当前位置:帝道独尊 > 帝道独尊 > 第一千零九十六章 大道有缺!

第一千零九十六章 大道有缺!

    时间慢慢飞逝,三个月一晃而过。

    苏炎他们在宇宙秘境中潜修,研究一些险地。

    当年羿袁他们在这里闯荡数年,宇宙秘境不少宝藏已经被他们挖走,甚至最大的造化落在老首领手中,谈不上有太惊人的凶地。

    夏侯每日讲道,他并没有指点苏炎他们的修行。

    而是整日为他们讲解道法,阐述天地大道奥义,宇宙规则之变!

    他讲解的是天地大道,夏侯已经是大能境界的强者,对于宇宙大道的阐述,让苏炎他们整日听得如痴如醉,夏侯也明确告诉他们,未来的路.......

    人的潜能虽然可以获得战力,可是未来的路,大道,悟性,宇宙之变,缺一不可,历代有太多潜能超绝的年轻英杰,无法堪破大能领域,最终被落下了。

    世间道法万千,任何一条路,都能成就大能,但是任何一条路演化出终极奥义之变,真的是困难重重,要不然世间大能真的如过江之鲫。

    苏炎他们修行岁月短暂,现在已经到了关键时刻,能否体悟天地之理,就看他们的悟性了。

    苏炎沐浴大道之光,研读一些从韩家祖地收获的经文,不少经书都罕见无比,甚至都有绝颠大能留下的修行手记,对于夏侯都有不小的帮助。

    这片血色的凶险地带,某一地域,大道祥瑞横空,一个接着一个身影,宝相庄严,此地已经变成一个小型道场。

    “大道有神,把握精粹,可通天彻地!”

    “神王之道,神中之王,你们未曾遭遇绝顶神王,一旦碰到这一领域的佼佼者,大道通神之下,力量惊天地,执掌一个宇宙,镇压强敌。”

    “苏炎你虽然借助傀儡,和邱冥争锋过,但是我觉得当年一战邱冥未曾尽全力,虽然你可以以力破法,但是遭遇绝顶神王,败亡的可能性很大!”

    苏炎盘坐在道场中,不由得点头,在这个世界中,充满了恐怖的大道神韵,这是源自于夏侯的能量之源,他现在站在神王境界,动辄都能让日月失色,乾坤颠倒,虚空崩碎。

    压力铺天盖地,天地河山为止倾倒!

    “轰隆!”

    苏炎整体发光,化作天地之神,沐浴混沌母气,肌体荡漾震荡出千万重大道波动,充满了滔天神韵,千变万化,如承载着万灵,散发出惊世气机。

    “空有其神!”

    夏侯点评,同时心惊苏炎的悟性,昔日天竹山一行,苏炎收获大机遇,使其大道蜕变。

    可是初始经博大精深,每一次踏出一关都极其艰难,夏侯为苏炎指点一条路,创法,闯出属于自身的道法,或者是绝学,整合万道之力,囊括于自身。

    “养万道为一炉,太难了。”夏侯都觉得很难,可苏炎修行的是初始经,这一条路迟早要走,他觉得苏炎从天神晋升神王很难,特别对于未来来说更难。

    “何为道?”

    苏炎有些迷茫,他的所学,来自于初始经。

    虽然演化了天地之神路,可是他的道法像是不属于自身,让苏炎有一种空落感,仿若迷失在了广袤宇宙当中,找不到归宿。

    时间也不知道过了多长时间。

    盘膝而坐的苏炎,忽然之间肉身摇动,他的身躯有一种粉碎的样子,体内大道素乱,一下子震的苏炎横飞出去,大口咳血!

    “苏炎!”

    羿袁他们失色,连忙跑了过去。

    “无妨。”

    夏侯抬起大手拦住他们,说道:“是大道反噬,遭遇了内伤,以苏炎的肉身,并不算大问题。”

    张量咋舌,如果换做另一个,怕是已经身死道消。

    悟道很凶险,特别是修炼到一定领域,凶险万分,即便是神王都有死亡的可能性,当然天神境是最多的,因为他们要追逐的是达到巅峰之路。

    “感觉到了吗?”夏侯问起来。

    苏炎点头,他艰难爬起来,虚弱道:“这段时间静下心回想,才发现了这一问题,未来将会是我修道路上的重大阻碍,我应该有自己的东西。”

    羿袁他们皱眉思忖,他们已经是强者了,已经到了创法的时刻!

    “按照你的战力,境界,悟性,不应该出现,你知道为何吗?”夏侯又问道。

    苏炎摇头,他不解,为何自身会被大道反噬,他已经走上了天地之神的路,尊的是己身,走的是自身无敌的大道,可为何会迷失?会对自身产生一种动摇。

    “因为和宇宙有关,它在影响你!”夏侯叹了口气:“宇宙环境变了,这就是禁忌子嗣的可怕和恐怖,他们可以适应,当然最重要的是,他们有禁忌庇护!”

    苏炎神情骇人,这么说,血色生灵就是需要轮回果去弥补!

    每个人的路都不同,让夏侯心事重重的是,苏炎将初始经修炼的太深了,那么问题很严重。

    一旦苏炎和这批人遭遇,他的缺陷会成为致命的地方,这对苏炎的打击很大。

    苏炎也很快振作起来,既然问题找到了,就要想办法去完善,去超越,那么他也会更强!

    “这问题你现在不用深思,等待你踏入天神境绝颠,再去寻找你的路。”夏侯沉声道:“还有你们,努力修炼,走出自身的路,才是王道!”

    夏侯结束了讲道,讲多了有害无益,反而让他们迷失在当中。

    苏炎盘坐养伤,这几个月他的修行也增幅,迈入了天神境五重天圆满,不过唯有他清楚到底吞吸了多少能量,若非在韩家身上收获了底蕴,苏炎修炼到天神境巅峰的资源,足够他头疼了。

    单靠吸收天地精华,太慢了,动辄都需要十年才能冲击一个小境界。

    “地域殿,我一定会去!”

    苏炎心中下了决心,如果不能完善自身,闯出自身的无敌路出来,未来和血色生灵他们争锋就难了。

    时间慢慢流逝,又是三个月过去。

    他们在这里修身养性,已经半年了,对外界之事置之不理,安心壮大自身。

    每个人的进境都很大,夏侯时而研究在金色星辰殿中发现的兽皮图,整日沉寂在怀喜中,也不知道发生了什么秘密。

    “半年了,在毁灭中复生,破而后立,竹月快苏醒了!”

    每过一段时间,苏炎都会观察竹月的情况,她的情况越来越好,身躯上的伤势自主愈合,曲线起伏的娇躯当中,蒸腾着毁灭星空大道,可是在当中又有一种极其宏伟的生之气在绽放!

    在毁灭中成长,苏炎扑捉到了一种特别惊人的王者波动,怕是觉醒完毕的竹月,会直接踏入神王境界!

    苏炎再一次闭关沉寂,约莫半个月之后,他坐关之地神光大盛,乾坤自主轰鸣,溅射出一道道奇异光束,仿若惊雷横空。

    “嗡!”

    苏炎的瞳孔倏地睁开,大道源笔发光,笔尖衍生出成千上万的纹路,顷刻间铭刻在这片时空当中,一时间引得日月齐鸣,山川大地起伏!

    这片空间似乎被截断了,喷薄茫茫世界中的能量,最终勾勒出一个古老的门庭!

    “奇门九遁,神盾!”

    隐约间,有低沉的声音透出,古老的门庭中孕育出一个显得至高无上的身影,脚踏洪荒,头顶苍穹,威压宇宙万灵。

    这真的如同宇宙一角的载体,散发出恐怖的波澜,大地都崩开了,掀开的泥层,冲击四面八荒,这画面简直如同万山崩塌!

    “好惊人的秘术,看来奇门一脉,因奇门九遁而辉煌,这秘术若是施展出来,当真是强盛,甚至所在的宇宙环境越是惊人,秘术的威能也就越强!”

    夏侯都吃惊,奇门一脉的无上秘术,奇门九遁中的神盾奥义,以苏炎的奇门宗师身份演化而出,堪称绝世神王下界,威压这片宇宙时空!

     “碰!”

    某个山洞都塌陷了,烟尘滚滚,当即下方传来兽吼,铁宝财腾的一下子爬出来,一阵狂吐灰尘,它正在睡大觉,结果吸了一肚子的灰尘。

    “玛德,谁干的!”

    铁宝财跑到湖边狂涑口,气得鼻子都歪了,昂着大肥脸,一脸不善地从远方冲了过来。

    不过当看到前方空间中若隐若现的恐怖巨神,铁宝财蹲守哑巴了,强如它铜筋铁骨,也被神盾秘术压的透不过起来!

    “算你小子狠!”

    铁宝财黑着脸,神盾秘法它也眼红,可惜它学不会,这秘术必须需要七品宗师才有资格潜修,一旦修成汇聚天地乾坤之力,强盛绝伦!

    “哈哈!”

    苏炎大笑,研读了整整半年,终于入门,有神盾秘术在手,即便是不使用人形傀儡,他也足够压制神王。

    “轰!”

    这时间,夏侯盘坐之地引发了震动之音!

    一个天然的地脉之火汇聚之地,经过岁月沉淀,形成一个又一个巨大的火山!

    其中一个火山喷薄出浩大神能精华,伴随着一种独特的规则能量,压制的这片空间黯淡无光。

    且接连,四大火山口同时间冲出四重神能,璀璨滔天,仿若四炉子至宝液诞生了!

    “成了!”

    苏炎眼红,夏侯花费了整整半年,熬练四大镇天石,最终使得四大镇天石融合成液体,可锤炼至宝!

    “你们有福了!”

    夏侯笑道,四大镇天石,纪元难遇的稀世珍宝, 镇天石本就是天然的至宝,现如今他们可以以镇天石的至宝液,锤炼属于自身的本命天兵!
重磅推荐: