当前位置:帝道独尊 > 帝道独尊 > 第一千一百四十章 体质之变

第一千一百四十章 体质之变

    “三滴仙道物质?”

    试炼空间中,苏炎用诧异的眼神望着紫霞仙子,七子的尸体,竟然换来了三滴仙道物质?这也太值钱了。

    “不错!”

    紫霞仙子扔出去两个银色瓶子,接着又取出来一个紫色瓶子,冲着苏炎轻笑道:“地域殿很危险的,没有这些物质,你也熬不了太久,三滴仙道物质,足够为你提供一些活下来的本钱,当然能不能用到也不好说!”

    苏炎将三个玉瓶收好,他叨咕了一句,目光有些诡异的看着她,问道:“就这么给我了,你难道没有贪污吗?”

    闻言,紫霞仙子的俏脸有些僵硬,雪白晶莹的额头上,冒出了一大片黑线,她差点气背过去,贪污?我会贪污吗?本仙子有那么不堪吗?

    “我说错了!”

    瞧见紫霞仙子即将狂暴,苏炎忙道,他现在伤势严重,已经惊不起折腾了。

    “算你小子识相!”紫霞仙子哼了一声:“本仙子还有事,不和你一般见识,我先走了,对了,你可别到时候连地域殿的大门都进不去!”

    苏炎无奈耸了耸肩,我有那么不堪吗?

    瞧见紫霞仙子离开的背影,苏炎整个人都沉寂下来,喷吐试炼空间中的能量,慢慢养伤。

    时间过去三天,苏炎的伤势痊愈,肌体蒸腾着浩瀚生命精华,滚滚荡漾,他的身影显得极其炽烈,宛若大日在燃烧!

    “不知道吞噬了九大天火,能否补全我一部分体质!”

    苏炎深吸口气,他大袖一甩,将九大天火取出,每一种火焰都是火中的王者,足足九大火焰,形态不一,动辄都能烧塌虚空!

    “苏炎要吞噬九大天火!”

    这一幕惊动了附近一些修士,纷纷咋舌,这般稀世资源,就这样被苏炎唾手可得,即使是一个巅峰群族,都需要花费漫长岁月才能凑齐九种天火。

    这也表示混沌谷的可怕之处,那么传说中的混沌一子到底有多强?苏炎倒是期待有朝一日能和他遭遇!

    “吞!”

    苏炎猛的张开嘴巴,胸膛之内发出山海齐鸣之音,他的做法太粗暴了,一口气吞掉了九大天火,宛若吞掉了九轮大日,使得苏炎的肉身灿烂到极致!

    “嗡!”

    短暂的时光,苏炎的人体燃烧九重火焰,一个照面他都有一种肉身烧成劫灰的感觉!

    如同烈日般的九大天火, 在苏炎的肚子中滚滚燃烧!

    “嗡!”

    苏炎的身影宛若一座神炉在点燃,以九大天火为炉火,整体神光大盛,照耀的整个试炼空间都璀璨滔天!

    众神心颤,太粗暴了,直接吞噬了九大天火,这家伙难道不怕被烧死?

    混沌第七子肯定花费了很长时间,才慢慢收服九大天火,可是苏炎完全将九大天火当做养料,不得不说他的做法实在是太霸道了。

    “吞噬,炼化!”

    苏炎在心里爆吼,扛着九大天火炽烈的温度,直接运转了养体术!

    苏炎要以养体术,吞掉九大天火的精华,第二重的养体术一旦运转,他真的如同一位掠夺者,掠夺天地间的造化物质!

    “嗡!”

    广袤的道台空间,一时间都黯淡无光。

    海量的神能被他吞噬的一干二净,特别是苏炎的肉身燃烧的火焰越来越炽盛,在以养体术掠夺,苏炎的肉壳自主吸收火大天火。

    但是过程凶险,这天火温度变态,动辄都能烧死天神。

    可苏炎无惧,强大的体魄发光,宛若天炉燃烧,在吞噬九大天火的过程中,苏炎的肉身深处,都涌现出一种渴望,一种要复活的渴望!

    毫无疑问,这九大天火价值昂贵,对于苏炎的体质也有惊人的吸引力。

    他扛着火焰煅烧,日日夜夜吞噬天火精华,过程缓慢,痛苦而又快乐。

    恍然间,九天九夜过去了,苏炎的肉身依旧燃烧着火光,让一些围观者心颤不已,苏狠人在干什么?他似乎不是在收服火焰,像是在借助火焰锻体!

    当半个月的时间过去,一声巨响炸开,席间了整个试炼空间!

    一些研究试炼空间传承的修士被惊醒, 看到一副匪夷所思的画面, 苏炎宛若消失了,可是他所在的区域当中,隐约间浮现出一个巨大的身影!

    这个身影,如同沉睡的至尊再被唤醒,浩荡出难以想象的能量波动,引动巨大道台都在轰鸣,空间像是波浪在起伏。

    “我怎么觉得一位至尊在觉醒?难道苏狠人是一种至尊体?”

    “不可能吧, 以苏狠人的潜能,如果真的是至尊体,早就修炼有成了, 怎会现在才觉醒?”

    许多人议论,他们心惊不已,因为苏炎的气息越来越强了,最终他模糊的人体中,暴涌出一道恐怖波动,让这天地都失色,一切都被压制了!

    一位沉眠的至尊在觉醒,充满了一种浓厚的岁月波动,如同如同沉眠亿载的生灵,涌现出一种源自于岁月长河的压迫!

    “轰!”

    苏炎吸收了九大天火所有能量 ,使得人体深处,蔓延出来足以山崩海裂的神能风暴,蕴含着恐怖的至尊天威,威压整个试炼空间!

    “苏炎该不会是一位老怪物吧?他体内怎会有古老岁月痕迹波动,我不会感觉错的,难道他是葬域一族封印万古的天骄。”

    “别瞎说,当心狠人出关收拾你一顿!”

    众神惊颤,从苏炎身上洞察到了浓郁到极致的岁月波动,古老的难以想象,仿若来自于史前,来自于千百世之前,来自于一个难以追溯的时空当中!

    光他人体深处,那种浩瀚的时空威压,已经足够他们发颤了,他们感到难以置信, 苏炎到底经历了什么?怎会释放出这么古老的岁月之光!

    难道他不属于这片时空,是葬域一族封印的天骄?

    “轰!”

    苏炎的人体深处,荡漾出来的浓郁岁月之光。

    一时间,让苏炎坠入当中,坠入到岁月时光中,他无法挣脱出来,仿佛迷失在当中,难以自拔!

    他仿若坠入岁月中,坠入深渊中,让苏炎有些惊恐,他觉得迷失在某个特殊的区域,无法闯出来.......

    他拼命的跑,演这一条熟悉而又陌生的路,他不知道跑了多久,闯荡了多远。

    最终的一天,他扑捉到了熟悉的波动,仿若回归到了他的归宿之地,他的本源之地,他的觉醒之地,他的生命发源地!

    他努力睁开眼睛,想要看清楚这一切,可映入眼帘的是无边的黑暗,无边的混沌,什么都看不清,似乎整个宇宙还处于混沌状态,未曾开天辟地。

    “我要出去!”

    他大叫着,不想这么被困住,他觉得时间应该过去了很久,甚至久远到了,苏炎都要遗忘一切,遗忘他的来历!

    他拼命挣扎,觉得自身充满了无穷的力量,可以冲裂黑暗!

    甚至在这个过程中,苏炎扑捉到了,浩瀚到极致的精气,无边无际,难以形容到底有多么壮观,如同让苏炎去形容,他觉得比韩家的生命之海, 还要宏大亿兆倍!

    难以想象,自己来到了什么地界,出现在了一个什么样的时空中!

    他觉得自身,在沐浴无量之源,经历了长达无穷无尽的岁月,他觉得自己似乎度过了亿载光阴,这让苏炎惊恐,到底发生了什么!

    “我要出去!”

    他大吼,似乎吸取到了足够强盛的能量,释放出最可怕的能量,轰碎了黑暗!

    “轰隆!”

    仿若混沌开天,重演了世界,缔造了新的宇宙!

    让苏炎重见光明,可画面不是那么美好,这就如同另一段人生,像是不属于自己的记忆,陌生而又熟悉。

    血,到处都是血!

    苏炎仿佛得见了诸圣黄昏,看到了血色纪元终结,天地殷红,一个充满了血和动乱的世界。

    难以用语言来形容,像是一个染血的古史压在他的心头之上。

    且苏炎看到了一个个高大身影屹立在四方,俯视着自己!

    他们的体型模糊.......

    准确的说,整个世界对于苏炎来说,都极其模糊和神秘,充满了压迫感,让他喘息都困难,他很难看清楚这一切,分辨在什么地界。

    神秘的世界,有浓郁的血光绽放,可谓乱天动地,每一个生灵散发的精神意志,足以崩灭他的灵魂,足以熄灭他的生命。

    苏炎感到惶恐,像是一个凡人,在面对一群禁忌。

    可是禁忌的杀念要刺穿这一位凡人,这是一种绝望,难以描述,只能去惶恐!

    模糊的世界,到底发生了什么?

    时间过去了很长,也似乎仅仅在一刹那!

    “杀!”

    隐约间,他听到了喊杀声,刺破了血色世界,杀崩了末日纪元!

    那是一个身影,沿着一条路,杀到了这里,吼动了九天十地,沐浴漫天仙血,打的整个乱世大崩,他仿佛缔造了一个染血的古史,要镇压整个乱世!

    “谁在救我......”

    苏炎精神恍惚,双眼有些发黑,因为战斗太强,难以窥伺,开始晕厥。

    可是那个身影他难以忘怀,头顶一口宝鼎,化作开天大斧,他拎着巨斧,恐怖无边!

    “轰!”

    巨斧横天,他硬生生将血色世界劈成两截,仿若撕开一个纪元裂缝,深邃的难以想象,似乎紊乱了岁月和时间,可以贯穿千百世那么久远。
重磅推荐: