当前位置:帝道独尊 > 帝道独尊 > 第一千零九十四章 时光回溯!

第一千零九十四章 时光回溯!

     “体质!”

    苏炎神情一动,其实他很想和老首领见一面,谈一谈关于他的来历。

    对于身份谜团,苏炎太想了解了,只不过苏炎倒是没想到,夏侯提起来了他体质的问题,一时间让他有些愕然。

    “对!”

    夏侯点头,声音略带凝重说道:“以前没和你说,是因为你的实力太低了,现如今你也是天神境的强者了,也该是时候了,现在将你的体质释放,让我先看一看!”

    “好!”

    苏炎微微吸了口凉气,他的肉身发光,一缕缕肉身的本能力量在复苏,这个过程非常快,短暂的时间苏炎浑身金光大盛,散发出一重重宏大能量!

    宛若万重模糊的空间,自苏炎的肌体当中荡漾而出。

    同样苏炎的肉壳,也蒸腾着一重恐怖的能量波动,仿佛一位模糊的天地至尊在觉醒,释放出万重神光!

    这一刻的苏炎,强大而又怖人,体内精血如海咆哮,呼吸间四野轰鸣,强大的体质之力彻底爆发时刻,宛若一轮大日炸开了,神光冲霄汉!

    恐怖的威压诞生,一种源自于体质的压迫,让张量的体质都自主解封,无量域场释放,自主抵挡苏炎的体质压迫。

    “这是什么体质?”

    张量失态,苏炎的体质变了,这个时候显得极其吓人,有一种镇压天地万物为尊的绝世气魄,曾经张量在张家村古籍中看到关于万劫体的模糊记载。

    据传说,这是一种遥远时代可怕的母体,可到底是什么体质张量也说不清。

    “我的体质是不是万界体?”苏炎说道。

    他发现自身体内中,藏有一种力量,但是极难彻底复苏出来,有一种心有余而力不足感觉。

    “精血如海,像是一种不灭体!”羿袁咋舌,觉得苏炎人体中的精血太旺盛了,滚滚浩瀚,都勾勒出一条苍天之龙,巡视四方。

    “有一种镇压力量,形似镇天体!”铁宝财嘀咕一声。

    “我觉得和无量体也有些神似,力量无边无际,难以探寻源头。”张量有些迷茫。

    叶凌天愕然,的确苏炎的体魄,存在很多复杂的能量,很强大和惊人,如此复杂的体质他还是头一次看到, 可苏炎肉身体魄当真无敌了!

    苏炎很清楚,他的肉身能有现在的强大, 和自身的苦修有关!

    “轰!”

    豁然之间,苏炎的气势在变,《初始经》运转时刻,他的气势暴涨,内部仿若有一重混沌之海在发光,散发出恐怖滔天的力量,横冲八荒十地!

    “这变态,体质有增强了,可以以经文催动,难道是你们群族的祖体?”

    羿袁他们都被震的脚步蹬蹬后退,一阵咋舌,苏炎的力量太野蛮了,怪不得可以斩杀祖天。

    “果真,你以初始经,可以催动你的体质之力宏大!”夏侯惊喜交加,苏炎的战力当真强大绝伦,挖掘出体质隐藏的诸多潜能。

    “夏侯爷爷知道我体质的奥妙吗?”

    苏炎问道,他修炼了这么久,也清楚自身的体质,需要特殊的环境才能滋养出来,以现在的宇宙环境,极难将自身的战体进行完善!

    “老首领提起过。”

    夏侯沉吟一会,他说道:“曾经还说过,你幼年遭遇劫难,被天罚针对,差点死亡,侥幸才活下来的。”

    “逆天体质!”张量他们动容,苏炎这种体质,违背了宇宙规则,因此落下天罚进行针对,幼年就留下了可怕的伤损,缺少了一定本源。

    可是宇宙环境,怎会有逆天体质出现?不应该绝迹了?

    甚至张量心里犯嘀咕,难道苏炎是葬域一族祖上,封印下来的种子?

    “还有当年!”

    叶凌天心中荡漾着无边杀念,神情痛苦道:“因为炼天炉,我族的一批孩子死伤太大了,伤了本源,这一笔账早晚要找他们清算!”

    这当中也包括苏炎,元气再一次伤损。

    话说到这里,苏炎皱眉道:“我一直怀疑,祖殿这么迫不及待针对我,是因为我体质的问题,会不会是因为他们知晓我体质的特殊!”

    当年苏炎也被炼天炉吞噬了一部分本命精气.......

    这似乎是一直被忽略的问题,夏侯和叶凌天对视一眼,两人的脸色阴晴不定,可他们又觉得这不应该,即使是他们知晓苏炎的体质,也很清楚这种体质根本没有多少希望成长起来!

    “这事情有些重要,我们都忽略了!”

    夏侯突然说道:“你回家族一趟,顺便将资源带回去,还有记得去一趟北斗教!”

    “夏侯爷爷您是不是知道些什么?”苏炎追问,想要了解他的事情,现在他让叶凌天这么着急回归,去给老首领汇报一件被他们忽略的事情,这说明祖殿有些人,很可能知道苏炎的来历。

    闻言,夏侯看着苏炎,叹息道:“老首领是何等强者,能一直关注你,说明你很不凡,有些事情,等你强大的一天,再去问一问老首领!”

    夏侯也不知道苏炎的来历,可祖殿一直想要抓住苏炎,这让夏侯他们逐步重视了,有些事情,或许连老首领也不是特别清楚。

    苏炎沉默,身世之谜,现在都没有弄清楚,他有些伤感。

    倒是夏侯觉得,当年炼天炉吞掉了苏炎体内的生命精华, 本源能量,这东西肯定在祖殿手上,甚至说不定已经被利用了!

    “老爷子,您顺道去一趟张家村,我这里有一些东西帮我带给村子里。”张量也有些伤感,离开村子已经很多年了。

    甚至更伤感的是,他在外闯荡这么长时间,始终没有遇到他哥哥。

    他觉得他兄长或许殒落了,可是既然他兄长是少村长,说明比他要强悍,即便是殒落,也不会默默无声吧?

    叶凌天没有多留,准备先去一趟北斗教。

    “苏炎,现在我要和你说一些体质的问题。”夏侯说道:“老首领之前说过,有一条可以促进你体质进化的路,现在你的实力也到了,机缘也快来了!”

    “体质进化!”苏炎怔了怔,连史前老大哥都极难做到的,老首领有办法让他的体质完成进化?苏炎真的有些诧异。

    “又来了!”

    苏炎的眸子遽然一缩,仰头望着苍穹。

    之前他发现有人窥伺自身,可现在又来了,而且这种感觉让苏炎汗毛炸立,就如同当年史前老大哥在推演自身一样,这让他失色,难道他被禁忌给盯上了。

    “有人在推算你?”

    夏侯的脸色也变了,这里可是他开辟的空间,且能够隔了这么遥远推算苏炎, 难道是一位禁忌.......

    “轰!”

    夏侯大袖一甩,带着苏炎他们跨越河山,来到了宇宙秘境深处。

    一直来到这里,苏炎才停止心惊肉跳,到底是谁在推算自己?幸亏这里有宇宙秘境格局镇压,要不然真不知道会发生什么事情,对方很可能可以找到自己。

    虽然夏侯是一位大能,可若是他的踪迹外泄,到时候问题可就大了,祖殿这些群族怕是会发疯针对自己,天知道会引出来多大的灾难!

    “看来我们要在这里呆很长时间了。”

    夏侯的眼中有冷色,他隐约觉得,或许和韩家老祖有关,这一族难道和一些可怕的巨头有渊源不成?

    夏侯猜测的不错,的确是韩家老祖干的,他对苏炎恨之入骨,很想除掉他。

    在这片气象宏伟的时空当中,混沌龙脉之地,一宗古朴的石境呈现而出!

    石境约莫脸盆那么大,整体粗糙,且坑坑洼洼的,像是破碎之物,朦胧着混沌古气。

    韩祥符惊颤,这不是一般的石境,这是混沌孕育而出的一种混沌至宝,这是天生天养之物。

    “这是大人心爱之物,混沌时空镜,蕴含时空奥妙,可洞察天下之事!”

    这位气息惊人的老仆,恭恭敬敬将混沌时空镜呈现上去,此镜瞬间就复苏了,古老的石境之上,散发出恐怖的混沌时空能量,照耀的宇宙星空都璀璨滔天!

    甚至混沌时空镜之上,都要显化出一个身影。

    “苏炎!”

    韩家老祖发出撕心裂肺的嘶吼,绝对是苏炎,他没想到混沌时空镜映照之下,直接就要显化出苏炎所在的地带。

    可惜的是,混沌时空镜上的身影仅仅停留咯一会,便是散去了!

    “聚!”

    冷漠声音袭来,神秘的大人在断喝,让混沌时空镜神光大盛,蒸腾混沌岁月之光,这石境可逆转岁月时空,价值惊世,顶尖大道圣兵都不换!

    苏炎消失的身影汇聚,他的模样也逐步清晰。

    “回溯!”

    冷漠的声音浮现,让混沌时空镜流淌出逆转岁月时间的不朽力量,让石境之内画面转动,这是一种窥伺本源的能力,可以探寻到苏炎的跟脚!

    然而这混沌时空镜探查的过程中,如同触及了千百世那么久远,让整个时空镜都在颤抖,呈现的画面极其模糊!

    “什么?”神秘大人的仆人失态,怎么会失败?

    “回溯!”

    声音自再一次袭来,悬在天穹之巅的行宫之内,垂落下茫茫的不朽之光,贯穿混沌时空镜中,它的气势暴涨,如若化作照耀古今未来的镜子,照耀苏炎!

    韩家老祖瞪大眼睛关注,真相要浮现了吗?

    只不过结局让他发颤,元神牙齿都在打颤。

    混沌时空镜,呈现出一片难以言喻的时空地带一角,宏大的气息壮观到.....都要撕裂整个宇宙!

    “轰!”

    简直一部染血的古史压了过来,让混沌时空镜都炸开了,悬在天穹之巅的巨宫四分五裂,当初有惨叫声浮现,震碎了漫天宏大星斗,一颗颗太阳都凋零了。

    一刹间,整个时空染血,动荡不堪。

    如同触怒了至高神,落下惩戒!
重磅推荐: