当前位置:帝道独尊 > 帝道独尊 > 第一千一百八十章 捅破天!

第一千一百八十章 捅破天!

    外界盘踞在这里密切关注邱冥动向的一群大人物,纷纷瞠目结舌。

    什么情况?不是要见证邱冥成为新时代第一位大能吗?要知道因为这件事,许多大教的老古董都不得不出山,给足了封天域面子。

    可现在什么情况?蛮荒大地,呈现出来的一个极度庞大的身影,根本就不是邱冥,而是熟悉的苏狠人!

    “这不可能!”

    封天域的强者也都凌乱了,心中有惶恐,也有惊怒,对着金羽副院长低吼道:“你搞什么!”

    金羽副院长都傻眼了,都无心理会众人的质疑。

    他竭尽所能运转宇宙桥,这座古老的金色天桥神光大盛,释放出时空之光,再一次映照蛮荒大地。

    果真,蛮荒大地浮现的景象更为清晰一些,这位盘坐在当中冲关的身影,虽然格外炽烈,散发出一种不可比拟的神威,但是他的影子在宇宙桥的窥伺下,逐步清晰!

    群雄惊颤欲绝,是苏炎,不是邱冥.......

    “这不可能!”

    封天域诸强脸色剧变,怎会发生这么离谱的事情, 不应该是苏炎殒落了吗?为何他还活着,甚至邱冥哪里去了!

    “查,给我查!”

    封天域的大能老脸狰狞的直接扭曲,羞怒地大吼出来,这片地界都在颤抖,大能神威外泄,一种狂怒杀意散发,让许多强者颤栗,口鼻都窜出血液出来!

    很快,又消息传来,让这群山万壑都在簌簌颤抖,广袤的天和地都崩出大裂缝,这是一群封天域的强者散发出惊怒火焰。

    各族老古董全部胆寒了,这简直就是捅破天了!

    “邱冥死了!”

    他们难以置信,封天域生命禁区最强的传人,被苏狠人轰杀了!

    甚至之前的天雷,根本不是邱冥的天劫,还是苏炎的神王大劫,这让他们感到难以置信,怎么会发生这么离谱的事情,一直以来都苏炎在渡劫!

    金羽副院长都擦了擦额头的冷汗,这事情着实让他心惊,没想到从地域殿中出关的苏炎,会这么强横!

    “啊!”

    封天域一群元老仰天长嘶,面目狰狞,气得浑身发抖,心肺都要炸开。

    甚至他们广发请帖,邀请各族大人物前来观礼,而且放话会摆设大能宴席!

    可是现在内部传来的消息却在告诉他们,邱冥一直没有突破,而且他已经被轰杀致死!

    “邱冥!”

    一位封天域的老强者发出一声嘶吼,眼睛都红了,广袤的苍穹都化作了血色,体内有恐怖的杀意释放,要毁天灭地。

    封天域的强者是真的要疯魔,一些群族的掌权者都发呆,结果和他们想象的不同,甚至反差太大了,邱冥就这样死了,消息未免太不真实了!

    甚至又有可怕的消息传来,混沌道场早就被掀翻了,苏炎斩杀了第八子和第七子,唯有第四子逃出去了。

    但是四子,被苏炎一斧子劈死在了宇宙城内!

    “我的亲娘,这是要捅破天,两大生命禁区的传承,被他都要斩杀的一干二净!”

    连大能强者都汗毛倒竖,这真的是捅破天了,两大生命禁区年轻一代除名,貌似也仅剩下一个神秘的混沌第一子了!

    “苏狠人!”

    金羽副院长都倒吸凉气:“祖天,北妖,邱冥,混沌谷四子,都被他斩杀干净了,这家伙到底在地域殿得到了什么!”

    这是极其震撼性的消息,像是长了翅膀,飞了出去!

    短暂的几天时间,天下皆颤,万教哗然!

    仙葬地的血腥事件,震动了整个混沌大地, 一个消息的狠人回归,简直打爆了整个仙葬地!

    “太离谱了吧,仙葬地才开启一年时间,盛世简直要被打爆!”

    有人惊呼道:“这可是盛世岁月!”

    “新时代又如何?天骄命贱如纸,真够可笑的,三子的预言成真,可到底是谁命贱如纸,还不是明明白白的!”有人讥笑。

    “盛世,的确只属于极少数人,苏狠人雄霸天下,放眼整个盛世,谁还能敌得过他!”

    广袤的混沌大地都接连轰动,群雄莫不颤抖,以前觉得苏炎不行的人纷纷闭嘴,还有什么可以挡得住他?连三子和邱冥都被轰杀,这世间还有对手吗?

    “神王境第一人,好大的风头!”

    这片悬在九天之上的道场中,一则消息袭来,扰乱了苍天体这颗无敌的道心,他的一双眸子神光大盛,仿若苍天之眼在开阖,伴随着九天惊雷之音!

    苍天体气势稍稍外泄,气象恢弘的天之道场都自主轰鸣,充实着通天彻地的威能,足以镇压八荒十地,压盖诸王,威势所向睥睨。

    “不可!”

    天竹一脉一群元老冲来,低喝道:“你修炼已经到了关键时刻, 不可出关!”

    这些元老神情郑重,对于外界的消息也相当震撼,世人已经将苏炎誉为神王境第一人了,盖世王者,威震六合八荒,谁能与之争锋!

    苍天体自然不服,冷冽道:“我族,传承古老,我为天族,就算他苏炎将《初始经》修成,可我的血统中的《苍天经》绝不逊色初始经!”

    “轰隆!”

    苍天体的体内,传递着宏大的诵经音,散发出威压宇宙众生的神威,这一刻的苍天体当真尊贵到了极致,像是上苍之子,内涌模糊的上苍之光,格外强盛!

    “如果时间计算准确,帝路应该会在这几年出现。”有一位元老沉声道:“你的目标是帝路,登天路,其余的都不算什么,等你积累足够强的底蕴,帝路中足以一飞冲天,禁忌才是你的目标,一个神王境第一,算什么?”

    历代谁能恒古无敌?

    唯有最强的人,才是最强的强者!

    在这道场中,山川大地之间,压制着一个妙曼的身影,她周身漂浮着星海幻灭的景象,存在着逆乱天地王者神威。

    竹月的修行极其惊人,即便是以道场之力,也极难压制住竹月。

    特别是幻灭的星海中,有着一根以大道痕迹勾勒而出的虚幻天竹发光!

    一群元老心思复杂,竹月真的很强,修成了族史仅仅出现几次的天竹异象,传闻一旦窥伺精粹,足以横扫同代,现如今就是这一根模糊的竹子,散发的能量,硬生生定住道场的镇压。

    天竹异象,也仅仅只是竹月近期才揣测出来的的,这件事暂时被他们封锁住,不想让群族更多的人知道。

    “我族,有一个至尊足够了。”有一位元老的眼神冰冷,下了狠心,说道:“竹月毕竟是一个女人,和苏炎关系亲密,培养她真的得不偿失,只能委屈她,将她压制几年。”

    “毕竟,这世间最强的造化,只有一个!”

    一些元老的眼中写满了疯狂,该族所图甚大,为的是仙葬地最强造化!

    在另一个遥远地域,独特的天和地,仿若不存在宇宙维度当中。

    这天地至高无上,如真仙居住的道场,蒸腾着仙道之光,伴随着不朽物质,压的大宇宙都黯淡无光!

    那当中,一个身影盘坐,如独尊九天十地的神祇,他的身躯中散发着恐怖的诵经音,每一个音节都充满了改天换地的手段。

    甚至这天功运转到极致,他的背后仿佛显化出一位古老的仙人,在虚无中讲解仙道真经。

    当诵经音运转到极限时刻,天地巨变,如同模糊的仙域诞生,充满了气吞万古的盖世天威,当中更是诞生出各式各样的神秘生灵,散发着仙道之光。

    “报.......”

    这时间,有人传来消息,让这位诵经的强者短暂复活,精血冲霄汉,贯穿了天日,恐怖到极致!

    前来汇报的人颤栗,发自灵魂的惊颤。

    一旁的祖殿古祖语气低沉道:“小祖,我族祖天,无敌于各大时代,虽说历代祖天是为您服务,为您积累残缺宇宙演变精粹,虽说没有大功绩,可是这漫长岁月,也为小祖提供了宇宙环境转变的无上奥妙,威严真的不可辱没!”

    “等帝路开启,再去了解这段因果。”他开口了,话语沉重,气息也归于平静。

    祖殿古祖轻轻叹息,同样也敬佩小祖的精神意志,苏狠人而今如日中天,可小祖根本不在意,在他的眼中,放眼整个宇宙,根本没有任何敌人!

    至于在另一个遥远的地带,动静实在是惊人。

    覆盖大地的沙子猛的滚动,气息瞬间狂暴!

    “轰!”

    一粒粒的如若宇宙大星转动,撑爆了苍穹,真的是一粒沙可天海,特别是无穷的沙子转动时刻,直接形成了天崩的画面。

    这生命绝地,短时间,天崩地裂,混沌漫天,隐约之间有恐怖的头子转醒,睁开了一双冰冷的瞳孔,遥望仙葬地。

    “是谁,斩了我的子嗣!”

    他震怒,察觉到四子殒落,让他从沉眠中被惊醒了,散发出焚世之怒,让这星海都开始颤栗。

    混沌谷来,接连走出一位接着一位绝世可怕的大能,要前去探查真相,将行凶者的头颅带出来!

    不过目的地在仙葬地,现在他们还进不去。

    “仙葬地,那颗帝种,也该成熟了!”

    沉浮在混沌中的身影,发出冷漠的声音:“原本对他们寄予厚望,可惜,殒落的太早了!”

    如果不出意外,四子将会是大子麾下四大战将。

    可是他们殒落的太突然了,且三子几乎在同时间被斩杀!

    这让混沌谷内强者大怒,对方下手太狠,简直在挑衅禁忌。

    帝种,那是传说中的东西,禁忌见了都眼红的稀世瑰宝!

    现在造化要问世了,但是一个个混沌子接连殒落,这让混沌谷怎能不怒。

    “我......”

    韩家老祖的头皮都炸开了,他刚返回混沌谷,想要汇报消息,结果看到混沌谷内怒火滔天。

    “大人,我会将他的头颅带来!”

    韩家老祖声音颤抖,他离开了, 也根本不敢躲起来,他能逃到什么地方去?以禁忌的手段,足以推算出他的踪迹,况且他一个元神体,躲进一个险地就是在寻死。

    所以他撂下了狠话,想要活下来。

    “韩家完了,再也没有兴盛的希望!”

    韩家老祖发出绝望的低吼声,混沌子殒落了整整四位,他真的让他快要疯掉。
重磅推荐: