当前位置:帝道独尊 > 帝道独尊 > 第一千一百章 夜月风情

第一千一百章 夜月风情

    “这女娃娃不错。”

    夏侯含笑,不由自主道出的话语,让屹立在虚空中的竹月,脸颊上泛出一抹红晕,毕竟夏侯的身份可是葬域一族的长辈,他说出这句话,到底几个意思......

    “桀桀。”

    铁宝财露出一抹奸诈的笑容,一双熊猫眼巡视在他们身上, 心想着,晚上准备摸到墙根偷听他们在说些什么。

    “啊!”

    宝财刚生出这种心思,瞬间被一道劲风卷走了,铁宝财尖叫,毛发都炸开了,夏侯的力量太变态了,鬼知道被夏侯扔到什么地方去了。

    “懒做的宝财,去苦修去吧,不将神药精华消化干净,修炼到天神境六重天,就别出来了!”

    夏侯摇了摇头,瞧见羿袁他们在秘境中苦修,铁宝财倒好,天天睡大觉,一天不收拾它都皮痒。

    夏侯直接将宝财仍如一个血色魔窟中,这是这片宇宙秘境极其凶险的试炼地,经过漫长岁月秘境的滋养,秘境都诞生了怖人的血色龙气。

    夏侯也离开了这里,对于年轻人的事情也也不愿意参合,年轻人有年轻人的缘分。

    “终于醒了。”

    苏炎望着竹月,笑道:“快一年了,竹月你这一觉睡的可真够长的。”

    “快一年了。”

    竹月逐渐从迷茫中回神,还记得当年重创,她真的以为自己活不下去了,可是没想到依靠自身缓慢恢复,最终领悟到了史前老大哥传给她道法的精粹,随时可以踏入神王境界!

    “是啊,快一年了。”苏炎略显披肩的面孔上,涌动着笑容,也有些好奇道:“我看你刚才快踏入神王境界了,怎么突破修炼中断了?”

    闻言,竹月顿了顿,便是笑吟吟道:“我要是现在踏入神王境界,不知道你要几年才能追上我,我等一等你怎么样?”

    苏炎满脸的无语,他走了过去,望着如明月般明艳的竹月,她真的像是月宫之上的凌波仙子,纤尘不染,有一种典雅之美,动人心弦。

    同时竹月也留意了一下周围的环境,有些惊愕,这里似乎是一个宇宙秘境。

    她的记忆从轮回宇宙开始中断,迫不及待想要了解这些日子到底发生了什么事情,苏炎也不知道从何说起,总之这段时间发生的事情,可真够多的!

    “边吃边聊,我有些饿了。”

    苏炎摸了摸肚皮,这些日子没日没夜锻造本命器物,他整个人都极为虚弱,精血亏损的极其严重,像是被抽干了。

    夜间,这里燃烧着篝火,飘散肉香。

    这片区域,有一些洪荒猛兽,苏炎随意猎杀了几头,凑齐了一些食材,同时拿出了不少神酒和罕见的灵果出来。

    “你会烤肉?”竹月有些古怪,望着忙活的苏炎,他正在烧烤几个野兽大腿,已经烤的黄金透亮,她看起来都食欲大增,一双明亮的眼眸看着苏炎。

    “那是,我会的东西可多了,你先吃点果子,这兽腿很快就能烤熟。”苏炎嘿嘿一笑,在地球未曾进入神魔文明时代, 他已经掌握了这项技能,

    竹月的神情古怪,瞧见满地珍贵的宝果,以及动辄就是十万年的神酒,这家伙是不是洗劫了谁家的宝库?

    她随意品尝了一些灵果,频繁点头,瞧见苏炎吃的狼吞虎咽的样子,抿嘴微笑,不由得回想起了,当年苏炎闯荡试练塔的样子。

    她还记得那时候的苏炎还是一个愣头青,啥都不会,就是一个小土著,而她是北斗教的教主,不过不得不说,两人能在宇宙中相遇,有了生死交情,真够有缘的。

    “苏炎,我们认识多久了。”竹月突然问了问。

    “多久了?”苏炎挠了挠头,想了一会,他耸了耸肩,无奈道:“一二十年?好像是二三十年,我记不清了,我连自己多大都记不清了。”

    “这么重要的日子,你怎么能记不清?”竹月黛眉微蹙。

    “重要......”苏炎愕然,望着竹月,看到后者略微不善的眼神,苏炎态度转变,郑重道:“是很重要的日子,容我想一想,在告诉你。”

    “得了吧。”竹月翻了个白眼,对着他说道:“去,把烤肉给我拿来,我要吃。”

    望着突然有些霸道的竹月,苏炎挠了挠头,跑过去拿起一根烤的外焦里酥的瘦腿,走过来递给了她。

    竹月有些嫌弃的瞧了苏炎一眼,取出一张白布,将瘦腿放在上头。

    且她拿出一口银色小刀,将烤肉一块块切下来,忙活了半天刚要吃,却发现苏炎已经啃光了一根。

    竹月撇了撇嘴,取出一块烤肉细细品尝,这才满意点头。

    苏炎是饿坏了,狂吃了三根瘦腿,他才恢复了一些力气,体内虚弱的精血都充盈不少,去了喝了一大口神酒,砸着嘴。

    “爽!”

    他冲着天上的月亮大叫一声,很久没有那么惬意过了。

    “鬼叫什么。”竹月白了他一眼,说道:“你还没有告诉我,轮回宇宙的经历,轮回果找到了没有?”

    她真的迫不及待想要了解,苏炎他既然安然无恙,甚至夏侯也踏入大能境界,这说明是好事。

    苏炎也不知道从何说起,但是提起来,祖天、北妖、镇天战神、封天十杰,一系列人物殒落,让竹月陷入了呆滞当中。

    若非苏炎亲口说的,她都以为是谁在造谣.......

    “祖天死了?”

    她的眼睛睁圆,一个修炼界的传奇,持续了百万年的传奇,殒落了?

    这事情换做谁都难以想象,祖天可以败掉,但是死亡,有些吓人了。

    “不好说,没有被彻底证实,虽然我斩了他,可是我总觉得祖天还在!”

    苏炎摇头,他总觉得祖天印记还会发生一些什么,当年他没有追上祖天印记,不得不说是一种遗憾。

    这一代祖天是死了,但是祖天印记的传奇和辉煌还没有灭掉,曾经苏炎想要借助他的印记吞掉祖天印记,但是失败了!

    或许等待祖天印记衰败,才有希望将其吞噬掉, 他也期待下一次和祖天印记相遇的时日.......

    “你们把韩家给灭了!”

    竹月震撼,望着苏炎,一直以来他都憎恨韩家,曾经她被韩家追杀的差点就死亡,可是韩家被覆灭了?这未免也太突然了吧,她到底错过了多少大事件?

    “外面出大事了!”

    此时,在远方盘坐的夏侯睁开了瞳孔,他的元神归位,内心涌出一缕寒气!

    “当黑暗蔽日时刻, 就是我族大劫来临之日!”

    夏侯不由自主回想起老首领当年说出的话,他被惊住了,老首领的预言成真!

    虽然说黑暗蔽日,只是短时间的出现,但是黑暗蔽日真的出现了,甚至时间过去还不到一个月。

    这让夏侯有些惶恐了,未知的威胁,却在指引葬域一族!

    他的拳头倏地紧握,嘴中发出一声低吼:“为何会这样,我族需要时间,需要时间,黑暗蔽日,多久会全面降临,宇宙已经衰弱了,一个完整纪元的终结,到底会发生什么事情!”

    他愤懑,他们的群族好不容易才有崛起的希望,好不容易才等到后祖星的觉醒,可为何浩劫来的那么快。

    “真的那么残酷吗?”

    夏侯心绪难平,苏炎他们还没有成长起来,如果浩劫真的来临,他们群族的生灵都难以幸免。

    他的耳边不断回想起老首领的话语,当黑暗蔽日,我族将有大祸,这根源追溯到史前,一段牵扯了极其久远的恩怨。

    这肯定是禁忌了,这个完整纪元之前,宇宙发生了什么?夏侯不知,老首领也不知,但是有灾难延续下来,一直持续道现在,必然是因为禁忌了。

    总之从这个完整纪元开始,宇宙像是从新开始,以往的一切都是终点,历史也被掩盖住了!

    可是史前的恩怨延续到现在,甚至到了不可抵挡的程度,难以想象会发生些什么。

    “事情, 或许不会那么糟糕!”

    夏侯深吸口气,努力让自己平静下来。

    这事情群族目前只有老首领和他知道,并没有传下去,他们也不准备告诉苏炎他们,若是这一天真的来临,他们会想办法应对,苏炎他们终究太弱了.......

    远方的天地,苏炎笑道:“竹月,我也算是帮你报了大仇,你说,该怎么报答我。”

    “说的好像你和韩家没仇!”

    竹月哼了一声,随即细想,苏炎和韩家的仇,貌似也是因为自己呀,不过说起缘由,还是地势篇章。

    她有些了醉意,这些神酒的年份都太高了。

    她的脸颊娇艳,明媚,如坠落红尘的仙子,妩媚动人。

    竹月伸了个懒腰,胸前的饱满散发出惊心动魄的波澜,一双柳腰纤细的盈盈可握。

    苏炎陷入当中,等待他回神。

    他看到翩翩起舞的竹月,这位夜月下的女神,柔美的娇躯展动,雪白的衣裙飘舞,发出欢快的笑声。

    苏炎望着竹月,她青丝如瀑,雪白的肌肤弥漫月华,在燃烧篝火之地的宁静之地,一位姿色天然的女子展现她的舞姿,将完美的身段展露的淋淋尽致。

    她步步生莲,轻高曼舞,这天地暗淡,一切的焦点汇聚在她身上。

    苏炎从未看到过这种姿态的竹月,美的不可方物,在夜色下起舞,摇曳生姿,曲线起伏的娇躯舞动起来。

    苏炎看的有些醉了,他眼眸中的竹月向着他走来,她露出一抹妩媚笑意......

    这一抹烙印在苏炎的心中,一瞥一笑都难以忘记。

    突然之间,天地放光,夜色褪去,苏炎回神,感叹这一夜过得真是太快了,竹月恢复了以往的从容,站在一座大山之上,迎着朝霞。

    苏炎站在她身边,两人在这云雾翻腾的大山之巅,看起来飘渺不定,仿若一副美奂绝伦的水墨图。

    

    

    

    

    

    

    

    

    


重磅推荐: