灭一位大能,他精气神暴涨一大截,如一位气象可怖的魔主,吼动苍宇!

    叶凌天的胸膛剧烈起伏,一下子将炸开的邱博延,吞掉了体内外泄的所有神能精华,反浦己身!

    “吼!”

    叶凌天第二声大吼,气息恐怖!

    他吼动了整个宇宙天罚,让宇宙一角都崩塌,他真的如一位横天大能,逆转战力,杀向绝颠,证道大能!

    “要成功了?”

    观礼者什么都不顾,盯着叶凌天,想看一看他到底有多强大,想看一看半步大能冲关大能的盛举!

    “趁热打铁,登门韩家做客,我给他们备了一份大礼!”

    叶凌天刹那间稳住了,他的他体内精血涌动,他作出一个震惊天下的举动,御宇宙天罚而行!

    他像是扛起了宇宙天罚,身影横贯大宇宙,身影宏伟,一下子划破了天际。

    所有的人都瞠目结舌,觉得听错了?

    他要干什么?

    要带着宇宙天罚,去韩家登门做客,至于这礼物,就是恐怖如斯的宇宙天罚?
重磅推荐: